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飞舞。我是雪人 、发布人: 冷水泡面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对一场雪的深爱由来已久,因为小时候染过耳朵“北风吹,风中飘雪”;对雪的渴望由来已久,因为北方的冰雪景象让我难以捉摸;我期待一场雪已经很久了,因为雪带给我那么多美好的遐想。

今天不要取笑我的童心,也不要嘲笑我今天变成了雪痴。不是想大惊小怪,也不是故弄玄虚。在南方城市出生和长大,我太渴望一场势不可挡的雪的到来。我以前没见过雪,但我的脑海里真的没有“雪”。怎么才能知道雪的含义和意境?就算背“北方的风景,千里冰封,千里雪飘……”,也能唱出“我爱你,塞北的雪飘了一地…

一场雪,对我来说,不,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在一个从未见过漫天飞舞大雪的南方城市长大,太过期待和向往。盼雪的幻想,不亚于一个孩子对每年春节的憧憬。

我依稀记得那是20世纪83年的一个早晨,早起的母亲推开窗户,被一个意想不到的景象惊呆了,父亲也随随便便的来看。在父亲的脚还没站稳的时候,母亲立刻走到我床边,完全无视我睡觉的样子,把我拉了起来:你看,窗外是什么?

不能用天灰蒙蒙地无边无际来形容。棕色的地面上有一层薄薄的白雪,稀疏的飘落的雪花足以让我们欣喜。

我一直都要起来“三次四次”,困得连热被窝里剩下的温暖都顾不上了。像触电一样从床上串起来“腾”,恨不得把头伸出窗外。

雪,零零碎碎,或者零零碎碎,不叫雨夹雪。即便如此,屋前的屋顶也不算太厚,可能还没等我们欣喜若狂就马上融化了。然而,我看到了有史以来最难忘的雪。

学校里有同学向老师请假,单位里有人向领导请假。商场和商店里的电影被抢了。带相机的人充满了骄傲和笑声。卡卡按下了照相机的快门。没有相机的人纷纷要求拍照,生怕薄薄的雪景一去不复返,叹息着,惋惜着。

镜头里的每个人都在微笑,白色的雪花被印在黑白胶片上,像从照相馆里飘出来的雪花一样,飘在每个人的眼前,喜悦再次升起。事后有人说是一场“罕见的”雪,也有人说是百年不遇的大雪。即使在今天,经历过1983年的人也会一直谈论雪。

好像不止我一个人爱雪。

1983年“大雪”更让我想起了对来年大雪到来的憧憬和期待。年年盼雪,年年无雪迹,年年大雪与我们居住的城市毁约。我爱雪有多深,我的坚持有多执着。我坚信我的坚持。我真的很想念很爱雪。

雪——总是让我在梦幻般的记忆中感到神清气爽。

车子一路往山上开,他们让我今天看雪。

尽管做好了准备,山中的绿色森林是褐色的草地,雨一直在下。不远处,除了穿着雨衣的老农,就是连绵雨雾下的笼中胡斗苗,连过去能看到的一群群牛羊都不见了。我的心总是害怕,远处正在近距离下着毛毛雨。有下雪的迹象,又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我也没多想。让我们坐汽车在雨中看这个场景。

有说有笑的时候,一辆车顶、车身、车窗都有白雪迹象的车——向我们走来,路过,我眼前一亮,心跳加快。然后又有一辆车经过,然后集中在高大的松林上。一棵淡淡的白松出现在我眼前,我的心开始狂跳。车越往山上开,雪就越大,很快我们就融入了冰雪之中。

说实话,这是我没见过的第一场真正的雪。目前,地球是银白色的,干净的,而雪花,如柳絮和棉花,来自天空像鹅毛。

我真的抑制不住自己的激情。轮子刚停稳,我就迫不及待地开门跳了下来。面对广阔的银白色世界,我没有马上欢呼。此刻我是“淡定”,第一件事就是确认。哈出了一口长长的气雾,仰起脸迎着天空,脸上顿时感觉凉凉的,冰冷的。我真的站在雪地上了吗?啊,下雪了,真的下雪了!我立刻张开双臂,面对着飘落的雪花。我清醒地意识到,这不是梦,而是我每天想到的,晚上梦见的雪:雪——

