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债的孩子寿命都不长吗*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竹君棠习惯使用代步工具在楼层中各处穿梭,所以四层楼的空间布局都做过优化,方便她骑在平衡车这样的东西上畅通无阻,不至于有太多歪歪绕绕的拐角和视线盲区出现。

卧室也是如此,也方便了竹君棠变成羊绕着圈狂奔不止。

兴奋地跑了几圈以后,竹君棠就蹦到床上,从被窝这头钻进去,又从另外一头钻出个头来,两只前蹄搭在床边敲打。

其实作为优雅的千金大小姐,竹君棠平常更愿意展现自己的静态美,不会这样活蹦乱跳,跑来跑去。

只是变成羊以后,感觉却很不一样,没事就想蹦跶一下,更何况是在兴奋的时候。

许多养过狗子的人都知道,狗子在家里有时候就是毫无来由地乱窜,从这头跑到那头,精力无处发泄似的。

竹君棠想起自己刚刚乱窜的行为,有点像无所事事的“门主”,便不再跑了,待在床上思考着怎么在咩咩宇宙征服刘长安,让他把九州风雷剑门的门主之位交出来,或者承认她是九州风雷剑门太上掌门的事实。

尽管自己成为九州风雷剑门太上掌门是在自己梦里实现的,但是只要拥有把梦境变成现实的能力,那做梦就和现实就是没有差别的。

这是竹君棠的逻辑,一般人理解不了,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关系,竹君棠从来不在意别人是否理解,反正对她也没有影响……自从刘长安出现以后,竹君棠才发现自己的逻辑总是被他推翻,一度让竹君棠怀疑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咩咩宇宙了。

这大概就是故事里常常让修炼者脑袋爆炸的所谓世界观崩溃吧,但竹君棠毕竟是主宰级别,是没有那么容易崩溃的,一定要继续和刘长安斗智斗勇下去,直到他终于愿意让她骑在脖子上作威作福。

竹君棠左右翻滚,裹着被子从床上掉下来,又从里面钻出来,模仿了一下被人骑着的那种玩具小木马摇摇晃晃的样子,就精神抖擞一蹦一蹦地去洗澡了,小羊就是要这么快乐!

已经陷入阴谋诡计,危机重重而不自知的刘长安,离开地下基地以后,只是在感慨自己又长见识了。

人类梦寐以求的长存就这样接近实现的程度了。

这种接近也许还要许久许久才能真正跨越,但终究看到了曙光,不是吗?

刘长安对其中涉及的伦理问题不感兴趣,那是普通人类才关注的事情……他终究只是伪装成普通人类而已,面对这种问题,心态自然就不是普通大学生了。

终究要等到意识是上传,而不是复制,才能说是摆脱了容易衰亡的生物躯体,只是真要把意识上传,大概很多人都会等到大限将至才去做这种事情吧。

毕竟把意识上传,其实也意味着自己从此以后换了一种存在依赖条件,能量,网络,存储数据的外部硬件,都对意识数据有着很大的影响。

变成了数据意识,会不会受到网络病毒的侵害,到时候会不会有数据杀手出现,把数据意识完全抹去?这都是需要考虑的安全问题。

实现人类意识上传,其实只是第一步而已,后面还有许许多多问题需要解决,才会被人类比较广泛地作为长存的解决方案。

是长存,而不是永生,这里边是有很大区别的,毕竟躯体消亡,意识上传,这还是生命吗?

目前看来,“生命”反倒是更珍贵的,也许满宇宙都是数据意识,它们早已经无数次光顾地球了。

刘长安反正是不会选择让自己的意识脱离现在的躯体……毕竟他并没有人类身躯脆弱容易消亡的问题,把意识上传以获得长存,对人类来说未必就不是一种无奈之举,而非上上之策。

想着这些有得没得,刘长安慢慢走回了河东,刚刚走进小区,就看到远处黑乎乎的楼房墙边,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尽量紧贴着墙壁以免引人注意,悄悄摸摸地往菜地的方向挪动。

她还抱着一把长长的铁锹,小心翼翼地让铁锹尖端不碰到地面,以免发出刮擦的声音。

毫无疑问,大半夜会在这个小区里如此行动的,只有上官澹澹。

刘长安没有去看她挖宝贝,来到梧桐树下,抬头看了一眼家里亮着灯,上楼推开门就看到周书玲正在看着电视傻乐,看的居然是《乡村爱情故事》。

周咚咚在她旁边睡着了,手里还拿着课本,很显然是周氏母女的优良传统,看书助眠。

“回来了啊?”周书玲伸了伸脖子,看到刘长安手里没有提着什么宵夜,今天晚上三小姐的晚宴十分精致,就是搞不懂为什么一个菜只够吃一口的,“饿不饿,我给你做点吃的?”

