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双修一次能坚持多久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我都说是如果了!”

云心羽看起来并没有生气,而是将之前说的某两个字强调了一遍,这是必须要让玄十三给出一个答案。

事实上云心羽性子固然直爽,终究是一个女子,心思还是很细腻的,从某些微妙的局势之中,她感受到了一股危机。

大玄王都四大家族并不是铁板一块,这其中折家势力最大,无论是在后宫还是在朝中都有重要人物,也是跟大玄王室走得最近的一个家族。

云家的生意跟折家时有冲突,别看双方整体实力相差不多,但要说在大玄王室的根基,那就相差甚远了。

还有一个原因,或许对于两大家族来说算不上很重要,但云心羽却有一种潜意识,这件事或许会成为两大家族冲突的一个导火索。

那就是各自跟陆寻的关系!

折家世子折彦跟陆寻早已结仇,对方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针对陆寻,若不是顾忌十级黑杀令,恐怕早就对陆寻痛下杀手了。

而云心羽这个云家的第一天才,虽然不是嫡女,如今在云家的影响力却是非同小可。

偏偏这位还是新月宫的人,也就是说她是陆寻的朋友。

这样一层在旁人看来或许并不是太起眼的隐晦敌对关系,此刻已经被云心羽无限放大。

密宗双修一次能坚持多久她总觉得未来折家跟云家真要开战,或许就是因为这一层关系。

相比起云家,折家跟大玄王室的关系无疑是更好,因此云心羽必须得要一个准确的答案,这才能决定她会不会跟玄十三走到最后。

只是这些心中的想法,云心羽没有直接说出来,仅仅是用了“如果”作为掩护,她也不知道玄十三到底能不能明白这些道理?

以玄十三的聪慧,就算不能全明白,应该也能猜到其中一部分隐情。

毕竟这一段时间以来,他那位父皇的所作所为,已经渐渐偏离了他能理解的范畴。

“如果……如果真走到了那一步,我……选择两不相帮,但若是有人要杀你,那就只能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玄十三也知道不给出一个答案是不可能的了,若是自己回答错,那两者的关系都可能出现裂痕,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心羽,你也知道,我……我毕竟姓玄!”

似乎是生怕云心羽不快,玄十三还是又解释了一句。

事实上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极为了不起了,谁能敌得过血脉亲情呢?

恐怕诸多大玄王室的皇子们,被问到同样的问题时,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就会选择以自家玄氏一族为主吧?

“我知道,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云心羽脸上浮现出一抹感激之色,口气之中,生平第一次多了一丝温柔之意,听得她说道:“现在,我相信你对我是真心的了!”

“心羽……”

玄十三心中感动,伸出手去握住了云心羽的手掌,只觉入手冰冷,让得他忽然生出一丝惧意,万一真发生那样的事可怎么办?

“不,不会的!”

再下一刻,玄十三甩了甩脑袋,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

可有些东西一旦滋生,就会像病毒一样蔓延,恐怕此后的一段时间,都会长伴于他了。

…………

“这对冤家……”

走进房间之内的陆寻,有意无意听到了外间二人的谈话,忍不住微微摇了摇头,脸色也有一丝无奈。

百世轮回的陆寻,其实看得比外间二人还要长远。

他也曾了解过大玄王都四大家族的微妙局势,云家和折家的冲突,随着时间的推移,恐怕在所难免。

那位大玄皇帝玄天高,明显是更亲近折家的,谁让折家有一位身为大玄皇后的嫡女呢?

朝堂后宫,折家的势力都远大于云家,偏偏云家在有些生意上,成为了折家的竞争对手,这种矛盾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的。

至于云心羽跟陆寻的关系,其实相比那些大事,有些微不足道,但陆寻跟折彦之间的冲突,到时候或许会成为导火索。

密宗双修一次能坚持多久 完整版_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大玄王室选择相帮折家,玄十三夹在中间必然会很难做,对此陆寻也没有办法,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罢了,不去想这些有的没有,先看看这次的战利品吧!”

陆寻将诸多念头甩出脑海,然后伸手在腕间一抹,一连串的黑色光芒闪现而出,正是一枚枚的试炼令。

“啧啧,这古榆果然不愧是八境天才啊,单是他一人,竟然就有一千一百多的积分!”

