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的白玉 ;本文投稿: 查干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白玉不是玉,是鸟。

我给它起了个美称,叫白玉。我的白玉比蜂鸟还大。它的羽毛比玉还纯,比十二月草原上的雪还白。她的腿细而长,美如金竹,淡黄色的头发,与她的羽毛完美搭配。喙,长而不尖,像她精致的性格,让人一见钟情。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清脆而空洞,像是空气中的哨声。有时候就像是一股泉水滴入石巢,一点也不刺耳。如果闭上眼睛听,会让你进入如梦如幻的状态。我一直怀疑是观音菩萨给世人的摇篮曲。

有一年三月的春天,她突然闯进隔壁房子的客厅,就在人们刚刚打开窗户呼吸的时候。她飞得很快,很敏感。落到人家桌子上,没有惊慌,像是随便回到自己的。还东张西望,响个不停。那房子的主人是医生,他有一颗救死扶伤的好心。给她喂饭喂水,她大方地吃着,却看不到生活。我的主人没有养鸟的经验,所以他来给我送行。因为她经常听到黎明时分鸟儿从我家出来。我留着它,给它取名为——白宇。另外三对在阳台上自由飞翔的小鸟也很兴奋,它们不停地哭泣以示欢迎。我怕它会寂寞,就去鸟市找了一只同类的公的来配她。可惜我找遍了鸟市,没有一只同类的鸟。从此它一个人生活,似乎也是一个人。另外六只成对飞来,高兴地叫着,她却落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在一个空旷的地方对自己耳语。看到这里,我离开电脑,推门出去和她说话。她偏高,我偏低。她歪着头听着。有时她飞来飞去,看着我的眼睛,拍打着翅膀。这就是我们情感交流的形式。这时,另外三对既不飞也不叫,仿佛在分析,我跟白宇在说什么?

白玉很安静,像个唱诗弹琴的小姐。相比之下,其他六只就有些粗暴了,尤其是那对虎皮鹦鹉,它们不仅吵闹,还会搞一些破坏活动。比如我飞进写作室,啃墙撕纸,让我追了一屋子。他们笑着跟我转圈玩。他们知道我不会真的惩罚他们。每次发生这种情况,白宇小姐都躲在一个高高的角落里,不看它,想着自己的心事。

是的,她是家养的还是野鸟?为什么要破门而入?猛禽在追她吗?还是调皮的跑出去后,找不回寄宿家庭?每天早上,她第一个尖叫,把我从梦中叫醒。于是我穿上衣服,去阳台和她说话。给他们新水,放小米或者小米,然后把洗好的油菜叶挂在笼子里的适当位置。然后,清理干净。这时,它们唧唧喳喳,飞来飞去,表现出极大的快乐。刚刚喷在花盆里的水冒着湿气,溅了一地水珠。他们很开心,所以有时候,我会用一个小喷壶给他们喷水,营造一种娱乐氛围,让鸟儿开心。

夏天热的时候,一般七八天给他们洗一次澡。然后用干毛巾擦干净,放在阳台上,但是半个小时后,羽毛就干了。冬天一般20天洗一次澡,用毛巾擦羽毛,然后用吹风机吹热风吹干羽毛。其他六个经常不配合,我就用网兜抓他们。只有白玉,静静地等着洗澡。所以,她有特殊待遇。每次洗澡都让她躺在暖气旁边吃点菜叶。当时她轻轻啄我的手指,表示亲昵。它极具灵性,讨人喜欢。

这让我想起了老大黄。大黄是一种大鸟,羽毛淡黄色,腿红色。大黄是我女儿给它起的外号。有一天,楼下的物业从小花园里把它捡回来,它就不会飞了。前饲养员用胶水粘上翅膀。我把它带回来,用温水泡它的翅膀,用一些肥皂水泡它。然后用刀片轻轻刮,浸泡后再刮。花了将近四个小时,终于搞定了,羽毛用吹风机吹干。它终于恢复了飞行功能。接下来的两年,离我最近。他一叫大黄,就拍动翅膀,高兴地叫了起来。我趴在桌子上写字,它经常飞进来,躺在旁边的空调上,或者躺在我的右手边,看我写字或者玩电脑。显得非常安静和谨慎。似乎知道我在想,只是为了陪我。有时我会轻轻地敲桌子作为问候。但是不用用手去碰。手上有汗渍,可能会影响嗅觉。别碰它的头。小鸟不喜欢。后来它老死了,我们为它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当年的我,无法创作,内心空虚悲伤,梦想满满。有时我梦见它,和一群大大小小的鸟一起飞进来,落满了房子。然后飞走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后来我的小白玉老死。它的翅膀展开在花和叶子上,像在飞翔。一如既往的安详,我优雅的走过去,忍不住哭了。在一个精致的纸盒子里,把一些花瓣和草,米饭和捣碎的松子埋在花园的塔松下面,以便每天去参观。

现在,白宇已经去世七年了,还有几个人已经老死。越过阳台,没有他们飞翔的身影和歌声。我很安静,安静而孤独,安静得像驾着一艘船,漂浮在海面上。但是,幻听总是跟着我。在宁静的夜里,我总能听到白玉清脆的声音和啁啾声,像一股泉水流过我孤独的心。今天半夜,我又在睡梦中听到了白玉的歌声。爬上去在阳台上搜也没结果。只有一个圆圆的月亮,看起来是圆的,不是圆的。西南方的天空显得有些苍白。它是空的,安静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