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仙折腾人的症状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现在天色已晚,于奇正等人决定在本地牧民家先住上一夜。

众人都睡下后,王忠宝还是没有任何睡意。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始终隐隐约约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

既然睡不着,干脆去和牧民主人聊聊天,多了解一下这边的情形。

恰巧这家的主人不但非常健谈,而且学识也比较渊博,两人喝着酥油茶就聊了起来。

喀什,其实是一个简称,它的全称叫“喀什噶尔”。通常都是以疏勒和莎车为中心。

这个词的汉语意思是“美玉集中的地方”。

早在秦汉之际,这边就有疏勒、莎车、尉头、子合、西夜、蒲犁、依耐、乌禾乇、捐毒、休循等诸国,史称西域三十六国。

汉武帝时期,张骞出使西域时曾至这里,明确记录在西域三十六国中疏勒和莎车最大。

到了汉宣帝时,于神爵二年大汉王朝朝在乌垒设置西域都护府,标志着疏勒、莎车等国境域正式纳入中国版图。

东汉初年,莎车一度称霸西域,时五十五国都听其号令。

名将班超驻守疏勒一十七年,丝路南道再度开放。

三国至西晋时期,疏勒先后兼并了周围的莎车、竭石、西夜、蒲犁等国成为西域一个比较大的地方政权。

南北朝至前朝,喀什境内主要有疏勒、朱俱波(叶城)、渴盘陀(石城)等国,多次遣使至中原朝贡。

“所以,这些这个国那个国的,实际上可以说也就是王庭。”王忠宝说道、

牧民答道:“这个看站在哪个角度来说。别说大仪朝了,就算是五星国,对于我们这边称之为国的大多了。咱们疏勒国,大概也只有五星国的六分之一或者七分之一,已经是这边很大的国家了。”

“不不不,”王忠宝赶紧纠正道:“咱们五星市是市,不是国。”

牧民笑了笑,不做辩解。

王忠宝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件事。他认为这件事非常重要,明天等于奇正一醒就去和他说。

接着,又和牧民主人聊了好一阵这边的风土人情,才在哈欠声中回去睡觉。

第二天刚一出发,王忠宝就凑到于奇正旁边说道:“于帅,我想到个很重要的事情。”

看着王忠宝严肃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于奇正就是特别想笑:“什么?在这边开个江南春?”

王忠宝无奈地说:“你把我想到哪里去了?”

于奇正哈哈大笑起来:“难不成你要和我说什么军国大事?”

王忠宝认真地点点头:“没错。”

他这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于奇正笑得前俯后仰。

王忠宝急眼了:“于帅,我真的有正事。”

于奇正这才忍住笑:“好好好,有正事有正事。那就聊聊,什么事?”

王忠宝说道:“我这个是个天才的构思……”

于奇正差点又要笑起来。

王忠宝见状,也不敢继续臭屁了,直接进入正题:“我建议,把蛮族分为东蛮和西蛮。”

于奇正不以为然地说道:“你要分就分呗,爱怎么分怎么分。”

王忠宝不依地说道:“哎呀,于帅,我是在说正事!”

于奇正忍不住说道:“说正事就说正事呗,你撒个什么娇啊。我又没不和你说正事,你说什么来着,哦对了,就是说要把蛮族分为东蛮和西蛮。我不也都回答你了吗?你爱怎么分就怎么分。”

王忠宝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于奇正笑道:“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说就是了,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是什么意思呢。”

王忠宝知道再这么纠缠下去的话,恐怕一天都说不清楚。干脆不理会于奇正插科打诨,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和大仪朝一直都是汉族为主体不同,处于西域和北方的游牧民族,是很多个不同族群“城头变幻大王旗”。

