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儿子一次他还要怎么办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低阶龙裔虽然不强,却也不是凡人所能抗衡的,十有八九,那人也是一位御龙使。”

上使背负双手,慢声道:

“身为御龙使,不得杀戮龙裔,即使两族敌对也不行,此乃天规。”

“他……”

“犯忌了!”

“上使。”苗思刀面色一沉,道:

“以下犯上,逆伐龙神,此乃大忌,还请上使遣兵,讨伐姜族,以姜族之血祭奠龙神!”

“不错。”繇族御龙使更是单膝跪地,闷声道:

“还请上使出手!”

“不妥。”不曾想,上使却是轻轻摆手,道:

“这里毕竟是太阳宫的地界,我乃相柳之后,贸然出手的话,怕是会引起他人不喜。”

“再说,”

“区区一个下等龙种,还用不到我出手,尔等即可。”

“这……”苗思刀抬头,想了想,道:

“既如此,我先遣人前去姜族质问,同时联系附近氏族,一同讨伐姜族,上使以为然否?”

“呵呵。”上使笑道:

“苗族长倒是谨慎。”

繇族算不得大族,但在附近,却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族人不下五六十万,有数位五阶化龙之人。

供奉神龙不喜肉食,数量多达九头,对付区区一介没了龙神的姜族,竟还要拉上其他人。

难怪,繇族能千年不衰。

若是……

真的自族中求得七阶以下的化龙之术,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为相柳一脉一大势力。

上使眼露思索,随即缓缓摇头。

化龙之术的根本,并不再功法,而在于氏族供奉的龙神。

妖族的龙神,本身实力不强,以它们的血脉修炼化龙术,修至六阶,理论上已给儿子一次他还要怎么办是极限。

六阶化龙术,只能说不弱。

要成为大势力,终究还差不少。

只有能培养出七阶乃至八阶的化龙之人,这等势力,才能真正入八大顶尖龙族的眼。

至于九阶,唯有八部龙族的御龙使,可以达到。

…………

早些年。

因为一枚蛟珠,莫求修为大增。

而今。

连服三枚毒龙内丹,体内法力竟也没有太多变化,唯有元胎得到滋养,形貌越发明显。

距离破丹成婴,已然不远。

缺的,不过是一个机会。

磅礴的内丹精元在体内涌动,但对于已经第四重的阎罗法体来说,却只是杯水车薪。

单论肉身。

现今的莫求,已经不亚元婴、鬼王。

放在葬龙天,就是把化龙术修至八阶巅峰乃至九阶之人,或者较为强悍的成年龙族。

普通内丹,用处不大。

“进阶元婴,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殿下,得了郦族多年积攒灵药的万象,同样满面红光,气息饱满,身上灵光不时闪烁。

作为太乙宗宗主亲传弟子,他的底蕴同样不浅。

此即道:

“师尊曾为我推算过,若想再进一步,唯有在生死之间大彻大悟,方能让元胎彰显。”

“族长根基雄厚,奈何前路无人,只能靠自己摸索,怕是不易。”

对于独开一道的莫求,他从心底佩服。

但也清楚,在前路无人的道途上,单靠一人摸索着前行,终究比不上成熟道路来的方便。

行差踏错,在所难免。

给儿子一次他还要怎么办免费阅读*

“所谓元婴,元胎是也。”

莫求淡然开口:

“元胎,人之真灵、本性所寄,而法相则是心神外显之相,这两者其实与肉身脱不了关系。”

“不错。”万象点头:

“肉身乃一切根本,出生之际元阳所寄,承载三魂七魄,他日证得元婴,也不能舍弃。”

“据传……”

他想了想,道:

“元婴之上,有化神之境。”

“上古修行之人,不乏化神修士,化神之后有两条修行道路,一则舍弃肉身走散仙之路。”

“散仙历经九劫,元婴反阳,阴阳相合证得真仙。”

“一则元神与肉身相合,谓之合体,合体之后渡劫,精气神合二为一,成三花聚顶,证得仙真。”

“散仙?”莫求眼神微动:

“道友见多识广。”

“算不得什么。”万象摇头轻叹:

“现今修行界,元婴后期都未必有,化神尊者更是只在传闻,其上知道了又能如何?”

“不然。”莫求倒是面泛笑意:

“至少,指明了前路,我等若走散仙之路,就无需太过在乎肉身,只求元神无碍即可。”

“若走合体之路,元神、肉身相合,法相反倒是根本。”

“而且……”

“见得越多,莫某越怀疑,现今修行界,未必就没有化神尊者,乃至其上的大能存在。”

“就如此界!”

万象默然。

按鬼族所言,还有姜族、郦族的记载,葬龙天最为强悍的神龙,实力绝不低于元婴后期。

有没有堪比化神尊者的,犹未可知。

大概率,是有的。

既然葬龙天有,其他类似的地方未必就没有这等强者,只不过两人来的地方断绝了传承而已。

若是修为足够,自有机会见识更为广阔的天地。

“族长!”

