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木身弱见水就发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决斗王国的那个时候,龙崎是风头正劲的日本全国决斗怪兽大赛的亚军,虽然在决赛中因为对当时刚刚推出的陷阱卡不太防备的缘故输给了羽蛾,但是用亚军奖金购置了【真红眼黑龙】的他很自信,自己的实力在所有决斗者中也是数一数二。

然后他在决斗王国之中遇上了城之内,因为对城之内的【时间魔术师】的贪欲,他赌上了【真红眼黑龙】,却被城之内翻盘击败,就此失去了大量星星筹码和【真红眼黑龙】。

在决出了决斗王国的八强之后,龙崎抱着强烈的羞耻心理也观看了获得冠军的隼人和游戏二人挑战贝卡斯的比赛。

在这场比赛之中,龙崎见识到了隼人那连携度超高的【娱乐伙伴】、游戏层出不穷的魔法还有贝卡斯那令人绝望的“幻想怪兽”。

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只是在一个极小的圈子里自高自大而已,仅仅是获得了一个亚军就自以为是天下第一。

殊不知,别说是决斗怪兽之父贝卡斯了,就连同在日本的小林隼人和武藤游戏的实力也比自己要强上许多。

头一次认清了自己的龙崎,却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自己的实力在于更多的决斗者面前其实算不上什么,甚至在之后的决斗都市里,自己还一度在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决斗者面前折戟。

在决斗王国结束之后、决斗都市开始之前,龙崎倒是与羽蛾那家伙再次相遇过。当时,对于已经在与隼人的决斗中赌上了决斗怪兽的未来、被判决永远不能再接触决斗怪兽的羽蛾居然通过某种渠道获得了决斗盘这件事,龙崎也是相当的惊讶。

羽蛾那时候特意找上龙崎,目的一方面是为了炫耀一下他从某个人地方得到的强大力量,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想要把龙崎也招纳进他所在的组织里。似乎是叫做,古鲁斯。

而羽蛾诱惑龙崎的筹码,是许多强力的卡片,从【黑魔导】、【艾克佐迪亚】甚至到本该只有四张的【青眼白龙】,甚至还有龙崎失去的【真红眼黑龙】。

当时,龙崎真的只差一点就答应了羽蛾的邀请加入,但是,该说是骤然开悟还是幡然醒悟,龙崎拒绝了羽蛾的邀请。

“比起强力的卡片,虽然说起来有些滑稽,但是我其实也有些想要相信城之内、武藤游戏他们所说的心之力啊。”

“只有力量却没有心灵寄宿的卡片根本就是一具空壳,别沉迷其中啊,羽蛾。”

羽蛾在得到了龙崎的拒绝后离开了,出于以往自认为的交情,龙崎并没有向海马集团负责监管决甲木身弱见水就发斗都市的部门举报羽蛾。

后来,龙崎听说羽蛾似乎是已经死了。再之后,听说那个叫古鲁斯的组织也被解散了。

【究极传导恐兽】是龙崎来参加这次KC杯之前,意外获得的卡片,也是因为这张卡,犹豫着是否要参加KC杯的龙崎决定了要参赛。

他说服自己的理由,是要在KC杯上吸引足够的人气来获得投资者的关注、成为一名职业决斗者,但是他的心里知道自己真实的答案。

‘果然,我其实还是难以忘怀啊,难以忘怀失去了【真红眼黑龙】这件事情呢,城之内。’

龙崎看向城之内,

‘如果说你是想要战胜海马濑人那家伙,那么我的执念,其实是战胜你啊!’

‘不是因为力量、荣誉之类的东西,我只是单纯想要看看你究竟是如何贯彻卡片的心灵的。’

龙崎一边说着,猛地从卡组中抽出了一张卡片:“回应我吧,我的卡组!就用这次抽卡来决定一切!”

“我的回合,抽卡!”

随着龙崎抽出了卡片,明明龙崎没有进行任何操作,城之内却再度感受到了随着【究极传导恐兽】的消失而从场上离开的那股威势。

龙崎所抽到的卡片,果然是———

“我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

在绝境之中得到了卡组的回应,龙崎兴奋地将手中的卡片高举:“我听到了你的嘶鸣了啊,那么,从不甘的墓穴中复苏吧,【究极传导恐兽】!”

超新星之光,于龙崎的场上再度绽放!

“吼!!!”

【究极传导恐兽】【ATK3500】

龙崎转过头去,看向复苏的巨大恐兽,【究极传导恐兽】的目光与龙崎对视,缓缓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认可着什么。

“那样吗,那么,我也不能辜负你的认可啊。”龙崎笑着看向了城之内,一脸自信的笑容,“那么,我要进入我的战斗阶段了啊,城之内!”