陆寻看向那气息最为磅礴的一枚试炼令,看到其上一千一百六十八的数字之时,其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兴奋之意。

这还是陆寻收获的战利品中,第一次有单人的积分超过一千。

说不定这家伙在试炼个人榜上的排名还不低,现在却要永久消失在个人榜之上了。

其实死在陆寻手中的商鼎王朝八境天才,也不是只有古榆一人。

只不过那竹阴才刚刚进入轮回海没几天,就被殷谷跟陆寻联起手来给阴死了,根本没时间去获取积分。

此刻古榆试炼令内的积分,可是他这一个多月来的积累,而且还抢了不少其他天才的积分。

单以积分而论的话,他恐怕都能在商鼎王朝排名前三。

可惜现在全都便宜了陆寻,要不怎么说杀人是获得积分最好的办法呢?

除开古榆的这一千一百多试炼积分之外,其他几大商鼎天才的积分加起来,也差不多有七八百,这就是近两千试炼积分啊。

“嘿嘿,积分再次暴涨,商鼎王朝那些个老家伙们肯定要傻眼了吧?”

陆寻将试炼令中的积分,全都划到了自己的试炼令内。

看到那五千六百九十五的积分,他忍不住想要看一看商鼎王朝那些强者的表情。

“就是不知道我现在是试炼个人榜第几了?”

陆寻心中也有一丝好奇,他相信自己这五千六百九十五的积分,进入前十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至于是第几,他就两眼一抹黑了。

…………

荡海城,海防大堤!

又是多日时间过去,某个大玄文师学院天才的积分,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似乎所有的一切终于回归正常。

唐渊王朝的那位上五境强者,看着自家学院的总积分稳步上涨,渐渐和大玄文师学院拉开距离之时,忍不住大松了口气。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这么几日的时间,试炼个人榜之上,唐渊文师学院的第一天才李朝阳,赫然是在个人榜上再次反超了陆寻,重新来到了第七的位置。

只不过李朝阳跟陆寻的积分差距还不到一千,让得唐渊王朝那位,总觉得有些不太保险。

“我就说嘛,这才是轮回海试炼的正常体现,有些家伙的运气,总不可能一直都这么好吧?”

明珠王朝的上五境强者胡庸,眼看陆寻被李朝阳反超,似乎又恢复了几分信心,忍不住冷嘲热讽起来。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还有四个多月的时间,明珠王朝并不是没有重新超过大玄王朝的机会。

大玄文师学院,也就一个陆寻厉害罢了。

现在陆寻积分增涨的速度趋于平稳,说不定在什么地方都被人干掉了,没有了陆寻的大玄文师学院,拿什么跟明珠文师学院斗?

“昙花一现,终不可久!”

先前学院榜和个人榜都被反超的汉邦王朝,那位上五境强者韩良同样脸现微笑,这简短的八个字,似乎更能体现他现在的心境。

另外一处的商鼎王朝强者骆觉虽然没有说话,但微微点头的动作,显然是在附和那两位的说法,让得不远处的桂东南微微皱了皱眉。

“这些家伙,难道忘记先前几次是怎么被打脸的了吗?”

这句话桂东南并没有说出来,毕竟大玄文师学院势单力薄,没必要逞这口舌之利,只有用事实说话,才有更强的说服力。

“嘿嘿,这昙花可不仅仅是一现,而是已经两现三现了!”

而就在桂东南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帮手的时候,一道轻笑声突然从某处传来,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这一看之下,脸色各有不同。

因为说话之人,乃是周武王朝的上五境强者,名叫姬文昌。

听到此人说话,不少人都是若有所思,想到了一个原因。

毕竟周武王朝和商鼎王朝的关系很有些微妙,现在商鼎王朝带头针对大玄王朝,那周武王朝的人力挺大玄王朝,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不过先前的几次,姬文昌都没有说话,没想到现在突然开口,让得刚才说“昙花一现”的韩良脸色有些青白,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因为姬文昌说的是事实,他所说的这些话,终于让众人想起来,陆寻可不是一蹴而就登上这个人榜第八位置的,而是连续几次积分暴涨。

如此一来说,说什么昙花一现就有些不合适了,既然有一次两次,那会不会就有三次四次呢?

而就在此时,所有人都是眼神一凛,眼角余光似乎看到试炼个人榜上的某个名字微微一跳,当下都将视线转到了石碑之上。

喜欢低调为王请大家收藏:

“殷谷,这一次算你一功,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不背叛我,等试炼结束,我就解了你

密宗双修一次能坚持多久 完整版_

身上的剧毒!”

