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儿子口: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听到洛金虹这句话,蒋怒舟的神色立刻就开始阴晴不定了起来,同时心底也被惊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洛金虹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法相有突破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洛金虹的法相早就走在了他的前面!

令东元听到洛金虹的话,神色立刻就有些艳羡的看着蒋怒舟,同在真君境界,他知道无论是修为还是法相,想要再进一步都难如天堑。

蒋怒舟年龄与他相仿,可修为法相两项都走在他的前面,足见资质确实是比他高很多的。

“金虹兄既然开口了,这第三名让出去也无妨,总归是小辈而已,排名再高,也说明不了未来!”

蒋怒舟并未思考多长时间,就答应了洛金虹的提议,只是最后加的那句话,和他看向李青霄父子两人的眼神,明显还是能看出来心有不甘的。

洛金虹的出手,李青霄并没有感到多意外,从刚开始令东元带人迎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来了,两大仙宗里,太元仙宗对洛氏的态度,明显要好很多,相比起来蒋怒舟对洛金虹的尊重也远远不如令东元。

这样的情况下,洛金虹出手帮忙也在情理之中。

可他没有注意到,洛金虹在听到蒋怒舟的答复之后,回到座位上第一时间,就向旁边的沈玉冰点了点头,沈玉冰虽没开口但也回了他一个感谢的眼神。

蒋怒舟的同意,也算是彻底结束了擂台上的这场风波,同时也宣告了……刚刚那场战斗的结果!

许多观战的金丹真人顿时看着下方的左云亭露出惊容,同时也陷入了热议之中。

给儿子口嘶……那岂不是说这小子真赢了,是第三名了?”

“这是第二个梁圣心啊,真打败了蒋神炎!”

“这左云亭是那李青霄之子,李云耀是定海真人之子,这潜龙榜前五名,李氏一家就占了第三第五,两个名额?”

“这李氏一门尽是妖孽啊!”

………………

此刻在场没有参加讨论的所有金丹真人,对这些议论与震惊,都丝毫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们自己此刻内心的震惊,同样不亚于这些议论的人。

潜龙榜自1300年开始举办以来,每五十年一届,历经为止有二十一届也就是一千多年,上三岛没有占前三的情况,仅出现过一次,第十一届也就是1835年,横空出世的梁圣心击败那一届洛氏的参赛者,夺得第二名,名传东极海,被誉为当时东极海的第二天才!

而今天,时隔五百年之后,一个叫左云亭的年轻人,又一次打破了上三岛的封锁,成功跻身潜龙榜第三名,尽管与梁圣心的第二还有些差距,可依旧不影响这件事的轰动性。

………………

“那我就是这一届的第三名了,没错吧?”

李青霄没有理会其他人震惊的议论声,只想着终于不用大打出手了,可心里刚松了一口气,突然身后传来一道还带着些虚弱的声音,顿时身体微微一震,他知道是重伤的左云亭醒过来了。

沉默半晌之后,李青霄先是轻轻点了点头,酝酿了近十息之后,才将心里的紧张微微抑制住,紧接着缓缓转头。

左云亭刚刚虽然昏迷,可灵识却并未断绝,周围发生的事情他也都清楚,虽然不知道李青霄为什么要出手救他,可心里也明白,若没有李青霄出手挡住蒋怒舟,别说这个第三,他恐怕连这条命都要丢掉。

此刻看着李青霄转头,他还站起身,想要向他行礼道谢。

可等到李青霄完全转过来,两人一对视过后,左云亭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错愕与……难以置信!

2315年云空岛潜龙宴上,左云亭就已经见过李青霄了,毕竟是母亲左凝露临走前给他交代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打败李氏族长,才有见到她的希望,可以说,从三岁开始,李青霄这三个字就已经深深嵌在了他的脑海中。这是他坚持了三十多年的执念,李青霄的容貌早就在那次晚宴上,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可他没过多久,就离开南方来了太元仙宗,进入玄黄界待了二十年,他自己也在成长,对李青霄外姓的记忆也变得愈发模糊了。

现在一看到他那张脸,左云亭身体一震,脑海中顿时闪过了无数个念头,一道灵光闪过之后,瞬间他就明白了母亲临走时为什么要让他打败李青霄。

脑海中的许多困惑,在这一刻,瞬间也一一有了答案。

尽管他问过了许多次,可母亲从来就不在他面前提起父亲一个字,他翻阅过紫剑阁此前的宗门典籍记载,知道在晶源岛上,李氏曾与宗门发生过冲突的,李青霄还斩杀了母亲的师兄鸣剑上人谭迁,他还天真的以为,母亲是跟李青霄有仇才会如此叮嘱他的。

