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房秘诀翻译现代文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接到皇后送回消息的是太子。

太子大吃一惊,按着对方信上所写,来到某处私宅,随身带着盐阿郎。

太子看不起江湖草莽,这些人在他眼中不学无术无事生非连无品的小吏都不如,全是祸乱朝廷的刁民,该杀。

秉着谋士的本职,盐阿郎不走心的提醒:“太子素有礼贤下士的美名,何必跟几个江湖人斤斤计较。他们虽是莽夫,但在江湖上的地位犹如皇帝,还是小心为好。”

好嘛,才十五六的年纪是听人劝的?听劝也不是听这种劝。把两个乱匪头子当皇帝尊敬,他们也配。

又恨又瞧不起,太子难免表现的高高在上眼角都不屑看他们。

张正道越小风也是少年意气过来的,这两人瞧太子却像是瞧还没长出凤凰羽毛的鸡仔一般,若是看在和安锦欢做戏的面子上,不是不能将他当个晚辈看,可看太子这态度,他们又是暗含瓜分陈国的野心来,便要让这不知好歹的小辈吃些苦头了。

越小风内力一吐一吸,进来自顾往上首坐下的太子就被他吸在手里。

太子大惊:“你这魔教狂徒,想要做什么?”

盐阿郎伸手悲鸣:“放下我家太子。”

郝灵:“啧啧,你的脚倒是动一动啊。”

盐阿郎的脚动了,一步向前不能再多。

郝灵翻了个白眼。

灵灵灵心里说:一家子的演技哟,愁。

张正道咳咳:“太子还是个孩子,你随便跟他玩玩就是了,别吓坏孩子。”他嘴角一勾,不怀好意:“他母亲会心疼。你舍得?”

这话说得,立即让太子的脸阴晴不定起来。

安锦欢还没出来,不知她是何情景,难道这些武夫对母后用刑?

越小风也勾起唇角:“是你心疼吧,毕竟他也算你半个儿了。”

闻言太子大怒:“无耻,本宫要将你们全杀光。”

他听懂了。他不信。信不信不重要,只要这些人死掉。

越小风冷笑,拎着人飞到假山边把人朝湖水里丢了下去。

清醒清醒吧龙儿子,跟后爸爸们说话客气些。

安锦欢正好被丫鬟带过来,见此一幕,大惊,扑跑着过来,大喊我的儿,又转头仇恨盯越小风。

越小风眼神一冷,安锦欢已扭过头看湖里太子,见他好好的浮出水面往岸边游过来才松一口气,喊着他快快上岸。

张义光和越青欢沉默看着,终于确定这个女人确实不是他们的母亲,他们的母亲从来不会疼爱他们,若是他们落水,她只会视若不见的走开。

[标签

玉房秘诀翻译现代文 最新章节阅读,

:p标签]这样一对比,两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儿起来。

郝灵:“这是在埋怨你呢。”

暗记:“这样来的孩子我怎么喜欢?没办法,我没有伟大的母性。”

她说得一点不起波澜,显然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让她动容。

郝灵没再说这个,父母和孩子之间也是讲究缘深缘浅,显然暗记和双生子的缘分止步于身体的分离。

她说起别的:“你和安锦欢是双生,差不多同时生的孩子,为什么你生两个她生一个?”

暗记诧异了一下,道:“安锦欢的母亲生育过六次,也只有一次是双胎,可见不是人人都可双生的。但你这样说,是有什么内情吗?难道又牵扯玄士?”

郝灵笑了,暗记比安锦欢可聪明太多了。

她道:“先前没留意,这次看得清楚,这太子身上可是背了两份气运。他该有个姐姐的。”

暗记一惊,果真如此?

“安家又作孽换了命?”

郝灵摇头:“这次不是换命,是吞食。”

吞食?一听就是邪恶的东西。

“安锦欢怀胎的时候,腹有龙凤,肯定是找多管闲事的玄士给批命了。那人肯定说多了,凤胎比龙胎健壮命格也更好。”

“一个女儿比儿子命好?”暗记嗤笑:“以安家行事,肯定是认为凤胎抢夺龙胎气运,有凤胎在,龙胎成不了下一任帝王。”

“呵,怎么就不能是帝王,说不得是亡国之帝呢?”

郝灵叹道:“你们有大气运在身,你们的孩子也不会差,这孩子气运弱也是相对,比一般人家也是难得的富贵了,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

暗记冷静道:“所以安家请玄士出手,让龙胎在安锦欢肚子里就吃了亲姐姐?”

