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房指要一到三十全译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我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我终于清醒过来。

四周依然漆黑一片,雨水依然不停地冲刷着我,我僵硬的身子,缓缓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要活着,我不能死!

我紧咬着牙齿,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我的腰肯定是受伤了,已经无法完全直起。

但这个时候我已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要活命,我一定要活着回去见安澜。

安娜给我的那把枪已经被我搞丢了,应该是刚才从山上翻滚下来的时候丢了的。

我现在什么保命的工具都没有了,不过应该是已经甩掉了那些追兵,唯一需要提防的是这山里的野生动物。

所以我不敢太大声,只能继续慢慢地摸索着向山下而去。

地上的土泥泞得不行,稍不注意就会滑倒,一旦滑倒就可能伴随着像刚才那样翻滚下山的风险。

所以我每走的一步都格外小心,确定脚下踩牢之后才敢迈出第二步。

老天爷就像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不停地下着雨,且越下越大,这更加给我带来巨大的麻烦。

我边走,边用手抹掉遮挡着视线的雨水,尽管抹掉眼前的雨水也看不见脚下的路。

我再一次摔倒,好在没有像那样翻滚下去。

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往山下走,我感觉双脚都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被冻得已经麻木了,加上被各种荆棘划伤,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一路磕磕碰碰,我终于拖着满身是伤的身体成功抵达了山下,来到了安娜说的这条河流边。

她说过只要翻过这条河,就到达了祖国的边境。

胜利就在眼前,我却再也没有力气了,身体严重失温,加上双脚多处伤口,和腰部的剧痛。

我走不了了,实在走不了了。

我倒在了河边,渐渐变得麻木,麻木是因为不想去证实自己此刻的惨境。

我将自己卷缩成了一团,等待着不可能出现的奇迹。

尽管我的心里充满了悲观和无望,但依然没有让我在这样的逆境中彻底崩溃!

我想着,等我缓一会儿,等我身体稍微温暖一些,再想办法渡过这条河。

我真的不想死在这里,我没有那么害怕,只是有些感伤。

因为这个时候我想了很多在城市里风光的日子,我是一家即将上市公司的老板。

大家都说我年少有为,我买了豪车,买了别墅,在酒吧里一掷千金,吸引了无数拜金女的目光……

可是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我,现在却身处如此境地,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所以这个时候,那一切虚无缥缈的东西我都不奢望了,我唯一奢望的就是活着、活着!

我太冷了,也太饿了,我想吃一点东西,我不想失温,失温就意味着死亡。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难受过,我开始心慌,开始极度悲观,开始无所适从,开始觉得人生毫无意义……

我的人生,无疑是失败的。

我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妻子背叛了我,连儿子都不是我的。

这是心理上的折磨,我的身体也很难受。

我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啃咬着,不是疼的感觉,却比疼更难受,我想驱赶,却无法触及。

我好像要死在这里了,想在临死之前抽一支烟,可是身上却无烟可抽,这种感觉才是最难受的。

缓了很久之后,我终于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我打算从这条河游过去。

我是会游泳的,这条河并不宽,只是河水有些急。

我不知道我现在的体力,和身体的极限到底能不能支撑我游过去?

如果游不过去,那么我可能会死在这不知名的河水里,永远也没人知道。

可是倘若我不冒险一试,等着我的也是一个死字。

横竖都是死,何不拼一把?

这么一想后,我咬紧牙关就朝着河水里走了去。

河水,冰冷刺骨,我的脚刚碰到水,一股巨大的寒意便从脚底板传遍了我的全身。

可我根本顾不上那么多,我直接扑进了冰冷的河水里,便奋力向对岸游去。

河水急得我根本不能保持身体的平衡,不断被冲击得往下游而去……

我使出全身所有的力气,拼了命地往对岸游着。

我想着,只要我游过去了,我就能得救了。

只要踏入祖国的边境,我就安全了!

