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进家门要死人,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尘谣的话让我心头一动,内心之中忽然出现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感来。

而这种情感让我感觉整个人感觉都不一样,同时也让我很紧张,甚至还有些说不出来的矛盾。

看出我的表情变化,尘谣就继续说:“好了,李初一,你也不用担心,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其实在黑暗元心,真谛偶尔出现这种事儿也是常有的,要不然我那大哥又怎么能利用真谛来毁坏永恒冰域呢。”

我点头。

尘谣继续说:“你身上的真谛,就是在永恒冰域偶尔获得的,而且我从你身上感知到的真谛的力量并不大,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但是这样的状态是最好的。”

“我感知到的不多,双神来了,他们感知到的也不多。”

“所以,他们就会把你当成一般的真谛发现者来对待。”

我赶紧问:“当成一般的真谛发现者,会被怎样对待?”

尘谣就说:“自然是拉拢入双神控制下的贵族,给你一些权位,让你为他们服务了。”

我好奇问:“啊,他们不是应该把我抓去做研究,然后剥离我身上的真谛吗?”

尘谣说:“如果真谛能够被剥离,那就不叫真谛了,真谛在一个人的体内出现,那就是无法清除的,当然只有一个人除外。”

我道:“那位大人?”

尘谣点了点头说:“是啊,但是大家也普遍认为,那是只有摸到第十重门槛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我说:“双神不是要突破十重神格了吗?”

尘谣就说:“还早。”

我点了点头。

尘谣继续说:“说回你身上真谛的事儿吧,我们把话题扯的太远了。”

我再次点头。

尘谣就说:“你脑瓜子上绑了石头了吗,老是点头干嘛。”

我“啊”了一声笑着说:“我只是表示同意,等你继续说呢。”

尘谣无奈说:“算了,我还是继续说吧,我之前说要给你打圆场就要从那位大人分出的第十份真谛说起,而这第十份的真谛是那位大人给我的,这里面藏了一种规则,名为时间。”

“真谛时间!”

我一脸疑惑,刚准备说点什么。

尘谣就说:“有些话,我之前不能对你说,而你的一些直觉也未必准确,所以你不用再纠结这些了。”

我点头。

尘谣继续说:“其实我现在说你,也无所谓,因为你和真谛,并不在禁制的词汇里面,所以我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改回那位大人。”

这尘谣算是摊牌了吗,算是直接承认她和我的关系了吗。

我没说话。

尘谣道:“那位大人给了我最后一份儿真谛,让我可以活下去,而我也如愿活了下来,这件事儿虽然极为机密,但却也有几个人知道,这其中就包括双神。”

“所以,你待在我身边,我的一些真谛到了你身上,也是正常的。”

我立刻质疑道:“你不是说,只有十重神格的人才能剥离和给予真谛吗?”

尘谣说:“是的,但是我体内的真谛是分割好的,我可以随意支配好的。”

“别人没有办法从我体内抢夺,但是我却可以随便的赠予。”

我“啊”了一声说:“还有这样的。”

尘谣继续道:“是的,这件事儿双神也是知道的,所以,你在我身边,拥有真谛,而且还是我宣布你用的真谛,这件事儿传到双神,以及那些贵族的耳朵里,并不会引起多大的波澜。”

“这一切只要是发生在我身边,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当然,如果我们选择隐瞒的话,他们肯定会觉得我们心里有鬼,反而会更加的怀疑,现在我们大大方方的承认,他们尽管怀疑,可就没有之前那么怀疑了。”

“怀疑程度越小,调查力度越小。”

“这件事儿,很快就会平息下去了。”

我刚准点头,然后就控制住自己的脑袋,然后“嗯”了一声。

尘谣继续说:“至于这第十份真谛,我还是要暂时保管,等到合适的时候,我会将其物归原主。”

