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带仙看哪个手指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这次饮茶,饮得风云变幻!

石志坚与李富兆从一开始的初步相识,再到后来的剑拔弩张,短兵相接!直到最后的三击掌,约下赌誓,可谓一浪接一浪,看得万理事,毕发达等人无比过瘾。

这桌茶水吃到了下午三点多钟,石志坚对李富兆道:“李主席,叨扰了你一顿茶水很不好意思,下次我请!现在时间刚刚好,我要去准备一下,给美国那边传真电报,正式邀请洛克菲勒先生来港参加贵所的开业典礼!所以,失陪先!”

石志坚从容不迫地站了起来拱手作别,看起来像真的一样。

李富兆都有些怀疑了,难道这小子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认识洛克菲勒?

不要说李富兆了,就连万理事等人也忍不住一起站起身来,逐一与石志坚告别。

“好的,石先生!我们等你好消息!”李富兆说道,“倘若那天真的到来,我定会对你三叩九拜,认你做大佬!”

李富兆最后这句话却是用玩笑口吻,打死他也不信石志坚真有那个本事!

石志坚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毕发达是跟着石志坚一块过来的,想要一起跟着出去,不过想一想,好像更加大佬的人物在这里,就坐着没动。

石志坚也明白毕发达意思,就朝他笑笑,再次感谢他的介绍,随即转身出门。

等到石志坚离开之后,毕发达忙屁颠着站起来给李富兆等人斟茶倒水。

李富兆等人倒也不避讳他,开始私谈起来。

“富兆兄,你看这姓石的有几成把握?”万理事问道。

“年轻人,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怕是在吹水。”李富兆给出结论。

“说得对!你看他年纪轻轻,怎么会认识洛克菲勒?他要是认识洛克菲勒,我就认识玉皇大帝!”王理事拍着胸口信誓旦旦。

毕发达正在给他们斟茶,闻言忍不住噗嗤一笑,手一抖,茶水溅出。

“你笑咩呀?难道我讲错?”王理事瞪着毕发达。

毕发达有些后悔留在这里了,早知道这样跟着石志坚离开,被人当成奸细了。

“哦不是!我觉得你们讲的很对!虽然我和石先生是好友,他也帮衬我很多!不过我一向对事不对人,最喜欢站在真理这边!”毕发达慌忙说道。

“在我看来这次石先生当真是讲笑了!他一个后生仔又怎么会认识洛克菲勒?呵呵!”

李富兆看着傻笑的毕发达,摸着下巴不言语。

本来毕发达这样说他应该开心才是,可不知为什么李富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感觉,总觉得这次打赌似乎有些冒险。尤其他的眼皮子不知为何开始跳起来,这是个不好的征兆!

那个王理事却很是舒爽,夸赞毕发达道:“这就对了嘛!姓石的小子要是能做到,我的名字就倒着写!”

……

众人又饮了一会儿茶,准备起身离开。

李富兆唤来茶博士要求买单。

毕发达慌忙说,这个单他买了!还请李富兆给他机会。

没等李富兆开口,那茶博士却说,“唔好意思,刚刚离开的那位石先生放了一千块在这里,话我充作茶钱,多的算作给歌伶们打赏小费!”

“呃?”李富兆等人你看我,我看你。

毕发达更是一脸愕然。

什么意思?

石志坚已经把单给买了?!

旁边那两个演奏了大半天的小歌伶更是一脸诧异!

这茶钱顶多二百来块,还剩下八百全部是她们打赏?

怎么可能?

出手太阔绰了!

李富兆眼皮子不由自主地又跳动了几下。

知微见著!

通过如此小事可见石志坚是多么一个谨慎细微之人!

这样的人又岂会是一个夸夸其谈之人?

不由得,他眼皮子跳得更厉害了!

