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输了任对方处置,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过去的七个月里,大王星拒绝与陆林北谈判,甚至拒绝让官方人员与他视频会面,好像他能通过网络送来污染似的。

船上的大王星乘客们一直在耐心等候,以为母星政府总会想出办法解决危机,停靠神秘号之后,耐心迅速消耗,因为再次出发之后,飞船将直达翟王星,在星际战争中处于胶着状态中的大王星,肯定没有实力从翟王星那边救人。

耐心消退,愤怒取而代之,他们先是找翟王星人的麻烦,发现对方也是满腹怨气,于是联手来向陆林北讨要说话,却在最后一刻泄气。

陆叶舟小瞧了这些人,事实上,船上的乘客全都明白系统与陆林北的密切关系,不敢真将他“撕碎”,而是推选代表提出诉求。

陆林北的回答至少给他们一个希望。

朱灿晨一直在查看网络,惊讶地向陆林北道:“大王星人动作真够快的,他们与母星的亲朋好友联系,正在掀起一场请愿活动,要求政府立刻与陆少校沟通并谈判——他们会成功的。”朱灿晨非常肯定,“各项数据显示,这项活动正受到各方的关注,大王星政府避不开。”

“看样子在出发之前,我有机会与大王星官方谈一谈。”

“也可能先会遭到攻击,尤其是网络攻击,服务器那边发来警报,我去看看。”

“好。”

朱灿晨匆匆离去。

坐在远处的关竹前走过来,坐下之后笑道:“除了镇定自若,确实没有什么可观摩的。”

“因为确实没什么可担心的,只要系统不出问题,我就不会有麻烦。”

“可陆少校一直没有切断网络,不怕系统遭到入侵吗?”

“我从独立军那是学到一件事,切断网络能够保得一时安全,却失去重要的学习机会,一旦开放,反而更容易遭到入侵。程序也会进化,与生物一样,在斗争中进化,躲避只会让进化偏离方向。”

关竹前想了一会,笑道:“史良笔提供了最典型的反面例子,我们甲子星好像也处于‘躲避’状态。”

陆林北极认真地说:“甲子星没有躲避,我在许多网络战的记录中,看到了融合人的影子。”

“陆少校可别乱说,甲子星远离星际战争,不帮助任何一方。”

“嗯,你们不参加战争,也不帮助一方,但是你们对网络战很感兴趣,关组长从甲子星请来几位融合人协助保护飞船系统,我从他们的数据里能看出明显的进化,与两年前大不相同。”

“敢情我们是在提供另一种帮助,让陆少校收集数据。”

“我的数据你们几乎全掌握。”陆林北提醒道。

关竹前笑了几声,抬起目光,“真组长来了,我还是将陆少校让给她吧。再见,什么时候有机会,咱们也可以互换数据,做到坦诚相见。”

关竹前向枚忘真摆下手,离开休息舱。

枚忘真看着关竹前的背景,疑惑地说:“她在跟你调情吗?”

“对这种事我经验不多,正想请真组长帮我判断一下。”

枚忘真坐下,皱下眉,“你什么意思?说我经常与别人调情,所以经验丰富吗?”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陆林北发现自己说错话,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枚忘真笑了一声,“一个人不管经历多少事情,性格当中的一部分总是不变。告诉你吧,老北,她就是在对你调情,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我被列入她的‘计划’中了。”

“这是你的事情,我不多嘴,我过来告诉你一声,裴司令请求将史良笔送回来。”

“嗯?翟王星不想要他了?”

“史良笔刚刚获任大王星全权代表,要来与你谈判。”

“大王星就是不肯接受视频会面?”

“你在网络战方面的功绩太多,同时他们对你的了解又太少,有所忌惮也是正常的。”

“有人能代表大王星就行,欢迎史将军回来。”

“我被指定做中间人,你们谈判的时候,我会在场。”

“同样欢迎。”

史良笔重新回到飞船上,身穿军装,大步走进休息舱,昂首挺胸,像是要参加自己的授

打赌输了任对方处置,

勋仪式。

陆林北起身相迎,敬了一个军礼,史良笔草草还礼,一言不发。

陆林北夺取太空站并改造成为宇宙飞船已有七个月,期间他与大王星远征军的总司令从未见过面,今天是第一次。

枚忘真将两人简单介绍一下,然后请双方入座,从这时起,她再不开口,只是倾听。

史良笔沉默一会,终于开口,“我代表大王星星务执行官向陆少校提出我方的要求:一,请立即停止对船上大王星居民的煽动;二,依据相关星际法律与协议,我方要求陆少校必须保护大王星居民的安全;三,我方要求陆少校提供一切必要的配合,将大王星居民送回母星。就是这些。”

