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叶文初的手指弹了一下,押在脖子上凉凉的刀。

刀发出叮的一声响。

“这刀质量不行。”她讥讽道,“构造啊,打磨啊都不太好,就和你的人一样,蠢钝!”

刀往她脖子推了推。因为是冬天,她的衣服是立领,这样一推领子立刻被割破,若再用力,皮肤定然会破损。

“只要能杀人,刀就是好刀,人也一样!”握刀人语气讥讽,叶文初要转过来,他有些慌,“站好,不然我立刻杀了你。”

“那你现在不杀我,是有什么要问的?那你快问!”叶文初抱臂,神色很轻松。

“我和你生死之仇不共戴天,没什么可说可问的。”他对同伴道,“将她捆起来。”

叶文初让他等一等:“你没的问我,可我有话想问你。”

“乔三的爹,是你的杀的?”

“关你什么事,你还真当自己是青天?”

“那阮家八口呢,也是你杀的吗?”叶文初问道。

“我懒得和你废话,”握刀人说完,叶文初抢着话头又道,“最后一个问题。”

“姚宏,你的侄儿,是你毒死的吗?”

她话音落下,脖子上的刀明显抖了一下,叶文初噗嗤笑了:“姚先阳,你有什么不得不出来的杀我的理由,让你暴露在我面前呢?”

她说话的间隙,手握成拳,从下向上猛叩刀面,姚先阳和他哥哥一样,幼年习武因为太苦所以半途而废,十个他也不是叶文初的对手。

姚先阳的刀被弹开之时,八角和马玲已跃过去。

“杀了她。”姚先阳指挥那些黑衣人,他自己打算后退,却没想到,他的同伴看了他一眼,也开始后退,齐齐翻过了围墙,跑了!

姚先阳愣了一下,显然是不懂,这些人为什么会抛开他,自己走了!

叶文初吩咐马玲:“抓住姚先阳。”她自己则越过了围墙,等她跳出去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会逃,因为官道上,沈翼带着人骑马到了。

那些人黑人跑得极快,像田鼠一样消失在四野的黑暗中,瞬时没了踪影。

叶文初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些人消失的方向。

“发生了什么事?”沈翼来了三个人,“我回城的路上碰见你父亲和你二哥,说你出城找圆智。”

他翻身下马,看见她破损的衣领,眉头紧了紧。

“找到姚先阳了。”叶文初指了指远处,“有六个黑衣蒙面人跑走了。我估计他们是听到了马蹄声,认为是你带着增援到了,于是放弃了姚先阳,自己逃走了。”

“嗯?”沈翼都楞了一下,忍不住发问,“放弃?”

叶文初神色也非常古怪:“是放弃。我制姚先阳时,他们完全没有犹疑和停留,翻墙就跑。”

她以为,这些蒙面人是姚先阳的手下

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

,听命姚先阳,可哪个手下,会抛开主子自己逃走?

而且,还是有足够能力带着主子逃走的前提。

“先去看看。”沈翼和叶文初进了院中,姚先阳已经被五花大绑。灯点得通亮,他身上果然穿着叶文初刚才在床上看到的那件棉袄。

也就是说,今天早上他在睡觉时,喝醉的乔三回家,他匆匆忙忙躲他们逃出门,以至于没有来得及拿棉袄。

叶文初觉得,以姚先阳的脾气,他现在会大喊大叫,破口大骂之类。

但他没有,他安静地垂着眼帘站在院子里,极其的冷静。

“是你杀的阮家人吗?我们开门见山地说话,反正你只要被抓到,肯定是死。”叶文初道,“要杀你的人太多了,包括你爹。”

姚先阳不说话。

“你一直躲在这里?”叶文初冲着姚先阳伸手,“你在阮家拿到的私章呢?”

姚先阳猛然抬头看她,不知在想什么,叶文初继续道:“你不会不知道吧?你是被那些黑人骗了吗?”

“他们让你杀阮家的人,拿到私章取到你爹存的东山再起的钱,随后抛弃你了?”

姚先阳闭着眼睛,浑身都在颤抖,不准备开口。

“他不说,就把他和姚文山关在一起。”沈翼让人将姚先阳带走,姚先阳猛抬头看向沈翼,咬牙切齿地道,“沈令瑜,事到如今你也不过是个屁!”

