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位吉利数字组合大全,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外面有人!

唐小白汗毛直立,也坐了起来。

起身时,瞥见窗上人影。

一愣,瞬间卸去心防。

“阿宵?”

“嗯。”声音低低的,有些含糊。

但唐小白一听就知道是他。

正要下床,却被莺莺拦下。

可能是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莺莺警戒许多,蹑步至窗前,推开一条缝。

清冷月色下,少年玄衣银绣,青玉面具映着冷光,矜贵而不可近。

“你怎么在这儿?”莺莺不确定,唐小白却很确定,一边问,一边下床穿鞋。

庭院中的玄衣少年眉眼忽地一软,语声低柔道:“不放心,过来看一眼。”

莺莺放下窗,拿了披风给急着出门的唐二小姐披上。

是她多心了。

出了辛夷的事后,二小姐身边自然加强了守卫,连莫缓都被派过来了,可谓是围得水泄不通。

除了秦小公子,也没人可以悄无声息靠近了。

……

唐小白出了门,见他还是白天的打扮,不由惊讶:“你还没睡吗?”

李穆“嗯”了一声,道:“下一个,也许是闻人嘉。”

唐小白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他听到了方才她的疑问。

小祖宗手上最重要的两个人证,一个是辛夷,另一个就是闻人嘉。

他们没有暴露过辛夷的身份,但对方依然能查到。

他们同样没有暴露过闻人嘉的身份,可也不得不防。

“所以你忙到现在?”唐小白心疼。

李穆点头:“忙完过来看一眼,没想到你醒着,”微微一顿,“睡不着吗?”

“不是,”唐小白摇摇头,迟疑道,“我就是……就是睡醒了。”

“做噩梦了?”李穆柔声问。

那样的场景,定是吓到她了。

唐小白苦笑。

如果只是噩梦,也就好了。

“你快回去吧,待会儿教阿兄看到了不好。”唐小白意兴阑珊地说。

她此刻不太想被安慰。

道理她都懂,也不需要安慰。

“他顾不上这里。”李穆道。

唐小白语噎。

确实。

哥哥虽然自称很清醒,可人一直没离开过辛夷。

清醒着,是不是会更痛苦?

“阿皎——”

“嗯?”唐小白心不在焉应道。

“今天,我也很害怕。”

唐小白愕然抬眸。

他张开双臂,眸光忧郁柔软,低声道:“阿皎,你让我抱抱。”

唐小白忍俊不禁,但还是走进他怀里。

在他收紧手臂时,也环住了他的腰,笑他:“想抱就抱呗,装什么害怕!”

虽然她有滤镜,总觉得小祖宗是个青涩少年,但也知道他出入沙场,手下亡魂无数。

何况今天事发后,就数他最冷静,立即趁机而动,试图利用这件事将太子迎回京城。

他也会害怕?

软玉温香在怀,李穆忍不住又收紧几分,低头靠在她耳边,道:“不是装,是真的害怕,怕来不及……”

他看到辛夷挣扎着,无论如何要说出那句话。

他也看到唐子谦想再等等,想等到辛夷脱险了再说,可一等,就再也没机会了。

“阿皎,我喜欢你——”

唐小白一怔,蓦然湿了眼眶,不自觉也将他抱得更紧。

用力

6位吉利数字组合大全,

到肩膀的伤隐隐作痛,却又因为那痛,令心里的情绪更加清晰。

“我喜欢你,心仪你,爱慕你,将你放在眼里,放在心上;”

“想抱你,吻你,想娶你,从太兴十一年,到此时此刻,一刻也没有停过,一刻也没有变过;”

“想成为你最喜欢的人,想成为你唯一喜欢的人,想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

“我从前总觉得,你应该明白我,你应该都懂,可我现在害怕,其实你不懂,其实你不明白,我怕出现什么意外,我怕来不及让你知道——”

“我知道,我明白,我懂——”唐小白说。

她将脸埋在他怀里,又想哭,又想笑。

“太兴十一年,你不过十二岁,怎么想那么多?”

李穆吻了吻她的发顶,道:“因为遇到你之前,这世间无一值得留意。”

唐小白抬头看了他一眼,将脸贴在他胸口,唇贴近他心脏的位置,轻声道:“我也喜欢阿宵,心仪他,爱慕他,将他放在眼里,放在心上,想抱他、吻他,想嫁他,或许开始得没有那么早,但此时此刻,是一样的。”

她或许没有他那么浓,那么烈,但她也想。

想回应,想拥有。

他说得对,世事无常,最怕来不及。

想,就去做。

爱,就在一起。

李穆下意识屏住呼吸,认真听着她说的每一个字。

她说得很慢,每一字每一句都说得很清晰,贴着他的心口说。

他觉得他的心应该是听见了,不然怎么会跳得那么快,那么用力?