陆林北用同样正式的语气道:“我代表我本人以及这艘未命名的宇宙飞船,向大王星星务执行官做出如下回复:我拒绝贵方的三条要求。”

两人同时沉默,陆林北等对方回复,史良笔等对方做进一步解释,良久之后,史良笔先开口,“陆少校真觉得能凭一己之力与大王星抗衡?你的行为违背多项星际法律与协议,惹恼的不止是大王星,而是所有行星政府,包括翟王星理事会。”

枚忘真拒绝加入交谈,史良笔只得继续道:“接受我方的要求,我方给出的回报是既往不咎,请陆少校明白,这是很大的让步。”

“我相信对大王星来说,这是‘很大的让步’,但是对我来说,尤其是目前的我来说,这些让步毫无意义。有句话叫‘朝菌不知晦朔’,史将军将我理解成‘朝菌’就好了,我更在意眼前的安危,对一切要在未来才能生效的‘让步’,宁愿不要。”

史良笔稍稍缓和语气,“陆少校的安全肯定会得到保证,这也是让步的一部门。”

“大王星愿意接受我的条件?”

“将大王星居民安置在神秘号,我们可以接受,但是电能炸弹这一条,不可接受,这是绑架,将大王星居民当成人质,任何一家行星政府都不会接受。”

“直白点说,我需要人质,没有人质,我对自己的安全缺少信心。”

“行星政府的承诺比人质和炸弹都要可靠。”

“当然,我相信行星政府,大王星肯定不会出尔反尔,可是大王星的‘个别人’呢?若是船上某位乘客的亲友一时气愤之下,决定杀死我报仇,这个人又恰好掌管某类星际武器——大王星能百分之百阻止吗?”

“只要是大王星军方掌握的武器,绝不会落入私人手中,就算是司令官,也没有资格随意使用。”

“军方以外呢?一位聪明的网络专家,有可能入侵军方服务器,绕过整个指挥系统,发打赌输了任对方处置射一枚导弹,在战争期间,这种事情发生过。”

“那是半年以前的事情,最近再没有发生过。”

“可能性总是存在的。”

双方再次陷入沉默,仍是史良笔先开口,“我这里有一段视频,请陆少校看一眼。”

史良笔从口袋里取出微电脑,打开全息显示器,播放一段录好的视频。

苗弱枫微笑着挥手,虽然也是大王星人,她没有选择登船,而是留在赵王星,加入最高委员会,地位颇高,无需承担具体职责,完全符合她的心意。

“你好,陆少校,听说你们已经安全抵达神秘号,非常高兴。我从大王星那边得知目前的状况,没有办法,只好厚着脸皮向陆少校求情,希望你能看在友情的份上,释放船上的大王星居民。我知道,陆少校对任何一位大王星居民都没有恶意,但是那些居民不知道,他们急于回家,不想再流落到另一颗行星上……”

苗弱枫说了许多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但是没有提出实际措施来确保陆林北的安全。

视频结束,史良笔收起微电脑,“我们不能接受任何炸弹,消息传出去,留在神秘号上的居民会惊慌不安,大王星那边也会掀起诸多愤怒,对我方政府和陆少校,都有不利之处。”

陆林北想了好一会,开口道:“好吧,我可以做一点妥协,不在神秘号放置电能炸弹,但是我需要一些自保手段。”

“什么手段?”

“按照之前我与翟王星达成的协议,这艘飞船没有配备任何武器,唯一有杀伤力就是电能,还是用来杀伤自己。所以我希望大王星军方能够修复船上的激光武器。”

史良笔一愣,“这是陆少校与翟王星达成的协议,我们没有办法……”

“我相信你们能够说服翟王星也做一点妥协,我的要求不高,一台激光武器用来自卫,对翟王星没有威胁,对大王星更没有。”

史良笔看向枚忘真,枚忘真终于开口道:“对这样的事情,我可没资格给出回答。”

思忖片刻,史良笔起身道:“我要先与大王星那边沟通一下。”

“请。”

史良笔离开,枚忘真道:“你给苗弱枫好大一个面子。”

“我现在尽可能多交朋友,而不是树敌。”

“你想当第二个杨广汉?”

“算是吧。”

枚忘真摇摇头,“翟王星不会同意你在船上加装武器。”

“真姐要打个赌吗?”

听到“真姐”两个字,枚忘真脸色微沉,随意露出微笑,“好啊,输者要向赢家提供一条情报,赢家问什么,输者必须如实回答,怎么样?”

“嗯……同意。”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关竹前向枚忘真笑道:“我认为咱们应该坐在别的地方避嫌,你觉得呢?”