说话间,族老姜元行入大殿。

他面泛狂喜,大声道:

“得族长传法,姜五、姜十三他们几个,已经有八人进阶化龙术四阶,另外五人也相差不远。”

以往,姜族最为强盛的时候,也不过六七位四阶高手。

现今。

加上郦族投靠的御龙使和一位四阶,共有十位四阶了。

而且,

用不了多久,就会又有人进阶。

十几位四阶高手,放眼周遭氏族,除了繇族之外,怕是没有哪一族的实力比姜族强。

想到此处,姜元不由在心中喊了声龙神在上。

“八人?”莫求面色不变,淡然道:

“护神法已经传下,让族人们尽数修习,用不了多久,龙神就会赐下六阶化龙之术。”

“六阶!”姜元眼露狂热,重重点头:

“是!”

“我这就吩咐下去,让所有人都修行护神法!”

“嗯。”莫求点头:

“护神法、化龙术、化龙池,以后就是姜族根本,不着急,慢慢来。”

“是!”

姜元应是,心潮起伏。

族长没有说谎,经由他调整的化龙池,婴儿死亡率大减,淬体效果,却有了极大提升。

唯一的缺陷,

是化龙池的主药,从龙身上分泌的东西,换成了龙血。

但龙血数量有限,目前毒龙血只能够三月所用,时间一到若无新血补充,就告枯竭。

地界龙裔的血也能用。

如龙鳄之类的。

但这等龙血配制的化龙池,药效极小,而且婴儿长大后,若不能重新换血,化龙术也难有成就。

这点,莫求并不急。

葬龙天,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龙血。

“报!”

这时,有人来报,繇族使者前来拜访。

“繇族?”

莫求眼眉微动。

附近第一大族,供奉相柳后裔,族内有数位五阶化龙高手,疑似有一位六阶的御龙使。

供奉龙神,更是多达九头。

人数,数十万。

“进!”

与兽皮、树叶裹身的姜族、郦族人不同,繇族使者身上,已经有了相对简陋的服饰。

头戴粗糙玉冠,玉冠上有类似文字的东西。

看来。

繇族有成熟的语言、文字系统,不像其他氏族,两族之间的交流仅限于少数几个人。

来人抱拳拱手:

“繇族苗三,见过姜族族长!”

莫求审视对方,来人身材高瘦,看上去弱不禁风,实则皮肉紧实,浑身上下充斥着爆发力。

实力,赫然把化龙术修至四阶。

一介使者,就是四阶高手,繇族不愧是附近第一大族。

“远来是客。”莫求伸手示意:

“请坐!”

苗三挑眉。

面前这位姜族族长给他的感觉,与此前见过的氏族族人截然不同,有一种不疾不徐的气度。

不止其他族长比不上,就连自家族长,似乎也少了份那种胸有成竹、波澜不惊的韵味。

倒是……

有些像那位上使!

同样的云淡风轻、自信非凡。

扫眼场中的姜族少司祭,衣服华美,气息祥和,犹如春风沐浴,气质竟也极其了得。

这两人,都得了‘龙神’眷顾?

念头转动,他心中也不敢轻视,恭恭敬敬拱手,道:

“坐,就不必了。”

“在下此来,是奉族长之命前来问一问,贵族供奉神龙已死,为何还没有举族殉葬?”

“反到攻入郦族,以下犯上杀死郦族神龙?”

话到最后,语声已是凝重严肃,带有质询之意。

“我族供奉的乃是龙神,而非贵使所言的神龙。”万象接口,道:

“至于讨伐郦族……”

“郦族对我族龙神不敬,我等奉龙神御令,讨伐孽龙,此乃天经地义之事,无需解释。”

“哼!”苗三轻哼:

“可据在下所知,贵族口中所谓的‘龙神’,他人从未见过真容,谁人知道是真是假?”

“况且。”

“就算真有龙神,尔等先前信奉的神龙已死也是事实,按理来说,姜族也应殉葬才对。”

“神龙见首不见尾,岂是他人随随便便就能见得。”万象面不改色:

“我等改信龙神,是我族私事,倒是贵使,若再对我族龙神不敬,莫怪我等不客气!”

“不客气?”苗三挺身,面泛倨傲,显出大族使者的气度:

“我身为繇族使者,代表的是繇族上上下下数十万人,我倒要看看,尔等如何不客气!”