“我不饿,你自己做点吃吧。”刘长安摇了摇头。

周书玲便懒得动了,要是刘长安也吃,她就愿意一起做两个人的,现在就当减肥保持身材,反正女人晚上就应该少吃。

“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也不喊她上床睡觉去。”刘长安指着仰天躺着,张嘴呼呼的周咚咚说道,就跟小猪仔一样随便窝个地方都睡得憨憨的。

“哎呀,我让她学习来着。”周书玲似乎才想起来自己的崽在旁边,生气地摇了摇头,“看几行书就睡觉,这将来怎么考得上大学?”

“你自己要做好榜样,不是你这样的妈,能有这样的小孩?”刘长安以前还觉得是周咚咚这个小孩的问题,现在才发现,终究是妈妈的问题。

就像竹君棠被养坏了,都是苏眉的问题。

“我会比她先考上湘大的。”周书玲自信地说道,和别人比,周书玲没有多少底气,但总觉得不应该比自己的小孩差。

“你们两个……”刘长安指了指周书玲和周咚咚,“但凡有一个能考上湘大,我把这个房子里的家具电器都吃了。”

周书玲忍不住笑,连忙抓紧了电暖桌,“那可不行,别的你吃了也就算了,电暖桌可是澹澹心爱的宝贝。”

“有什么好吃的呀?”周咚咚连忙醒来了,坐起身体揉了揉眼睛东张西望。

“没有。”

刘长安说完,周咚咚便闭上眼睛倒下去,接着睡觉了。

周书玲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你想吃什么就去吃啊。”刘长安看出来了,周书玲也没怎么吃饱。

“你又不吃。”

“行,你去做吧,分一点给我。”刘长安摆了摆手。

周书玲这才起身,扭着腰肢跑到冰箱前翻翻找找,然后去厨房忙活,刘长安怕周咚咚感应到了食物的召唤又醒来,便先把她抱到楼上,放在小床上睡觉。

等周书玲做好蒸饺,蘸料和甜酒冲蛋时,上官澹澹也提着裙子,气喘吁吁地上楼了,看到刘长安坐在电暖桌后面,连忙挺直了身躯,以免让他看出太后的辛苦,从而揣摩出一些别的什么事情来。

“我跑上楼,所以喘气。”上官澹澹不动声色地解释了一句,坐下来双手捧着甜酒冲蛋开始喝。

周书玲有考虑到上官澹澹也会吃,甜酒冲蛋做了三人份的,这样的天气里,晚上围着电暖桌,看着电视喝一碗热乎乎的甜酒冲蛋,感觉就很幸福。

“那就慢点喝,别呛着了。”周书玲笑眯眯地对上官澹澹说道。

刘长安琢磨着,现在只要说一句刚刚看到她去菜地了,上官澹澹估计就要后仰栽倒在地,心急如焚地跑去再把她的宝贝挖出来换地方了。

可他终究是心地善良之人,小老太太那牵挂她宝贝的拳拳之心,也让人不忍戳完一刀再来一刀啊。

周书玲和上官澹澹吃完蒸饺,一起喝完甜酒冲蛋,刘长安提议三个人可以斗地主,因为上官澹澹昨天赚了一万块钱。

“你输了的话,我可以还你的。”刘长安对上官澹澹说道。

上官澹澹本来还有些想玩的,听到刘长安这句话,急忙跑下楼睡觉去了。

“我们来打,不过我输了,你也要还我。”周书玲依然精神抖擞,并没有急着去睡觉,自从刘长安给她营养品以后,周书玲经常有种通宵不睡觉都精神很好的感觉,但是晚上想睡觉就睡觉,依然睡得香香的。

“换一个规则吧。”刘长安想了想说道。

“好啊。”

“我们打双人桥,输了的人就脱一件衣服。”

周书玲顿时面红耳赤,紧紧地拽着自己保暖内衣的下摆,她本来就只穿着一件羽绒服,里面是保暖内衣和袜裤,刚刚吃东西有点热,就把羽绒服解开了。

“哈哈……提示,在

讨债的孩子寿命都不长吗*

玩这个游戏之前,你可以尽量多的穿一些衣服,一条丝袜也算一件,多穿几条就你大占便宜了。”刘长安很照顾周书玲的牌技,为她出谋划策。

周书玲想了想,确实是这么一回事,自己只要穿得多就行了,等输了几把感觉有点危险,那就不玩了!