……

石志坚离开裕泰茶楼之后,并没有马上去发什么电报邀请洛克菲勒,而是让陈辉敏开车载自己回家。

牛皮已经吹完,接下来他要好好考虑一下该怎么做才行。

宾利车来到唐楼附近,还没来得及驶入甬道,石志坚就看到前面不远处停着三四辆轿车,看车型和牌号有些眼熟。

再仔细一看,却见大威和细威两人正在命令一帮人做事。

旁边还有大卡车,一帮大汉赤着膀子抬着桌椅板凳,像是在搬家。

跛豪拦着老姐石玉凤在争执着什么。

木瓜和宝儿被苏妈妈护在身边,一大帮子租客邓九公,张阿莲等人则站在一旁伸长脖子看热闹。

“搞咩呢?”石志坚从宾利上走下来,叼着香烟不解的看着眼前乱七八糟场面,嘴里说了一句。

“我话你知,房子我已经帮阿坚买了!现在只要搬过去就能住!你怎么就这么倔呢?”跛豪叉着腰,嘴里叼着一支还没来得及点燃的大雪茄,扬起拐杖姿态跋扈地对石玉凤说道。

石玉凤毫不示弱,也叉着腰,戟指跛豪道:“我也话你知,我们姓石的都很有骨气!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食嗟来之食!你买的房子是你自己的,和我们无关,我们绝不会去住!”

“呐,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什么叫嗟来之食?我蒲你阿母!我和阿坚可是好兄弟!我的就是他的,他的也是我的!现在我帮他买一栋别墅给他住,哪里有错?再说了,那栋别墅也不贵,才区区三百万!阿坚又那么大岁数了,也该结婚了!你这做老姐的不心疼他,我这做大哥的可是心疼的狠!这栋别墅,我今天送定!”

旁边人全都听得清楚,这辈子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都见过,唯独没有见过给人送别墅的,还一送就是价值三百万的大别墅!

更稀奇的是对方死活不肯接受,三百万的东西直接推拒!一个字,牛!

“豪哥是吗?任凭你说破嘴皮子都冇用!我们是不会搬家的!就算要搬家也是搬去自己花钱买的房子!边个知道你的钱哪里来的,干不干净?!”

“什么?你嫌弃我?嫌弃我的钱不干净?”跛豪大怒。

“是又怎样?!”石玉凤指着跛豪鼻子,“有本事你现在对天发誓,你的钱要是干净的话这栋别墅我收下,要是不干净,就天打雷劈!”

“蒲你阿母!这可是你逼我的!”跛豪勃然大怒,叼着雪茄扬起拐杖正要朝天发誓——

也许是天阴缘故,轰隆隆一个闷雷落下,震得周围树木簌簌作响!

刚才还豪情万丈不可一世的跛豪猛地缩缩脖子,怂了!

“怎么,不敢发誓?”石玉凤叉着腰,拖着瘸腿朝跛豪逼近几步,一脸讥笑。

“咳咳,我不是不敢----”跛豪眼珠子乱转,猛地像是想起来什么,指着石玉凤吹胡子瞪眼道:“呐,我话你知,你不要再学我走路!我是跛子来着,你这样拖着腿走路是几个意思?”

石玉凤哭笑不得,这句话好像是她经常说的,这次反倒被这个死瘸子抢了先!

跛豪好不容易找到借口,正在得意突然感觉到身边那些看热闹的人一瞬间安静下来,刚想扭头看一眼,结果就看到一枚打火机“啪嗒”一声在自己面前打开,火苗蹿出来,正对着自己叼着的那支雪茄头。

“豪哥,有什么话慢慢讲,食烟先!”石志坚手持打火机,笑眯眯地出现在了跛豪面前。

跛豪稍微一怔,忙把雪茄就着火机点燃,大抽一口却被雪茄呛得咳嗽两声,趁机朝身后大威细身上带仙看哪个手指威等人招招手道:“先别忙了!阿坚来了!”

大威和细威等人当然早就看见石志坚,不等跛豪吩咐他们已经停止了搬运家具。

“豪哥,这是几个意思?帮我搬家呀?”石志坚收回打火机,笑容可掬。

跛豪脸色有些尴尬,忙道:“你明白我的苦心就好咯!我也是为你着想,上午见你阿姐买别墅没有钱,我就想帮你一把,所以就把那栋别墅拿下,现在一切都搞掂了,就等你搬过去住!”

身上带仙看哪个手指 无删减完整版*

“豪哥,多谢!你当真是有心了!”

“哦,没什么,你我都是好兄弟嘛!”跛豪见石志坚似乎并没有生气,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不过唔好意思啊,我暂时还没想过搬家!”

“啊,为什么?”

石志坚扫一眼周围道:“第一,我舍不得这么多旧邻居!”