待她说罢,李穆忍不住捧住她的脸,嗓音因激动而微哑:“阿皎,我们回去就成——就订亲,好不好?”

唐小白弯眸一笑,点了点头。

他顿时眸光大盛,低头想要吻她。

唐小白忙挡住,往不远处的辛夷居处看了一眼,小声道:“别了,你快回去吧,教阿兄看见了要生气的。”

两处相隔不远,理论上,哥哥只要从屋里出来,就有可能看到他们。

李穆也往那边看了一眼,听话地“嗯”了一声,只摸了摸她的脸,柔声叮嘱:“你也早些睡。”

唐小白点头。

“你先进去。”他眸光温软如月。

唐小白心里一甜,踮起脚,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才转身离开。

到了门口,又忍不住回头看他。

月光下,少年长身玉立,玄衣清冷,目光却温暖深情。

是属于她的。

唐小白不知又看了他多久,才依依不舍地掩上门。

重新躺回床上时,心里格外的平静安宁。

不问过往,不畏将来。

只愿意外来临时,没有任何的遗憾和来不及……

……

李穆目送她进屋,看着她关上门后,才敛了眸中光,往辛夷居处淡淡瞥去一眼。

那边檐下阴影中,悄然转出一人。

灯月交映,影影绰绰照出一片俊美轮廓,唯一双眸子,仿佛仍被笼在阴影中没有出来,暗沉沉,不见一丝光。

李穆朝他微一点头,转身离去。

他仍站在原处,静静看了许久……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刺客出现在坊州,储君不安,可上书请迎太子回京。”

李穆说话的时候,眼睛却是盯着里屋的门。

秦容也朝那边看了一眼。

屋内,被急急捉来的封大夫正在给唐小姑娘处理伤口。

伤口见了血,但不知道深不深。

所以引得太子殿下魂不守舍。

她想嘲笑两句,话到嘴边,又觉得没什么心情。

辛夷之死,让唐子谦兄妹方寸大乱,太子倒是镇定,还能想到有机可趁。

秦容也定了定神,平静地建议道:“燕国公府与太子府素无往来,且唐子谦现在自顾不暇,不如李世子上书?”

李行远没什么意见,只是也心不在焉地往里屋瞄着:“这次的刺客会是什么来历?”

“刺客,是冲着辛夷去的。”李穆道。

……

唐小白包扎好伤口出来时,李行远和秦容已经离开了。

“刺客真的是冲着辛夷去的?”她问。

眼睛红红的,嗓音哑哑的。

“真的——”李穆抚了抚她的鬓角,“刺客去的就是辛夷的居处,别的地方都没有惊动,应该是有内应,无论你在不在,辛夷都难逃一死。”

她仰着脸,扯出一丝笑:“你在安慰我吗?”

“我说的是事实。”李穆道。

海棠红绣缠枝的华美罗衫,青丝半挽,是他许久没见过的女孩儿模样。

她换了新衣出来,原本该是笑语嫣然得令他心醉神驰,而不是现在这样,颓丧悲伤。

她从来都是不怕艰难,不言放弃的。

无论是他的坠崖,还是父兄的失踪,她心里再着急、再害怕,都会冷静下来想办法。

但这回……

人死了,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何况辛夷为她挡下了齐发致命的三支箭。

李穆小心避过她的伤口,将她揽在怀里,安抚地在她背上拍了拍,低声道:“怪我疏于防范,不曾为你们加派人手。”

唐小白眼眶一热,抱紧他:“不怪你,我也不怪自己,我们会为辛夷报仇的!”

李穆见她没有钻牛角尖,悄悄松了一口气,抬头问封槐:“二小姐伤势如何?”

“没有伤及筋骨,不过伤口比较大,需要养些时日,愈合的时候还要受些苦头。”封槐答道。

李穆点头,又吩咐道:“不要留疤。”

封槐恭敬应下。

唐小白先前满怀心事没留意,此时才想起来。

封槐是太子的主治大夫,小祖宗派了个莫急就去把人带回来了,是经过太子同意的吗?太子会不会觉得小祖宗对他不够尊重?