于是周书玲急急忙忙地上楼去加装备了,等她再下楼的时候,两条修长的美腿已经被一条条丝袜袜裤包裹的像大象腿,上身更是臃肿不堪,跟机器人大白似的。

只是让周书玲惊诧莫名的是,刘长安居然洗了澡,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坐在电暖桌旁边!

“你……你这怎么玩?”周书玲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刘长安,他这要是输了一把……那成什么样子了?

“随便玩,来啊。”刘长安哈哈笑。

周书玲反应过来,刘长安根本就不打算玩了,他只是在逗她玩,让她去穿这么多丝袜和衣服而已!

“你这个坏家伙!”周书玲脸颊红扑扑,嘴里气呼呼地冲过来,扬起自己又肿又重的手臂,没打刘长安几下,她自己倒是累的瘫坐在沙发上动弹不得了。

刘长安笑了笑,拿了椅子上的一件衬衣穿上,伸手抓了抓周书玲的头发,顺便帮她把上身的衣服脱掉几件,她穿上去就很勉强很费劲,现在要靠她自己脱下来那就更难了。

等刘长安帮她脱掉几件薄外讨债的孩子寿命都不长吗套,她自己方便行动了,周书玲才一边气呼呼一边把下身套着的丝袜和袜裤都脱掉,然后嗔怪地瞪着刘长安。

刘长安只是笑,继续看电视,其实《乡村爱情故事》还是可以看的,尽管没有以前拍的好看,但是看里面几个老头子斗法打架互怼还是很有趣的,就是讲那些年轻人的事没什么意思,好在是网络点播,快进跳过就是了。

“你比谢广坤还讨厌!”周书玲看了看电视,对刘长安说道。

“那你可比永强娘漂亮多了。”

周书玲脸颊微红,电视里的永强娘,就是谢广坤的老婆,他这么说……周书玲的心砰砰跳着,突然觉得身子比刚刚穿那么多衣服在身上还要热一些了。

-

-

昨天有点不舒服,开始码字已经是半夜,通宵完成了,各种求。

喜欢我真的长生不老请大家收藏:

很多时候,一些科学实验的突破,都来源于偶然的原因,无数次的尝试,找到了最关键的点。

就像余途他们的项目得到了“蜃”这样一个实验对象,才实现了突破,就算将来“蜃”不能用了,也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进行研究,不再是无头苍蝇。

“你说和我们人类不一样,你的意思是人类的意识无法做到像蜃那样转移到虚拟世界中?”刘长安很快就接受了他们的测试结果,特斯拉带来的远古文明,那神乎其神的青铜棺维生舱,比余途他们做的东西更加不可思议。

“是的。我们试验过,人类的意识只可以被复制,但无法被转移出大脑。也就是说在我们的实验过程中,实现了意识克隆,一个意识存在于原本的身体里,一个意识在虚拟世界里。”余途有些兴奋地指着自己,“我的数据意识,现在就存在我的个人电脑里,和我32个T的片呆在一起。”

“片?有没有那种?”

余途了然于胸地点了点头,“大多数都是游戏,动漫,那种片只有二十个T。”

只有?

刘长安被余途重新定义了什么叫只有,他打量着眉清目秀,英俊帅气,高大挺拔的余途,果然人不可貌相。

“余途,你不是有女朋友吗?”作为成熟女人,仲卿当然知道刘长安和余途对话中含蓄的“片”指的是啥。

“仲助,你不是见过她吗?一个演戏的,拍戏到处出外景,有时候一走就是几个月,我又不能轻易离开郡沙。人,总是难以让心理上无欲无求的境界控制住身体上的欲望。看看片,没什么。”余途不以为然地说道。

刘长安笑了笑,身体的欲望难以控制,但心理上是无欲无求的境界,真是个人才。

仲卿不想说什么了,男人真是……她又看了一眼刘长安,刘长安这么懂,他的电脑上有没有?不过,自己倒是可以拍点自拍片,给他丰富一下收藏……随便想想,美熟女怎么会真的这么做?