“【究极传导恐兽】的第二个效果是,它在向守备表示的怪兽发动攻击的伤害步骤开始时才能发动。”

“给对方决斗者造成1000点伤害,并且将攻击对象怪兽直接送入墓地!”龙崎猛地挥手,“超新星吐息!”

紫红色的吐息自【究极传导恐兽】的口中喷出,仿佛要将万物粉碎殆尽般瞬间击碎了城之内两只里侧守备表示怪兽中的一只。

被击中的卡片是【流星黑龙】。不甘的它想要反击以彰显自己并非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在超新星吐息之中蕴含的某种毁灭之力在眨眼的功夫里便将其摧毁、连动手的机会也没留下。

“咳呃!”

[标签

甲木身弱见水就发免费阅读*

:p标签]【城之内:2700LP→1700LP】

抬起手挡下【究极传导恐兽】的攻击带来的气流,城之内感受着施加在身上的战斗伤害,硬撑道:“不过是1000点的伤害而已,我还挺得住。”

“喂,城之内,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战斗阶段已经结束了?”龙崎出声道,一边说着,还一边比划出了三根手指,“接下来是【究极传导恐兽】的第三个效果,”

“一个战斗阶段之中,【究极传导恐兽】可以向对方场上所有的怪兽各发动一次攻击!”

“什么?!”城之内也是一惊,“怎么还有效果啊,未免也太强了一些吧!”

龙崎得意地一笑:“所以我早就说了,别小看我啊,城之内。”

“那么【究极传导恐兽】!第二发的,超新星吐息!”

喜欢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请大家收藏:

“腾飞吧,【真红眼黑龙】!”

在因为【痛苦的决断】而戴上了“痛苦面具”的龙崎的注视下,被龙崎选中的【真红眼黑龙】的卡片并没有被城之内回收。打从展开的卡面之中,漆黑的魔龙沐浴着喷涌的熔岩腾空飞起,哪怕是在体积让人绝望的【究极传导恐兽】的注视下,不屈的黑龙也傲然发出一声咆哮!

“嗷!!”

看着熟悉的黑龙在眼前出现,龙崎下意识的也不由得呢喃了一句:“【真红眼】……”

被龙崎叫到一声的【真红眼黑龙】微微低下了头,在空中俯瞰了一眼龙崎,低沉地吼叫一声后,就毫无留恋地将目光从龙崎身上移开,注视着【究极传导恐兽】。

龙崎是【真红眼】在城之内之前一任的使用者,但是也仅此而已。龙崎对【真红眼黑龙】而言只是一个过客,它所认可的只有城之内。

【真红眼黑龙】【7☆/暗】

【龙族/通常】

【2400/2000】

“就算是【真红眼黑龙】,它的攻击力也只有2400点而已。”将注意力从【真红眼黑龙】上收回,龙崎再度看向了城之内,“我的【究极传导恐兽】的攻击力可是3500点。”

“确实啊,要想用【真红眼黑龙】来击败【究极传导恐兽】的话,确实有些难度。”

城之内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却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可是啊,龙崎,我可没说过我要用【真红眼】来击败【究极传导恐兽】。”

“接下来我要用来击败你的怪兽,是这一张!”

一边说着,城之内将一张手卡打出在了场上:“我要通常召唤【妥善料理的队长】,然后发动他的效果!”

在城之内的场上,一名系着围裙的男子表情刚毅地站在一个架在火上的大锅前,用汤勺舀出了一口锅内的汤品尝着咸淡。

【妥善料理的队长】【3☆/地】

【战士族/效果】

【1200/400】

“【妥善料理的队长】在召唤成功时,可以将我的一张手牌返回到卡组之中洗切,然后从卡组里抽一张卡。”

看着城之内将手中的一张卡片洗入了牌组中,龙崎不屑地说道:“切,说到底也不过就是更换手牌的效果而已,只是这样的效果就想击败我吗?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吧,城之内?”

“不对,我想起来了,【真红眼黑龙】和战士族怪兽融合的话,你似乎是可以融合召唤出另外一只【真红眼】的融合怪兽——【真红眼黑刃龙】的吧?你是想要用它来战胜我吗?”

“木大木大,我可是记得【真红眼黑刃龙】的效果,无非就是将墓地的战士族怪兽作为提升200点攻击力的装备而已,依旧比不上【究极传导恐兽】!”

“哎,是这样吗?”城之内虽然说话的语气是疑问,但是脸上却依旧带着笑意,“这种事情我当然清楚啦,但是龙崎,【妥善料理的队长】的效果可还没有处理完毕呢!”

