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属火最旺的城市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金光宝珠不在五川,便也没这么多事了。

说到底五川也不过是凡世一介民坊,修士顶多也只是走一走,瞧瞧这凡世的美景,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那日动荡不小,以至于这些日来坊间所谈论的都是与之有关。

有人言是神仙动怒,这才起的异响,官府因此请了道人前来祭拜,烧了三日黄符,这才作罢。

民间对这些事想来都是关注的很,这也是当今天下的通病,但凡是有什么未知的事,便会扯到神鬼仙佛身上,免不得的就是黄符与香烛。

婵月坐在蜜饯铺子前撑着下巴,瞧着那流淌的清河,想事想的有些出神。

婉娘见她这般模样便上前来,掐了一把她的腰,说道:“坐这儿干嘛,地上不冷吗?”

婵月站起身来,抿嘴道:“婉娘说就说嘛,掐我作甚。”

婉娘说道:“死丫头还嘴硬。”

“明明就是嘛。”婵月愤愤道:“婉娘好不讲道理。”

婉娘撇了她一眼,说道:“我是你娘,我还要讲道理?”

她走回屋里,搬了个两个凳子过来。

嘴上说的不好听,但心里却很是实在,与这丫头犟嘴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婉月也早已习惯了。

“坐。”婉娘道。

婵月见了那搬来的凳子,骄哼了一声,便这么坐了下来。

婉娘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这一大一小,天天都在斗,但到最后,总会有一个方退步。

婉娘撇了她一眼,说道:“你哼哼什么,不坐自己搬去。”

“坐,怎么不坐。”婵月扬头道。

一大一小,就这么坐在铺子南方属火最旺的城市前望着外面清河流淌的模样。

人来人往,风吹面庞,总是会让人勾起许多回忆,就连婉月也不例外。

今年的五川还是那般模样,春来树开,河水上涨,历来如此。

婵月心中想的却不一样。

零零散散的记忆浮现在脑海中,却是怎么也连不起来。

她记起了一些本该忘记的事。

也是因为此事,弄的她极为烦心,那些零散的记忆,不该是她的才是。

婵月忽的问道:“婉娘就是在那将我捡到的?”

婉月望了过去,见那清河边上有渔船停滞,却没有回答,只是说道:“问这些做什么。”

“就是问问嘛。”

婵月撑着下巴,却是始终想不通一个问题,便出声问道:“婉娘你说,我到底是从哪来的呢?”

婉月顿了一下,问道:“你真想知道?”

婵月思索了一下,点头道:“有些。”

婉月舒了口气,说道:“你自己都忘了,我怎的又清楚,你这般懒,又只知道享福,说不准原是哪家的大小姐。”

“是吧……”婵月答了一声,看向婉娘说道:“不然怎么能被婉娘捡到呢。”

婉月听到这话一愣,脸颊都红了几分。

她抿了抿

南方属火最旺的城市 免费完整版,

唇,问道:“今个嘴怎么这么甜了?”

婵月侧首说道:“婉娘不喜欢听吗?”

婉月没有回答,伸手揉了揉婵月的头发,柔声道:“死丫头。”

有这么一瞬间,婵月忽的想明白了。

那些零零散散的记忆或许并不重要,不管是属于谁,都不该属于她婵月。

她只需记得自己是婵月便是。

只需记得,最喜欢的人是婉娘,那便足够了。

就好像陈先生说的。

佛子是婵月,而婵月并不是佛子。

她是她,我是我。

这种问题,却被这么一个小姑娘个想透了。

大概是因为心里有在乎的人吧。

亦是件极好的事。

.

.

世上还有佛子吗?

答案是肯定的,佛子应是一直会在,只是不愿再醒来。

一世为仙,一世为佛,佛子的前世今生都不算如意,他便是应这天下大劫而生的,自始至终都有人给他规划好了往后的走向。

他的前世今生,都是一场悲剧。

也唯有此次失去记忆,才有了‘婵月’,有了一段不属于他,却又是他的记忆,极为可贵。

故而他才迟迟不愿醒来。

以至于空明和尚险些被烧成焦炭,他都没有半点反应。

陈九倒也没觉得有什么,这是佛子的选择,他应当不后悔才是。

而且比起佛子,陈九也更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婵月,小孩子总是有意思的。

面对着桌上的才写完的册子,陈九长舒了一口气。

“总算是写完了。”陈九叹道。

大乾所有地域的城隍神位,皆已记述在这册中,共计三百六十一地,亦有三百六十一位城隍神位。

陈九说道:“拖的确实有些久了,得早些准备了。”

