无生老母新天盘令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竟然切掉自己的一根手指,只是为了能够见余苏叶一面,对于杜衡如此极端的自残行为,着实出乎了言非凡的预料。

这也验证了言非凡的直觉和推测。

杜衡这个家伙的精神果然不正常,不枉他做了针对性的安排。

晚上过七点,在创伤外科的一间会议室,在大成街道派出所何鹏飞的见证之下,言非凡终于见到了杜衡的家人。

杜衡的父母,还有他的奶奶。

在言非凡看来,杜衡的父母就是一对衣着得体,富态一些的中年夫妻。

此刻,两人的脸上满是担忧。

至于杜衡的奶***发染得乌黑,身体瘦瘦的,看向言非凡的目光,相当的不善,仿佛言非凡就是她的人生之敌。

“言非凡,我知道你,我还知道就是你在这段时间,一直用各种办法拦着我家衡儿,不让他追求那位余医生。”

“不是你的阻拦,我无生老母新天盘令家衡儿也不会做出这么出格极端的事情。”

杜衡奶奶一脸厉色的威胁说:“言非凡,这件事,我们杜家是不会这么算了的。”

言非凡轻呵一声,站了起来,说:“你们要是这种态度,我们之间是没得谈了。”

他又看向何鹏飞,说:“何所长,我觉得有必要对杜衡做强制性的精神鉴定和治疗。”

“他这次是自残还好说,下次如果伤了他人,那就不好办了。”

杜衡奶奶又接口道:“有什么不好办的,我家有的是钱,赔的起。”

这话让言非凡脸色一冷。

身为警察的何鹏飞,更是脸上出现了怒色,质问杜衡的父亲,“杜先生,这就是你们解决问题的态度?”

杜衡父亲赶紧的解释说:“言医生、何所长,我母亲只是太过关心衡儿,一时情绪有些失常,莫怪莫怪!”

他又表态说:“对于杜衡,在他伤势好了一些,我们会给他做精神鉴定,并给他请最好的医生做治疗的。”

“杜衡是我们夫妻唯一的孩子,我们肯定希望他尽早的恢复健康,不要再做傻事。”

注意到自己的母亲还要开口,杜衡父亲忽然大发其火,“妈,你就少说几句吧。”

“别管他人如何,杜衡这次自断手指,你心里难道不担忧,不害怕吗?”

“这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妈,难道,你还想宠溺偏袒到杜衡真的杀了人,或是杀了自己,你才知道后悔?”

杜衡奶奶见自己的儿子陡然发火,薄薄的嘴唇张了张,最后还是没有出声。

不过,闭上嘴的她,仍不忘恶狠狠的剜了言非凡一眼……

这次商议,几方确认下来。

今晚做完手指的植接手术之后,立刻给杜衡安排转院。

明天一早就安排杜衡做精神鉴定,并根据鉴定结果,做相应的精神治疗。

商议结束后,言非凡在段羽陪同之下,离开了创伤外科,坐车回家。

“杜衡这种情况,为避免家人的溺爱干扰医治过程,我觉得很有必要进入安保等级比较高的精神病院,做一次彻彻底底的治疗。”

“段羽,你认为呢?”

开车的段羽轻嗯了一声,接着说:“我多少知道一点,精神病人的认知容易走极端!”

“杜衡这次为了见余医生就敢自残,下一次或许会认为,言医生你是阻碍余医生和他在

无生老母新天盘令 全文阅读

一起的最大绊脚石,从而对言医生你做出极端行为。”

“这一点,我会向有关部门的领导做详细汇报,并提请他们做出妥善安排。”

言非凡见段羽领会了自己的言外之意,心里很是满意。

“哎,房子,你们两个选好了没?”

段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昨天,我们两个倒是随便逛了逛,和一名中介谈了谈。”

“我们已经商议好了,房子不用大,六七十平米的两室一厅,二手房就可以。”

“至于是否学区房,也无所谓。”

“就滨海的中小学教育水平,再差也肯定好过我们老家的乡镇学校。”

“唯一要求,就是为了工作,停车和交通能够方便一些。”

言非凡轻笑道:“还是一步到位,买三室吧,将来老人还要来帮你们带孩子呢。”

“再说,你们就只计划生一个?”

段羽嘿嘿笑道:“两室足够了,足够了。人多的问题,都是可以想办法解决的。”

“最简单的,卧室弄一张高低双人层,客厅沙发也是能睡人的……”

随意聊了没一会儿,两人就回到了院士小区的别墅。

一进家门,言非凡就见姐姐、余苏叶、小舅妈,还有王川等人迎了过来。

“对方的家人,除那个老太太不讲理之外,他的父母还算通情达理……”

接下来,言非凡又把商议结果说了说。

余苏叶有些讪讪的说:“作为外科医生,什么场面没见过。”

“非凡,听他说为了见我而自残,当时不知道怎么的,脑子一抽,就跑出了手术室。”

“科室那些家伙,肯定都在笑话我吧?”

