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多酒想和儿子做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又走了一小段路才到主院,王府真的好大,七弯八拐的都走了一刻钟了,他们肚子都饿狠了。

淮南王与王妃早就听到下人来报,夫妻二人已经高座主位上等他们了。

他们笑眯眯的看着面前四个少年郎,规规矩矩的朝他们行礼。

王妃温婉的笑着:“早就让彬儿邀请你们过来玩了,他偏偏说你们旬休日都另有安排,所以拖到今日才请你们过来。”

“王妃客气了,我们兄弟比较贪玩,初到京城对什么都好奇,哪里都想去,以至于到现在才上门拜见,失礼了。”老大代表另外两人发言。

淮南王也和蔼的说:“少年人爱玩才是正常的。天天都要上学,一个月才三天旬休,总不能还闷在家里读书。京城好玩的有趣的地方还很多,休息日就该多出去走走看看。”

“我们也是如此做想的。”

“彬儿先带他们去给你祖母问个安吧,等会儿再过来用膳。”

王妃看着这会儿天色实在不早了,他们早点见过太妃,也能早点用膳。

自从儿子回来后,王妃日日心情舒畅,眉头也舒展开了,每天笑吟吟的,不再郁郁寡欢,郁结于心,看着都年轻了几岁。

大夫也说王妃的抑郁症不药而愈了,今后好好调理身子也无大碍。

淮南王与王妃的感情也更好了。

“是。”

周善还不习惯唤他们父王母妃,总感觉有点别扭,一般能不叫就不叫。

带着他们从主院出来后,就往太妃的院子去。

自从接了懿贵太妃出宫后,他父王就给太妃选了一个离主院近的院落居住,方便探望,夫妻俩晨昏定省日日不落下。

他们孙子辈的就只要逢十过去请安就可,逢十也是他们书院的旬休日。

懿贵太妃很高兴淮南王把二子寻了回来,这也是她的嫡孙。

看到周善带朋友过来给她请安,她笑开了花。

她本就是喜欢热闹的人,只是上了年纪精力不济,王府几个孙子辈也不和睦,就没必要把他们都拘在跟前,省的闹矛盾。

能出宫跟儿子住一起,她就知足了,当个好太君享儿孙福就好。

“叩见懿贵太妃。”

“快请起,”太妃慈爱的看着他们说道,“好俊俏的儿郎,彬儿与你们一同长大,有劳你们照顾了。”

“太妃客气了,我们同在一屋檐下,不是亲兄弟却胜过亲兄弟,互相照顾是应该的。”

太妃笑着点点头,“彬儿能遇上你们做兄弟是他的福气,你们这会儿是刚下学就过来了吧?听你母亲说你最近看书院的龙舟练习,会晚半个时辰回来。”

“是的,祖母,我们刚回来给父王母妃请过安就过来给您磕头了。”

“你们都是好孩子,快去用膳吧,都在长身体可别饿坏了。”

“是,祖母,那孙儿先带他们回主院去用膳。”

他们恭敬的给太妃行了礼后才离开。

“懿贵太妃挺和蔼可亲的。”

周善点点头,太妃宽厚仁慈,对每个人都很和善。

回到正厅后,王妃就让他们去餐桌落座,不必站着。

“天色不早了,你们都饿狠了吧,听彬儿说你们最近在练习划龙舟,体力消耗很大吧?咱们早点用膳。”

王妃体贴的说着,又命人将三公子,大小姐一起带过来用膳。四公子还小,嬷嬷已经提前喂过了。

他们全部落座后,婢女就鱼贯而入的上菜,揭开餐盘盖后就候在餐桌的左右两侧。

看着眼前一道道精致的菜品,鲍参翅肚,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荤素搭配,应有尽有。婢女们还正在不停上菜,他们都咋舌了。

这么多菜啊,都有二三十道了,他们总共就六个人,再加周善一个六岁弟弟和一个四岁妹妹,怎么吃的完?

