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马克列夫是一条一条评论看下来的,他发现自己小小的脑袋上根本跟不上网友们的思维。

比如,就有人说,机器人的时代来临了!

“如果救世主公司以这款人工智能为大脑,那么,他讲能够控制成千上百的机器人大军,以他们的科技,面部感官和身体触觉感官上再深入研究,你觉得,未来的机器人会只是单单的铁疙瘩吗?或许,它会比你们的女朋友还要女朋友。”—精华帖!

这被加了精的,很多人在下面评论,认为这是救世主公司未来的思路,甚至有人开玩笑说,“不会再有人跟你吵架,也不会因为你在家里打游戏而嫌弃你,这生活,难道不好吗?”

马克列夫还是个孩子,他当然目前还不知道男女关系中的“冲突和矛盾”,他更想知道的是,未来老师会不会是机器人或者虚拟人物?

果然在帖子下面看到了跟自己同样想法的“伙伴”。

“我觉得人工智能化很明显,也许未来我们坐在家里就能跟医生、老师面对面交流了,这样不是更好吗?科技能够改变我们的生活,最重要的是,我不想把我的老师气出脑血栓,老师都六十多岁了,他每次看到我都很生气,我是真担心他,走路摔倒、骑车撞到、钓鱼电死…”这后面就是一大堆不用阐述的死法,这话看起来是对的,但又总有点不对劲。

马克列夫在这条消息下面追评,想来想去,写了删,最后只留下一句话,“我也是!”

俺也一样!

马克列夫就读的是那种贵族学校,但也秉承着老毛熊时期的优良传统,依然有那种军队做派,也就是俗称的军训,当然,他们的军训程度不同,五公里、十公里、障碍跑、射击等等,这也是为什么马克列夫可以带着黄金AK去学校的原因,当然,在学校门口立着一块牌子:禁止携带手榴弹!

那老师也是部队出来的,兴许是神经比较粗大,就喜欢搞点名头出来,比如就很喜欢上课时间塞点私活,列如他很喜欢研发地雷。

总觉得现在大毛的地雷太落伍了,自己要研发一款新型地雷,还喜欢跟同学们讨论,偶尔还做些“小实验”,马克列夫生怕一不小心。

哦豁!

捐躯了。

所以他希望老师是个“正常人”,不觉得虚拟投影人物很酷吗?解决了大部分纠纷。

最重要,救世主公司(雅虎)官号上透露,正在将人工智能安装在外骨骼上,未来极有可能出现真正的超级战士!

在网上还出现了设计图纸。

金属工业朋克味道的黑色穿戴式外骨骼,还配备有头盔,像是个小型高达,在原基础上进行了很大的改动,但马克列夫看一眼,就被吸引上了。

“根据我们的试验判断,未来型号可给与普通成年人增长一定的体能素质,能够在各种复杂的情况下进行生存,且头盔连接器内伴有全球救援指南和呼叫系统以及定位,在最长不过两小时内,救世主公司就能派遣队伍到达…”

马克列夫小小的脑袋里顿时就开始幻想,穿着外骨骼的自己躺在满是鲜血的尸体当中,求生的欲望让自己瞪大眼睛,而当同样穿着的援兵到达时…

“这简直太酷了!”他忍不住叫了起来。

小孩子的幻想总是充满了热血和羞耻感,每个人都想要当英雄,但每个人却又不想死。

救世主公司对AI的作用做了很多科学上以及民用上的解释,甚至告诉大家,这个智能的名字叫:“艾琳”,当然买家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命名。

预售期大约在1998年4月份,不过,现在开始已经接受预定,但要求审核资产。

“还有3个多月!”马克列夫有点无奈的掰着手指算了下时间,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这个玩具了。

至于救世主公司有没有吹牛的嫌疑?

先生,现在都快要21世纪了,救世主公司多牛还需要吹吗?

用过的人都说好,男人直夸久,女人直叫美,小孩子直叫顶呱呱,就有点不好,价格太贵。

马克列夫怀揣着很激动的心情跟帖。

黄金AK:“太精彩了,我想我得要买个20多套,因为我喜欢!”