不等郝灵回答,她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换活人命格倒也罢了,连胎儿他们都动,这分明是邪术。”

郝灵心道,是啊,以前没看到这些,还以为世界意识小题大做了,但看到这等邪术,才明白世界意识的无法忍受。

连胎儿在不开蒙的时候都做如此孽业,任由玄士胡来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希望。

暗记为那个凤胎悲哀:“我好歹还有灵魂,能求得仙人相助。她不出母体,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又冷笑:“死了也好,无知无觉,总比我生下来当奴才的好。”

郝灵与灵灵灵暗语:“沟通世界意识,是让会玄术的人消失,还是让玄术消失。”

灵灵灵领命而去。

暗记在那边感慨:“我的仇我亲眼得见,那可怜胎儿的仇——她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郝灵沉默了下。

暗记觉得不好。

郝灵告诉她:“你们此类的事情,并不是一桩。这天命所归,犹如高山雪水奔向大海,路路径径都是大势所趋,天命允许范围内,可以有些小偏差,河床移动,山洪改道,有条水消失,有条水冒出来,总不会影响奔流到海的大结局。”

“然有的人想要的多,小溪流硬要改成大河川,也不管那地势允不允板块硬不硬玉房秘诀翻译现代文,改动的人多了,承载河水的大地便被破坏失衡。”

“野心更大的,却是直接奔到高山水源头凿冰崩雪,你想后果会如何?”

暗记脑子里是一派山倒地陷的末日景象。

“会如此...严重?”

郝灵再道:“这只是个比喻。从阴阳转生来讲,你这般挟带巨大怨气的亡灵留人间是厉鬼入轮回也要先消戾气。你受到的不公有多厚,地府消除你的怨气就要多难多久。你这般情况越多,直接影响魂魄转生。”

“而那没出生就被吞噬的,灵魂没了难道不是地府损失?况且她的怨气却不会随同消失,而是在人间飘荡,滋扰活人。”

“我现在没法四处走动,但想来也知道如今世道肯定鬼怪事情越多,玄士越忙吧。可笑他们觉得天下不宁玄门正当道,不知这都是他们玄士做下的孽终要偿还。”

这时腿快的灵灵灵来回复:“它说都要,恶有恶报。”

郝灵轻笑一声,发下宏愿:“待你归位,便是玄士偿还之时。吾愿引九天之雷,肃人间之孽业。”

暗记灵魂震动,心神激荡,只觉包裹在灵台外一层层坚硬的铁甲咔咔碎裂块块跌落,一股清明冲入灵台令她整个人脱胎换骨,去日不可追,今日重塑身。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难道,她真是陈国皇后?”张正道。

“看来是了。”越小风。

“她和仙女——”

“或许有关系。但有什么关系无所谓了。”

张正道:“你的意思?”

越小风凉凉剔着指甲:“一个女人,滋生了野心,就像一汪清泉丢了块泥巴,你喜欢就留着。”

知道不是她,他的欲望没那么强烈了。

张正道嗤笑,你挑嘴我就不挑嘴?

他两根手指并拢,推过一枚黑子:“陈国有武林保护,很好。”

越小风推过一枚白子:“鹿山纹水为界。”

鹿山和纹水,正好位于陈国国土中央,宛如一条斜带,两旁风土人情截然不同,也很巧,一部分离着正道近一些,另半部分离着魔教更近风俗也更开放。

两人相视一笑,达成某种协议。

越小风:“我会带她入京,希望她不会让我们失望。”

张正道:“不要一下答应她和陈国的要求,我们武林人士自来看不起官场虚伪。”

越小风一笑,当然,不见兔子不撒鹰,吃不到好处凭什么给朝廷卖命?那女人要他们出力,首先要喂饱他们才行。

接下来,越小风按捺不动,暗地戏谑看安锦欢着急。

安锦欢不能不急,她已经丢了好几个月,太子再有心帮忙隐瞒怕后宫那群不省心的幺蛾子也到了撕破脸的时候,若是皇帝宣布她身死,她这一辈子的图谋都打了水漂。

或者皇后没死,她被别人截了胡。

安锦欢一个激灵,如今她在这里,难道宫里冒充皇后的会是暗记?

凭暗记把两个这样出色的男人迷的毫无底线,难保皇帝对她怎样死心塌地,若是她进谗言废太子——

安锦欢立刻坐不住了,找越小风:“我要回陈国皇宫,立即就回。”

吊足了她,越小风也不再戏耍,装着受伤的模样:“仙儿,你对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念念不忘?因为他是皇帝?”