看着周善习以为常的样子,他们才忍住惊讶的表情,不让他丢人,淡定的看着。

等都上完菜,淮南王就拿起筷子,示意他们不要客气,夹不到的一旁伺候的婢女会帮忙。然后就安静的吃饭。

他们看着面前精致的菜品有点拘束,无从入手,周善拿起筷子示意他们也吃。

他们看了看餐桌两排的婢女,才犹豫的下筷子吃了起来,心里也嘀咕着,吃个饭还要这么多人在一旁伺候着,看着,不觉得别扭吗。

食不言,寝不语。他们规规矩矩的,不发出任何声音,只吃面前的菜品。

老大看到淮南王一个眼神,就有婢女给他把远一点的菜夹到碗里,他也想试试。

他还没享受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遇呢。

远一点的那碗佛跳墙,刚端上来时他就注意到了。他定睛往那一看,果然,在一旁伺候着,看人脸色行事的婢女就给他装了一碗过来,还挺好玩的。

两兄弟看大哥笑眯眯的,还吃的津津有味,忍不住佩服。

老三也想体验一下,有样学样,想吃啥就看啥,婢女们周到的给他们夹到碗里。

两兄弟本来也是跳脱的性子,这会儿也感到了乐趣,放松下来,一时忘了上座的淮南王与王妃,敞开肚子吃了起来。

老二就意思的让婢女夹了一筷子,然后规规矩矩的吃着面前的。

周善好笑的看着他们,果然心大不见外,不失礼又填饱了肚子。看到他们的欢乐样,他晚上也胃口大开,也不觉得不自在了。

婢女们也一下子忙开了,一会儿夹这个菜,一会儿捞那碗汤。

淮南王与王妃笑眯眯的看着婢女忙碌,看他们吃的挺开心,也放心了。

饭后漱口后,淮南王就去书房忙了。

王妃笑着说道:“今天有你们在,彬儿都胃口大开了,平时他还只吃一点点

喝多酒想和儿子做 免费全文

。”

老大尴尬的说:“我们失礼了,是王府菜色太好了,色香味俱全,我们忍不住胃口大开。”

“没有失礼,你们规矩都很好,喜欢就多吃一点,填饱肚子是应该的。”

“母妃,我带他们出去走走,消消食。呆会儿直接让车夫送他回去。”

“也好。你看着办安排,天色太晚留喝多酒想和儿子做宿在你选中也可。”

他点点头,也不反驳,他们肯定是要回去的,不然婶子该担心了。

喜欢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请大家收藏:

三兄弟因为龙舟赛,每日都早出晚归的,夜晚还要挑灯写功课,裴绣看着都觉得心疼了。特意吩咐厨房睡前再给他们温一碗羊奶。

他们不喜欢喝,平常只有在早上才喝一碗。现在她强制他们睡前也来一碗,补钙,还能加强睡眠。三个都在长身体,营养必须要跟上。

第二天又吩咐厨房,接下去每隔两天就炖只鸡,或者鸭子,给他们补补。

吃的他们最近都油光满面的,周善今日都还说他们好像胖了。

“三天两头炖鸡炖鸭,我们能不长胖吗?”

“伙食这么好,婶子这是心疼大哥了。”

“王府的伙食不是更好,山珍海味通通有,只要你想吃,你父王母妃不都会给你整来。”

老大他们也都疑惑,周善回王府天天山珍海味的,怎么也没见长胖。

周善笑笑不语,天天吃饭都有一群人围着,看着你吃。而且还一点声音都不能发出来,规规矩矩的,感觉在表演吃饭一样。

他哪里吃的进去,再美味的东西他也吃的味同嚼蜡,每天都草草吃一点了事。

他还是喜欢在周家吃饭,虽然没有山珍海味,但是很温馨。没有一堆下人围着,只有一家人,边说边笑边闹,家常便饭吃起来也很香。

“羡慕王府的山珍海味,明日下学就跟我回王府用膳吧,你们好像也没去过王府,明天来玩呗?”

这么一说他们也心动了,自从周善回到淮南王府后,他们还没去玩过呢。

“好啊,我要晚半个时辰才下学,不会耽误吧?”