过往中原王朝,都没有太重视这个问题。

要么是统称匈奴,要么是统称蛮族。最细致的记录,也不过是“西域三十六国”。

在普通中原百姓眼里看来,反正都是那边的,没什么区别。

思维决定站位。

因为我们自身是这种思维模式,就天生的让蛮族形成一个团体,或者说从自己脑中就勾勒出一个大的敌人。

如果我们能分而划之,就能达到联合友好的,对付敌对的效果。

这么一来,咱们的安全就能得到更大的保障。

可是,怎么分呢?这又是一个问题。

这种划分首先就是要“有道理”,就是说要听到的人都觉得是这么回事。如果你的分法别人都不认可,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第二就是不能分得太细。如果按照族群来分,这边的族群实在太多了,分了也起不到咱们需要的效果。

第三就是不能按照“国”或者“王庭”来分,因为这边的政权经常变换。

那么怎么分呢?按照文化地域来分。

王忠宝注意到,西域列国虽然此起彼伏,但从文化、习俗、生活习惯来说,不缺乏共同部分。

大仪朝的北方草原民族也是这么一个情况。

那么咱们就划出一条线,分为东蛮和西蛮。

通常而言,我们对西北游牧民族的印象就是“逐水草而居”,认为蛮族都是如此。

但实际上,西域诸国和北方草原民族是有一些区别的。

咱们就可以抓住这些区别,以草原文化和多元文化区分。

虽然听不太懂,但于奇正也感觉有点意思,于是问道:“什么叫多元文化?”

王忠宝得意的笑了笑,开始了他的讲解。

他所设定的多元文化,包含了三种文化。分别是游牧文化、绿洲文化、屯垦文化。

游牧文化不用多解释,就是组水草而居的生活模式形成的文化传承。

绿洲文化是什么呢?这就是王忠宝注意到的,这边与北方草原的不同所在。

和北方都是大草原不同,西域这边的地理种类要复杂得多。有戈壁、雪山、沙漠、草原等等。

地理位置的不同,生活方式也有很大区别。

在这边的绿洲区域,无论气候还是水土,有许多地方都是适合种植的。比如高昌那边的葡萄,我们和田区这边的小麦。这些区域来说,畜牧并不是唯一的食物来源。

至于屯垦文化嘛,就是以市区为典型代表的文化性质。以汉族先进的工业、商业、制造业和文化根基为主体,融合西域民族的各种好的东西,吸收各方面长处。以“屯”和“垦”为基础,形成一个“内循环”和“外循环”相结合的生态。

听了这么多,于奇正似乎有点懂了,不过马上就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复杂呢?直接分为草原和农垦不就行了?”

王忠宝摆摆头:“这就是我这个设计的最精妙之处。于帅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我是分为东蛮和西蛮,而不是南蛮和北蛮?”

之前他也想到过这一点,但这么做就有个很大的弊端。

如果这样划分的话,那么五星市的整个北面都是面对的“东蛮”。

更直观的说法,那样分的话,连分的名字都不应该叫东蛮西蛮,而是南蛮北蛮。

所以,王忠宝划出的这条分割线,是以市区为起点,向北划出的一条线。

这条线的两边,就分别是东蛮和西蛮。这么一来,天山北边的草原民族都划归西蛮范围。

于奇正不解的问道:“那不就又和你之前说的有矛盾了?”

王忠宝笑道:“哪里矛盾了?”

于奇正说道:“你开始说过,划分的基础要大家都认可,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你这么分的话,那些被划分到

蛇仙折腾人的症状免费阅读*

西蛮的草原游牧人群会认可吗?”

王忠宝哈哈大笑起来:“所以我说我的设计很精妙嘛,快夸夸我。”

于奇正无奈地说道:“好吧好吧,我宝哥英明神武,男子气概十足……”

王忠宝怒道:“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

于奇正翻了个白眼:“我就会这么夸人,爱听不听。”

王忠宝更生气了:“不听!行,你这样我就不讲了。”

说完就撅起嘴,一句话也不说。

过了好一阵,重又恼羞成怒地吼道:“你什么意思?”