陆寻侧过头来,盯着殷谷开口出声,口气虽然有些清冷,但听在殷谷的耳中,却是让他喜意升腾。

这一番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

“只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你恐怕是不能再待在商鼎王朝了,像你这样的聪明人,我倒是希望你能来大玄王朝!”

陆寻再次的一番话,却是让殷谷陷入了沉思,他忽然发现自己将问题想得有些简单了,面前这位陆寻师兄,是看上自己的能力了?

“这一次计划,你的随机应变很有用,接下来你的任务不变,去罢!”

陆寻可不会去管殷谷心中在想些什么,他喜欢跟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因为像殷谷这种人,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轻易背叛的。

“是!”

殷谷不敢多说什么,将某些心思压了下去,然后朝着陆寻躬身行了一礼,便是转身退出了大殿。

“陆寻,接下来还要继续猎杀商鼎王朝的人吗?算上我们两个吧!”

直到殷谷的身影消失之后,云心羽才有些迫不及待地开口出声,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看来对那些商鼎王朝的家伙极不待见。

“跟着我,你们未必能达到历练的效果啊!”

陆寻微微摇了摇头,这或许也是玄十三没有说话的原因,如今的陆寻,已经算是他们的一把保护伞了。

说实话,之前的战斗虽然九死一生,差点将性命都断送在了这里,可是对于玄十三和云心羽来说,效果无疑是极大。

玄十三已经隐隐感应到那层突破到八境的屏障,再也不是以前那般不可捉摸了,这就是生死之战带来的好处。

[标签:密宗双修一次能坚持多久p标签]反观那边伤势轻一些的云心羽,似乎已经来到了一个突破到七境圆满的契机,要知道她可是一尊杀力惊人的本命剑师啊。

这才是轮回海试炼的真正意义,一旦能扛下来,一旦能活着熬到结束,那他们就能破茧化蝶。

排名靠后的几大王朝天才,寻求的契机差不多都是突破到八境。

而像夏摘星或是商古阳这些绝世妖孽,他们或许找的就是突破到九境层次的机会了。

如果有着陆寻在身旁,玄十三和云心羽恐怕不会再感受到那种生死绝境,那对于天道的感悟是极其明显的。

“这段时间,你们就先在这里养伤吧,尤其是心羽师姐,最好是突破了再出去!”

陆寻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云心羽,微微沉吟片刻,便是伸手在腕间抹了一下,一道青色光芒乍现,让得玄十三心头一动。

唰!

陆寻屈指一弹,那道青光便是朝着云心羽飙射而去,让得后者下意识接往。

当她看清楚那是什么的时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这是……青玄晶?!”

虽然那只是拇指大小的一块青色晶莹之物,但身为本命剑师的云心羽,又怎么可能不认识青玄晶呢?

她握着青玄晶的右手,都剧烈颤抖了起来。

要知道在陆寻刚到大玄文师学院的时候,就已经托玄十三送过云心羽这么大一枚青玄晶了,让得那位学院上五境的剑仙凌红针都有些羡慕。

可云心羽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陆寻不仅是救了自己一命,现在竟然又送出了一枚青玄晶,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在整个青玄天下,没有任何一个本命剑师,能拒绝一枚青玄晶的诱惑,而且是对方主动送到自己手中的这种情况。

虽然云心羽明知道自己受之有愧,但那只手就是不听使唤。

她相信有了这枚青玄晶,自己突破到七境圆满,绝对是板上钉钉之事了。

“陆寻,青玄晶太贵重了,这不能收!”

云心羽一时激动说不出话来,玄十三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其脸色有些郑重,话语说得甚是清晰,听起来并不是欲擒故纵。

玄十三是铁了心要跟云心羽结为道侣的,可现在他们欠陆寻的人情越来越多,恐怕用一辈子也未必能还得完。

救命之恩就不用说了,而这青玄晶乃是青玄天下至宝,哪怕是玄阳王室也未必有这么一块,这叫他用什么来还?

“十三师兄,这可不是送给你的!”

陆寻侧过头来,脸上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听得他说道:“难不成十三师兄已经以心羽师姐的道侣自居,可以替心她做决定了吗?”

“陆寻,我不是开玩笑,俗话说人情债最难还,咱们欠你的已经够多了,你让我们以后如何还?”