却在此刻,却听房门被敲响。

门外传来客栈伙计的声音:“客官,外面来了两人说是您的故友,前来拜访。”

“故友?”陈九将那册子收起,推开了房门。

伙计见了这位先生恭敬的低下头来,他头天来的时候便见这先生气度不凡,故而也做的极为周到恭敬,免的惹这位先生不快。

陈九跟着伙计下了楼去。

也见到了前来拜访的二人。

陈九笑道:“原是你们二人,陈某还说何处来的故人。”

青柏道人抱拳道:“陈先生,又相见了。”

刘槐安亦是俯首拱手道:“见过陈先生。”

三日落座于客栈中,陈九又吩咐伙计端了壶酒水来,自然又加了一叠茴香下酒,滋味不差。

“怎的来五川了?”陈九问道。

青柏道人说道:“是因为那佛陀异象的事,也是想带我这徒儿开开眼界,龙君与那和尚斗法,正巧见到了陈先生,便寻上了门来。”

刘槐安点头附和,这次确实是开了眼界,他就不曾见过这般大的天地异象。

“原来如此。”陈九点头,看向了刘槐安。

这小子倒是有不小长进,玲珑心窍也属难得。

“可有收获?”陈九问道。

青柏道人无奈笑道:“开了眼界。”

“那也足够了。”陈九说道。

青柏道人仍是有些不解的地方,便问道:“话说,陈先生可知那金光宝珠,到底是什么东西?”

陈九挑了颗茴香放入嘴中,随意答道:“就是颗破珠子,没什么用处。”

青柏道人与刘槐安对视一眼,都有些意外。

“没什么用处?”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竹玉追逐这金光宝珠而去。

却不曾想那珠子速度极快,甚至连他都只是堪堪才跟在后面,挥出剑气,那珠子也能躲开。

‘因先生而起的东西,当真是不简单。’

竹玉加快速度穿梭与云雾之中追着那珠子远去,不过片刻之间,却已出了江宁府的范围。

数十位修门修士或是御剑,或是乘坐骑紧追不舍,却是被越拉越远。

“青雀道友!青雀道友!”

乘着灵雀的女子回头望去,却听那人说道:“青雀道友,我等已无余力,恐怕不能再追了。”

身后数位道友皆是喘着粗气,长时间御空也是件难事,他们毕竟不是剑修,法力终究也会消耗。

“我独自前去便是。”

青雀乘坐灵雀,没有顾忌身后的一众修士,独自一人追了过去,虽说距离颇远,但亦一试。

她从怀中摸出一页符纸

南方属火最旺的城市 免费完整版,

,催发符箓。

万里疾行府,乃是师尊来时给,遇到强敌的时候用来逃命用的,却没成想这时能派上用场。

“疾!”

符箓燃尽,化作一道青光追逐而去。

金光宝珠的走向没有定数,逃窜之间更是不知到了何处,眼下的城楼逐渐淡去,转而是那一望无际的草原,又见冰天雪地,再之后,便是数不到尽头的山林,暗藏危机。

却见那金光宝珠,忽的一顿。

转眼落入了苍茫大山之中,不见了踪影。

竹玉停了下来,探出识海感应,却是什么都没能找到。

他不由得一愣,呢喃道:“这宝珠,竟也窥探不得……”

先生到底弄出了个什么东西?

生而有灵,且算计不得,若是落在凡世之中,那麻烦可就大了。

无可奈何之下,竹玉只能入山中寻了起来,这全是凭运气的事,能不能找到,都为成定数。

在竹玉落地之地,紧跟其后又有一乘坐灵雀的女子落入山中,亦是追着那金光宝珠而来。

.

.

五川坊得先生坐镇,免去了那打斗的余波,虽也造成了些许恐慌,但却并无大碍。

先生停留在高出,望着那外界打斗的真龙与金刚。

金刚速度极快,快至残影。

而龙君则是以功德金身抵挡,不为所动,时而反击,却是都奈何不了对方。

空明和尚退出百米有余,却是喘了口气,身上的金光也淡去了几分。

龙君烛江见那和尚这般模样,便出声道:“怎的这就不行了?”