言非凡安慰说:“没人笑话你!”

“突然遇到一个突破常理行事的神经病,是个人都要害怕的。”

言非凡又补充说:“金主任特意找我解释了,说是那家伙开口要求让你做手术。”

“金主任以为,他是我们的熟人并信任你的技术,见你也闲着,就没有多想,直接安排了你去接手。”

余苏叶不在意的说:“我没有责怪金主任的意思,还是觉得自己当时的应对,太过失态了。”

“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应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我竟然被吓得又喊又叫的跑了。”

“我这镇定水平,还是远远不到家啊!”

言非凡沉声道:“苏叶,不用怀疑自己,你在第一时间离开的决定,一点都没有错。”

“我们很难真正预测精神病人的下一步行动,或许他会突然要求和你一起离开?”

“而你的些许迟疑,就可能会引起他过激的反应,我都为你这样了,你还犹豫质疑?”

言非凡装出一副吓人的模样,吼吼道:“我得不到,谁也得不到,毁了你。”

余苏叶不禁有些莞尔,说:“非凡,你这个样子,可是一点都不吓人呢。”

王川开口笑道:“苏叶,非凡说的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精神病人的想法和行为,确实难以有效预测。所以你在第一时间远离可能的危险,是最最正确的应对决定。”

停顿一下,王川又看向言非凡,说:“这件事,我已经在凤凰山庄的邻里群里说了。”

“对杜衡这个家伙,之前邻里就对他有过一些议论。如今出了这件事,坐实了他精神不正常的事实。”

“街坊邻里一定会多方面施加压力,督促杜家重视对杜衡的精神治疗。”

这时,言自若提议道:“我们先吃饭吧,边吃边谈。”

她又提醒说:“非凡,明天妍妍的手术,你可不能因为这件事分了心。”

言非凡笑了笑,迎着姐姐和王川的目光,说:“姐、川哥,你们放心吧。”

“妍妍的手术,我已经做了充分准备,不会出现问题的。”

言非凡摸了一下肚子,接着说:“吃饭,我真的饿了……”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时间终于来到了周一。

为了切实准备明天妍妍的手术,言非凡今天没有去心外科学习。

上午,他与临时担任手术助手的邱明主任,还有贝瑞和朱剑等人一起,对妍妍做了细致的面部和全身检查。

吃过午饭,言非凡又带着妍妍去了耳鼻喉科,借用他们的设备,对妍妍的喉部和声带做了一次详细检查。

下午过五点,言非凡正在小红楼的办公室翻看妍妍新出来的检查资料,李天霖、朱剑和贝瑞一起来到了他的近前。

“老师,手术方案,我们做好了。”

言非凡抬起眼皮瞅了三人一眼,说:“用了一周时间,才准备好手术方案。”

“希望你们准备的足够充分,做的足够好,别让我太失望。”

话语间,言非凡伸手接过李天霖递过来的厚实手术方案,快速翻看了一遍。

他的手术对象,是一位八岁小女孩。

其右手发育畸形,小指、无名指和中指长成了一个球,融合在了一起。

李天霖的手术方案就是进行三指重塑,部分不合用的指骨,用脚趾骨取代。

言非凡对李天霖的手术方案在脑海中快速的推演了一下,问:“秦老师什么意见?”

李天霖小心翼翼的回道:“秦医生说马马虎虎,还算过得去。”

说完后,李天霖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很是紧张的看着言非凡。

他这个手术方案之所以拖这么长时间,就是因为被秦颖医生毙掉了多次。

用秦医生的话来说,虽然她以严苛闻名,但言非凡的高标准,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那里不通过的手术方案,在言非凡那里肯定也是通不过。

即便,她这里通过了,言非凡那里也未必能通过。

言非凡沉吟了片刻,说:“这样,你拿这个手术方案去找余苏叶医生,请她给你指导一下,并邀请她做你的手术助手。”

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李天霖,接回手术方案,忙点头道:“老师,我这就去找师母。”

接着,他不忘丢给贝瑞和朱剑一个得意眼神,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言非凡又接过贝瑞的手术方案,快速浏览了一遍。

贝瑞要做的手术是一位十二岁男孩的歪嘴畸形修复手术。

不仅如此,在这个手术方案中,她还对男孩的下巴、两颊,还有眉眼等处,做了一定幅度的调整,相当于给男孩做了一次小幅度的全脸整形。

言非凡抬头看向贝瑞,说:“你这个手术方案肯定也得到了王医生的多次指点。”

“他最后是什么评价?”