“没事,我最近不也跟你们混到那个点才回去吗。”

“行。那等晚上回去,我们跟娘说一声,明晚不用准备我们的饭食。”

周善坏笑的点点头,等明天他们去吃过一餐就知道了。

第二日,他们下学后照常去书院的湖边等大哥练习,只是心里想到呆会儿要去王府玩,忍不住有点期待。

今天他们也不打算上船玩了,这几天等大哥练习结束,他们跟其他同窗都会上去划一会儿,也过过瘾。这也是他们留下等大哥的目的。

等老大一身湿漉漉的上岸,他们就簇拥着他往外走,先去自家马车上换身衣服,再上周善的马车去淮南王府。

“你父王母妃知道我们今日要来有说什么吗?”

“我母妃说我早该邀请你们过来做客了,让你们大后天月底旬休日再来玩,玩个一整天。”

“你母妃说的对,你怎么没有早点邀请我们过来玩?”老二瞪着他,还戳了戳他胸口。

他笑着喊冤枉,“第一旬休日不是跟你们逛京城的大街小巷了?第二个旬休日,不是去护国寺放风筝了,过两天月底的旬休日大哥喝多酒想和儿子做不是要去怀柔河练习划龙舟?我要怎么邀请你们,没有个大半天,王府也逛不完啊。”

这么一解释老二才点点头,“这倒是,那我原谅你了。”

周善哭笑不得的看着他。

“等端午过后的休沐日,你们可以再过来玩一整日,想来随时能来,就怕你们能玩的选择太多了。”

老大赞同的说:“确实,咱们刚来京城,什么都觉得新鲜,哪都没去过,要去的地方还有很多。”

“我们可以每个旬休日去一个地方,下个月可以去看大明湖的荷花。”老二提议。

“我也听同窗说过,大明湖的荷花也是京城一景,等七月底咱们还可以去划船泛舟湖上摘莲蓬。”

老三一听周善说划船摘莲蓬,他就眼睛冒光,“这个好,有的玩又有的吃。”

四人在马车上规划着,每个月三天的旬休要去哪哪玩,说的正兴起,马车就停了,车夫敲车门提醒淮南王府到了。

他们意犹未尽的下了车,看到淮南王府门口两个大石狮子,大门是三开间,上覆绿色琉璃瓦。

老三瞪大了眼,“你家门都这么宽的啊?”

“我们平时出入都走侧门,除了重大事情,比如圣旨到,或者娶妻,正门一般是不会开。之前接太妃出宫也开过一回正门。”

他们镇定的跟着周善进去了,心里却赞叹着王府连门都这么大,里面不是更奢华?

周善让下人先去禀告王爷王妃,贴心的没让下人跟着,自己领路。

他们

喝多酒想和儿子做 免费全文

见身边没外人,大胆的东张西望,看着王府的各个景色,小声的感叹王府真大,真好看。

这一路走来七弯八拐的,也亏的周善都记住路了。

老二小声的对周善说:“你路都记熟了?会不会迷路?”

“刚开始会,都要下人领路。后面自己闲着没事就多走走逛逛,也就熟悉了。”

“是我肯定记不住。”

“我也记不住。”

老大总结了:“所以咱们住不了王府,周善可以。”

“呵呵呵…”转角处传来的笑声,吓了他们一跳。

周善上前一步,将他们护在身后,对着来人打招呼,“大哥。”

他们顾不上惊讶,也规矩的跟着行了一礼,“世子。”

淮南王世子勾起嘴角,面上难掩笑意,只是周善看的很清楚,他的笑没达眼底。

“免礼,你的朋友真有趣,刚刚一时没忍住,打扰到你们了。”他客气的说。

“不会打扰,我们习惯了这么说笑。不耽误大哥的事了,我先带他们去见父王母妃。”说完就朝他点了下头,带他们往主院的大堂去。

离得远,观察了周围没人也没转角,老三才小声的说:“你大哥笑的好假。”

老大老二同时扯了他一下,“嘘,别再乱说话给周善添麻烦,小心隔墙有耳。”

老三想到刚刚转角碰上的淮南王世子,也闭上嘴了。谁知道下一个路口会碰到谁。

“没关系,淮南王府还是我父王母妃说了算,你们不必拘谨,平时什么样现在就还是什么样。”

“还要走多久,我怎么觉得咱们走了好久了?”

“马上就到了,我没带你们去大堂,直接带你们去主院的正厅,先见一下我父王母妃他们,然后还要去太妃那边,给她磕个头。”

喜欢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