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无痛苦结束自己的生命*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五川坊县爷夜里惊醒。

额头上尽是虚汗冒起,梦有阴司拘魂,两位带面具的巡游带着他去往城隍庙宇。

却见那堂上坐着一位先生,吩咐三日之后,清河两岸,开坛设法,驱散民众,不跌有误。

传令之后,那位先生却丢给了他一枚铜钱,他却不知是何道理。

一切恍惚真实存

如何无痛苦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一般,不像是一场梦,但摸遍了全身,却都不曾看到那枚铜钱。

县令老爷却是被吓的魂飞胆颤,第二日都没有上堂,反倒是是去了一趟城隍庙,拜了拜那城隍神像。

他只当自己昨日所见,是一场梦罢了,又怕是有什么邪祟上了身,来城隍庙拜拜,总归是不会错的。

“城隍老爷保佑,城隍老爷保佑……”

却不曾想祭拜完后,那叩首的枕头上忽的出现一枚铜钱。

“啊!”

县令大人见了那枚铜钱连忙收了起来,浑身冷汗直流,他不敢抬头,一直跪了半个时辰。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显令老爷才回过了神,将那铜钱收起,便匆匆回了官府。

他算是想明白了,那本就不是一场梦,而是真是的存在。

昨夜,确有阴差来勾了他的魂。

那昨日见到的那位……

怕不是就是城隍老爷了!?

想到这里,他更是一刻都不敢耽搁,当即下令后日清散江边,坊间官民不得靠近,更派了衙役守在了江边,不让人靠近。

又让人准备案桌香坛,摆至江边,静候城隍老爷到来。

城隍老爷显灵,让他办事,他又怎敢不办,必须是快马加鞭的干完。

也是因此,

边的铺子、茶馆甚至连明月楼都关了门,不过也就这么一两日时间,倒也不打紧。

楼里的姑娘倒只是抱怨了两句,却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于她们而言,能歇息两日,那才是巴不得呢。

白凝近些日也不登台,便来了蜜饯铺子与婉月作伴。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婵月便在一旁听着,却是忽的出声问道:“婉娘,为什么今个不开门?”

婉娘答道:“官府下了通告,近来要封锁江边,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白凝说道:“怕不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

她此刻倒是说的极无所谓。

妖怪,神仙,她都见过了,在她这也没什么大人物了。

婉月摇头说道:“五川能来什么大人物。”

白凝耸了耸肩,说道:“谁晓得呢,不过也好,念姨也让姑娘们歇息几日,这几日都不见客,都在歇息呢,至于那些个臭男人,就让他们等着吧。”

“妹妹活的自在。”婉月说道。

白凝却是说道:“姐姐不比我自在的多?”

婉月却是看向了身旁的婵月,说道:“有这丫头在,我可自在不起来。”

婵月本都快睡着了,被婉娘这么一说却是睁开了眼,委屈道:“婉娘怎么这样啊,这难能怪我啊。”

“可不就是怪你。”婉月说道。

白凝噗嗤一笑,伸手掐了掐婵月的小脸,说道:“你婉娘就是嘴硬,心里可不是这样想的,若是我捡到了姑娘你啊,喜欢还来不及呢。”

婵月抿了抿唇,说道:“是吗?”

婉娘伸手在她头上敲了敲,瞧这丫头还不确定的模样,她便心里来气。

婵月也只是敢怒不敢言,摇摇晃晃的便上楼去了,免得又遭了婉娘的打。

白凝说道:“小姑娘都这样,脾气可大着呢。”

婉月说道:“她倒是没我脾气打。”

“婉姐姐也知道啊,婵月定是没少挨你的打。”

“我是她娘亲,再说了,我也没真的打。”

“是啊……”

白凝却是忽的看了看屋子里,问道:“话说回来,婉姐姐,上次那位公子呢?”

婉月一愣,问道:“哪位?”

“姐姐少来,快跟我说说吧,他到底是谁啊?是妖怪?还是神仙?我说怎的有人能入姐姐的眼,原来真不是一般人。”

“什么妖怪神仙的。”

婉月抬起手来,在白凝额头上点了点,教训道:“你啊你,怎的成天都在想着这些。”

白凝却是忽的笑道:“姐姐可是不知道,妹不想金银,却总是想着姐姐的钗群去了。”

如何无痛苦结束自己的生命“你这丫头!”

