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是密宗的明妃天涯*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奇诺看了一眼叶凌辰那辆孤零零的马车,打趣道:“你出行比我想象中要简洁,我还以为自己要迎接至少上千人。”

叶凌辰苦笑着摇头,唏嘘说:“出行而已,又不是去打仗,带两个侍卫就够了,没必要弄那么大排场,皇爷爷日理万机,无时不刻都在想着怎么造福臣民,我怎么能铺张浪费呢?”

不管这人心里怎么想,至少他嘴上这么说,实际也这么做,就不铺张这一点而言,他比阿宝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叶凌辰环顾四周,对奇诺笑道:“奇诺执政官,别让大家站着了,叫他们都各自回去吧,你我边聊边走,如何?”

奇诺给帕拉丁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开始安排人手分批撤回。

叶凌辰也许是坐马车长途跋涉坐累了,现在指明要走路,奇诺也就陪他在街上走着。

虽然平民文化水平不高,不知道那一身四爪金龙袍代表着什么,但架不住人家是金色的,一眼就让人联想到黄金,看着就贵气,再加上奇诺在旁边陪着,任谁都能猜到这是一位大人物,纷纷退到街道两侧驻足目视,彼此窃窃私语:

“这个穿金衣服的是什么人?”

“不知道,应该是哪位贵族少爷吧,能让奇诺执政官陪同,地位肯定不低啊。”

“有钱人真奇怪,明明有马车,却非要步行。”

“你看后面一高一矮两个人,男的跟头大野猪似的,女孩倒是挺可爱,但也太矮了吧,几岁啊。”

“那身金袍子真好看,不知道哪里有得卖,便宜的话我也去弄一件。”

...

面对过往行人的指指点点,叶凌辰表现得很淡然,平时应该没少像这样被人行瞩目,他旁若无人地和奇诺交谈着,偶尔还会对行人点头致意,举手投足间充满皇家风范。

奇诺微笑看着叶凌辰的侧脸:“我听说,你接管了阿宝商队?”

“消息很灵通嘛。”叶凌辰笑着说,“当然,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皇爷爷早就昭告天下了。”

没错,阿宝死后,阿宝商队的新任“台前老板”,正是皇太孙叶凌辰。

就像多古兰德王国的二王子安德烈,叶凌辰自幼聪明伶俐,看书过目不忘,许多事一点就通,各方面潜力都非常优越,深受太子与皇帝喜爱。

叶凌辰和安德烈身上有极多相似之处,唯独年纪太轻,缺少一些经验与历练。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远东皇帝会让叶凌辰接管远东商队。

远东商队的前身阿宝商队,是远东皇朝和多古兰德两国贸易极其重要的一环,打交道的都是各方要员。

作为商队负责人,能借此机会多和大人物接触,非常有助于成长,也可以长长见识,积累人脉。

而且说实话,管理远东商队还真不是什么累活,它的后台实在太硬了,根本不用像其它商队那样担心经营不善,或是面临倒闭问题,凡事都有朝廷兜着。

至于商战中那些阴谋诡计,或者下三滥的套路,有几个商人敢对远东商队使用?看看商队背后那位庙堂之上的真龙天子,有谁敢耍阴的?

当然,某些不可理喻的疯子另说。

叶凌辰此时一边走,一边和奇诺吐槽阿宝:“说逝者的坏话不太

王菲是密宗的明妃天涯*

好,但说实话,我是真不喜欢阿宝,这人对上唯唯诺诺,对下又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起居铺张,生活奢靡,喜欢浪费钱财,我说过他好几次,他每次都是嘴上答应,却又不改。”

“不过,阿宝赚钱的能力还真没得挑,朝廷国库日渐充实,和他经商的贡献分不开干系,他现在死了,我接替了商队重任,只希望不会辜负父亲和皇爷爷的期待。”

奇诺微笑说:“我只是很好奇,据边防汇报,你进入多古兰德国境以后没有去其它地方,直奔薄暮城而来。像你这样的大人物,王菲是密宗的明妃天涯照理说应该对同等地位的大人物更感兴趣,为什么会这么急着来找我?”