“不如回自己的房间,更干脆。”枚忘真站起身。

“那就不能亲眼看到好戏了,我可不想错过。”关竹前跟着起身,向陆林北道:“陆少校不介意我们在一边观摩吧?”

“不介意,过后还请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大家一块讨论吧。”

枚忘真没有回房间,也没有跟随关竹前,走到最远的角落里独自而坐,远离其他人。

朱灿晨稍有一点紧张,小声道:“明显有人在背后鼓动……”

“如果这是毫无理由的鼓动,兴起得快,衰落得快,不用管它,如果理由充分,我需要知道理由是什么,现在也不必管它。”

朱灿晨稍稍睁大眼睛,然后微笑道:“陆少校是希望我坐在这里‘观摩’,还是去打探消息?”

“坐在这里吧,但是很可能没什么可观摩的。”

朱灿晨安静地坐了一会,专心吃饭,几口下肚,心里还是不踏实,也不请示,直接拿出微电脑,放在左前方,调出监控画面,一边吃饭一边查看,“要来这里的人真不少,大部分好像是……不,两星的人都有,他们好像停止打架,一致对外了。”

打赌输了任对方处置,

“这是好迹象。”

“有几个区域还在打架,规模不大。”朱灿晨用一只手吃饭,别一只手操作微电脑,不停地改换画面,“再有三道门,他们就会到这里……他们停下了,看样子是在号召更多的人加入……”

不到十分钟后,休息舱里的乘客开始悄悄离开,大都躲回自己的房间里,个别人去通风报信,舱内只剩下坐在同一桌的陆林北与朱灿晨,还有分别坐在两头的枚忘真与关竹前。

陆叶舟一个人匆匆跑进来,目光先找一圈,向枚忘真点下头,然后快步走到陆林北面前,“你可真能沉得住气,那些人要将你撕成碎片。”

“欢迎。”

“欢迎?他们全是疯子,根本不懂什么系统与虚拟人物,跟他们说杀死陆林北就是毁掉飞船,他们也理解不了,反而更加暴躁。”

“他们想要什么?换个食谱吗?”

“当然不是食谱……需要我去打听一下吗?”

“好啊,如果不麻烦的话。”

“不麻烦,两边的人我都认识不少。”陆叶舟与来时一样匆匆离开。

朱灿晨已经吃完饭,一直盯着显示器,这时道:“那些人停下了,就在隔壁区域。”

“嗯。”

朱灿晨再不吱声,仔细观察人群,试图找出谁是带头人,一直没有确切结论,很快,他看到陆叶舟的身影。

陆叶舟没有特定的交谈对象,面对群情汹汹,一点也不紧张,几乎能接住每一个人的话,时而摇头,时而点头,迅速取得在场众人的认同。

陆叶舟回来时依然步履匆匆,但是不再显得急迫,来到陆林北面前,笑道:“人多嘴杂,闹哄哄一片,还好我能听懂他们的意思。他们想离开飞船,具体地说,翟王星人希望登上战舰,与军方汇合,大王星人希望留在中转站,等候本星舰队过来迎接。”

陆林北摇摇头,“按照协议,翟王星人要乘坐这艘船返回母星,至于大王星人,由于他们的政府迟迟不肯与我谈判,他们只能跟我一块前往翟王星。”

“你要我将这个答案带回去吗?这相当于火上浇油,他们会更加愤怒。”

“没关系,该燃烧的总会烧起来。还有,请转告乘客,再有什么想法,先跟本星的官员协商,达成一致再来见我,随时欢迎。”

“黄平楚和梁形幻吗?”陆叶舟笑了一声,“他们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假装失聪失明呢。好吧,我这就去告诉他们,后果我可不负责。”

“你愿意传话,我已经非常感激。”

陆叶舟看向朱灿晨,“老北比较听你的话,你不想劝劝?”

“陆少校是我的上司,他犹豫的时候,我会说几句,他已经做出决定,我能做的就是服从命令。”

“呵呵,真是一位好下属。”陆叶舟笑道,转身再次离开。

朱灿晨继续盯着显示器,“大王星人选出一位带头人,翟王星人还没有。”

“翟王星人是在回家的路上,而大王星人前途未卜,比较着急吧。”

过了一会,朱灿晨道:“叶组长将两边的人都给激怒了,他们……要冲进来!”