“族长有言,姜族神龙陨落,尔等应当殉葬,不过若是你们愿意投靠我族,倒也不是不能得到谅解。”

“若不然……”

他双眼一缩,冷声道:

“我族必将联合附近数族,讨伐尔等!”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对于莫求来说,拿下一个区区郦族,自不算什么。

毒龙的实力也不算多强,若非身上的剧毒,初入金丹的修士,都可轻易把它们斩杀。

此行,以立威,巩固自己在姜族的地位为主。

眼见自家供奉龙神已死,郦族人也陷入绝望之中,不少人甚至干脆放弃抵抗跪地痛哭。

有些则神情癫狂,从隐蔽处冲出,不要命般扑向来袭的姜族人,妄图与之同归于尽。

葬龙天的人族,对龙裔的态度极其奇特。

崇拜、畏惧、儒慕……

尊之为神。

乃至甘愿为其献上生命,视其为主,不过对于讨伐其他氏族的龙裔,却也并不抵触。

喊杀声,渐渐削弱,直至平息。

“族长!”

没过多久,一位名叫姜元的老者满面红光奔来,中气十足拱手道:

“孽龙伏诛,我族大获全胜,已经斩杀了郦族的族长,并其妻妾子女,共三十九人。”

“他们的头颅,马上就送过来!”

能起的上姓名,在姜族的地位就不低,实则姜元按辈分算,还是族长姜浩的叔伯辈。

闻言,万象下意识皱眉。

莫求却是面色不变,缓缓点头:

“清点一下郦族族人,尽数登记在册,若有不愿意改信龙神的,青壮斩杀、妇幼驱逐。”

在随处可见凶险的葬龙天,脱离氏族,无异于死路一条。

且,

若不改投其他氏族,也难有后人。

“是!”

姜元告退。

万象神情复杂。

他不知早年经历了什么,对于杀戮有种天然的抵触,甚至见不得他人的一丁点苦难。

好在作为金丹,绝非愚笨之辈,知道现今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

翌日清晨,结果就呈了上来。

“族长!”

郦族荒芜的大殿内,少司祭万象身着拖地皮袍,一副正装打扮,手托一块石板,道:

“郦族总人数不足十万,此番战死七千有余,有近万人选择为孽龙殉葬,另有数千不愿意改信,已被尽数驱逐。”

“现有人数,六万八千余!”

“不足十万?”莫求放下手中的兽皮,垂首问道:

“郦族人占据附近的大片山林,操纵毒物,几无克星,数百年延续人数怎么会这么少?”

“族长。”下方的姜元开口:

“这点,我倒是知道。”

说着不等莫求问话,径自道:

“郦族人之所以人口那么少,一是因为毒龙胃口大,每月都需吃很多人,而且尤其喜欢吃少年。”

“其二……”

他叹了口气,道:

“郦族的化龙池有剧毒,进入沐浴淬体的婴儿有很多撑不过去,还未长成就已夭折。”

万象轻叹。

姜族的化龙池,死亡率已经不小,能让姜元也要感叹的郦族化龙池,又该杀死了多少婴儿。

[标签:p标签给儿子一次他还要怎么办]现今活着的族人,都是遭过生死之劫的。

“原来如此!”

莫求面色不变,见姜元欲言又止,道:

“放心,龙神不久之后就会降下化龙池,而且,我们的化龙池不仅无损婴儿的性命还能大幅度强化他们的体质。”

“至少,绝对比姜族要强!”

场中众人,除了万象外,无不双眼一亮,面泛狂喜。

之所以在葬龙天人族必须依靠龙裔延续,上古之时的原因不提,化龙池,就是根本。

如无化龙池淬体,弱小的人族,根本难以在遍地都是凶兽的葬龙天存活。

而化龙池的主要原料,就是氏族供奉龙裔身上的分泌物。

姜族失去了三首蛟龙,郦族没了毒龙,就等于断了化龙池,以后的婴儿该如何淬体?

现今莫求能重立化龙池。

对于姜族族人来说,就相当于有了立族之基。

“族长。”

待众人回神,万象再次开口:

“郦族也有化龙之术、化龙池配方,与我族相差无几。”

“此外,郦族共有三位族人把化龙术修至第四阶,其中一位,更是有幸成了御龙使。”

“御龙使?”莫求双眼一亮。

御龙使就是当初他们刚刚进入葬龙天,遇到飞龙之时,看到的在它们背部立着的人。

因体内蕴有大量龙血,能与龙族交流而得名。

在某些地方,这等人也称龙裔。

当然。

阴间鬼族并不认可,它们眼中的龙裔,并非人族。

氏族内,御龙使的地位不亚于族长,甚至很多情况下,御龙使的命令要远强于族长。

“他没有为毒龙殉葬?”

按理来说,作为与供奉之龙最为亲近的存在,在毒龙身死之际,御龙使也该自裁才是。

“没有。”万道摇头:

“他说自己想见一见真正的龙神?”

“是吗?”

莫求手托下巴:

“让他进来。”

“是!”