“勇气、榜样和后勤,这是军队最重要的三要素,做饭熬粥算不上丰功伟绩,但是战士们总不能饿着肚子死在战场上。”一边说着,城之内抽出了卡片,“在我使用【妥善料理的队长】抽到的卡片是怪兽卡的情况下,我可以将其特殊召唤!”

“而我抽到的卡片,是这一张,【流星龙】!”

纳尼?!流星龙!

城之内对面的龙崎还很淡定,可是观众席上的隼人差点就没能坐住,眼看着城之内将刚刚抽到的卡片拍在了决斗盘上,要把他所说的那只【流星龙】特殊召唤出来。

你这印卡也太过分了吧,怎么突然就冒出个【流星龙】?这就要开始连光也能超越的加速同调?

接着,隼人在看清了城之内所召唤出来的怪兽后,又有些庆幸自己刚刚并没有过度激动。

城之内所抽到的怪兽哪里是同调怪兽【流星龙】,Shooting Star Dragon啊,分明就是另外一只Meteor Dragon。

比起喷气机造型的洁白的加速之龙,【流星之龙】的造型根本就是个乌龟的背上查收了两个翅膀,造型比起【雷龙】之耻【双头雷龙】还要拉低龙族的平均颜值。

【流星之龙】【6☆/地】

【龙族/通常】

【1800/2000】

常理来说,等级为6☆的【流星之龙】需要一个祭品才能被召唤上场,但是得益于【妥善料理的队长】的效果,它被直接特殊召唤上场了。

“嘿嘿,龙崎,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城之内看见了【流星之龙】的出场,相当得意地朝着龙崎说道,“白龙能带来胜利,而黑龙带来的是可能性。”

“如果说【青眼白龙】象征着最为强大的力量,那么【真红眼黑龙】所对应的则是无限的希望!”

龙崎有些疑惑地歪过头,隔着帽子挠了挠头发:“完全没有听说过啊,谁说的?”

这个问题把城之内给问住了。

“隼人他说的啊,他说这可是决斗怪兽界流传已久的一句传说来着。”

龙崎吐槽道:“哪有那种东西啊,小林隼人那家伙每天没个正形的,肯定又在唬你啦。”

城之内倒是很倔强:“才不是呢。”

一边说着,城之内举起了手中最后一张的【融合】:“这种事情肯定是真的,不然的话为什么我的【真红眼黑龙】总能一次又一次地创造奇迹。”

“就让你见识一下【真红眼黑龙】的另一个姿态吧,龙崎!发动【融合】魔法卡,我要将【流星之龙】和【真红眼黑龙】作为融合素材!”

“出来吧———”

“【流星黑龙】!”

【融合】的卡片被城之内打出落在场上,于此同时的,出现在他场上的【融合】的漩涡将【真红眼黑龙】以及【流星之龙】吸入其中。

“消、消失了!”

龙崎相当的惊讶,之前的【恶魔的召唤】能和【真红眼黑龙】融合、召唤【恶魔龙-暗黑魔龙】,勉强还能解释为双方共同的黑暗魔力的共鸣,而且二者都是相当强力的卡片。

但是【流星之龙】,攻击力1800守备力2000,别说是作为6☆的怪兽了,不少4☆的怪兽也能达到这个强度,而且自身没有任何的效果只是通常怪兽而已,无论那方面都不出彩、居然也能跟【真红眼黑龙】融合到一起?

仿佛是有意与自地下绽放的超新星之光的【究极传导恐兽】对立一般,打从天边亮起了一道火光、迅速拉长为一条火线朝着决斗场上直扑而来,仅仅是一个呼吸的瞬间,一颗巨大的火球便有如陨石一般砸落在了地面上。

伴随“轰”的一声巨响,包裹着火球的岩块炸裂开来,露出了火球之中的健壮的巨龙。

【真红眼黑龙】原本纤细的躯干仿佛是吃下了几百斤蛋白粉然后疯狂健身一般、粗壮有力而且还被改换为了与【流星之龙】的肌肉相同的黑紫色,身材比起之前大了有两倍左右。

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健身后的【真红眼黑龙】、或者说是【流星黑龙】发出一声咆哮,朝着眼前的【究极传导恐兽】耀武扬威。

【流星黑龙】【8☆/炎】

【龙族/融合/效果】

【3500/2000】

“集合了【流星之龙】的力量,【真红眼黑龙】在力量上被放大到了极致。”城之内看着【流星黑龙】说道,“其实我本来还想着把【流星黑龙】留到最后、给海马那家伙一个惊喜。”

“但是果然,跟龙崎你决斗不全力以赴不行啊。”

“哼,你不全力以赴我也不会有意见啊,城之内。”龙崎不爽地说道,“虽然不能完全展现我的实力,但是夺得更高的名次我也可以接受。”

话是这样说的,但是看着【流星黑龙】的出现,龙崎却相当紧张。

攻击力3500的【流星黑龙】,不多不少的刚好有着与【究极传导恐兽】同归于尽的能力。

而除此之外,城之内的场上、给他带来了【流星之龙】的【妥善料理的队长】是被攻击表示召唤上场的,攻击力是1200点,而龙崎自己的基本分是1100点。

大事不妙啊!