婉月伸手就要作打,白凝倒是躲的快,一溜烟的功夫便跑出了铺子。

“婉姐姐,我明日再来看你。”

伴着嬉闹,白凝便回了对面楼中。

婉月站在铺子前,望着那丫头的身影,却是无奈一笑。

哪有女子喜欢女子的道理。

又该如何是好。

婉月虽是无奈,但也没有办法,能有这么个好妹妹,着实是舍不得。

……

婵月从楼上的窗外望去,见白姐姐离开了铺子。

不知为何,她心中竟是有些羡慕。

至少,白姐姐说出口的话,婉娘能听明白是什么意思。

可她就算是说出口来,婉娘也只是付之一笑,再答上一句知道了。

那次她曾与婉娘说过喜欢。

婉娘却只是摸了摸她的头,说也喜欢她。

可婵月却知道,婉娘说的喜欢,与她说的本就不是同一个意思。

婵月低下头来,莫名有些郁闷。

她想不明白,臭竹子喜欢婉娘,白姐姐也喜欢婉娘,都是她无法阻止的事。

他们,都是婉娘舍不得的人。

婉月走上楼来,见婵月趴在窗边,又穿的单薄,便取了件披风披在了婵月的身上。

婉月嘴里念叨着:“就快入夜了,趴窗边也不晓得错穿点。”

婵月扯了扯披风,喊道:“婉娘……”

“又怎的了?”婉月问道。

婵月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说话。

婉月站在她的身旁,摸了摸婵月的头发。

婵月望着望着,却是忽的回过头来,直视着婉娘的双眸,说道:“婵儿喜欢婉娘。”

婉月理了理婵月身上的披风,点头道:“知道了。”

婵月闻言叹了口气,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再问千遍百遍,都是这般。

不过,却也不见得有什么不好。

反正都是喜欢。

婵月扯了扯披风,回头挽住了婉娘的手,也安心了许多。

“外面好看吗?”婉娘问道。

婵月回过神来,认真说道:“不如婉娘好看。”

婉娘却只是笑着,敲了敲她的头。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册封大乾鬼神一事事关重大,共计三百六十一位鬼神,说难也不难,但说简单,却也不简单。

若是一个个册封下去,估计还得废上一些时日,若是陈九自己来做,恐怕还得走一遍大乾。

倒不是陈九不愿意,只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罢了。

奔波蹉跎,但不如在茶铺里喝两杯茶来的痛快。

陈九一拍脑门,叹道:“昨个不就有个上佳人选吗,怎的就忘了将这册子给他了……”

先生摇头直叹,这时候后悔却也来不及了,估摸着青柏道人与刘槐安都不知走到哪去了。

在陈九看来,册封一事,刘槐安最为合适,册封的流程也无需再教,让他替自己册封完这三百六十一位城隍在为何时不过。

许是昨夜多贪了两杯烧刀子,便给这事忘了。

真是不该。

狐九跳上桌来,问道:“先生在愁些什么呢?”

“不是什么大事。”陈九答道。

狐九看了一眼先生手里的册子,眼前一亮道:“先生写完了啊!”

它瞧着先生这些日来都是在忙这此事,那时先生都还是一页页的写,不曾想如今都已经成了册子了。

“你看的懂这是什么吗?”陈九问道。

“看的懂一些。”

狐九伸出爪子翻开了一页,见其上写着:【天顺府九川坊城隍正神位,下设巡游十二位,阴差七位…天顺府安良坊城隍正神位……】

狐九瞧了一眼只觉得头晕目眩,说道:“唔,先生,好多字狐九都没见过。”

陈九说道:“这册子如今也只是本册子罢了……”

同时,他还得提防着天道。

上次册封龙君时紫霄神雷都下来了,也不知此次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凡世天道古怪的很,时而赏些功德,时而又降下天劫,就连陈九都有些摸不清这路子。

这反倒又提醒了陈九,他摸了摸下巴,心中暗道:“不如…先册封这正神册?”