我自然也没有找尘谣要的意思。

尘谣看了看,然后微微一笑说:“说出这些话,我感觉轻松了不少,接下来,我们就在极寒城待上一段时间,永恒冰域的诞生也和真谛有些关系,所以你在这里收获真谛,

猪进家门要死人,

也可以算是清理之中的事儿,重重条件加在一起,都会让你身上的真谛变得合理化。”

“等着双城的大贵族调查完之后,咱们再去别的城市,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我说:“好。”

接下来,尘谣没有再和我说什么,然后轻轻伸了一个懒腰对我说:“好了,我先去忙了,小雪球那边也要安慰一下。”

我说:“我也去。”

尘谣就说:“你就算了,这是我们静神家族的事儿,你不好参与。”

我无奈笑了笑,也就没跟上去。

尘谣走后,我刚准备休息,徐铉和王俊辉,以及李十六就一起来到了我的房间。

王俊辉直接问我:“老李,我都听说了,你说尘谣宣布你身上的事儿,是不是意味着咱们要和双神正面碰撞了?”

我说:“不至于,这件事儿太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反正还没有到那一步。”

徐铉点头说:“我也觉得,尘谣那姑娘做事一向谨慎,她肯定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我们大可不必担心。”

我说:“你们最近也要加强修行,特备是李十六,你身上的血脉压制还没有解除吗?”

李十六也是一脸无语说:“我也纳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我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看了看李十六的面相,他的命宫瘴气就要消散了,这说明他的实力短期内就会有突破。

所以我就说了一句:“也不用着急,我感觉快了。”

李十六点了点头。

说来也奇怪,当我用直觉感知和尘谣有关的事情时,我总是有些不自信,在感知猪进家门要死人其他人时,一股说不出来的自信就会忽然跑出来。

这个时候,我就知道,我的直觉肯定是没错的。

接下来,我也就让同伴们先去休息了。

至于我,则是走到了窗边,欣赏起了雪景,皑皑大雪漫天,满城!

此时,我恰好看到尘谣和小雪球走出静庙,她们的背影有些不对劲。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很快银狼就带着我和尘谣来到了永恒冰域的阁楼中。

我们很快也是来到了永恒冰域的那根小冰柱的面前,这永恒冰域的冰柱比我们上次来看的时候小了一圈。

见状,我便“啊”了一声说:“消融的这么快,你真有办法阻止这里发生的一切吗,我的直觉告诉我,好像并没有那么容易。”

尘谣点了点头说:“的确没有那么容易!”

我诧异道:“可是你刚才信誓旦旦地说你能阻止,而且我的直觉也感觉你没说错啊。”

尘谣忽然问我:“你的直觉从来没有出错过吗?”

我愣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或许有过吧。”

尘谣对我笑了笑说:“嗯,你的直觉在我这种人身上是不太灵的。”

说罢,尘谣直接走到那永恒冰域的冰柱面前,然后缓缓蹲下,接着一只手便“摁”了下去。

接着一股强悍的黑暗元心力量又灌入其中。

随着那股黑暗元心力量的灌入,永恒冰域的冰柱好像又增加了不少。

不过它的消融还没有停止。

见状,我就问:“你一直这么给它增加能量吗?”

尘谣还是摇头说:“不能,必须找到解决消融的方法。”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我的直觉又告诉我,方法就在我身上。

也不知道哪根筋儿不对,我竟然不自觉地说了一句:“我来试试!”

听到我这么说,尘谣愣了一下,她呆呆地看了我几眼,然后摇了摇头说:“那你去试试吧。”

我知道,我刚才说话的语气,可能像极了我的前一世。

而尘谣刚才是以为我完全恢复了前一世的记忆和能力。

见尘谣摇头,我就说:“我就试试,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尘谣说:“那你去试试吧,别逞强。”

我点了点头,然后在冰柱的旁边,也是慢慢蹲下去,将手搭在了冰柱上。

在我触碰冰柱的一刹那,一股极为疼痛的感觉传遍我的手指,我下意识就把手缩回来了。

那东西太凉了,凉得我有些疼。

尘谣说:“不用逞强。”

我说:“再试一次。”