这真是一个银白色的世界,银白色的天空,银白色的土地,银白色的山,银白色的树。银色的雪净化了我的大脑,除了白雪,一切都感觉如此飘渺。

一阵狂喜,笑声,疯狂的跳跃,狂欢,奔跑,狂叫,叫喊,叫喊,疯狂,真的疯狂。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当你看着我的时候,不仅仅是我。每个从车门跳出来的人都和我一样。虽然我进入了疯狂的状态,但我一直在提醒自己:要含蓄,要冷静。但我不能,我不影响他们,他们会感染我,欢乐可以传播,笑声可以感染,时不时传来的笑声和欢呼声忍不住想要安静。

不要取笑我,不要嘲笑我。我不知道如何踏上白色的土地。每一步都在地球上留下清晰的足迹。内心不堪,愧疚,纠结。

雪坦荡荡。雪花在空中各种位置飞舞,或飞,或盘旋,或笔直快速地落下。它并没有因为我的践踏而露出任何抱怨,它留下的脚印被飘落的雪花轻轻覆盖。它仿佛读懂了我的心,鼓励着我:加油,朋友,你不靠近我一步,怎么会有和我亲密接触的感觉?

所谓“返老还童”只是说说而已,谁也不要当真。但是有些人用雪白的泥土当床,不停地蹦蹦跳跳,大喊大叫,哈哈大笑的时候,孩子也不在乎,就连年纪大的人也是这样。不能说那一瞬间真的像“返老还童”。虽然短暂,但谁会笑你老顽童天真,谁会难得一见雪?除了分享,就是欢笑。

贪婪总是让我那样唾弃和憎恨。脑子里有贪欲,这和我父母做人的教导背道而驰,更和我做人的初衷背道而驰,对我自己来说绝对不可原谅。然而,面对漫天飞舞的雪花,贪婪的心似乎刚刚升起。我不停地按快门,大口大口地吃着雪,堆雪人,滚雪球,在雪地里打滚,一起床就有一阵疯狂的拍摄。虽然有重复,但还是很享受。我也想把屋顶上的雪堆扛回家。我是不是太贪心了?为什么我这么贪心?不,贪婪不仅仅是眼前的雪景,我甚至还有把心里的雪都融化掉的想法。既然这种想法在我心中诞生,又是人生难得的一次,那就让我放纵自己一次,为了满足一个长久未实现的愿望,为了活出一颗期待已久的心,为了不辜负心中期待已久的祈祷和等待。

一阵狂喜之后,当时心里对雪越来越恭敬。

我尊敬山的威严,草原的雅量,大海的胸怀,松树的傲气,竹子的气节。面对无瑕的白雪,我尊重白雪的胆识,不怕天,就这样勇敢地,毫不犹豫地扑向大地,在落地的一瞬间,我再也没有发出痛苦的呻吟;我尊重雪的心灵,视生命为歌唱,在细雨中来到人间,与人间抗衡,默默漂浮,默默融化;尊重雪的感情,不管人们对雪的态度如何,只会默默的把世界的歌声和笑声传递给即将到来的春天。所以,雪花是值得赞美的。赞美的意义在于,雪赋予了地球新的生命,让人在说“薛瑞兆丰年”之前就看到了雪和冷艳的美。雪花是快乐的,快乐的意义在于它把自己的快乐传递给了广阔的松林。它知道森林里有人们在树下欢歌笑语;雪花很美,美在于她把短暂的生命变成了完美的精灵,在人们的欢声笑语中获得了新生;雪花是高贵的,高贵的意义在于她对圣洁的无私奉献,但她不希望人们回报雪;雪花是可爱的,可爱的意义在于一个精灵的消失,换来的是人们美好的回忆。

正是因为雪花的独特魅力,它赢得了太多的青睐,才会有那么多人去爱,去叹息,去赞叹,去爱,去爱雪。

在我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到明亮的日出,燃烧着云的天空,蓝天,以及星星和月亮转动的天空。这一刻,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广阔的银白色世界,那是我不知道,从未发现,也从未享受过的美好。而白雪皑皑的雪花带给我的快乐,是我从未想过,也从未期待过的。

雪,让我写下一片白雪皑皑的天空,一个银白色的世界,一个我可以忘记的冬天。

没有下雪的痕迹,所以我是雪人。

今天有幸写出自己对雪的感受,找不到与雪的美好邂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