他小时候,为什么爷爷左凌绝每次听到他要打败李青霄的时候,会露出古怪的表情。

他明明应该只继承母亲的冰行灵根才对,他的冰霆圣体又是怎么来的。

甚至包括玄黄界最后阶段,李云耀看到他为什么会露出那副表情,出玄黄界时,李云耀为什么要出手救他,甚至就在刚刚,李云耀让出了第四名,不跟他对决。

想通这一切过后,左云亭心中先是升起了一丝委屈,紧接着万千

给儿子口:

头绪就纠缠在了一起,脸上的表情也陷入挣扎之中。

“孩子……”

李青霄满是愧疚的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左云亭的额头,却被他直接避开,伸出去的手顿时僵硬了一下,张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喊出了“孩子”二字。

左云亭似乎是害怕他说出些什么话,避过他的手之后,脸色难看的直接绕开了他,冲到了观众席前方,很快就找到了坐在金虹真君旁边的那道白衣宫装身影,缓步走了上去。

所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左云亭,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唯独只有左凌绝跟李青霄两人心里清楚,看着左云亭神色微微有些动容。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左云亭直接跪倒在沈玉冰的面前,神色中带着一丝期盼,喊道:“外婆,云亭是第三名!”

外婆?

所有金丹真人突然神色一愣,紧接着露出无比复杂的神色看着左云亭,包括洛金虹与令东元两人在内。

这一幕,顿时让下面的李青霄神色露出一丝疑问,左云亭跟沈玉冰的关系,应该不至于引起这样的反应才对吧,沈玉冰是冰绝仙宫宫主,同时也是洛金虹的师妹不假,可论地位跟上三岛还是没法比的,不至于让这些金丹真人一个个露出如此神色啊!

良久过后,洛金虹神色颇为复杂的摇了摇头,感叹道:“想不到梁兄的后人,竟也如此优秀!”

听到这句话,李青霄心中的疑惑顿时再度加深,可此刻也容不得他去打听了。

左云亭依旧神色恭敬,无比期盼的跪倒在沈玉冰的面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李青霄和左凌绝两人,此刻心中都不免也升起了一丝希冀。

看向沈玉冰,只是这一看,两人心中立马就一下沉到了谷底。

沈玉冰此刻脸上的表情,就如她的名字一般冰寒刺骨,看着跪倒在她面前的左云亭没有一丝情感,这一声外婆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不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让她的脸色变的愈发寒冷。

眼尖的李青霄,甚至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仇恨之色。

这是为什么?

左云亭说到底也是她女儿左凝露的亲生孩子,这一声外婆就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应该被融化才对。不说这层祖孙关系,就是左云亭此刻眉心处与她一模一样的水滴形印记,也足以证明两人之间浓浓的血脉牵绊,沈玉冰的眼神为什么会带着仇恨。

还没来得及思考清楚这个问题,李青霄下一秒脸上带着一丝惊容,立刻就动了,因为沈玉冰动手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沈玉冰居然狠狠朝着自己外孙左云亭,挥了挥衣袖,金丹巅峰法力散发出的强大气息,瞬间打在了左云亭的身体上,饶是李青霄反应再怎么迅速,也只是远在数十米开外,接住了弹射过来的左云亭。

左云亭此刻脸上明显也带着一丝茫然与无措,他不知道。自己苦苦坚持了二十年,最后又拼死打败蒋神炎,终于看到自己的外婆,以为马上就能见到心心念念的母亲左凝露了。

外婆左凝露,为什么对自己会是这个态度!

看着儿子脸上的茫然失措,也没来得及检查左云亭身上的伤势,李青霄满是心疼与愤怒,识海中蕴养的九柄紫霄灵剑,瞬间开始了激荡,金丹也开始震颤起来,抬起头怒视沈玉冰。

“哪怕是个陌生孩子你也不应如此,更何况他还是你的亲外孙,你可知他横跨百万之遥,来参加潜龙榜比赛,就是为了在你这个外婆面前表现一下,希望你能接纳他,如此对待他,你有何资格做他的外婆!”