安锦欢眼角蹦啊蹦,每次听越小风和张正道辱骂皇帝的话她都觉得是在打自己的脸。

她耐着性子:“我真没有将他放在心上,难道你不想将魔教发扬光大?等太子登基,我是太后,有我在朝堂支持你,你想做什么不能做。”

越小风笑意加深:“好,你可要记得你这句话。”

一丝违和的异样划过心头,急于回宫的安锦欢并没深想。

不过在出发的车队里看到张正道和张义光时还是懵了一下的。

不解的看越小风,你不是不想与他分享我?

越小风没有人后的柔情模样,有几分公事公办:“与朝廷合作,兹事体大,当然要魔教和第一庄一起出头。”

他顿了顿:“我倒不想他来碍眼,可你先与他提过,却是甩不掉了。”

安锦欢听出一股子幽怨来,仿佛自己此刻是面对宫妃吃醋的皇帝,心里异样得意,按上他的手,做出羞愧的模样。

“若早知你如此支持我,我何必跟他多言。让你受委屈了。”

越小风:...真特么恶心。

也是奇怪。以前仙儿一副冷冰冰看见他们就厌恶的模样,他反而中了毒一般迷恋越深。这个长着同样一副面孔的陈国皇后给他们回应,他却觉得这女人俗不可耐。

越小风不承认自己贱,贱的是张正道,他只是喜欢高洁出尘的雪莲花,牡丹,也就俗人才喜欢。

半路上张正道找越小风商议:“我会要登城做为朝廷给我的诚意。”

越小风挑了挑眉:“正好,我要的是隆城。”

两人对视一笑,已经有了同陈国谈判的章程。

越小风淡淡道:“这是合作的诚意。皇后还回去的价钱另算。”

张正道鄙夷:“你以为陈国皇帝会稀罕一个失踪半年的皇后?别以为那些标榜道德典范的伪君子不会丧天良,陈国的皇后好好在宫里呆着呢。我们对此事封口不提就是我们给出的诚意。”

越小风邪笑:“你该不是心疼这个假的为她着想吧。”

张正道无所谓:“反正人在你那里,是送回还是留着自己享用,我不会管,你自己与皇帝交涉。”

越小风默了一瞬,道:“听她意思,朝中事找太子比找皇帝管用。”

张正道:“妇人之言。不过据我打探来的消息,太子得高人指点,最近一年多来屡战屡胜,压得别的皇子喘不过气,确实最有希望做下一任皇帝。至于皇帝,也确实是个没用的花架子。”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那个女人表现的多热情,就知道皇帝有多没用。

皇帝:朕特么——

越小风回到车架,张正道表现的对皇后多不在意,他现在看她就多寡味。只是赶路也是无聊,不如拿来消遣一下也是个乐子。

由此安锦欢又得了一番截然不同的体验,紧张刺激不敢见人。

正好让她安分免生波折。

郝灵问灵灵灵:“这是个肉肉的世界吗?”

灵灵灵回答的官方:“没有恋爱经验的单身狗没有资格鄙视生命大运动。”

郝灵:“...你是不是不想混了?”

灵灵灵:“宿主某些反人类的思想需要我点明吗?”

郝灵:“我从来不反对造物。我只是觉得他们浪费体力,毕竟这么努力也没造出什么东西来。”

灵灵灵:“...要我提醒你你有生子符?”

郝灵:“...”摸着下巴:“我怎么没想到这个?”

立即兴致勃勃找暗记商量:“要不要让她怀孕?”

暗记也脑电波跳了好几跳:“这个也能安排?”

郝灵:“当然了,我完全可以胜任送子娘娘的。”

暗记哇一声:“几个都行?”

郝灵:“当然,当然不能超过人类上限,一窝七八个不太现实。”

暗记嘿嘿嘿甚是猥琐:“想当年,我被迫怀上,我都不知玉房秘诀翻译现代文道那两个小畜生究竟谁是谁的,想一下,若是安锦欢面对同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谁的——日子不行啊,得把两人都安排上才行。”

郝灵:“你怎能偏心。”

什么?

郝灵:“人家正牌男人是皇帝。”

暗记:“你真是太有想法了。就这样说好了。”

说好了。

灵灵灵:“郝灵大师,你还记得你是一个正经的任务人吗?”

郝灵伸出一根手指头:“第一,我从来没说过我很正经。”伸出第二根手指头:“第二,我不是任务人,我是你的上级。”伸出第三根手指头:“第三,这是安锦欢欠暗记的,她本该偿还。”

呵,任务要她惩治坏人,凭什么要她做好人?那安锦欢身上的孽力黑得都看不透了,让她怀个假胎吓一吓又怎样。

“灵灵灵,你的道德面太窄了,配不上我呀。”

灵灵灵:“...是,我会好好向你学习。”

这就是成长吗?从善良的小孩子长成心黑的大人?啊,成长真可怕。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