他这名字伴随着头像上的9级标志,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留言,其中有很多人都是羡慕的语气,但同样也有些人泛着酸水在下面留言。

肯尼迪的脑洞:“呵呵,你在开玩笑吗?20多套,有些东西有钱是买不来的,不是有钱就能得到,我有一个朋友就是救世主公司内部的人,他说他们内部就打算进行限购。”

限购?

马克列夫一怔,这个天真无邪的少年顿时就一慌,手指立刻又继续打起字来。

黄金AK:“这样那我在英国、法国和美国的20多出房子不就放不了人工智能了?不!这可不行,我得打电话问一下。”

这话让那些回帖的吃瓜群众也感到了暴击,兄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肯尼迪的脑洞:“???”

三个问号应该是他最后的倔强了吧。

在巴黎某个公寓中。

一个身材大约跟油桶有的一拼的眼睛男拿着瓶百事可乐看到马克列夫发的那一句话,心里有点反酸,很想怼一下对方装大款,可看了下那9级代表尊贵用户的头像,这提起来的那股气一下子就卸掉了。

回了三个问号后,就关掉了帖子。

眼不见心不烦。

马克列夫见对方没回复,嘟囔两声,而这时,就听见楼下传来说笑的声音,他明白,父亲出来了,推开椅子就小跑到楼梯口,站在上面偷偷的看着。

一名东斯拉夫人常见的面孔,锐利的眼神,以及格外显眼的大鼻子,身高挺拔,笑起来很随意,这就是马克列夫的父亲尼克尔,而他正跟着一名男人说话,身后站在霍齐亚,后者也看到了马克列夫,还朝着他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别打扰。

马克列夫点头,他隐约听到对方说的几个单词,但联系在一起就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探着头想要听到更多,但一不注意就发出了声响。

下面的几人就同时抬头,看到马克列夫时,尼克尔就笑了,招收示意他下来,前者低着头闷声讪笑着下来。

“这是格罗特叔叔。”尼克尔指着身边的男人说。

马克列夫很嘴甜的叫了,对方也笑着摸摸他的脑袋,看起来很好相处,这让他胆子就逐渐放开了。

尼克尔笑着看着自己的独子问,“你躲在上面干什么?今天怎么没一直抱着电脑?”

“父亲。”马克列夫看了眼格罗特,停顿了下语气就说,“我想问一下您知道尼古拉斯先生的电话吗?能帮我打给他问问,艾琳什么时候发售吗?”

尼克尔有点摸不着头脑,倒是边上的格罗特开口了,“尼古拉斯?救世主公司的吗?”

“您知道啊?格罗特叔叔。”马克列夫眼睛一亮,很开心,这就像是遇到了同道中人,爱好能够相同的人很容易引起双方的好感。

格罗特点点头,笑着,“恐怕,这个世界没有人不认识尼古拉斯。”他还有一句话没说,“他刚刚拒绝了我的好意!”

当然,这是他大人的事情,自然不用跟小孩子去说。

这就是格罗特.考波特.拉夫罗斯!

他来到了莫斯科,而且跟尼克尔明显关系不错。

其实,他在长老会里面也担任的是“吸纳新成员”的任务,也就是吸取“新资金”,毕竟,超人组织需要研究的东西处于目前基础科学之外,实验就需要金钱,光是他们每年给阿尔卑斯山的总部就要投资接近20亿美金!

这笔钱,每年都像是打水漂一样,这谁能够受得了?

格罗特都觉得这个无底洞,还不如放弃了好,但他同样也有些不甘心,都已经投资那么久了,再剑痴一下,也许就差那一步,就成功了呢?

心里还怀揣着侥幸。

尼克尔这个新晋大亨自然是在拉拢名单里,主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要他们祖上在18世纪就有点渊源了,这是格罗特从某个“传说”中道听途说来的,拿出来,也能拉近双方的距离。

只要有利益关系,曾经你家儿子在我家门口撒了泡尿,都是可以凑关系的绳索,尤其对他们这个身份来说,只要刚开始不尴尬,后面就顺其自然了。

格罗特弯下腰,摸着马克列夫的头,询问起关于他为什么要联系尼古拉斯,还有艾琳是什么?