连左凌绝此刻心头也带着些愤怒,可他似乎是知道些内情,并没有和李青霄一样开口指责,只是神色愤怒的看着沈玉冰,许久之后,又带上了一丝复杂。

而听到李青霄指责的沈玉冰,原本就刺骨的神色变得愈发寒冷,看着李青霄父子两人,似乎让她心中更加愤怒,眼神中的仇恨之色变的愈发浓郁,眉心处的印记顿时染上了一层冰凌,识海金丹法力牵引,方圆数百米空间顿时变得冰寒刺骨起来,一柄霜寒刺骨的长剑从识海之中逐渐出现,她竟是准备直接对李青霄动手了!

李青霄脸上没有丝毫惧怕,识海之中九道紫光也逐渐浮现在头顶,尽管才金丹初期修为,可身体外若隐若现的雷行灵力却散发出一股独特的威慑力,头顶上空很快就形成了一片电闪雷鸣的景象,光看声势,竟也不弱沈玉冰分毫。

两人明显就要大打出手之际,左凌绝突然站了出来,面对沈玉冰,背对李青霄,直接挡在两人的中间、

“玉冰,你太过分了,云亭从南方四岛横跨百万里来太元岛参赛,吃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罪,只是为了来见你,为了让你这个外婆认可他,允许他见凝露,我知道你心里有恨,可那是你的事,你不能这么对云亭!”

沈玉冰看着已经突显老态的左凌绝,神色微微产生了一丝动摇,没有持续多久立刻就恢复了寒冷,道:“这个外婆我不敢当,也不想当,胡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认亲,我没杀他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左凌绝明显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沈玉冰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直接转头看向洛金虹道:“师兄,此处叨扰,师妹先告辞了!”

“师妹,这……”

洛金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看着沈玉冰冰冷的表情,脸上还是露出一丝无奈,点了点头。

沈玉冰竟是直接飞身离开了,准备大打出手的李青霄正不明所以,突然察觉到一滴水砸在了手背上,顿时低头看了过去,顿时心底猛地一沉。

在他印象里总是一脸坚毅,时时刻刻都透着成熟,身上找不到一丝胆怯,哪怕是面对筑基七层修为实力强大的蒋神炎,都没有放弃认输的左云亭。

居然,落泪了!

喜欢族长带我去修仙请大家收藏:

李青霄并不是第一次感受真君的力量了,早在东临岛大战时他和李青杰两人就已经感受过一次梵音真君的强大了,彼时纪梵音也只是朝他抚了一下衣袖,他和李青杰两人就切实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一如今日蒋怒舟对着擂台轻轻抚手,正因为切身体会过一次,李青霄才会连想都不想一下,直接就离开观众席,挡在左云亭的身前。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说蒋怒舟会直接击杀左云亭,李青霄肯定是不相信的,可他就算是没打算杀,这一下给左云亭带来的伤害,也是李青霄不能接受的。

再则今时不同往日,上次面对纪梵音时,李青霄还只是个假丹境上人,现在他已是个货真价实的金丹真人了。

一股浓烈的火行法力冲撞过来,李青霄的金丹法力也没有丝毫掩饰,严严实实的将左云亭护在自己的身后,挡住了这一下接住已经昏迷的左云亭,同时也抬起头直视上方的怒舟真君。

“擂台比试,给儿子口损伤在所难免,这胜负既然已分,区区筑基二层的后背,就不劳烦真君亲自出手调教了,还是看管好自家年轻人为好!”

如果说李青霄突然冲上擂台,还只是引得其他人的好奇,那么对怒舟真君说出这番话,就瞬间让所有人面色一变。全场面色依旧还保持淡定的,也只有洛金虹和令东元了。

李青霄不但出手帮左云亭挡住了蒋怒舟刚刚那一下,还说出了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那就是蒋神炎已经败了。

可知道归知道,怒舟真君最后出手,其实就已经在表明他的态度,蒋神炎不能输给左云亭。李青霄这么一搞,算是直接把结果给公布出来,当众打了怒舟真君的脸。

而且,还有最后那句看管好自家后辈,若是换对其他人这么说,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事,但要知道李青霄这句话,是直视着怒舟真君说的,这可就了不得了!

果不其然,蒋怒舟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盯着李青霄看了许久,才缓缓站起身,声音微微有些阴沉,道:“尽管本尊远在金鳌岛,也对你这李氏双龙之一李族长的名声,可谓是如雷贯耳了。

以假丹修为联手斩杀昊绝,联合多方击败白氏、还能靠着令东元,让梵音都吃了亏,从我通天仙宗手中夺走东临岛。若非这些消息都被一一证实是你李青霄一人所为,本尊心里甚至觉得只有大能转世才有如此心智手段。

今日一见,倒是让本尊失望不少,原以为能干出如此一番大事,定然是个善于隐忍蛰伏的能人,想不到如此愚蠢!”