这和尚,也就声势大罢了。

这怒目金刚,落在这和尚身上,真是半点威能都没发挥出来。

空明和尚身上的佛光一隐一闪,他额头却是生出了汗渍。

真龙之躯再加上这功德金身,就算是怒目金刚也有些奈何不了烛江。

烛江撇了他一眼,说道:“没本事还敢进犯大乾,和尚,本君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知进退,就莫要怪本君了。”

龙首抬起,忽的张开大口。

却见一颗龙珠从烛江的口中吐了出来,泛着金光,更有着灵性。

“吟!”

龙珠催使之下,一口龙息从龙君腹中吐出,杀向那空明和尚。

“轰!”

空明和尚双拳交叉,挡在身前。

龙息从他的双臂掠过,灼热之感传遍全身,额头上冷汗不止。

“喝……”空明和尚口中传出剧痛之声,却未起惨叫。

身上的佛光逐渐淡去,身后的怒目金刚在那龙息之下也尽数破去。

残留的龙息掠过了五川坊外的山林,顿时便升起了大火,却又眨眼即逝,只因那龙息太过灼热,眨眼之间,山林便化作了飞灰。

却忽听一道声音自烛江身后传来。

“还望龙君留他一命。”

烛江闻言收了手,将龙息收了起来,连同那龙珠也一块吞入了腹中。

再看那和尚,已是浑身焦黑,身上的衣衫也被烧尽。

他嘴角印着血渍,却已被龙息烧的干涸,但却还留着一口气在。

烛江化成人形,落于先生身旁,恭迎道:“见过陈先生。”

陈九抬手道:“龙君不必客气。”

他看向了那落地的和尚,如今哪有什么怒目金刚之色,已然被那龙息烧成了黑炭。

陈九说道:“这和尚与我一位朋友有些渊源,看在陈某的面子上,龙君便饶了他一命吧。”

烛江点头道:“自然是陈先生说了算。”

陈九笑道:“哪里的话,陈某可没这么大本事,龙君乃是水神,陈某不过是个云游的修士罢了。”

烛江面对先生的谦虚早已习惯了,便也没再恭维什么。

他转头看向了地上奄奄一息的空明和尚,说道:“和尚,这次算你好命,要不然你今天就得留在这里。”

烛江心中有些不疼快,不过陈九都发话了,他也没再出手。

先生肩头的狐九望着那被烧的焦黑的和尚,说道:“先生,大光头不亮了。”

狐九叹了口气,它忽然觉得有些可惜。

哪有铮亮的光头,瞧一瞧一定很响吧,可惜被烧成这样了,它也不想再敲了。

真是可惜。

陈九看向龙君,说道:“他向佛之心不纯,怒目金刚只学了个模样,长武又是佛门坐镇之地,更有真正的高僧在场,龙君莫要小瞧了才是。”

怒目金刚是怒,而空明和尚,却学得了一个‘杀’字,背离其道,不然至少能与龙君打的难分敌手。

烛江却不在意,说道:“陈先生册封我为龙君,掌大乾水运,自当护大乾人族,佑风调雨顺,佛门虽盛,但烛江亦不惧之。”

“总要留一手。”陈九说道。

烛江点头道:“自然。”

陈九迈步向前,来到了那和尚面前,见其气息微弱,却也没施出援手,蹲下说道:“佛子倒是个不错的人,与陈某与她也算有些交情。”

空明抬起头来,望着眼前之人,张口却是南方属火最旺的城市难以说出话来,“喝…喝……”

“这世上的事从来都是如此,纵使是修行之人亦不能在凡世随心所欲,比的只是谁拳头更大。”

陈九直视着他的双眸站起身来,说道:“佛子不愿见你,硬闯你也闯不进来,佛门若是想要得势,押宝只押在佛子身上那还远远不够。”

“言尽于此。”

陈九转身,不再管这和尚往五川坊内走去。

烛江最后看了一眼空明和尚,说道:“大乾不怎么信佛,和尚你往后还是少来些吧。”

留下这句话后,烛江便跟在陈先生身后离开了这里。

空明和尚微微抬起头来,望着那儒衣先生离去的身影,脑海之间尽是那人说的话。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