于奇正一脸委屈地反问:“我什么什么意思?我没什么意思啊?”

王忠宝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于奇正说道:“宝哥你生气了不想讲了,那就不讲呗。”

王忠宝脸涨得通红:“你应该让我讲,应该软言相求让我讲。”

于奇正上前捂住他的嘴巴:“不不不,别讲。宝哥蛇仙折腾人的症状您千万别讲,憋着啊,好好憋着,千万别说出来。”

王忠宝左右奋力挣扎脱他的手,愤愤地说道:“你不让我讲,我非要讲。我气死你,气死你……”

于奇正双手捂住耳朵叫了起来:“啊啊啊,我死了,我气死了。你说什么?我听不到,我什么都听不到。”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枯燥的行程上有这么一对活宝插科打诨,确实是件不错的事。

笑了一阵后,迦叶大师说道:“好了好了,于帅别闹了。让王公公说吧,老衲可以感觉到,他说的这件事意义很大。”

王忠宝得意地笑了起来:“还是迦叶大师慧眼识珠。”

迦叶大师苦笑道:“现在不叫我迦叶老秃驴了?”

所有人又都哈哈大笑起来。

又闹了一阵之后王忠宝才重又说了起来。

他昨晚仔细的分析过这条线。虽然两边都是逐水草而居,但又有一些区别。

靠西域这边的草原民族因为和丝绸之路接近,所以在畜牧业的基础上,相对而言有一定的工商业基础。

而东线那边的,就属于非常纯粹的放牧了。

这就有点类似于山区地带。在平原地带的人来看,都是山区的人。

但在他们自己来看,居住在靠外面世界的山脚的人和深山老林的人又完全不同。

现在西边这些,就像是山脚的人,东边的就像是深山老林。

如果咱们划出的线,是从山脚靠外那条大路来划,那么只要住在山里哪怕是山边的人,都和我们之间有一道鸿沟。双方如果是敌对关系,“山”就成了最天然的保护,他们就会铁桶一块。

但如果我们把最靠外面那一排山上的“半文明人”划归进来,形势就完全不同了。

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

靠山外面的人,因为和平原的人商贸往来多,物资相应也富足得多。

人都是渴望过好日子的,这样一来即便咱们不去打别人,仁德的教化也能逐渐渗透。

按照五星市目前的情形来说,最大的敌人就是来自于北方蛮族大蛮王那边。

只要东蛮西蛮这个概念被广泛接受之后,自然而然地削减了大蛮王的力量。

咱们虽然与大蛮王定了一年之约,但他们遵不遵守承诺,是一件很难说的事。

这次咱们去波斯得多久,现在谁都说不准。

只要东蛮西蛮分界成功,将会大大提高五星市的安全。

于帅之前一直在说“能不打仗就别打”,现在我终于理解了,是要让咱们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境界啊。

于奇正现在完全听懂了。

别说,这还真是个不错的馊主意。

当下赶紧笑啐道:“去去去,少拍马屁。你再说说,怎么才能把你画的这条线让大家都知道?”

王忠宝得意地说了起来。

既然是以文化为线,那么就要强调文化的宣传。

咱们现在有个利器,那就是人视台。

首先就在人视台的节目中,不断提及“东蛮”和“西蛮”话题,让本地观众不自觉的接受这个概念。

这么一来,不管是在内部沟通还是和那边的人打交道时,都会自然传播这个观点。

但是人视台有个局限,那就是长期跟着看的观众,都局限于一个小的地域范围。从目前来看,也就是咱们市区范围。

不过,咱们有个节目,能超出这个局限。

那就是——市区好声音。

市区好声音的很多歌曲,经由歌手演唱后,迅速的传播开去。

不管是东蛮还是西蛮,有个共同特性就是能歌善舞。不仅能歌善舞,而且非常热爱。

咱们只要从这个方面着手,一定能取得很好的效果。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于奇正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

一行人向前走去。

走了不到十里地,前面就来了一队牧民。

见到于奇正他们之后,牧民们纷纷跪倒在路的两侧。

王忠宝笑着说道:“少战事,看来你的仁德已经遍布到这里了。”

于奇正无奈地笑了笑。对这种情况,他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

走到近处之后,牧民们齐声说道:“请赐予我们一点福气吧。”

于奇正觉得很尴尬。

在五星市虽然彩虹屁连天,但也没遇到这种情况过。

赐福?怎么赐?完全没有经验嘛。不过不管有没有经验,眼前都遇到了难题。

现在怎么办呢?