“艾琳是救世主公司要发售的人工智能,就是那种…”马克列夫想了下,蹙着眉,想要用自己的想法来概括一下,“能够说话的电脑!”

格罗特包括尼克尔头上都有问号,见他们有些茫然,马克列夫就很焦急的说,“叔叔,我带你去看,电脑上有。”说着就上手要拉对方。

这就像是个想要和朋友分享快乐的孩子。

尼克尔:“马克列夫,不要那么没礼貌。”

“没事的,你的儿子很可爱,我也想看看尼古拉斯又弄出什么大新闻了。”格罗特笑着说,“我们就谈话了两个小时,看来,外面的世界正在改变。”

尼克尔也觉得好奇,看了眼儿子,就微微颔首,“确实应该了解更多。”

马克列夫见父亲也松口了,就急匆匆带着两人去自己房间,将雅虎上的网页指给他们看,还坐着帮他们点开视频。

总共不到一分钟的视频很快就放完了。

“再放一次。”格罗特说。

马克列夫看了他一眼,虽然不明白,但还是听话的再播放了一次,余光小心看着这位陌生的“叔叔”,就见对方额度面部表情从刚开始茫然,逐渐的开始变化,到疑惑、紧促、不可思议…

马克列夫喜欢看对方这面部变化,简直太有意思了,能够让人产生共鸣,原来不止我一个人那么土鳖!

“这应该…不是真的吧?”尼克尔站在后面,他也是明白人,当然知晓这种人工智能会给世界秩序带来多大冲击,也明白靠着这种玩意,救世主公司会如何在演变成庞然大物时会爆发出多么恐怖的力量!

他不敢相信,或者说宁愿不去相信。

接受过精英教育的人更明白这里面展现出来的东西。

人工智能就其本质而言,是对人的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

对于人的思维模拟可以从两条道路进行,一是结构模拟,仿照人脑的结构机制,制造出“类人脑”的机器。

二是功能模拟,暂时撇开人脑的内部结构,而从其功能过程进行模拟。现代电子计算机的产生便是对人脑思维功能的模拟,是对人脑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

尼克尔还记得这段话,自己当初上学时,计算机专业的导师就这么说过。

对方甚至断定未来一百年之内,人工智能处在“弱智”阶段,“智障”才是他们的代名词,而根据救世主公司的说法,他们手下的AI除了情绪外,已经能够代替人类进行更多的劳动。

这…不可能!

格罗特没有回复他的话,紧凝着眉头,他想要从中发现点端倪,可这视频实在是太短了,看不出什么,他也想将这当成是个玩笑,虽然现在还没到愚人节。

“父亲,您不是有尼古拉斯先生的电话吗?打一个问问不就可以了?”马克列夫提出建议,也有些蠢蠢欲动,他对于尼古拉斯可是怀揣着美好。

那绝对是一个会“魔法”的男人,他给世界带来了太多惊喜。

格罗特闻言眼睛一亮,

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对啊,为什么不直接问?

他看了眼尼克尔,后者顿时明白了,“去我书房。”

“我…”马克列夫举起手也想参与,但这两个大人很快就走了,直接卸磨杀驴,面色沉重的样子,让他都不敢在后面发表自己的意见,只能用埋怨的语气说几句。

连小孩子都要哄骗之类的话。

……

索马里.摩加迪沙、酋长办公室。

唐刀坐在自己办公室中,静静的泡杯咖啡,慢条斯理的享受一下生活,窗外透射进来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有一丢丢温暖的感觉,忍不住让人发出舒服的畅响。

而且,他让秘书把私人电话给关掉了!

他当然知道人工智能在网上引起的讨论,米斯特已经跟他说过了,一个小时之内有接近50个电话打给他,你想想看,他这身份,能直接打给他的,肯定是同等身份的人,这说明什么?