正想问一问,唐子谦那边来人了:“大公子请二小姐过去!”

“我陪你去。”李穆握紧她的手。

辛夷终究是为她挡箭而死,难得她没有沉溺于自责,就怕唐子谦脑子不清楚,迁怒于她。

……

唐子谦在辛夷的屋内。

随行的军医宣告辛夷死亡后,他便抱着辛夷进了屋。

唐小白和李穆进来时,辛夷已经换过衣服了,干干净净躺在榻上,双眸紧闭,像是睡着了一样。

唐子谦就坐在床头看着她。

“阿兄……”唐小白唤了他一声,不知该说什么。

唐子谦抬眸看了她一眼:“你过来。”

唐小白正要过去,却被李穆拉住。

唐子谦笑了:“怕什么?你是看我糊涂了吗?”

“是。”李穆淡淡道。

唐子谦仍旧笑着:“我已经不能更清醒了——”

“驿站周边不可能放松警惕,没有内应,那些刺客进不来,既然有内应,就不可能跑错方向,而且你们是刚来的,小白的屋子都还没收拾出来,他们,就是冲着辛夷来的!”

他笑容渐冷。

“杀人灭口,有人狗急跳墙了!”

他们找到辛夷身世的时候,也找到了孝哀皇后之死的真相。

杀人灭口,是因为对方知道他们已经知道,而且,并不在意他们知道他的知道。

撕破脸后,在京城等着他们的,就是一场硬仗。

“我当然会清醒,清醒着为她报仇。”唐子谦冷冷道。

唐小白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正待细想,唐子谦又招呼她过去了。

这次李穆没有拦她,反而往外退到了门口,留他们兄妹单独说话。

“你们在换衣时,是不是说了许多话?”唐子谦低声问。

唐小白“嗯”了一声,便哽住了喉,许久才发出声音:“她说……想跟在你身边,不想做你妹妹……”

“还有呢?”他声音哑了。

“阿兄……我……我不记得了……”唐小白艰难地说。

她如果真不记得,也就罢了。

可她记得那么清楚,记得她的紧张,记得她的羞涩,记得她雀跃的期待,记得她抚摸着月白衫子时喜极的神态。

她不确定,是不是应该让哥哥也记得。

唐子谦自嘲地笑了笑:“她拼着在临死前说了想说的话,我却没来得及教她知道……”

“她已经知道了,”唐小白还是忍不6位吉利数字组合大全住告诉他,“她说,她不看别人说了什么,只看别人做了什么……她说,阿兄一直待她很好……”

那件月白衫子,还有她倒在他怀里时,额上那慌乱的吻。

她肯定知道了。

唐子谦低低笑了两声,道:“她知道了就好。”

手掌抚过辛夷的眼睛,忽然站起身。

“辛夷死了,下一个是谁?”

……

辛夷死了,下一个是谁?

唐小白猛然睁开眼,浑身冰凉,一捏手心,都是冷汗。

她也不知道自己睡着过没,总之,从闭上眼的那一刻,脑子里就都是辛夷鲜血淋漓的模样,还有哥哥的这一句话。

下一个是谁?

她脑中乱哄哄的,没有答案。

唐小白躺了一会儿,没有睡意,便翻了个身。

这一翻身,睡在她榻前的莺莺反射性坐了起来。

“吵醒你了?”唐小白不好意思地问。

莺莺摇了摇头:“二小姐睡醒了?”

唐小白“嗯”了一声,低声道:“继续睡吧。”

莺莺依言躺下。

四周又安

6位吉利数字组合大全,

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响起莺莺的声音:“二小姐睡不着吗?”

“你也睡不着吗?”

莺莺沉默了一会儿,道:“如果……如果我再快一点……”

“不要想这些如果。”

“那二小姐在想什么?”

唐小白愣住。

其实,她也在想如果。

如果她没有支开莺莺……

理智上,她也知道不能沉溺于自责,但还是忍不住去想如果。

想很多如果。

如果她早点插手辛夷和哥哥的心结,如果去年坚持将辛夷带着一起去河东,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将她选在身边……

如果有这些如果,也许就不会出现今天的结局。

可是没有如果。

如果,是不理智的。

唐小白侧躺着望窗外,月色透过窗纱,在室内朦朦胧胧散开。

从前,她会觉得静谧美好。

但此时看着,却觉得危机四伏。

“我在想,辛夷死了,下一个是谁?”

“谁?!”莺莺猝然起身,横剑挡在床榻前,“谁在外面!”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