“这有什么舍不得的?”跛豪指了指邓九公等人,“你瞧瞧这帮人,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扑街二字!你跟他们待久了,会走霉运的!”

邓九公等人本来凑在一旁看热闹,没想到跛豪会开口骂他们,搞得他们面红耳赤,却又不敢发火。

“第二,我阿姐不同意,我也没办法!我好尊重我阿姐的!”

“啊,你阿姐?”跛豪猛地看向石玉凤,刚想开口骂两句,却记起这女的比自己还凶!搞不好反过来会被她骂得狗血淋头!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咳咳,是啊!是啊!你阿姐是好犀利的,我领教过多次!”跛豪心有余悸地瞟了石玉凤一眼,忙又把眼神转回来。

“那你说该怎么办?别墅我已经帮你买了,总不能退掉!”跛豪叼着雪茄,双手往外一摊,一脸委屈模样。

石志坚笑了,“豪哥,其实你是什么心意我很明白,不如这样,我们近一步说话!”

石志坚警惕地看看四周,似乎有些对周围环境不太满意。

跛豪稍微一愣,对于石志坚这种表情有些熟悉,这是要来“好处”的征兆。

当年石志坚去澳门帮雷洛搞掂“总华探长”的时候,就是这般“鬼鬼祟祟”模样。

“阿坚,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儿要关照我?”跛豪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石志坚忍不住露出欣赏模样,“豪哥,你真是我肚子里蛔虫!竟被你猜到!”

“呵呵,我就知!我好聪明的!走,我们去车里说!”跛豪迫不及待邀请石志坚上车。

石志坚回头对老姐石玉凤说,“阿姐,我去去就来!你先让人把东西搬回去,我们暂时还住在这里!”

石玉凤点点头,又说:“你快点,我有话同你讲!”

石志坚笑了笑,这才转身和跛豪朝着跛豪的小轿车走去。

后面,石玉凤一叉腰,对大威和细威等人颐指气使道:“听到没有?桌椅板凳,统统搬回原处!边个再敢乱动,我让那个死瘸子打断你们的腿!”

……

跛豪车内。

“阿坚,你有什么话尽管对我讲!我一定会认真听!”跛豪坐在车上,与刚才嚣张跋扈模样判若两人。

这段时间他憋屈太久了。

因为之前有背叛过石志坚和雷洛的“前科”,以至于被他很多人唾弃。

这不但影响了他的事业发展,也让义群在四大社团中的地位岌岌可危。

最重要的是跛豪一直都没机会来修补这次过失,雷洛不给他机会,石志坚也不给他机会。

“豪哥,你的心意我懂!你是想要讨好我,让我在洛哥面前对你多讲几句好话。”石志坚直截了当拆穿跛豪心意。

跛豪脸色有些尴尬,却没否认。对于他来说,石志坚给予他的帮助没雷洛来的直接,雷洛掌控着黑白两道的生意,只要点点头,手指缝流出一点点,就够他们义群吃饱肚子!

“不过你想过没有,洛哥能罩你一时,却不能罩你一世!”石志坚用一种玩味的眼神望着跛豪道。

“什么意思?”跛豪表情瞬间变得凝重。

“什么意思你懂的!”石志坚说,“做黑色生意能做多久?黑心钱难道能搵一辈子?香港最终还是要天下太平的!”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不出几年香港就要有大动作,尤其在整治贪污腐败方面,更会雷霆扫穴!”石志坚目光灼灼,脑海中泛起的却是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香港四大探长纷纷逃亡,跛豪等人更是锒铛入狱!原先香港的乌烟瘴气被一扫而空!

跛豪不知为何,似乎感受到了石志坚语气中的那种肯定和坚信。

他的身子微微颤抖,脑海中也泛出恐怖画面,他们这些社团被警察一夜扫平,鸡飞狗跳,树倒猢狲散!自己变得一无所有,甚至身陷囹圄!

第一次,他心悸起来!

猛地,跛豪上前一把抓住石志坚:“阿坚,你话我知,我该怎么办?”

“你信我?”石志坚乜斜他。

“我当然信咯!这么久来你从未算错!比神仙还神!我不信你,信边个?!”跛豪语气激动。

也难怪!