网络上的影响力量开始逐渐开始影响现实生活中。

唐刀只是让米斯特放出一些信息,列如:救世主公司对人工智能的研究远远不止眼前这点,甚至仿生学上也有突破,科幻电影中那种全身透明,面部表情丰富的角色不再是传说,而且,公司正在寻找,添加“情绪”的方法。

救世主公司要做出能够完全代替人类的“工具!”

米斯特当时听到老板教他说的话,也是微微一犹豫,甚至询问,“老板这应该不是真的吧?”

他这个明面上的救世主公司全球总裁也被老板的“话”给吓到了,他只是负责生意上的事情,研发上的东西他一概不知,特斯拉的存在和身份也仅限于他自己知道。

而且,公司的研发部门在全球有超过数十个机构,你想要一个个了解里面发生的事情,米斯特哪有什么精力?也就是唐刀现在比较“空”,他更在意这种东西的研究。

唐刀告诉他放心,“越是夸张,他们越是不相信,能够做到混淆视听。”

他要做的就是让外界包括哪些流氓疑惑、甚至是多想,然后某些组织资金入场,自己又能开始割一阵子的韭菜了。

米斯特也表示明白,自己心里会有数。

唐刀就这么安坐钓鱼台,在办公室里看着赫斯特联合工业部门、研发部门等十几个相关部门讨论了四五天拿出来的方案。

这四五天算是比较快了,毕竟,救世主公司高层都明白唐刀很不喜懈怠的人,所以,大家都保持着足够的精力,谁都能看出来,跟着公司混的好处越来越多,谁会在这时候给自己添堵?

赫斯特一天恨不得开会23个小时。

反复做了很多个计划,再进行深入探讨后,做出了个法案,唐刀看了很满意。

厄尔皮斯试点,主要的支柱产业不变,先从一些其他开始深入,但首先得给“艾琳”换个新家,然后再给需要试点的某个农场、工业街道进行编程,还要研发配备的机械等等,这都是大手笔。

在意见书下,希望先投资点试试水。

唐刀对赫斯特的能力很满意,觉得这份意见书也不错,但就有一点,有点抠抠搜搜,满篇都是谨慎、全字都是小心,生怕步子迈大了扯到了蛋。

但厄尔皮斯的底子本来就虚,是靠公司强制输血拉起来的,这只要有足够的钱,喜马拉雅山上都能给你装电梯。

唐刀拿起钢笔,做出了批示,直接先投资3亿美金进行改造,先花个几个亿再说。

这意见书上直接被他给写满了,只能在背面空处写了点,做领导就喜欢多写几句话。

写完后,唐某人又看了一遍,然后就拿起电话,按了个快捷键,响了一声,“进来一下。”

“好的,先生。”

挂掉电话没十几秒,秘书就走进来,站在桌子前,很拘谨的站着,唐刀将意见书递给她,“去交给赫斯特先生,让他按照我批示的更改一下,不用拿给我看了,直接让相关部门去协调。”

秘书双手接过来,拿好,看了眼老板,慢慢的退出办公室,正要小心将门带上时,唐刀又开口了,“有什么电话打进来过吗?”

这里不单单指的是自己私人电话,肯定有人想办法。

秘书说,“我们办公室接到了17个电话,但您说不要打扰您,就没转接过来,不过,我们都记录下来了哪些人。”

“那给我看看。”唐刀笑着说,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恶作剧的小丑,在操弄着某些人的心弦,这种感觉,很爽!

他从来都是个很主动的人,希望将选择权留在自己手中。

秘书应了声,走出办公室后小跑着到隔壁不远处的秘书办公室,里面坐着四五个人,找到同事拿到东西就又跑回去,这么点距离,都是气喘吁吁。

递给老板的时候,这脸蛋上还是红的,心脏也还在跳。

典型的缺乏运动。

唐刀拿过来,看了她一眼,笑着说,“你这得锻炼身体了。”也就这么随便一说,就不开口了,但在秘书耳朵里,就变成了另外的话,“你这不行,体格太弱了,要不,送去保护伞公司锻炼下?”