不多时,一位身材高瘦,身上由两片类似芭蕉叶叶子裹住的中年男子被压着走进大殿。

男子相貌平平,肤色发蓝,双眼碧绿,身上有着一种异于常人之气。

龙气!

毒龙之气!

这股气息,莫求再熟悉不过,与昨日死在自己手中的毒龙相差无几,只不过薄弱些罢了。

眯眼,他下意识想起一个传闻。

龙性yin,有变化之能,可大可小,不论虫鱼鸟兽,都可与之诞下血脉,人也不例外。

这御龙使……

难不成是毒龙与人交合而来?

他却不知,自己猜测不假,确实有不少御龙使是这般而来。

而且,

在许多氏族,能得供奉神龙的青睐,怀上其血脉的女子,往往都是一个家族的骄傲。

女子,也以得神龙青睐为傲。

另有一些,则是自化龙池而来。

有些时候,化龙池可能会掺杂龙的精血。

这时候进去沐浴淬体的婴儿,死亡率会增加,但也有一定几率融入龙血,成为御龙使。

“罪人恶台,叩见姜族族长!”

男子行入大殿,双膝跪地,朝着莫求重重叩首。

郦族人,多姓恶、栗,此人就是恶姓。

“起来。”莫求单手虚伸,一股无形之力把对方托起:

“身为御龙使,竟然没有陪着氏族龙神一起去,反倒对异族龙神很好奇,到底为何?”

感受着身上那凭空出现的力道,恶台眼泛异芒,闻言牙关紧咬,沉默半响才闷声道:

“它,它们根本就不是龙神!”

“只是一些实力强的毒蛇罢了!”

它,自是指郦族供奉龙。

“嗯?”

“咦!”

此言落下,场中众人纷纷投来惊疑不定乃至愤怒鄙夷的目光。

不管怎么说,此人终究是郦族的御龙使,地位尊崇,竟然说自家供奉神龙只是条毒蛇?

“呵……”

莫求轻笑:

“怎么说?”

“没什么。”恶台面色僵硬,似乎是想起一些不堪的往事,闷声道:

“真正的龙神,岂会如此无智?”

“说的也是。”莫求却没有多问,欣然接受对方的解释:

“你虽身为御龙使,但在我眼里,与其他郦族人并无不同,若想改信,也无不可。”

“至于想见真正的龙神……”

“真龙,从来都是有缘者方能得见!”

他垂下头,眼泛深意。

恶台抬首,面上浮现些许迷茫,随即重重点头:

“是!”

“自今日起,恶台就是龙神信众。”

殿中众人见状,多面露鄙夷,随意背叛自家信奉的龙神,还是御龙使,定是贪生怕死之辈。

不过,

现如今莫求在姜族人心目中的地位,仅次于那不见真迹的龙神,做的决定无人敢质疑。

…………

繇族。

族人多苗姓。

作为附近十余氏族中人数最多,实力最强的一支,繇族算是众族心中暗许的第一大族。

氏族之间的矛盾,若是闹

给儿子一次他还要怎么办免费阅读*

得不可开交,往往会请其从中协调。

这一日,族长苗思刀、御龙使苗万里齐聚一堂。

苗思刀接过飞鸽送来布帛,扫过其上自相柳一脉继承的文字,面色变的有些阴晴不定。

“族长。”苗万里闷声开口:

“有事?”

“嗯。”苗思刀点头:

“前些日子失去供奉龙神的姜族,不仅没有举族殉命,反而进攻郦族,并杀了郦族龙神。”

“嗯?”苗万里眼眉一挑:

“怎么可能?”

两族厮杀,主力从来都不是人族,而是供奉的龙神。

谁家龙神实力强,哪家就会胜,姜族龙神已死,实力锐减,竟然还能杀的了郦族龙神。

这,自然出乎意料。

“竟还有这等事?”

场中除了两人,还有一人。

与两人不同,第三人身着精致华丽的衣衫,皮肤白嫩细腻,眼中神光熠熠,浑然不像氏族族人。

反到像是阳世中的富家公子。

唯一的不同,是此人的额头长着一个青色的独角。

独角长约尺许,弯弯朝上倾斜,成弯刀状弧度,通体闪烁着幽光,给人一种圣洁感。

他的年纪看上去不大,好奇问道:

“那郦族龙神,实力如何?”

“回上使。”苗思刀恭敬躬身,回道:

“郦族龙神的实力到不算太强,化龙术六阶之人,就可与之相抗,但龙神身缠剧毒。”

“周遭数族,不借助龙神之力,无人是它对手。”

“而且……”

“郦族龙神,有三头。”

“六阶?”上使闻言,轻轻摇头:

“不过是低阶龙裔而已,上不得台面。”

对于他族的龙神,此人似乎毫不在意,言语间也无敬畏,甚至隐隐有种看不起的意思。

繇族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垂首。

他们两位,可没这等底气。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