叶凌辰闻声大笑起来:“奇诺执政官,你恐怕对自己的地位有误会,你可是完全不亚于我的大人物啊!直辖城市行省级执政官,告死军团主将,薄暮死神,天外来客歼灭者...我一个区区皇太孙,跟你比起来实在太逊色了。说得严谨一点,我这次可是来‘拜见’你的。”

奇诺听后不禁莞尔:“你确实比阿宝要谦虚多了。”

叶凌辰轻咳一声,语气也变得微妙起来:“当然了,我刚刚接手远东商队,肯定不敢太自作主张,除了自己想来薄暮城,也少不了皇爷爷的命令,他老人家可是非常关注你啊,专门嘱咐我入境后要先来拜见你。”

奇诺侧目看向叶凌辰,不禁眯起眼。

从面部微表情来判断,叶凌辰不是在说假话,奇诺也因此很不解,远东皇帝对自己非常关注?这是为什么?

说实话,奇诺在多古兰德王国的各个势力间斡旋至今,他的海尔辛家族即将成为第六大王领家族,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小人物,而是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角色,颇具影响力。

但是,这种影响力暂时只局限在多古兰德王国内部,一个新的王领魁首诞生固然是大事,但真的会引起皇帝这种级别的人物特别关注吗?居然还叫皇太孙亲自前来拜见。

之前洛娜被珀修斯加封为亲王,那可是古往今来第一位异姓亲王!

王领魁首几十年就会换一次,异姓亲王可是突破历史的事,叶凌辰却提都没提一嘴,想必是远东皇帝根本就没在意这件事。

这说明吸引皇帝注意的不是什么地位晋升,而是其它东西。

对奇诺而言,撇开在王国的身份地位,他最特殊的地方就是能感知天外来客的到来,这两年在不断歼灭那些来自天外的入侵者。

如果远东皇帝是在意这一点,原因又是什么呢?

多古兰德和天外来客有着历史遗留的仇恨,因为他们信奉的「众生之长」太阳王陨落在天外来客手上。

但远东皇朝的历史和天外来客可没有什么渊源,远东皇帝为什么要关注天外来客的事...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在多古兰德面临兽疫危机的时候,远东皇朝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隔岸观火”。

多古兰德所需要的血精草,在远东皇朝属于珍贵的天材地宝,但这里的“珍贵”只是相对一般商品而言。

远东皇朝境内有许多地域适合耕种血精草,历年来不管产量还是库存都非常充足,可就在多古兰德急需血精草的时候,朝廷却以调查阿宝死因为由,单方面中断了两国间的商路贸易。

这其中的狡诈不言而喻,无非就是趁人之危,想看到多古兰德乱起来,到时候不管是以超高价格与王国谈判恢复供应,还是做一些更激进的事,主动权都来到了朝廷这边。

当然,这种趁人之危的阴谋,已经随着丹雨城贪墨大案告破而落定。

两国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之前可以为了利益坑来坑去,事情过去以后又可以为了利益假装无事发生。

中断贸易只能是一种短期战略,如果长期如此,不管是对于多古兰德还是远东皇朝,都是一场沉重的经济打击,只能迎来双输。

所以,多古兰德的兽疫危机一解除,远东皇朝就不动声色恢复了贸易路线,多古兰德方面自然也心照不宣,双方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至于阿宝,他是朝廷的「三爪金龙」没错,但庙堂之上的高位者又何止他一人?阿宝商队以他的名字命名,只因为他是台前老板,方便管理和称呼。