玄十三这个时候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脸色依旧郑重,直接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而这一次,旁边的云心羽也没有多说什么。

“咦?你们俩有情况啊!”

看到这次云心羽竟然没有反驳,陆寻脸色不由变得有些古怪,想到先前发生的那些变故,他忽然猜到一些东西了。

“看来这生死之间,确实是感情升温的最好催化剂啊!”

虽然陆寻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但百世轮回的他,最是洞察人心,应该是这次的同生共死,捅破了横在玄十三和云心羽之间的那层窗户纸。

“既然是这样,那就好办了!”

陆寻脸上依旧带着一抹笑容,听得他说道:“之前那枚青玄晶,是感谢心羽师姐对雪妹的照顾,至于这一枚,便提前当作你们大婚的贺礼吧!”

陆寻这一刻给自己找了个绝佳的理由,他可是知道陆雪以前在文师学院是如何的艰难,若没有云心羽这个好姐妹照顾的话,说不定心态都会崩溃。

陆雪在陆寻心中的地位,跟陆灵儿是相差不多的,又岂是区区一两枚青玄晶能相提并论的?

在某些山上本命剑师的心中,这样一枚拇指大小的青玄晶,哪怕是杀个血流成河也值得。

可是在陆寻心中,若是陆雪真有性命之忧,要将所有的青玄晶拿出来换命,他也会毫不犹豫,这就是血脉亲情大于一切。

此刻陆寻能看出云心羽突破在即,拿出一枚青玄晶,就是为保万无一失。

至于他所说的这个理由,终于还是让云心羽脸色微红地低下了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还真的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玄十三心头有些无奈,他自然是知道陆寻是随口找了个理由,可他确实是不想反驳,难道能说自己不跟云心羽大婚吗?

这可是玄十三想了很多年的一件美事,似乎都因为陆寻的到来,而加快了此事的进程,直接就到谈婚论嫁的程度了。

“这恐怕是大玄王朝有史以来,最贵重的一份贺礼了吧?”

心中想着青玄晶的价值,玄十三极为感慨。

心道这样的事,若是被其他人知道的话,恐怕很多山上仙门的本命剑仙,都要关注他们二位了。

“好了,先这样吧!”

陆寻没有在此事上多说,话音落下转身便走,走进了大殿深处的一个房间内,将这一男一女留在殿内,久久无言。

“心羽,不必有心理负担,那小子财大气粗,这点青玄晶,恐怕只能算九牛一毛罢了!”

直到良久之后,玄十三才半开玩笑地开口出声,让得云心羽抬起头来,狠狠白了他一眼,看得他眉花眼笑。

“刚刚是谁说还不了这个人情?”

云心羽心情不错,见得她把玩着手中的青玄晶,忽然旧事重提,她发现手中这枚拇指大小的青玄晶,似乎变得越来越重了。

“哈哈,他都说了是我们大婚之时的贺礼,还用还什么人情?”

玄十三大笑了两声,以他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不抓住这个机会呢?

也就是说云心羽若是收了这枚青玄晶,便算是答应跟他大婚了。

“嘿嘿,青玄晶我收了,但能不能大婚,还得看你的表现!”

云心羽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而且她出身大玄王都四大家族之一,见识也自不凡,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忽然之间变得有些凝重。

“要怎么表现?”

玄十三一时之间并没有发现云心羽的异样,直接就笑着问了出来,然后他就看到后者一脸凝重地抬起头来,不由收敛了几分笑容。

“玄十三,我问你,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有一天,大玄王室要灭我云家了,你会怎么做?”

也不知道云心羽想到了一些什么,突然之间问出这样一个问题,让得玄十三先是一愣,然后便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玄十三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云家乃是我大玄王都四大家族之一,跟我王室一向交好,还是皇商,父皇他……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呢?”

不知为何,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玄十三心底深处突然多了一个声音,那就是事实可能并非他所说的这般,有些东西变得极其微妙起来。

如果说是在一年之前,恐怕玄十三不会有太多犹豫,他所说就是他所想,可是到得如今,有些事情已经在悄然之间发生了改变。

或许是那一次太子玄正昭之事,又或许是后来大玄皇帝玄天高娶了龙知君之事。

总之这不断发生的事,都在潜移默化之间,改变着玄十三的心境。

喜欢低调为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