跛豪自从和石志坚认识以后,就从未见石志坚算错过,一步一步走来,不管是掌控大势,还是算计小节,全都命中!

这足以让跛豪惊为天人,现在石志坚告诉他未来他们这样的人要扑街,香港要大治,他怎能不信?!

石志坚看着眼神充满恐惧的跛豪,心中不禁微微有些诧异,在印象里跛豪为人一向专横跋扈,面对香港各大社团敢打敢拼,即使血流成河也无所畏惧,可以说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可是眼前,却展现出了最为脆弱的一面,从而也告诉了石志坚,再厉害的大佬终究还是人!

想到这里,石志坚从怀里摸出一支香烟咬在嘴上,一边拢手点烟,一边说道:“你要做的就是洗白上岸!”

“怎么洗白?怎么上岸?”

石志坚抬起头从嘴里吐出口烟雾:“做慈善!”

喜欢重生:崛起香江请大家收藏:

“石先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李富兆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大家都知的,现在利氏建筑公司股价低迷……”

李富兆还算给石志坚留了点面子,没说股价跌到十八层地狱,只是用了一个“低迷”来形容。

“何况它已经在港交所上市了,你再让它来我们远东证券所上市是不是有些不合情理?”

“我当然知道有些不合情理。”石志坚用手摩挲着温热的茶杯,“现在利氏建筑公司是在港交所上市,想要来你们远东证券上市的确有些困难,所以我已经决定从港交所退市!”

“啊?”李富兆等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想到石志坚会突然来这么一招。

“难道是跟我学的?我刚刚从广东商会退会,这小子就来个退市?”李富兆暗自嘀咕。

“咳咳,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这家公司退不退市无所谓的!讲真,就算你不退市,搞不好也会被清盘!”李富兆也不给石志坚留面子了,他看出来这个石志坚就是个厚脸皮的主儿,面子给多了,搞不好自己下不来台。

“李主席,你这样讲就错了。”石志坚笑眯眯道,“虽然利氏建筑目前遭遇危机,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还有我,有我背后的神话集团支撑,它垮不掉的!”

“呐,不如这样,我先把公司从港交所退市,然后呢,就在你们新筹建的远东证券所上市!我要求也不高,只需把我这家公司认定成贵所第一家上市公司即可!”

“咳咳,什么?你要做我们证交所第一家上市公司?”李富兆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这个石志坚也太厚脸皮了,那么一个破公司在远东证交所上市也就罢了,还想要做第一名?

要知道,历来能够在证交所开业当天上市的第一家公司,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公司,也叫“龙头公司”。利氏建筑股价都跌成废纸了,凭什么做“龙头”?!

此刻不但李富兆以为石志坚发疯,连带那位万理事,王理事,甚至充当石志坚介绍人的毕发达都觉得石志坚脑子有毛病,并且病得不轻。

贵宾厅内的气氛有些凝固了,幸亏那两个唱曲的女孩开始弹奏古琴,并且悠悠演唱起来,仔细去听却是《出水莲》。

这首曲子是广东客家小曲,女孩边弹奏边演唱,“皎皎白莲迎月光,月光儿轻荡漾,荡出莲儿朵朵,船儿绰绰……”

李富兆望着石志坚,哑然失笑道:“石先生,我有无听错?你想要做我们远东证交所首日上市的龙头公司?”

“是啊,你没听错。”石志坚回答的很认真。

“凭什么?”李富兆吐出三个字,目光变得凌厉,“以为我们远东证券所是儿戏吗?是在玩过家家?随随便便就可以让你公司上市,还充当龙头?难不成你是我兄弟?我要罩着你?”

石志坚眨巴眼,忽然站起来举起杯道:“李大哥,如果你不嫌弃,我以茶代酒,现在就和你结拜成兄弟!”

“噗!”李富兆正在喝水,呛了一口,直咳嗽,他知道石志坚此人脸皮好像有些厚,可没想到厚到这种程度!

万理事和王理事两人也是一脸的惊愕,心中不由冒出四个字---厚颜无耻!

毕发达算是服了!

他以前不知道自己输石志坚在哪里,现在才算明白,就这种不要脸功夫自己就学不来!自己太斯文,太文明了!