这一连串夸奖,到最后陡转直下的贬低,没有让李青霄情绪产生多大变化,看着手中还不省人事的儿子左云亭,心中一直有股怒气挥之不去。

对方这些话他怎么会听不懂!他心里也承认,今日有蒋怒舟在场,南方联盟最应该做的就是尽量低调,不引关注。

毕竟联合太元仙宗驱赶白氏,硬生生从通天仙宗手上夺走东临岛,才过去不到二十年时间。这二十年通天仙宗没有对南方联盟下手,最大原因就是有太元仙宗在背后撑着,可这最多只能说明两大仙宗在互相忌惮而已,若是南方联盟觉得是因为自己有实力,跟蒋怒舟乃至通天仙宗掰手腕了,那就是太天真太愚蠢了。

知道这一切,可他依然还是选择站到了左云亭的面前,面对蒋怒舟这一番话,李青霄没有回应什么,而是从纳戒中取出一枚极品回灵丹,直接塞到了左云亭的嘴里。

看着左云亭身上的伤势逐渐在恢复,崩溃的灵海也慢慢在复原,李青霄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他的眼睛在颤颤巍巍的浮动,很快就要睁开,心中却又闪过一丝紧张和忐忑。

就在刚刚左凌绝已经把左云亭的一切告诉他了,左凝露2301年生下云亭,现在应该是三十四虽,比云炎还要大三岁,2304年左凝露就被沈玉冰带回冰绝仙宫,也就是说不但他这个父亲,打小就不在云亭的身边,连最依赖的母亲左凝露,也在三岁时离开了他!

知道了左云亭这些年的经历,李青霄也明白他脸上为什么总是挂着那丝坚毅了,知道了他拼死也要胜过蒋神炎,只是为了想让外婆沈玉冰看到自己的天赋,好允许他见到母亲左凝露,明白这一切的李青霄,心里划过内疚的同时,对他也无比心疼了起来。

此刻,他不是什么李氏族长、也不是什么南方联盟的盟主,只是一个对孩子怀有愧疚的普通父亲而已。

李青霄的神色变化,早已落到观众席上的许多人眼中,透过他的神色,以及左云亭与他极为相似的样貌,很快众金丹真人心里就已经明白了。

沈玉冰反应过来李青霄的身份之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父子两人,脑海中不知在想些什么,神色愈发冰冷起来。

“这个李氏还真是尽出好苗子啊,那李云耀已经足够惊艳了,想不到这更惊人的左云亭,竟也是这李族长的种?”

“确实惊人啊,不过李族长那位夫人的脸色,好像有点不对啊,看来这左云亭是个私生子。”

“那还用你说,要不然怎么姓左,这后宅不稳可不是什么小事,这李族长只怕回去得头痛了,嘿嘿!”

…………

围观者总是不嫌事大的,李青霄听到旁人的闲言碎语眉头微微蹙起,但也没说什么,今日在场这么多人悠悠之口他也堵不住,只是静静等着左云亭醒来。

只是,怒舟真君似乎并不打算给他这个安静等待的机会。

刚刚李青霄没有理会他的那副姿态,明显让蒋怒舟有些不开心,神色中划过一丝厉芒,也没见他大动干戈,依旧只是伸手对着李青霄的方位狠狠一挥。

一道凶猛的烈焰顿时从其衣袖间飞出,狂暴的火行法力顿时让身前好几个金丹真人朝着四周散开躲避,烈焰在空中幻化为上千道炽热的剑光,瞬间封住了整座擂台。

感受到独属真君的强大气息,正朝着自己疾驰而来,李青霄没有害怕,脸上反而是露出了一丝怒色,蒋怒舟肯定跟其他人一样看出了左云亭跟自己的关系,可他这道攻击还是朝着他们两人同时攻来,这明显是故意的。

看台上,左凌绝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就想冲到擂台上营救孙子,可没想到旁边的李青杰轻轻拉了他一把。

“二哥心里有数!”

怒舟真君这一道攻击比之前明显要高上了一个档次,感受着剑光中传来的威力,李青霄面不改色只是依旧安静的站在原地没动,只是下意识将身后的左云亭挡的更加严实。

就在剑光要抵达李青霄的身体之际,一道白光从观众席最上方飞来,瞬间分化开来,将每一道剑光全都裹住,两股法力在擂台上缠绕抵抗,顿时引得周边空间激荡不止。

“怒舟兄对小辈出手,未免有失体统!”