沈翼根本不和他一般计较,就像他从来没有将姚先阳当成敌人看待,因为不值得。

他道:“骂人这方面,你可不如你爹,走吧!”

沈翼的话戳中了姚先阳最在乎的地方,他不想见到他爹,到死都不会见了。

姚先阳咬舌,沈翼反应更快,牙齿没咬住舌头,就将他下巴卸掉了。

“走吧,时间不早了。那些黑衣人,还会再出来的。”

姚先阳被捆好拖出去。

“老大,大哥,你带我们一起走吧!”乔三眼巴巴地看着叶文初,又转过来冲着沈翼道,“大哥的……”他想了想不知怎么称呼,就补了一句,“大嫂,带我们走吧!”

沈翼停下来看着他们。

叶文初差点笑出声音,和圆智四个人背过身,齐齐抖着肩膀。

沈翼没说话,将身后一盏灯笼提过来,放在自己脸边上,不是照乔三,而是让乔三看清自己。

“瑾王爷!”乔三吓得腿软,噗通跪了,“天黑小人眼又瞎,真、真没认出是您。”

沈翼将灯笼挂回去,面无表情地道:“有事明天来找,今晚休息吧。”

乔三一个劲儿应是,等他们走远了,还在感叹:“瑾王目的强野心大脾气差,这外传的不太对,瞧着脾气挺好啊。”

他喊他大嫂,他都没气。

“不亏是瑾王,胸襟太敞亮了。”乔三道。

姚先阳不开口,沈翼和叶文初真的将姚先阳带去了大理寺。

大理寺的牢房中,有阵阵的尸臭味。

这整整一间,关的全部是姚氏三族,从腊月十七到今天,已经二十天过去了,牢中除了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姚宏母子外,还另有两个老人的尸体,一直摆着。

姚氏的人在看着他们腐烂,闻着这些气味,吃饭、睡觉!

姚先阳从进来后,就再不肯多走一步,瘫在地上,因为喊不出声,所以瞪圆了眼睛,满是不安。

这比他被抓时的眼神还惊恐。

两个侍卫拖着他走,沈翼提着一盏灯笼,照着姚先阳的脸。

很大的牢房,幽幽暗暗,他们处在亮处什么都看不到,可暗处的人却能清楚地看到他们。

仇人!

恨不得拆骨吃了的人,出现了。

黑暗中有无数躁动的声音,沈翼并不想找姚文山在哪里,他来也不是要见姚文山。

“留在这里吗?”沈翼低头问姚先阳,姚先阳摇头,沈翼将他下颌托上去,姚先阳迫不及待,“我说,我什么都说!”

沈翼颔首,目光在幽暗处扫了一圈,转身要走。

忽然,姚文山喝问道:“孽障!宏儿是不是你杀的?”

这声音很可怕!

姚先阳吓得直抖,一个劲儿后退。

“孽障,畜生!我这辈子养了你,就是最大的失败,败笔。”姚文山吼道。

韩国公夫人虚弱的哭声传出来。

“阳儿,给娘拿点砒霜来,就当报娘的恩了。”

姚先阳尖叫,哀求沈翼。

沈翼将他带出去。

叶文初欲走,想到什么又问姚文山:“你是不是还留着一笔钱,给姚氏后人东山再起?”

“没有!”姚文山否认了。

“姚先阳杀了阮婕妤一家,拿走了一枚私章。私章是取钱的印章?”叶文初问姚文山。

姚文山瘫坐在地上,噗出一口血来。

最后的希望没有了。

“没什么钱。”他擦干净嘴角的血,“你莫名其妙!”

他不会说的,这笔钱很大,敢拿这笔钱的人,一定是有野心乱朝野的人。

只要乱了朝野,他就是变成鬼了也高兴。

太高兴了!

“那就砍头的时候见了。”叶文初开门出去。

姚先阳坐在门口一边发抖一边喘气,叶文初瞧不起他:“你杀你侄儿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情况。得亏你家倒了,要是不倒,你爹能把你活剥了皮。”

姚先阳吼道:“你住口!害死宏儿的不是我,是他们!”

“他说,让我先做世子,等姚宏长大再让位给姚宏,那我算什么?”姚先阳吼道,“我知道我不如我哥,我认!我从小到大也不和他挣抢。我比不过我哥,可我还不如一个四岁的孩子?”