“你不要蹬鼻子上脸!我几时答应收你做细佬?”李富兆也站了起来,模样有些愤怒。

那弹奏古琴的女孩感受到了房间内紧张气氛,忍不住手指一勾,嘣地一声,断了一根琴弦!

石志坚没有直接回答李富兆的话,而是扭头看向那位弹琴女孩,微微一笑道:“琴弦断了么?这可是遇到知音的征兆啊!不要急,换了弦慢慢弹!不扣钱的!”

女孩本来慌里慌张,待看到石志坚和煦笑容,听到他温柔话语,这才稳定下心神,开始更换起琴弦。

须臾,房间内琴音再次响起来。

石志坚回头看向李富兆,笑道:“李主席,你也看到!你我好比俞伯牙和钟子期,知音难觅,连琴弦都为你我崩断!你不如再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和我结拜成兄弟?事实上我长这么靓仔,又这么有前途,一般是不会乱认大哥的,也就是看你顺眼,觉得你为人不错……你可不要错过机会哦!”

李富兆本来想要发火,却直接被石志坚这番话给逗笑了,“是啊!是啊!你好犀利的,很多人都恳求和你结拜,想要收你做细佬,做小弟!不过唔好意思,我们李氏家族家大业大,人也多,我细佬弟弟的更是一抓一大把,不缺的!”

“那很遗憾了!”石志坚摇了摇头,重新坐下。

李富兆也坐下,感觉没什么好谈的了,外界传这个石志坚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是个胡言乱语的后生仔!是自己看走眼了!

就在这时,“那么如果我把洛克菲勒请来呢?”

“呃,什么?”李富兆一愣。

其他人也一愣,一起看向石志坚。

石志坚姿态惬意地斜靠在椅子上,手中玩弄着茶杯,面带笑容道:“我的意思是远东证券交易所开业当天,如果我能把美国大亨洛克菲勒先生邀请过来给你们加油助威,你们觉得如何?”

此话犹如一声巨雷,震人发聩!

李富兆咬咬嘴唇,怀疑自己是否听错。

万理事和王理事更是瞪大了眼睛,被石志坚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给惊到。

作为新创办的证券交易所,尤其还是华人第一次创办和主导的股票交易市场,一直都受英资资本打压!就连港英政府也是在等着看笑话!

李富兆等人表面看起来很镇定,靠着华人自己力量创办了这么一个庞大的股票交易市场,实则内心慌慌,如果开业当天没人捧场,没人喝彩的话,那么这个市场就彻底扑街了!

说得再直白一些,远东交易所成立当天的第一炮必须要红火!

可是作为港英殖民地,谁敢冒着得罪港英政府,得罪鬼佬资本的风险来给远东证交所擂鼓助威?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

远东证券交易所的成立,摆明了就是要从鬼佬掌控的港交所抢饭吃!

鬼佬资本睚眦必报,对于那些背叛者往往会采用极端手段进行报复。

几天前李富兆为了证券所开业,特意邀请香港老字号广发行老板杜吕静先生参加开业典礼。

杜吕静乃香港名流,财权雄厚,在香港开设有若干广发行分店,生意遍布港岛,九龙和新界三地,经营日杂百货,服饰香水等物。

可就在他答应李富兆当天,那些之前与广发行有过合作关系的鬼佬公司纷纷打电话要求解约,不再为广发行提供各种洋货,像广发行卖得最好的香水和服饰更是直接断货!

杜吕静是什么人,立马就知道其中原因,因此当晚亲自拜访李富兆,再三致歉,最终辞去了开业当日充当“开业嘉宾”一职。

这对李富兆等人的打击太大了,虽然早已想到远东证交所成立不会顺风顺水,却也没想到会这么艰难,连个开业嘉宾都邀请不到!

现在,远东交易所成立实际上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一边是鬼佬资本,一边是以李富兆等人为首的华人资本。

华人资本想要打破鬼佬资本在证券市场上的垄断!

鬼佬绝不会把早已掌控的利益分割出去!

那些两头草港商则骑在墙头上面左顾右盼!

更多的人则等着看华人资本出丑!

毕竟这里是香港!

这个年代香港的主宰者是英国人!

李富兆等人面对的困难,石志坚当然清楚的很。

石志坚最大的习惯就是每天看报纸,尤其喜欢看金融地产,经济动态!