如果拒绝的话,别人会不会认为自己高高在上,不肯赐福?在五星市还好点,可以管他怎么想。可是现在在人家地盘上,还是应该尽量搞好关系啊。

可是如果坦然受之的话,别说自己总觉得不太好,更头疼的是压根就不知道怎么赐福啊。

就在这时,一个牧民跪着往前爬了几步,开口说道:“神仙,求您为我们赐福。”

于奇正心里一阵抓狂,什么神仙,我特莫啥时候成神仙了?想了好一阵,终于想到一个可能。

这里是边境地区,人们说话又容易以讹传讹。想来多半是从市区那边传到和田就变了形,再传到这里自己就成了神仙吧。

行吧,要不就干脆装模作样给他们赐个福吧。最多就是学那些跳大神的,装神弄鬼胡乱跳一阵,然后就说给了他们福气,忽悠过去就算了。

于某人打算跳大神的做法

蛇仙折腾人的症状免费阅读*

没有成功。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恨不得在地下挖一个洞钻进去。

那个牧民继续朝前爬了几步,把额头匍匐在迦叶大师的鞋面上,再次恭敬滴说:“求老神仙赐福。”。

搞了半天,他们说的神仙是指的迦叶大师啊!

原来这些人,全都是朝拜迦叶大师来的。

迦叶大师扶起那个牧民,双掌合到合什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福不福,不是谁赐的。须知种善因,得善果。行善者无需赐福,作恶者赐福无用。”

于奇正心里暗骂,这老秃驴不是在废话吗?

什么福不福不是谁赐的,不就是说“我没这本事赐福你”吗?

还有,什么行善者无需赐福云云,不就相当于说“我帮不了,别找我。”

好你个迦叶老秃驴,咱们可是要搞好关系没麻烦啊。你丫的不帮着忽悠就算了,还这么敷衍个态度,这不是给咱们找麻烦吗?

更让于奇正无法想象的事情出现了。

那个牧民听到迦叶大师的话之后喜不自胜,连连不断磕头说道“谢神仙赐福,谢神仙赐福。”

不光是于奇正,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尼玛的什么情况。

接下来就是一个一个牧民上前亲吻迦叶大师的鞋面。有的人是亲吻之前就喜不自胜,有的是亲了鞋面之后如释重负。

王忠宝实在忍不住了,找了个牧民问其原因。

牧民回答道:“是这样的,那些一开始就非常高兴的,是一直行善,没做过亏心事的。只要能亲到迦叶神仙的脚面,就代表着收到了行善者无需赐福的赐福,一辈子平平安安。”

就连王忠宝,听到这话都不由得心里大叫一声“我了个去”,然后继续问道:“那另外一些人呢?”

牧民答道:“那都是一些做过坏事心里有愧的人。只要迦叶神仙不拒绝,让他们亲吻到鞋面,就代表着神已经赦免了他过往所有罪过。只要以后再不为恶,那么就是为恶者赐福无用了。”

王忠宝实在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这是谁教你们这么理解的?”