阿宝死了,不代表阿宝商队就散了,这是朝廷的商队,幕后老板是当今圣上,只要朝廷不倒,阿宝商队就不可能倒。

死了一个阿宝,无非是换一个台前老板而已。

在朝廷昭告天下的文书中,“阿宝商队”正式易名为“远东商队”,台前老板,即总负责人,也已经由天子本人亲自指定。

这个人被公众知晓时,引起了不小的惊呼声,而他在就任之日就从皇朝本土动身,穿越大漠来到多古兰德境内,一路直达薄暮城。

薄暮城门口,告死军团将士包括奇诺本人都已经换上了精美的军礼服,按照地位顺序依次排列,城墙上张灯结彩,礼乐队奏鸣相待,可以说是极高规格的迎接礼仪。

众人所迎接的客人,此时也已经抵达城门口。

和阿宝进城时铺张狂放的姿态不同,此行来者非常低调,既没有铁甲如云的侍卫,也没有成群结队的美女,更没有延绵成长龙的商队,只有一辆很朴素的马车。

然而,帘幕掀开、人影走出的一刻,告死军团将士们不禁倒吸凉气。

率先走下来的人有两个,其体型外貌可以说是走了两个极端。

其中一人是个身材大到夸张的巨汉,身高直逼2米5,魁梧的体型是真正意义上的虎背熊腰,那身特制的「三爪金龙袍」几乎兜不住他的身材,好多地方都撑得紧紧崩住,两条粗壮的胳膊透衣显形,轮廓乍现,虽然长满浑圆的肥膘,却依稀可见膨胀的青筋和肌肉线条,如怒兽般极其骇人。

另一个人完全相反,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体型甚至不是“娇小”,完全可以用“玲珑”来形容,目测身高连1米4都不到,告死军团最矮的妮蔻都比她高了大半个头,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充满冷意,轻蔑地扫视着在场众人,她身上竟然也穿了一件「三爪金龙袍」。

两名三爪金龙...

这种级别的人物,一次出现两个已经很不寻常了,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的身份。

远东皇朝的「龙爪体系」与多古兰德的「序列体系」不同,龙爪数量只象征地位,不象征实力。

「三爪金龙」有可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也有可能是驰骋沙场的武将。

像阿宝那种三爪金龙就属于文臣,他负责商队的对外贸易,虽说也练过一点内功,但不过是被高手随便吊打的花架子罢了。

而现在这两名三爪金龙,从他们携带的武器便可得知,是毫无疑问的武将,

那个巨汉身后背着两柄玄铁巨锤,锤身有米缸那么大,而从其晃动间碰撞的闷响来听,竟是实心材质,单柄重量怕是不下十吨,极其骇人。

就是这么两柄可怖的重锤,壮汉背着仿若无物,行动自动,其肉体力量可见一斑。

而那个小女孩,正如双方体型外貌上的差异,武器风格亦是如此,她手持一把精致秀气的花伞,伞面呈现着干净剔透的纯白色,宛若褪去了尘世的浮华和娇腻,伞的末端还系着

王菲是密宗的明妃天涯*

一叠黄色的符咒,随着风微微晃动,那赫然是「阴阳师」的象征!

一名力大无穷的巨汉,一位操纵符咒的阴阳师,都是武王菲是密宗的明妃天涯将出身的「三爪金龙」,实力相当于多古兰德的「第5序列」,每个人都能以一敌千!

就在众人惊愕时,最后那个从马车上走下来的人影,让所有人陷入了难言的震撼。

这是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手中拿着儒雅的折扇,脸上的微笑充满亲和力,看上去就像学院里随处可见的书生,但他身上竟然穿着...

四爪金龙袍!

放眼整个远东皇朝,所有文臣武将加起来,「四爪金龙」级别的人物也就寥寥十几人!这些人无不是天子座下的权臣红人,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权倾朝野,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力!

不过,和那身四爪金龙袍不太匹配的是,这个少年并无高位者的冷傲,举手投足间充满儒雅,他下马车后主动来到城门口,很有礼貌地对在此等候的奇诺作了个揖:“奇诺执政官,久仰大名,今日有幸相见,实在是我的荣幸。”

“幸会,我也很荣幸。”奇诺微笑说,“说实话,叶凌辰公子突然到访薄暮城,让我非常意外。”

少年煞有其事地对天空作揖,笑着说:“皇爷爷的旨意,我岂敢不从?”

此话一出,少年的身份就已经明了了。

“叶”是远东皇朝的国姓,唯有皇族可用此姓氏。

少年称呼远东皇帝为“皇爷爷”,说明这是一位皇孙。

而现今众皇孙之中名为“凌辰”的人,只有当朝太子的嫡长子。

也就是说,这个叫叶凌辰的少年,是当朝「皇太孙」,也就是名义上的下下任远东皇帝!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