“他就知道,姚宏长大了就一定比我强?他就如此断定提前伤我的心。”

“为什么!偏心、看不起我……我受够了。”

叶文初点了点头:“确实,换成我我也生气,手心手背都是肉,偏心就不对。”

姚先阳大哭。

“私章呢?”叶文初问他。

喜欢医判请大家收藏:

国公府跑腿的!

“他为什么死?”叶文初问他,乔三想起来但扭动几次后,根本动荡不了,只能乖乖回答,“国公府倒霉,官府的人到府里来抓人抄家的时候,我哥闹事了,正好圣上到就让人将他杀了。”

圣上当时确实亲自到国公府抄家的,如果有人闹事,以圣上当时的暴躁,杀几个闹事反抗的,太正常了。

“说回来。”叶文初道,“年前住你家鬼鬼祟祟的人,你真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初一晚上我爹死的,初二早上我回来的,不然我就走了。”乔三发毒誓,“要不是我爹死,这里我一天都不能留了,我外头仇人早等着我报仇呢。”

“女侠您,您饶命!”乔三求饶,叶文初接着问,“丢五百两银票是真是假?”

乔三说是真的。

“我家的钱匣子,里面有些碎银子和小额银票,有的是办丧事收的礼金,有一点是我和我爹的。”乔三的脸贴在地上,脸被摁住他口齿不清楚,“五百两在最下面,不晓得哪里来的,反正就在里面。我先将钱全部放在一起,准备等会一起将这钱收起来,可一转眼没了。”

“哪家银庄的?”

“添富贵!”乔三道,“五百两大额,我真不骗您。”

叶文初让他起来,乔三这人有眼力,知道打不过他也不强冲,爬起来求饶,一抬眼看清了叶文初的脸,大惊道:“是叶、叶医判!”

“小人有眼无珠!您可千万别抓小人,小人就是个小混子,不务正业了一点,伤天害理的事一件没做过。”乔三一连保证着。

马玲讥讽道:“不务正业?那你务什么呢?偷抢拐骗?”还好意思说,自己仅仅是不务正业了一点点。

叶文初让乔三告诉他匣子在哪里。

乔三眼睛一亮:“你们出手帮我找?那一准能找到!”说着兴奋地引着叶文初去隔壁,推开房门道,就放这了。

不大的木匣子,摆在五斗橱上,只要是个成年人都能摸着打开,匣子也没有上锁,里面不少碎钱,叶文初翻了一下估计十多两。

“就这一堆钱的最下面,压着一张五百两的,叠的四四方方,我要不是想把钱归置归置,明天带走,我都不知道里面那张。”

确实很奇怪。

“正常人偷,都是一把抓,如果方便就连匣子端。”叶文初道,“这样目标精准的拿大钱,此人一开始就是知道下面有大面额的银票。”

乔三附和叶文初,说对对对,他也这么想的。

叶文初看着匣子,余光瞥到了床铺,床上铺的被褥居然是顶好的棉布,和叶颂利床上用得差不多,花纹也不错,她问乔三:“谁的床?”

“以前是我哥的吧?不知道,反正我回来就睡这里。”

叶文初去打开了柜子,柜子里吊着几件破衣服,还有一床颜色很花布料很差被面。

床底一双旧了但做工很讲究的男士棉鞋,叶文初看向乔三,乔三摇头,跑过来试穿给她看:“小了,不是我的,也不是我哥的。”

“难道我家真住了一个人?”乔三自己也开始琢磨,回忆他回家后,家里发生的一些变化。

他跑出去,在厨房里拿了一把牙具还有盐,给叶文初看:“有这个!”

这些价格不便宜,就算有点小钱的人家,也舍不得用这些。

“还有。”他又去找,把茅房草纸拿出来,就剩下两张,“本来有不少,都被我用掉了。这种纸很贵,我爹肯定舍不得用。”

叶文初掀开枕头,下面压着叠着的棉袄,很新,虽普通但面料也很不错,尺寸也不是乔三的。

叶文初琢磨了一下,和乔三低声道:“你要带着你兄弟帮我找人,并答应改邪归正,从今儿起我罩着你在京城混!”

乔三眼睛一亮:“您说真的?”