对于这个时代的经济发展,还有经济格局早成竹在胸。

石志坚完全可以借助上一世经验,丝毫不差地推演出香港经济的发展脉络!

至于世界十大首富戴维-洛克菲勒访港也不是石志坚胡编乱造,而是事实!

2007年东方出版社,冯邦彦著作的《香港金融业百年》中有过介绍:1970年2月23日,远东证券交易所开业。3月12日,世界十大富豪之一洛克菲勒抵港主持国际投资研讨会。

也就是说,就算石志坚什么都不做,未来洛克菲勒大佬也会屁颠屁颠跑来香港!

究其原因!

今年洛克菲勒担任美国大通曼哈顿银行总裁,想要击败花旗等美国银行,把大通银行的业务开展到亚洲各地,而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就是他必须要到达的第一站!

说白了,就是利益驱使!

正因为如此,石志坚有信心可以把洛克菲勒从千里之外的美国“邀请”过来。至于洛克菲勒愿不愿意做远东证券交易所的“开业嘉宾”,那就需要石志坚另外想办法了。

“石志坚,你说的可是真的?”李富真一激动,也不顾礼节了,直接站起来直呼其名。

“是啊,你说你能把世界十大富豪洛克菲勒先生邀请到香港?”

“邀请香港来参加我们远东证券所开业典礼?”

万理事和王理事也激动起来,直接从椅子上蹦起来,瞪大眼盯着石志坚,等待他的回答。

毕发达更是被石志坚这番话吓住,眼前这些大佬都够他望其项背的了,那个世界十大富豪洛克菲勒又是何等的存在?难道石志坚真的能邀请到他?他和洛克菲勒到底是什么关系?

面对众人的惊问,石志坚也不好意思再单独坐着,就慢腾腾站起来说道:“是啊!我讲中国话,难道大家听不懂?不就身上带仙看哪个手指是邀请洛克菲勒吗,我和他关系很好的!经常书信来往,谈论一些慈善事业,谈论一些古董收藏什么的!可以说是忘年交!讲真,我打电话过去他老人家一准搭乘飞机飞过来!”

反正吹牛皮不上税,石志坚使劲儿吹!

李富兆被吓住了。

万理事等人更是一脸惊愕,像看鬼一样看着石志坚。

毕发达只觉双腿发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直追捧的石志坚会这么牛逼,连洛克菲勒都是他的“老朋友”!

幸亏李富兆是大家族出身,见吹牛逼的也见多了!

稍一失神之后,立马就清醒过来。

“呐,石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现在我们是在谈生意,不是在讲笑!”

“我没讲笑!我很认真啊!”石志坚摊摊手,一脸无辜。

“想想看看,如果到时我把洛克菲勒邀请过来参加贵所的开业典礼,到时候不要说那些鬼佬资本会目瞪口呆,就连那些在一旁观望的墙头草们都会惊掉大牙!”

“这还不算!最主要的是李主席你们将会意气风发,吐气扬眉!全港第一个华人证券交易市场的成立,足以让你们载入史册!彪炳千秋!”

石志坚用一种梦幻的充满诱惑的口吻说道,说完还冲李富兆微微一笑,递给对方一个不言自明的眼神。

李富兆脑海中想了一下那种画面,两只眼睛恨不得放出光来。

万理事等人更是眼珠子都快掉出来,连呼吸都变得沉重了。

“口说无凭!倘若你真的能把洛克菲勒先生邀请来香港,不要说让你的建筑公司在我们远东证券所上市做龙头,就算让我唤你一声大佬,我都愿意!”李富兆从幻想中脱出来,对石志坚说了一句狠话。

石志坚伸

身上带仙看哪个手指 无删减完整版*

出手做出击掌姿态:“好!我们一言为定!如果我不能邀请到洛克菲勒,我石某人甘愿受罚!登报承认错误,承认吹水!并且捐出五百万给贵所!倘若我邀请他过来,为贵所呐喊助威,那么李主席就要答应我的要求,并且----收定你这个细佬!”

李富兆没想到石志坚如此嘴硬,事到如今还在硬扛,难道他真的认识洛克菲勒?!

来不及多想,输人不输阵!

李富兆当即与石志坚三击掌!

啪啪啪!!!

“一言为定!”

喜欢重生:崛起香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