老板一个屁,下面就忙断气,更不用说随便一句话,很容易让人胡思乱想的。

当然,这些唐刀都不知道,他很仔细的看着名单。

上面能够看到老朋友。

索尼、诺基亚等老面孔,也有许多新面孔,包括、三星、嘉能可甚至是沃尔玛都在上面!

你以为的零售百货,他可不单单只是卖点生活用品,要知道,在很多地区,他们还卖枪支弹药,他们在步枪协会拥有执照的。

你进去逛,也许就有个壮汉拉着你的手,“先生,来一把步枪吧,很便宜,打折扣!”

军火行业都开始内卷成这样了,你想想看,唐某人要是不思变,生意还好做吗?

竞争太大了,卖手机的开始转行卖导弹,卖卫生巾的还简直卖子弹,特么的,时代变了。

而沃尔玛找上门来无非就是真的坐不住了。

光剑、外骨骼这些可都是没在对方上面上架的,救世主公司在欧洲独盈的,沃尔玛想要在上面“吸点血”。

看来,救世主公司也是挺受关注的嘛。

唐刀心里也觉得满足。

他点点头,将名单放在边上,抬起头,看到秘书还站着,一怔,双手交叉,笑着问,“还有什么事吗?”

“老板…我…明天就开始跑步!”秘书这都快带着哭腔说了。

“???”

……

喜欢最强之军火商人请大家收藏:

莫斯科。

卢布廖夫卡。

这里是出了名的富人区,就算是毛熊倒下了,但不代表有钱人会倒下,在这满是腐朽的尸身上,抬头望去,你看到的就满嘴“鲜血”的蛆虫,他们互相厮杀着,并且最后成为那仅有。

在一处庄园中,柏树在西伯利亚的冷风中依旧高昂着头颅,就连那以凶猛著称的马达莎犬也是缩着身体卷缩在牢笼中,两只眼冒光的看着远处“散步”的兔子。

到时有一番特别的场景。

穿林而过的羊肠小路上,有巡逻人员穿过,互相安静,十分有序,这显然不是什么普通人的住所。

一辆挂着特殊牌照的奔驰车从大门口开进来,穿过中间的喷泉,然了个半圈,稳稳的停在豪宅门口,已经等待的佣人等车停稳后,就打开车门,微微躬身。

[标签:p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标签]从后座上跳下来个背着书包的年轻男童,大约也就十岁左右,捂着裤裆,着急的冲进屋内,嘴里用俄语喊着,“让开”。

佣人们的目光很诧异,但也明白,小主人肯定是被尿憋住了,果然,对方焦急的冲进厕所,用力发力,小脸蛋都有些涨红,但眼神里有舒畅。

大约三四分钟后,他走了出来,脸上满是舒服,这才有时间将书包丢给了佣人说,“帮我的宝贝擦一下,上点油,要用老牌子的枪油。”

佣人恭敬的点头,小心翼翼的将对方的书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把已经拆分开的AK47,全黄金的!

包括弹簧、枪机、以及覆盖等等都是黄金做的!

上面还有个标注:赠送给马克列夫.达隆的生日礼物!

小男孩看着佣人熟练的样子,很放心满意的颔首,然后就又急哄哄的跑到楼上,上面有一个大约400多平方的“大客厅”,里面放满了手办以及各类周边,而在正中间的柜子里摆放着一具跟他身材大小的外骨骼!

编号:66!

这是欧洲区的第66号,再加上这数字,以及定制款,最起码需要上百万美金,甚至几百万美金都是有可能,对于有钱人来说,1和10有什么区别吗?

小小年纪,除了钱,还有什么?

真是令人罪恶!

但投胎也是一门技术,这玩意就羡慕不来。

马克列夫很有目的绕开这些已经玩腻的“小伙伴”,冲进里面就在一个外表十分科幻的大盒子,上面有个手掌大小下的指纹锁,形成一个LOGO,他将手指放上去,顿时,大盒子开始闪烁起来,五颜六色,十分绚丽。

就算已经不是第一次开盒了,马克列夫也觉得十分激动。

男人对开盒毫无抵抗力。

也许…

这就是幻想在作祟吧。

等大盒子缓缓打开后,就露出里面的东西,救世主公司最新发售的光剑!