令东元,出手了。

李青霄面色没有变化,可心里却狠狠松了一口气,蒋怒舟毕竟还是一尊元婴真君,他纵是有些底牌却并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好在最后关头,令东元忍不住出手了。

此刻在场许多金丹真人神色也都微微变了一下,这时才想起来,南方联盟如今跟太元仙宗的关系可不一般,蒋怒舟想要对李青霄出手,令东元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即是小辈,就当知进退,胆敢对本尊不敬,略施惩戒有何不可!”

然而,令东元的出手却并没有让蒋怒舟有丝毫收敛,反而神色变得愈发霸道,看着身旁的令东元,身后一股浓烈的法相红光逐渐升起,继续借擂台上的那上千炽热剑光,与令东元较劲了。

两大真君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开始较劲,两人体内的法相之力不断升腾凝聚,片刻过后擂台就开始了颤抖,连空间也逐渐被撕裂,形成一道红白二色的空间旋涡。

此刻被夹在中间的李青霄,死死将自己的金丹法力调动在身前护住自己跟左云亭,抵御旋涡中的强大力量。

与此同时,蒋怒舟令东元两人身体上的气势也在不断升腾,变得越来越恐怖,两人的身后,也分别出现了两尊宏伟神灵般的法相,并且随着对抗的加强,法相不断变大,片刻间就增长至百米左右。

李青霄此刻一边抵御两大真君交锋形成的空间激荡,一边暗暗心惊于蒋怒舟的霸道做派。

这里可是太元岛,太元仙宗的老巢啊!看蒋怒舟这个架势是真不害怕在这里跟令东元大打出手的。

很快,李青霄就明白了为什么了。

自信还是源于实力的,两人的交锋持续了百息时间后,令东元发出的白色法光,就被蒋怒舟的剑光给瓦解开来,并且连带着迅速开始分崩离析。

令东元,明显是要弱于蒋怒舟的!

意识到这个事实,李青霄的心微微有些下沉,这对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南方联盟登上太元仙宗的船,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两大宗主的实力高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代表了两大仙宗的实力。

此刻也不光是他,诸多金丹真人也都看出来令东元逐渐显露出败相了,虽说两人并不是生死对

给儿子口:

垒,暂时还停留在气势比拼的层面上,可这也已经说明很多东西了。

许多偏向蒋怒舟的金丹真人,此刻神色都带着些喜色,而站在太元仙宗这一方的人,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

令东元此刻脸色微微有些难看,蒋怒舟元婴中期修为胜过自己,他是清楚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仅仅只是隔空比拼法相之力,他竟也输蒋怒舟这么多,只是事已至此,他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认怂,再者言,蒋怒舟这么嚣张可不止他看不下去,还有一人,肯定也看不下去。

果不其然,看台最上方的洛金虹此刻坐不住了,看着蒋怒舟身后已经逐渐成型的真君法相,他神色微微眯起,身体四周升腾起一股紫气,真如九五之尊一般端坐其上,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只见他右手握拳,轻轻往前一推……

无边无尽的紫气宛若极光,瞬间就笼罩了整座擂台,别说是李青霄,就是令东元和蒋怒舟两人刚刚施展出来的,此刻仍在纠缠的红白二色法相之力,瞬间也被这股紫气笼罩,想要散去都无法做到。

紫气中蕴含的力量,让李青霄神色顿时一变,同时心底也升起一丝庆幸,这紫气不是针对他的。

原本在空中纠缠的法相之力,在这些紫气面前,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瞬间就开始分崩离析,紧接着紫气中像是传来一股强大的重力般,倏然两股法相之力就像是大洋中的船只一般猛然被拽下,朝着下方崩塌,最后彻底消散在紫气洋流之中,承载法相之力的攻击消失,两大真君的气势对抗也戛然而止,同时转头看向上方的洛金虹。

从出手到制止两大真君,前后不过十数息,紫气沉舟洛金虹,不止是李青霄,许多金丹真人此刻也明白了,这七个字说的是什么了,同时也明白,为什么今日三大真君,是洛金虹坐的主位了。

“怒舟兄的法相竟又有突破,倒是让我颇感意外,只是对小辈出手到底有失风范,这第三名我看就交给这位左云亭小友,你看如何?”

喜欢族长带我去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