“这样的实验应该有一定的危险性,你居然拿自己当实验对象,精神可嘉。”刘长安很欣赏这样的年轻人。

“为了让余途能够安心工作,她女朋友身边也有我们的人,可以保证她不会给余途戴绿帽,影响到余途的心情和工作。”仲卿微微一笑,许多福利和服务都是三太太定下来的,仲卿依然在忠实地执行着,三太太对顶尖人才从来都是关怀备至。

余途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并且毫不反感,他作为一个没有强大权势的科学家,要保全在娱乐圈的女朋友,光靠着女朋友的自觉和忠贞,那是不可能的。

许多事情的发生,并不在于你想不想,愿意不愿意,而在于别人想不想。

其实这很正常,想想受保护的军婚就知道了,这是必须的。

“那你和你的数据意识,能交流吗?”刘长安对这个很感兴趣,这就是新时代下“自言自语”这样的成语具备的新内涵吗?

“可以。一开始

讨债的孩子寿命都不长吗*

讨债的孩子寿命都不长吗十分害怕和惶恐,觉得自己被剥夺了身躯,和我吵架,要求我尝试找一具身体给他,但是慢慢地他开始沉迷在游戏,动漫和片里了,他说他可以进入那些创作内容的世界中,就像在一个一个世界和场景里穿梭,其乐无穷,而且他在那些世界里,依然有真实的身体感受。”余途露出些茫然的表情,“这……完全是个意外,我们至今也搞不懂,他怎么会获得那种世界穿梭的体验,也许这就是人类意识数据化以后的某种特殊效果。”

意识复制,既然原意识依然存在,复制出来的意识,就只能算是另一个人的意识了。

刘长安是这么认为的,余途的数据意识感受到的东西,余途感受不到,余途和他的女朋友亲热的时候,他的数据意识会是什么感受?

很多看过主角分身小说的读者,应该更能够理解,读者基本只对主角有代入感,而对分身非常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极其厌恶,有逼数的作者一般不写分身,或者强调对分身绝对控制,而且不会让分身去接触女主角,写分身和女主角的剧情,那和给读者喂屎是差不多的。

当然,余途的数据意识和那些有身体的分身还是有区别的,这个数据意识在余途的探索和实验精神中,在全新的世界中沉迷……也许某一天会在思念余途女朋友的时候,通过控制余途的电脑电话,和余途异地的女朋友搞一搞什么的。

“十分有趣,但是本体却是体验不到的。”刘长安有些遗憾,他倒是希望能够体验到在那些虚拟世界里穿梭的感觉,但是复制意识去体验就算了吧,那样自己还是感受不到的。

“是的,不能自由穿梭在那些游戏动画世界里,但是通过蜃进入我们管理的安全虚拟世界,体验也是很不错的。”余途说完,有些积极地鼓动着,“这位先生,你要不要体验下?”

“我考虑下。”刘长安点了点头,开始朝火锅里涮羊肉。

仲卿察言观色,知道刘长安至少今天已经问完了,把余途送到了门外。

“这位先生,在三小姐面前说得上话吗?”余途压低声音对仲卿说道,搞科研的,并非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什么心思都没有。

“何止说的上话?”仲卿笑了笑。

“三小姐那个咩咩宇宙的方案,基本等于让我们把前期工作推倒重来,我想让这位先生体验一下,然后去和三小姐说说,别把NPC都改成羊,还有她那套青铜战咩,白银战咩,黄金战咩的力量体系,有什么意思?每个人说一句话,就从嘴里吐出一只喜欢烤火的小羊羔,这什么鬼设定?”

余途怨气不小,项目做到现在,基本就是成品了,竹君棠仗着是老板,也不能这么为所欲为吧?