贝瑞赶紧回道:“老师,王医生说,我比当年的他,要强上了不少。”

言非凡哦了一声,不置可否,随后又接过朱剑的手术方案翻看起来。

朱剑挑选的手术对象是一位十岁女孩,是缺失鼻中隔的猪头鼻畸形修复手术。

[标

无生老母新天盘令 全文阅读

签:p标签]在朱剑的手术方案中,他也顺便给女孩做了全脸整形的手术设计。

“朱剑,王医生是什么评价?”

朱剑轻声回道:“王医生说,我的手术方案做的相当不错!”

言非凡轻呵一声,把他的手术方案往办公桌上一丢,说:“手术方案是不错,做的相当细致全面,但是不实用。”

“拿回去重做!”

言非凡又看向贝瑞,说:“你可以去和孟瑶协商,安排手术时间了。”

见贝瑞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言非凡又把脸色一沉,冷声道:“我知道你们两个在暗自较劲,但是竞争归竞争,相互之间也要互相学习和提点。”

“贝瑞,你别告诉我,你没有意识到朱剑手术方案的问题?”

贝瑞嘿嘿的一笑,说:“老师,你可不能怪我,朱剑看过我的手术设计,他还夸我的方案简洁大方呢。”

“我以为,他自己看出来了呢。”

言非凡轻哼一声,看向朱剑,说:“朱剑,你的全脸整形方案设计的相当精致,术后效果也很明显。”

“但是,你有考虑过手术对象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吗?”

“她的脸还会发育的,且速度相当快。”

朱剑解释道:“老师,我有考虑的,还使用多种手段模拟了她五年以后的样子。”

言非凡见这个家伙有些执迷不悟,批评道:“大方向可以预测,细节方面,你也能把握到?”

“以你这手术方案设计的精细程度,即便是对方是一位成年人,五年以后,也需要做一次调整手术了。更何况是她这样女大十八变的小女孩?”

“还有……”

言非凡又提醒说:“她是一个在福利院长大的女孩,我不能说她未来一定如何。”

“但显然易见的是,她离开福利院步入社会的前十年,一定是比较艰难的。”

“那时的她,有大概率是没有经济实力来医院再做整形修复手术的。”

“在社会上,一张略丑且自然的脸,明显好过表情不自然且扭曲的脸。”

朱剑总算是意识到了自己方案的问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老师,是我自私和过于想显摆自己了,没有顾及到手术对象的实际情况。”

“我知道该如何改进手术方案了。”

言非凡向两人摆了摆手,吩咐说:“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这一周没有重要的事情,别来烦我。”

朱剑和贝瑞离开没一会,楼上病房值班的护师方艾来到了办公室,找言非凡诉苦。

“老大,那个钱澜疼的嗷嗷叫,脾气也变得暴躁了不少,不怎么配合我们。”

“我们给她打点滴,生怕她会突然发作,被她抓伤到,心里都有些害怕。”

言非凡晓得,持续且难以忍受的疼痛会让一个人的精神失控。

而且,钱澜身边还没有家人陪护。

众叛亲离的她,在疼痛刺激之下,真有可能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言非凡沉吟着说:“请麻醉医师罗镇适当的多给她来一些麻醉剂,再请心理医生过来给她做一下心理疏导。”

停顿片刻,言非凡又补充道:“请一位有经验且话唠的护工,来照顾她。”

他轻叹道:“有人能一直陪她说说话,或许效果会好一些。”

方艾嗯了一声,按照言非凡的吩咐赶紧的出去忙碌去了……

到了下班的时间点,言非凡收拾了一下出了办公室,出了小红楼,坐上了卡宴车。

开车的段羽也没用言非凡吩咐,开动车子朝创伤外科驶去,去接余苏叶。

此时此刻,余苏叶正在创伤外科的一间医生值班室,和李天霖一起讨论手术方案。

冯俭有些百无聊赖的在一旁玩手机。

这段时间,他被言非凡安排在余苏叶身边,做最后防线,防止被杜衡骚扰。

忽然之间,有个小护士跑了进来。

“余医生,救护车刚送来一位小指被切断的患者,金主任让你去做手术。”

余苏叶赶紧的准备起来。

一二十分钟后,准备妥当的余苏叶来到手术室,站到手术台的主刀位置。

她瞄了一眼手术台之人,霎那间惊住!

“是你?!”

“是我!”

躺在手术台上,脸色有些苍白的杜衡,语带关切的说:“苏叶,你还好吗?”

余苏叶又看了一眼手术助手正在清洗中的一根小手指。

一股寒意从她的心中升起,直达头顶。

“你的手指?”

“苏叶,我一直见不到你,很是担心,只能采取这个极端办法了。”

“一根手指而已,我愿为你无生老母新天盘令付出一切。”

杜衡又语带急切说:“那家伙把你视为私物,不给你自由,你肯定受了很多苦。”

“苏叶,跟我走吧,我会给你幸福……”

余苏叶就觉得眼前这个人变成了一个怪物,心中升起无限恐惧。

她啊的一声喊,转身跑出了手术室……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