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届时,只需让人将这三百六十一位城隍补齐便是,唯一的麻烦,就是得走遍这大乾,得废些功夫。

不过,总比自己亲历亲为要来的方便,同样也能提防着天道。

“是个不错的办法。”陈九口中呢喃道。

望着册子的狐九眨了眨眼,问道:“先生在念叨什么呢?”

陈九摸了摸它的额头,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这小家伙如今连字都认不全,怕也帮不上什么忙,先生倒也有些舍不得这小家伙,成日里念叨着,也是几分乐趣。

.

.

竹玉一路追至一片山林。

稍微感知,却发觉这群山之中有数道妖气,且都不凡,少说在这凡世之中亦属化形大妖之列,但若是比起重山的妖怪,还是差了那么些许。

不过此次竹玉倒也没打算惹麻烦,首要的,还是去寻那颗珠子。

进了山后,竹玉顺着水流已经地脉的走向寻找着,灵物最喜灵气充裕之地,沿着这些地方找,总能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

三百里樊林,群山绵延之间,尽是山头矗立。

在这北地,少有人烟,常有大妖出没,更有妖物占山为王,各立山头。

一颗金光宝珠落入其中某座山中。

一位身着长衫的老者正给茶园浇着水,忽如其来的金光宝珠闪过他的眼前。

“嗯?”老者抬起头来。

却见那金光宝珠直奔他而来。

他抬头作挡,却见那珠子似水一般穿过了他的手,撞进了他的识海之中。

猿三改愣了一下,闭眼感知识海之中,见到那一抹金光宝珠正悬于它的识海之中,大呼道:“你是什么东西!!”

金光宝珠只是晃了晃,却没有一点要离开他识海的意思。

猿三改调动识海,要赶走那颗珠子。

可奈何他怎么使唤,都没能将那颗珠子给赶出去,接连的冲击,反倒使他头晕目眩,站立不稳。

他对于神识的掌控一知半解,一时竟奈何不了这珠子。

猿三改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来。

它能感觉到,那颗珠子是活的,是有灵智的存在,却不知为何会闯入它的识海之中。

无奈,识海一直是猿三改的薄弱项,被这么乘虚而入,是它未曾想到的。

他平静下来,企图与那珠子交流。

“你从哪里来的?”

“……”

“又是什么东西?”

“……”

“你有什么作用?”

“为什么在我识海里待着?”

猿三改数次沟通后无果,却又赶不走这颗珠子,他张了张口,脸上尽是无奈之色。

他眉头微微皱起,不管这珠子是什么东西,目的又如何无痛苦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什么,但只要待在他的识海里,他便难以放下心来。

它化作一道金芒,转眼消散在了茶园之中。

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一片树木密布的山林之中。

“谁!?”密林之中忽的传出声响。

猿三改出声道:“虎妖王,是我。”

那道声音的主人放下心来,猿三改迈步走进了其中。

穿过密布树木,眼前的视野逐渐辽阔,见一处绿草丛生之地浮现眼前,一块巨石呈于中间。

而在那巨石之上,趴着一只慵懒猛虎,似是才睡醒一般。

猿三改见其前肢上的伤口,说道:“虎妖王这是又去找那狐君打架了?”

虎魁冷哼一声,说道:“本王棋差一招,下一次必打的那臭狐狸屁滚尿流。”

猿三改说道:“这些年来,樊山也快被虎妖王你打遍了,狐君已有千年修为,算着这樊山之主,虎妖王若是想敌它,恐怕还得废一些功夫。”

“打完那臭狐狸,我便去仙界一观,听闻仙界有一地唤作南域,这世上厉害的妖怪都在哪。”虎妖王说着,眼中却是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他回过神来,看向猿三改道:“话说,你平时不都是在种些花花草草吗?怎么有心思来找本王了?”

猿三改神色一正,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我这出了点问题。”

虎魁一愣,问道:“你脑子进水了?”

猿三改摇了摇头,接着便解释起了那金光宝珠的事。

虎魁听了之后眉头紧皱,说道:“本王修的体魄,神魂方面亦是有些不懂。”

猿三改说道:“这样的话,还能找谁……”

两位大妖对视一眼,却都同时想起来一个人。

不应该说是人,也是妖才对。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