仲卿愣了一下,她关注的项目太多了,竹君棠的批示有时候会绕过她,直接发到下面的部门,她是真不知道竹君棠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这基本就相当于宝隆中心建成在即,突然要求施工方把摩天大楼再它咩咩的往上建两百层。

“这个方案,是金秘书转给你们的吧?”仲卿想到了问题所在。

余途点了点头。

仲卿就明白了,竹君棠知道这方案先送到仲卿这里,肯定会被仲卿阻拦,但金秘书哪有胆子反对竹君棠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回到办公室,仲卿和刘长安说了竹君棠“咩咩宇宙”的方案,刘长安只是默默地吃羊肉。

竹君棠就像三岁小孩一样胡闹……刘长安把竹君棠定义为三岁以后,突然对她那些让人脑溢血的操作,就能容忍一些了。

“对了,余途能够做到意识复制,那你有没有想过让自己的意识复制到机器人仲之卿身上?”刘长安想起那个美丽而诱人的机器人仲之卿,据说……和仲卿完全一样,哪都一样。

仲之卿是一个AI机器人,正在进行深度学习,学习完成后可以控制整个地下基地的中央系统,就像以前掌控地下基地的机器人金币一样,只是不会像金币那样危险,对人类充满恶意。

“太危险了。”仲卿神情坚决地摇了摇头,“复制过去的意识,终究不是我,那就是另外一个人,即便我知道这个意识的行为模式,思想性格,但是进入了另外一具身躯,真的就是人心隔肚皮了,谁知道她会有什么心理变化?”

刘长安认同仲卿的想法,复制的意识,在复制完成的那一刻起,它就成了一个独立的意识,即便熟悉,但也不受你原本意识控制了。

“我脑子里有太多核心机密,还有竹家的很多事情。复制一份出来,泄露风险太大。我感觉这种复制的意识,天生就有着反叛和不值得信任的原罪。”仲卿忽然白了一眼刘长安,“更何况我感觉,如果搞出一个复制我意识的机器人,你对它的兴趣要比对我大的多。”

刘长安哈哈笑了一声,拿过仲卿的筷子,夹了一块羊肉喂给了仲卿,“不愧是夜宵之交,知我知我。”

“管鲍之交不行吗?”仲卿咬住羊肉,眉目风情迷人,说完却转过头去,擦了擦嘴,暖气房里吃火锅,热啊,燥啊。

刘长安吃完羊肉火锅,再次去参观了虚拟世界项目,并且看到了余途那台没有无线模块没有蓝牙没有联网装在屏蔽箱里的个人电脑。

看来不止是仲卿,谁都不信任自己的复制意识……明明是自己最了解的意识。

刘长安没有马上尝试进入虚拟世界,看了看时间便离开了。

走出地下基地,刘长安给竹君棠打了电话。

“那个虚拟世界的项目,你乱搞什么?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对啊!”竹君棠愤怒,“糟老头子,这么晚了打电话过来影响我数羊,就是为了骂我吗?语气这么凶!”

“对什么对?”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我就是专业的,玩游戏我最厉害了,STEAM上的所有游戏我都有,我还有游戏室,很多台游戏机,我随随便便就能收购游戏公司……”竹君棠嗤笑一声,刘长安居然认为她不专业,简直搞笑,他不知道他家里电脑上的STEAM是谁装的吗?

竹君棠让人去装的,当然等于竹君棠装的,专业的人才都在为竹君棠做事,就等于竹君棠也是专业的。

刘长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默念,三岁,三岁,竹三岁。

“这样吧……这个游戏其实还不错,我也不是一定要按照我的方案来,但是你要陪我一起进入游戏玩,我就不让他们按照我的方案改了。”竹君棠有点勉强地说道。

“行。”刘长安隔着电话点了点头,这倒没有什么问题,周咚咚和上官澹澹就喜欢刘长安陪着一起玩游戏。

经常就是刘长安不在家里,她们不玩游戏,刘长安一坐到电脑面前,她们就凑过来要玩游戏了。

竹君棠大概也是这样吧……谁让她是自己的种呢?刘长安挂断了电话。

“歪!歪!歪歪歪!”竹君棠听到刘长安答应就没声了,朝着电话喊了几声才哼哼了两声放下电话。

“哈哈哈……糟老头子,你也有中计的一天,本仙咩本来就没有打算让他们真的按照那个方案改……等的就是你这个电话!”竹君棠高兴地变成羊,在卧室里狂奔了几十米,然后四蹄并拢在墙壁前面刹住身体,虽然不能按照她的方案改,但那个虚拟世界终究是咩咩宇宙,等进入其中看小仙羊怎么骑在大仙羊身上作威作福!

喜欢我真的长生不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