牧民不屑地撇了王忠宝一眼:“枉费你有机会跟在神仙身边,怎地没有半点慧根?这些都是我们自己领悟到的。唉,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王忠宝差点跌倒。

所有牧民全都亲到鞋尖后,全体跪在地上,齐声高诵佛号。

亲卫队众人这才全都反应了过来,原来迦叶大师在这边这么牛逼啊。这些人连市长都不膜拜,拜的是迦叶大师啊。

终于全部搞完了,正准备前行时,牧民们拦在马前,无论如何都不让他们往前走。

扯了半天才知道,无论如何非要拉着他们去喝酥油茶。

无奈之下,一行人只得跟了过去那边帐篷喝碗酥油茶。

可是,这不是一碗酥油茶的问题。

陆陆续续从周围来了许多的牧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赐福。

赐福完之后又是敬酥油茶。

敬酥油茶之后又是新来人的赐福。

如此周而复始,一帮人在这里整整住了三天。

到了第四天,不管牧民们怎么勉强,要求迦叶大师多在这里为他们讲几天经,都被迦叶大师婉拒了。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没往前走多久,又遇上信徒。

然后又是赐福敬茶赐福的循环。

王忠宝不由得连连感叹:迦叶大师,看来你在西域的名声比咱们市长都还大啊。

迦叶大师双掌合十说道:世间俗人,不识于帅这个现世佛,只知道我这个传道的和尚,实在是有眼无珠啊。

对于这种最为致命低调装逼的行为,于奇正实在忍无可忍:“老神仙啊老神仙,你都已经是神仙了,为何还要学我宝哥吹嘘拍马的绝活?”

众人全都轰然大笑起来。

于奇正又说道:“要不这样,咱们还是分开走吧。嗯,跟你在一起。何年何月才能走到波斯啊?”

迦叶大师回道:“于帅放心。再往前走,老衲说什么也不会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就在他们这么说说笑笑往前走的时候,疏勒王庭里正在紧张的商议着。

疏勒王率先说道:“各位。你们说说,这事该怎么办?”

疏勒王庭的贵族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开口。

见状之后,疏勒王说道:“国师,你来说说。”

疏勒国师想了好一会儿之后说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

疏勒王坐了起来,接着问道:“国师,能否把话说清楚点?”

疏勒国师答道:“其他方面我就不说了,就说说我最了解了吧。现在本国上下,有很多人信奉佛教。”

疏勒王明知故问地问道:“这没什么问题啊,咱们本来就信奉佛教的。国师,你不也是吗?”

疏勒国师垂下眉毛:“王,我们今日是否要打官腔?”

这话一出,疏勒王急忙说道:“国师,是本王错了。今日大家都敞开了说。”

疏勒国师这才说道:“大家都信奉佛教没错。但是,不管什么教都在人间都有具体的代言人。现在本国上下信徒,相互之间所传送的都是五星市迦叶大师的精妙佛理。我的话都没有人听了。”

疏勒王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国师,我这个王何尝不是如此?现在我们疏勒上下,谈论五星市长的人比谈论我的人要多100倍。”

两人的对话相当于给今天的议题,订了一个主要方向。

负责商贸的贵族说道:“现在?我国的所有商人都在议论着搬去五市做生意。”

负责赋税的贵族接口道:“我们现在收钱也很难办。每次去收,那些牧民商户都问为什么五星市的税那么低而我们的那么高。”

说到这里,负责人口的贵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疏勒王说道:“有话就说。”

负责人口的官员说道:“现在每个月都有奴隶往五星市跑。如果不是那边拒绝接纳的话,恐怕最多不超过三个月,我们的奴隶就要跑完了。”

疏勒王两只手指按着太阳穴轻轻揉动:“再说说军事方面的吧。”

没人回答。

之所以没有人回答,是因为疏勒现在没有主管军事的统帅。

为什么没有?因为是个空缺。

为什么是个空缺?因为他们的前主帅现在坐在牢中,没有军官愿意接这个位置。

几个月前,疏勒王派出太粗了本族声誉最高的名将阿里提,前去解决和五星市的边界问题。

其结果,就是被张宠打得鼻青脸肿。

最可气的是,这种鼻青脸肿是建立在派出了2万大军对阵张宠巡边的三千部队的前提下。

疏勒王大怒之下便将阿里提关进了牢里。之后又先后派出三名将领前去,其结果比阿里提还要差多了。现在提到张宠,疏勒军不管是士兵还是将领,唯一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赶紧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再往后,就没人愿意挂帅过去自找没趣了。