就是这股信念一直在支撑着我,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继续向对岸游着。

可是贼老天总是和我作对,忽然一股大浪朝我袭来,将我整个人拍入了水底。

被呛了一口水后,我再次从水里钻了出来,继续向对岸游。

这条河本身并不宽,可是由于河水湍急,使我根本使不上劲,没游出去多远,反而是被冲出去了很远。

我并没有放弃,一次又一次被浪拍入水底,只有心中的信念支撑着我完全麻木的身体。

在那一刻,我好像感受到了安澜在三亚掉入海里的那一刻。

确切说,她的经历比我更严重,因为她那是海,我这只是一条水流比较急的河而已。

她都能活下来,我也能活下来的。

又是一股巨浪向我袭来,再一次将我卷入水底,这一次比前几次更厉害。

我好像完全被河水淹没了,被呛了好几口水,脑袋也因为水的冲击力而撞在了水底的一块石头上。

一股崩裂般地疼痛瞬间自大脑皮层向大脑内侧传导,这股疼痛尖锐、持续、深入,并向全身扩散……

我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加上已经被呛了好几口水,顿觉眼前一花,身体瞬间丧失所有的力气。

我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

玉房指要一到三十全译文: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地点。

只感觉头疼得厉害,全身酸痛无力,好像被人抽掉了筋骨一般。

我的头还很痛,我不敢乱动,意识的恢复是一点一点的。

我的躯体也开始有了些知觉,我努力动了一下眼皮子。

一个声音突兀的在我头顶上方炸起!

“啊!哥……哥你快来!”是一个女声,“醒了!他醒了……哥,你快来看……”

我慢慢地睁开了眼帘,睁开一条缝,眼前灰蒙蒙的一片。

我依然头疼得厉害,全身酸痛无力,好像被人抽掉了筋骨一般。

眼前的一切逐渐清晰了起来,我看见面前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的穿着少数民族的服装。

“死不了喽,死不了喽……”那个男子朝我凑了过来。

我的意识是逐渐恢复的,可是我对身边的一切都感觉到陌生,甚至记不起任何事情。

我嘴唇微微动了动,虚弱的向面前俩人问道:玉房指要一到三十全译文“这……这是哪?你们是谁……”

“这是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兄妹俩把你救活了……你准备怎么感谢我们吧?”那个男生冲我说道。

我已经完全记不得发生了什么,我好像连自己叫什么都记不得了。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我期待着这场大雨能够快一点停下,这样就能加快速度,早点到达边境处。

对现在的我来说,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不好!后面好像有车跟着我们。”

安娜突然说了一句,我心里一惊,瞬间警惕起来,随即通过后视镜往后方看去。

视线的最远处,好像真的有一辆车跟着我们。

现在可是凌晨两点半,又下着这么大的雨,再加上我们这条路是上山的。

这个时候后面有车,那么一定是来追我们的人无疑。

安娜又加快了车速,车子又开始剧烈颠簸起来,我本能地抓进了扶手。

后面那辆车离我们更加近了,好像下一刻就要追上我们了。

“你把枪拿着,他们要是追上来了,你就开枪。”安娜忽然对我说道。

“我……我不会呀!”其实我是怕,我一个普通人哪里敢开枪打人啊。

安娜急声道:“就像上次在狩猎场一样,你把那些人当做动物就行了。”

我晕,人和动物还是玉房指要一到三十全译文有很大区别的啊!

见我没动,她又冲我吼道:“快点!你还磨蹭干什么?要是被抓回去了,我们俩都得死。”

迫于无奈之下,我只好拿起了那把手枪,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摸真枪,之前在狩猎场打的也只是猎枪而已。

我的手在颤抖,我的心也在颤抖,我整个人都在颤抖……

安娜又加快了车速,我们的车子已经开进山里了,后面追我们的车依然穷追不舍。

我快疯了!

从昨天到现在,我们就一直在逃亡,简直没完没了了。

我也深知安东森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的,只要我还没有回国,那么他就有可能将我逮住。

下过雨的山路不要太难走,及时安娜驾驶的是一辆性能还不错的路虎,可是在这里真的是寸步难行。

眼看着后面的追兵就快要追上我们了,安娜却突然将车停了下来。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她急声对我说道:“下车,你直接从这座山上翻过去,那边有条河,游过去就到边境线了。”

我依然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急声问道:“那你呢?”

“照我们现在这个速度,他们很快就会追上的,我现在来负责引开他们……来不及了,你赶紧走。”

“要走一起走!”