马克列夫拿起光剑,做出了动画片中超人的样子,举起手大喊一声,“卑劣的混蛋!看,马克列夫,劈开你的人头!”说着,将手里的光剑斜着重重砍下。

但这本来就是虚拟光,根本没有多少杀伤力,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什么“观众”,他以前玩的时候,佣人倒是在边上欢呼,但那声音,让他有点抠脚趾。

他想要那种观众是很聪明的,而不是奉承,虽然奉承也很好听。

“真无聊啊。”马克列夫玩了几分钟,有点无趣了,嘟囔着发着牢骚,救世主公司都说光剑真实效应已经在研发了,这都多久了,都快三四个月了,到现在连个屁都没出来。

他真想打电话给那个亚裔,问问他为什么还不研究!

马克列夫的父亲有对方的电话,因为他爹是天然气大亨,他爷爷是高层,在大毛家就是一顶一的存在,兔子家某个用日用品换飞机的事情,其实这边的操作人员就是马克列夫家族下的某个“附庸”。

现在可以明白,他家大概有多少钱了吧。

他将光剑放好,走出私人玩具室,迎面走过来个满头银发,穿着得体的中年人,他看到马克列夫时,这脸上就堆砌起笑容,只是眼角有一条蜈蚣大小的疤痕,如果不仔细看,也看不清楚,他很恭敬的问好,只是…这声音有点漏风!

马克列夫见过对方开始,他的声音就一直是这样,也就慢慢听习惯了,而且他知道这人是自己父亲的亲近之人,也不敢放肆,只是笑着问,“霍齐亚叔叔,我父亲呢?”

“先生正跟朋友在房间说话。”霍齐亚顿了下,“他吩咐谁都不能去打扰他。”

马克列夫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也没在意,自己老爸的朋友是很多,他跟霍齐亚再见后就回到自己房间里,后者一直看着他的声音消失在楼梯里,嘴角的笑容慢慢收敛后,才回头。

马克列夫这脑袋探出来,他犹豫了下,还是放弃了去偷听的想法,主要家里的门厚,隔音效果很好,最重要的就是,他要是被抓住,肯定要被一顿猛打!

教育孩子,得让他有个完整的童年。

他还是跑回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登入进

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雅虎,等他进入账号,后面都是99+的消息,马克列夫像是很习惯了,因为他知道是什么。

都是一些卖P的人联系他,他的雅虎账号价值9级,这是最高级别,充值十万美金,而且他很喜欢嗮豪车、别墅等等,攀比不好,但那只是穷人说的。

富人说,攀比真的很爽!

所有的道理只不过是劝说穷人放弃自己迸发向上的野心罢了,有资本才有道理。

马克列夫随手刷了下,目光就被雅虎的一条新闻给吸引了!

“救世主公司宣称研发出人工智能!”

马克列夫一听到这公司,就上头,但还是点进去,就看到里面有个视频。

一个巨大的实验室中,背对着站着一名穿着研究服的科学家,就见他对着空气打着招呼,而下一秒,就有声音对他进行回馈,并且问他需要什么帮助吗?

这还不算完,这种简单的回答方式,虽然能给人带去诧异、好奇,但你要说惊艳还是差点,于是表演时刻就到了,这科学家让对方出来打个招呼。

就看到一束光从墙壁上照射出来,形成个投影,一个硕大的身影出现,科学家要求她换个样子,对方进行了十几种变换,有男有女,有靓仔也有丑人(符合少部分人的审美。)

而且,它能够完成很多的事情,比如开灯、关门、以及让它审查调剂实验材料的多少,它会是个很好的助手。

就这么而言,这就像科幻电影中的…超级智脑!

马克列夫双眼发绿。

老子要买他20个!

……

喜欢最强之军火商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