“没有半句假话。”

乔三本来就舍不得离开京城,现在有叶医判在道上罩着他,那可比以前的姚家还顶用。毕竟姚家能用的人多,不差他乔三,叶医判就不对了,据他所知叶医判没收小弟。

“从今天起,我就是您小弟,你让我挖坑我绝不挖坟,您让我吃肉我绝不拱菜帮子。”乔三一抱拳,“大姐、不对,大哥在上,受弟弟一拜。”

说着,把他关房里的小弟都放出来,带着七个小弟一起磕头认大哥。

马玲和八角看的一愣一愣。

“小姐,怎么一转眼还认八个小弟了呢?”八角道。

“盛情难却。”叶文初低声道,“能引领他们走上正道,也是功德无量。”

八角忽然无语。

外面,圆智九个和尚正在被村民骂:“你们先是男人再是和尚吧,居然让三个人小姑娘和乔三打架,你们自己躲出来了?”

“阿弥陀佛!”慧灵大师非常羞愧,“是我等考虑不周了。”

主要是叶文初给他们的感觉,不太需要帮助,圆智刚想回说你们太小看叶医判了,她可不是普通小姑娘,屋门就打开了。

半村来看热闹的村民,本还担忧,叶文初三个人吃亏,现在一看,乔三带着七个弟兄,点头哈腰跟着叶文初,别说打架,那表情就差喊姑奶奶了。

“贫僧就说吧,叶医判可不是普通的小姑娘。”圆智道。

村民也是惊奇,叶文初让大家先回去,等人都散了,他们几个人开始搜查乔三的家。

[标签:p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标签]“你从初二到今天,都在家里吗?”叶文初问乔二,乔二摇头,“初三将我爹送上山,我就出门了。今天才回来办头七。”

“箱子是今天发现的?”

乔三说是,早先不知道有个箱子,今天在床底拖出来,里面有一些钱,他也将礼金什么的,都放在里面,预备得空后就拿走。

本以为没有人敢偷他的东西,谁知道还真有。

叶文初在附近转悠,指着后面的一间小屋:“那是什么?”

“那就是茅房。”乔三道,“我爹淹死的那个茅房。”

“后面那间呢?”

“那个是瓜地的棚吧,应该是。”乔三喊他小弟去查看,几个跑过去忽然冲着这里招手,“老大,大哥!”

叶文初没什么反应,乔三提醒她:“喊您呢,现在我是二哥。”

叶文初:“……”

她过去查看,因为是冬天,瓜棚很破,但明显能看到,竹床上有两个非常新鲜的泥脚印。脚印一进一出,然后朝官道西面跑过去。

“追不追?”乔三问叶文初,叶文初用看着竹席上的脚印,还有一捆稻草,她挑了挑眉,问乔三,“你今天早上,几时回来的?”

乔三道:“城门开我就回家了,卯时六刻,天还没亮。”

“你到家后呢,被窝是热的还是冷的?”

“我喝醉了没咋注意,反正吧,被子是散开的,我倒头就睡了。”乔三又问自己小弟,小弟们也说是,但后门是开着的。

他们八个人,各自找地方睡觉。

睡到中午,约好的和尚来做法事,下午钱就被偷了。

“先回去,白天再说。”叶文初交代乔三,“今晚你们也警醒一些。你爹的遗体你看过没有?”

乔三摇了摇头。

“难、难道他是被人害死的?”乔三惊跳了起来,“有人把我爹杀了?!”

叶文初有这个怀疑。

一行人进院子,乔三的小弟推开门,忽然门后一把

已婚女人梦见蛇财运好不好,

刀劈头砍下来,小弟也是江湖混的人,头一偏抬手去挡,刀砍在他的手肘上,他正要后退,叶文初已迎了过去。

院子里,瞬时出现了八九个蒙着面的黑衣人,像是凭空出现的,将他们围住。

“埋伏,他娘的!”

一院子的人便打了起来,寒光凛凛杀气腾腾,圆智举着棍子个乱挥,手腕也被砍了一下,他疼得来了脾气,揪住了一个黑衣人的头发,抱着打。

这些人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冲着叶文初来的。

所以场面几乎是黑衣人围着叶文初打,其他人围着去解救。

叶文初后退的功夫,后腰上被顶着了一把刀,握刀人在她背后呵斥道:“都住手,否则我立刻捅死她!”

大家都停了下来。

余下的蒙面的黑衣人都围在叶文初的一侧。

那刀从叶文初的腰上,移到她的脖子上。

“叶四小姐,叶医判,叶大人,呵呵……你也有今天,嗯?!”

握刀人声音很粗,显然是为了伪装,而故意压着嗓子说话。

喜欢医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