“这都什么时候了?赶紧下车,快点!他们就算追上我了,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我还在迟疑着,眼看着后面的车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安娜直接用力推了我一把,吼道:“下车啊!你想让我跟着你出事吗?”

我没有再愣神了,急忙打开了车门,一阵寒风,顿时呼啸着卷进了车里,雨水也瞬间飘进了车里。

感受着这股逼人的寒意,我冷静了许多。

我看了安娜一眼,又看了看后面不断逼近的追兵。

这时,安娜将手枪丢给了我,对我说道:“这个你拿着,以防万一。”

我一把接住手枪,本还想说点什么,安娜又拼命地向我挥手,示意我赶紧走。

这份因为时间紧迫带来的压迫感,是我从来没有遭遇过的。

我来不及多想,忙不迭地冒着大雨钻进了旁边茂密的树林里,这无数的树木间给了我密不透风的保护。

后面那辆车很快就追了上来,我看着那辆车就朝着安娜离开方向追了去。

她这个办法果然奏效,可是她却一定会被追上的,但愿她能平安无事吧!

随着汽车的引擎声渐渐远去后,我的世界也渐渐安静下来,安静得只能听见密集的雨点声。

在这漆黑一片的树林里,显得极其的恐怖,我甚至都没有任何能照亮的工具,只能摸索着往山顶上走。

雨水不断从头顶树叶的间隙落下,落到我的头上,我的脖子上。

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活命。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好像迷失在了这座大山之中,我没有参照物,我甚至什么都看不见,只能一点点摸索着向前走……

我渴望翻过这座大山,渴望看见山下的河流,但眼前却是漆黑一片,且我越走越深,我好像身处在一个暗黑且寂静的世界。

我并不恐惧,但却倍感凄凉,我看不见任何光亮,也看不到想见的人。

不仅如此,我愈发觉得这个世界太多余流于表面,这座山明明看着不高,可是当我真的走进来的时候,却因为迟迟走不出而感到窒息。

我无法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我就可能会被安东森的人抓回去。

山里的路实在是太难走了,我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只感觉脚下已经沾满了泥巴,重得犹如灌了铅一般。

我只好脱掉了鞋子,光着脚继续往山顶上爬。

这个时候真的顾不上寒冷和疼痛,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翻过这座山。

……

终于,我爬到了山顶上。

我本以为到了山顶我就可以看得更远一些,能够寻找一点参照物。

可是当我站在山顶上时,我才发现周围依旧是密密麻麻的树木,遮挡了我所有的视线,我啥都看不见。

没有过多在山顶停留,我就又往山下走。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句话没有错。

这下山的路简直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惨!

有多惨?

因为眼前漆黑一片,我什么都看不见。

走出的第一步就踩空了,直接一个翻滚,从山顶滚了下去。

我想要停下来,双手不停地扒拉着周围的树木,可这巨大的冲击力使我根本抓不住那些树木。

最终撞在一颗大树上,停了下来。

而这一下直接撞到我的腰上,那一瞬间,我感觉我整个腰身都被撞断了。

我站不起来了,疼得我撕心裂肺,却又不敢叫出声来。

我感觉自己就要死在这无

玉房指要一到三十全译文:

名大山里了,我真的没有力气了,就这么躺在地上,任凭雨水冲刷着。

我渐渐闭上了双眼,甚至感觉不到寒冷了。

我甚至出现了幻觉,我躺在一片花海中,天空是粉色的,微风轻轻的吹拂着,花瓣漫天飞舞……

感知中的一切都是柔软的,是香喷喷的,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有个女人穿着白色的纱裙在花海中翩翩起舞,无数蝴蝶围着她,她银铃般的笑声充斥在我的耳边。

我想看清楚她是谁,于是我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朝那个跳舞女子跑了过去。

她也不断往前跑着,边跑边发出咯咯咯的笑声,不断回头向我喊道:“来呀!来追我呀……快来呀!陈丰……”

我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是安澜!

于是我加快了奔跑的速度,想要追上她,可是无论我怎么使劲奔跑,她始终快我一步,我始终追不上她。

跑着跑着,花海突然变了形状,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天空也变了颜色,忽然狂风骤雨,海浪吞噬了安澜。

她在海水里挣扎着,不停地向我呼救。

我猛然想起在三亚的那一幕,继而猛然惊醒过来……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