说罢,我聚集着自己的黑暗元心力量,缓缓将手放在冰柱之上。

在我手搭在冰柱上的瞬间,我就感觉自己身上有一股我都控制不了的力量直接灌入在了冰柱之中。

而在冰柱之中,也有一股奇怪的力量想要反抗我的力量,可却瞬间被我的力量给吞噬了。

再接着,我的身体“嗡”的一声就被弹飞了。

尘谣飞快来到我的身后,直接把我死死抱住,这才让我没飞出去太远。

而我明确地感觉到,刚才作祟的那股力量都是真谛的力量。

我压制那股力量,也是身体里不自觉跑出的真谛力量。

我的真谛力量还好说,只是尘辙让禳解做手脚的真谛力量是哪里来的?

这事情显得有些反常了。

尘谣深吸了一口气,对我的表现并不意外,而是淡淡地对我说了一句:“恭喜你。”

我有些不明白,尘谣要说什么。

她轻轻推开我,然后继续说:“你已经成功引起了双神的注意,我可以肯定,你刚才使用真谛的力量,双神肯定注意到你了。”

我“啊”的一身,惊出一身的冷汗来。

以我现在一重半的神格的力量来说,我根本不可能是双神的对手。

不等我说话,尘谣继续说:“不过你放心,双神只是注意到一个会使用真谛力量的人,应该不会觉察到你的真实身份!”

尘谣说到这里也是停下了,然后扯开话题说:“走吧,我们回极寒城去,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最好待在极寒城,哪里也别去。”

我点了点头。

我们离开永恒冰域的时候,尘谣撤掉了周围的结界。

等我们出现的时候,这周围已经围满了人,整个极寒城的高手,有一多半都围在这边。

小雪球见状也是立刻冲过来问我们的情况。

同时她也着急道:“刚才虽然隔着结界,可我还是感觉到里面爆发了大战,而且能量十分巨大。”

说着,她就开始检查我和尘谣的情况。

确定我们都没有什么事儿后,她就松了一口气。

尘谣则是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对着小雪球说了一句:“你父亲被我杀了。”

猪进家门要死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啊”的惊呼一声。

小雪球愣了一下,然后一脸疑惑说:“啊,姑姑,你刚才说啥?”

尘谣重复道:“我说,我把你父亲给杀了。”

小雪球“啊”的一声不再吭声了。

尘谣则是拍了拍小雪球的肩膀说:“你以后可以找姑姑报仇,但是姑姑必须这么做。”

小雪球对着尘谣摇了摇头说:“姑姑,我不怪你,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好。”

尘谣继续说:“另外,永恒冰域消融这件事儿已经解决了。”

“解决这件事儿的人是李初一,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掌握了十重神格才拥有的真谛力量。”

我当场愣住了。

尘谣这是做什么。

她把我身上的秘密一下说出去,这不是害我吗?

在场这么多人,这件事儿很快就会传遍极寒城,然后是整个黑暗元心。

见我一脸的疑惑。

尘谣继续说:“好了,我们先回极寒城了。”

一路上我没有说话,我一直在揣摩尘谣的心思,可无论我怎么想,我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尘谣非要把我有真谛的事儿公之于众?

回到了极寒城,回到了静庙,我就跟到了尘谣的房间,我想要问清楚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儿。

结果尘谣就对我说:“这件事儿你很快就明白了,我这么做完全是对猪进家门要死人你好。”

“你的力量已经被双神发现了,如果继续遮遮掩掩,那问题就大了,你大方的公布出去,我反而有办法把事情给你圆回来。”

我问尘谣怎么圆。

尘谣忽然笑了笑说:“怎么圆啊?那就要从你的第十份儿真谛说起了。”

我心中不由疑惑。

接着我诧异道:“你不是跟我说,你不知道……”

尘谣直接打断我说:“我说了,你的直觉很多时候在我身上都是错的,不过李初一,你记住了,不管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害你,就算是要死,我也会死在你的前面,这一次,一定!”

喜欢麻衣神算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