“准备好欢迎客人。”

朱灿晨相信上司的判断,可就是没办法镇定下来,稍显坐立不安,目光一刻也不离开显示器,良久之后松了口气,“他们进来之后又退回去了。”朱灿晨忍不住向休息舱门口看了一眼,愤怒的人群就在十几米以外,他甚至能听到一些噪音。

陆林北带着一名男子回来,朱灿晨向陆林北投去目光,示意那人就是大王星选出来的头目。

陆叶舟道:“先介绍一下,这位是大王星人选出的代表,余拼醉余先生……”

“认得,余先生在计算机技术方面的建树令人敬佩。请坐。”

余拼醉原本一脸严肃,听到这句赞扬,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马上收回,摇头道:“站着说话就可以。”

陆林北又道:“翟王星人的代表呢?”

“就是我,临时客串。”陆叶舟笑道,也没坐下。

陆林北点下头,“两位代表有什么需求请说吧。”

余拼醉先开口,“我们是大王星人,不想去翟王星,请给予我们必要的物资与机器人,让我们留在神秘号,等候大王星舰队的到来,我们听说了,舰队很快就能重新夺回神秘号。”

“是夺走,不是夺回,而且未必能够成功。”陆叶舟纠正道。

余拼醉微微昂首,“通过第一光业的股权控制,神秘号属于大王星,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事实是无限光业也拥有神秘号的股权,而且更多一些,你们绑架了神秘号的管理层,强迫他们让出股权,才占据一点优势,但是不合法。”

“就是因为遭到你们翟王星的入侵,神秘号管理者才不得不前往大王星避难,他们自愿转让股份,要说强迫的话,也是你们翟王星在做。”

两人为“夺回”还是“夺走”争吵起来,陆叶舟先退一步,笑道:“嘿,咱们是来做什么的?怎么自己先吵起来了?放弃争议,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怎么样?”

陆叶舟伸出手,余拼醉犹豫着握了一下,立刻松开,转向陆林北,继续道:“总之大王星不会再靠近翟王星一步,我们宁可死在神秘号,也不做俘虏。”

陆林北点下头,见余拼醉再无话说,目光投向陆叶舟,“翟王星人的需求呢?”

“其实我已经说过了,但是还要再正式说一遍——首先声明,我会乘坐这艘飞船回家,我现在所说的一切,全是其他翟王星人的意思。”

陆林北又点下头,表示明白。

“翟王星人希望与母星舰队汇合,舰队离此打赌输了任对方处置不远,但是需要你同意战舰停靠入港。”

陆林北正色道:“我的回答是拒绝,不行,谁也不能离开飞船。”

陆叶舟无所谓地耸下肩,余拼醉却露出明显的怒容,“我们大王星人绝不会成为翟王星的俘虏。”

“请听我解释。翟王星的舰队就在附近,大王星的舰队其实距此也不远,导弹来得还会更快一些。现在的状况是,哪一方的乘客离船,哪一方就会对飞船毫不犹豫地发起进攻。”陆林北看向陆叶舟,“如果大多数翟王星人离开,你留在船上就是陪葬。”

陆叶舟尴尬地笑了两声,“翟王星舰队未必这么狠吧。”

余拼醉没有为大王星舰队辩解,而是道:“所以我们绝不同意翟王星人单独与舰队汇合,必须是大家同时离船。”

陆叶舟虽是翟王星人的代表,这时也忍不住道:“咱们同时离船,双方舰队都会发起进攻,陆林北必死无疑,你觉得他会同意?”

余拼醉只在意一件事,“总之我们不能成为俘虏,到了翟王星,我们就永远也不能回家了。”

“要怪也怪你们大王星政府,总是拒绝与陆林北谈判,像我们翟王星,早早就将条件谈妥。”陆叶舟道。

余拼醉又露出怒容,“陆上校是翟王星人,我们大王星政府怎么可能与他谈判?”

陆叶舟冷笑一声。

陆林北道:“大王星人可以离开……”

余拼醉还没开口,陆叶舟急忙道:“那可不行,大王星人一走,他们的舰队就会不受限制地向飞船发射导弹,除非……你让我们翟王星人也离开。”

“翟王星人必须与我一同乘船返回翟王星。至于大王星人,可以留在神秘号,你们将得到必要的物资,还有一枚电能炸弹。”

陆叶舟笑了一声,余拼醉面红耳赤,“炸弹?我们不需要炸弹。”

“只要我们没有受到大王星舰队的偷袭,平安到达翟王星,我会发来信息,解除炸弹程序。”

余拼醉脸更红了,“你若是不发来信息呢?我们毫无办法。”

“对,你们毫无办法,我现在不允许你们离开,你们照样没有办法。”

“我们……”余拼醉想要发出威胁,却在陆林北的逼视下,又收了回去。

“我还有一个条件。”陆林北不想表现出任何妥协的意味,“大王星政府必须有人出面与我谈判,明天上午十点飞船出发,九点之前我若是得不到消息,一切提议都将作废,你们还是要随我前往翟王星。”

喜欢星谍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