见手下都是这么一副怂样,疏勒王大怒站起身来:“要不这样吧。咱们明天就跪着去祈求那个于奇正,就说咱们俯首称臣。贵族家的女眷全部送去给他们当奴隶,请求他们不要来打我们。”

这句话起到了效果。

在座的疏勒贵族纷纷露出愤怒、愤恨之意。

疏勒王见状接着说道:“不然你说怎么办?”

负责税务的贵族出面说了:“王,我听说于奇正亲自带人过来。现在已经进入了我们疏勒。”

疏勒王说道:“我今天和大家商讨的就是这件事。你们说说。他这是什么意思?”

负责人口的贵族说道:“能有什么意思呢?就是来让我们投降的。”

疏勒王说道:“那怎么办?那我们就投降呗,把我们的财产也都全部送给他们。”

负责税务的贵族明知疏勒王是在说反话,当即跳起来说道:“王,不是这样的。”

疏勒王说道:“那你认为是怎么样了?”

负责税务的贵族答道:“人若太狂必有天收。我已经打听的很清楚了。这于奇正这次过来只带了300人。他再怎么厉害,难道就靠他这300人能打得过我们吗?光是在我们王廷之内就有2万人马。就算他是天兵天将也不可能一个人打赢100个吧。”

这时疏勒国师开口说了:“我倒是听说他们只是路过我们疏勒,无意在这里停留。”

负责人口的贵族接口道:“是的。他们今天已经派人送来了关碟。说经过我们这里前去波斯。”

负责税务的官员冷哼道:“你们信吗?”

众人全都缄口不语。

负责税务的官员继续说道:“就算如此又如何?咱们可以去推测一下他们要去波斯做什么?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件事,联合波斯对我们两面夹攻,更加轻松的灭掉我们。”

负责人口的贵族说道:“不会吧?如果他真的是要灭掉我们。也没有必要联合波斯,光靠他们的部队,我们大概都挡不住。”

负责税务的贵族冷笑道:“你说的对。那就按照你说的,就算他们这次是路过我们这里,等他们回去之后,是不是什么时候想吃我们就可以什么时候吃?”

所有人又都沉默了。

疏勒笑了起来:“我倒认同这种说法。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一搏。不管他去波斯是做什么。总之这是我们唯一一次杀死他的机会。所谓蛇无头不走。只要杀死了于奇正,五星市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更何况咱们部队最怕的那个张重。还有那个蛊惑我们这边人心的迦叶大师都在这支队伍中。只要把他们灭了,五星市恐怕明天就会内乱起来。到时候不光我们没有被吃掉的危险还可以反过去占一些便宜。兴许能把他们整个和田拿过来都不可知。”

这个鼓动很是让疏勒贵族们很兴奋。要知道。如果拿下和田区,他们每个人的财产奴隶都会翻几个翻。

负责人口的官员忧心忡忡地说道:“可是万一不能成功呢?”

蛇仙折腾人的症状

疏勒国王笑了起来:“我怎么都没想到你们会怕到这种地步,本王早有了破敌之计。就算他们是金刚不坏之躯,也能让他有来无回。”

这么一说,所有人的兴趣都起来了,赶紧问是什么好的计策。

疏勒王说了起来:“我早就已经想好了。沿途都对他们客客气气,等他们来到,我们用最高的规格接待。然后给他们下毒,再埋下伏兵,再用火烧。就算他们全部是金刚,也要把它化成一滩金水!”

一众贵族哈哈大笑起来。王就是王啊。

疏勒君臣又在一起商量了好一阵,定下了天衣无缝之策。接着张开网等着于奇正他们撞上来。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