无论怎么想,城之内那个家伙接下来的进攻手段果然只会是———

“那么,我要进入我的战斗阶段!”城之内兴奋地发出宣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胜利马上就要被收入我的囊中了哦,龙崎!”

“可恶,别那么快就自说自话地以为你已经1000%获胜了啊城之内!”

听见城之内要进入战斗阶段,龙崎在心中也做出了断绝,一狠心也宣言道,“在进入你的战斗阶段之前,我场上的【究极传导恐兽】有效果可以发动!”

“一回合一次,【究极传导恐兽】可以在双方的主要阶段通过破坏我手卡·场上的一只怪兽,将对方场上的所有怪兽覆盖!”

“纳尼,把所有怪兽覆盖?!”城之内也是一愣,“不对啊,等一下啊龙崎,你的手牌应该是空才对,而且场上也只有【究极传导恐兽】这么一只......难、难道说!”

“为了大义献身吧,【究极传导恐兽】!”

“你又那么做了啊!!”

自从之前为了召唤【究极传导恐兽】而让【超传导恐兽】自爆开始,龙崎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般,这一次他让【究极传导恐兽】自爆之时哪还有之前那样的犹豫,反倒有些兴冲冲的。

随着龙崎指定了【究极传导恐兽】破坏自己,巨大的恐龙先是微微仰起头,然后猛地低下,朝着自己脚下的地面吐出了毁灭吐息!

以【究极传导恐兽】的吐息的落地为起点,决斗场地骤然开裂,仿佛是末日到来之际地表碎裂分崩离析一般,打从缝隙之中大量的炙热熔岩爆起,在瞬息之间喷涌到了高空之中,无论是强而有力的【流星黑龙】还是连锅里的菜都没来得及盛出的【妥善料理的队长】、全部都被熔岩所吞没。

至于【究极传导恐兽】,主动引爆地底的岩浆的它是第一个被吞没的。

待高温略微退散后,众人也终于得以看清场地内,发现万物全部都被冷却下来的熔岩覆盖在内,除了被熔岩完全吞没、破坏送入墓地的【究极传导恐兽】之外,城之内场上的【流星黑龙】以及【妥善料理的队长】全部化身为了栩栩如生的石雕。

【流星黑龙】→【里侧守备表示怪兽】【ATK3500→DEF2000】

【妥善料理的队长】→【里侧守备表示怪兽】【ATK1200→DEF400】

目睹着自己的两只怪兽在化为石雕后被封印回到了里侧守备表示的卡组之中,城之内依旧沉寂在震惊之中:“所有的怪兽全部在一瞬间被封印了起来,好强大的力量!”

龙崎也多少从“放鞭炮”的欢乐之中回过了神来,认真地说道:“在【究极传导恐兽】的力量面前,别说是你的【流星黑龙】了,就连神也不得不被覆盖起来,它的力量虽然需要牺牲才能释放,但是却有着必然将命运引导向有利方向的能力。”

这一点,可不是龙崎在吹牛。

神之卡针对怪兽的抗性,乃是神之卡以外的破坏效果无效、破坏以外的效果只能持续一回合、等级10以下的怪兽效果无效。而【究极传导恐兽】的效果,可不在以上的抗性范围内。

它的等级同样也是10☆,效果也并非是破坏而是改变形式,所以确实如他所说的,即便是神也不得不被盖下。

“因为【流星黑龙】和【妥善料理的队长】都是我这个回合召唤出来的怪兽,所以即便是到了我的主要阶段二,我也不能将他们的表示形式改变。”城之内皱着眉头说道,语气里满是无奈,“那样的话,我只能结束我的回合了。”

“但甲木身弱见水就发是龙崎,你也因此失去了你最强大的【究极传导恐兽】,所以我依旧觉得,胜利属于我这一边。”

【城之内:2700LP,手卡0】

【(妥善料理的队长)】【DEF400】

【(流星黑龙)】【DEF2000】

龙崎只是沉默着,把手指搭在了卡组上。他没法反驳城之内的话,因为他确实已经失去了最强的【究极传导恐兽】。

当初失去了【真红眼黑龙】后、因为大量资金的投入就此落空导致自己的卡组强度一落千丈、最后连决斗王国的八强也没能入围的经历再度在龙崎脑海中浮现。

喜欢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