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男只为了性的表现/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深圳是一座包容性强年轻的城市,承接的人口来自五湖四海,年轻人居多,大家都很平等,很开放。

从一个小渔村要成长为一个国际大都市,深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好是他们借力发展创业的好时机。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就能够让花想容学业和工作、家庭三方都能兼顾到,何乐而不为?

这么一想纪晓舟也不遗憾了,唯一让他感动的是,妻子对于他们俩之间感情的付出。

如果不是因为要和他在一起,花想容也许还是会选择京城大学的。

纪晓舟心里暗想:这辈子就认定花想容了。

虽然之前他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这个念头还是越焐越热。

“这是值得庆祝的大事,你们去准备一下,后天我要请全村吃升学宴,这钱我出。”

婆婆于桂红发号施令道。

“是,该请!”纪晓帆极为赞成,“当年我因为穷失学,弟弟也因为家里出了变故不得不辍学,现在小容又考上了大学,这次肯定能够读完。

她是咱们纪家正儿八经的第一个大学生,必须好好办个升学宴,让大家都高兴一下。”

吴雪月也欣然赞成。

纪晓舟和花想容本不想这么大张旗鼓的,因为深圳大学当然比不上京城的那几所大学名气来得大,这么热闹地庆祝,会被人说显摆,而且还不是顶级大学,有什么好炫耀的。

于桂却道:“咱们村今年就你一个考上大学,说咱们显摆就显摆呗,有本事他们也考一个大学,显摆给咱们看。”

其实,村里人根本不懂什么叫重点不重点的,只知道考上大学,毕业就能够安排工作,以后就是当大官、赚大钱的人了,前途一片光明。

所以于桂说的也没错,只要考上大学,就值得庆祝。

婆婆的决定最大,既然她主意已定,花想容也不能拂了她的兴致,只好点头答应。

要办升学宴,就得请全村吃饭,当然不是每一个人,按以往的规矩,是一家出一口人。

桃源村差不多有100多户人家,一张桌子坐八个人的话,差不多得摆15桌。

于桂主意一定,纪晓帆就去找了村里做红白喜事的章程,章程50出头,精明能干,专门给村里人承包做红白喜事的宴席。

章程一听生意上门,便赶紧揣了盒大前门烟来到纪家。

在于桂面前,章程很老练地说了11道菜,香菇肉丸汤、双拼卤料凉菜、面线糊,海参封肉就馒头,老母鸡花旗参汤,炖羊肉,红烧牛肉、清蒸鲜虾……

乡村宴请,之还是要以硬菜为主,多出几道肉就显得很好看,其实钱也多不了多少,大家能吃饱就好,章程如是说。

于桂听了很满意,说:“行,就按你说的办,那你明天就得开始准备吧?”

“要的,时间比较紧,明天上午我过来砌大灶,你这里原本有一口了,我再砌两口就够了,一边要开始备料。”

章程一一道来。

“行,听你的,你安排。”于桂道。

“这些菜式你要定了,我明天早上就去采买新鲜的材料,象肉丸什么的,明天早上砌灶好就要开始炸了,不然来不及。”

章程把事情一一安排了。

于桂都一一答应下来,付了五百块定金给他,好方便他去买食材。

等章程走了,花想容对纪晓舟说:“既然办了升学宴,那明天咱们得去把老师请来。”

“好。应该的。”纪晓舟没有犹豫,说,“我包辆中巴车去接他们。”

“行,这样一来,老师们也可以喝点酒。”花想容一听纪晓舟考虑得这么周到,也挺开心的,“张春桃老师一定要请到,不过我猜她肯定很生气,气我不肯报京城大学。”

“老师也是为了我们好。等以后咱们有出息了,口袋里有活钱了,到时候回来一中,设立奖教奖学基金,一来帮助困难同学,不让他们象我那样失学,二来可以给优秀的老师补贴家用。”

纪晓舟忽然有了主意。

“行,我赞成。”花想容动容,没想到纪晓舟有这份心。

前世她真的设立了一个以纪晓舟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奖励一中师生,这一世没想到纪晓舟自己想要成立基金会,受到触动,花想容便问:

“晓舟,你打算叫什么基金会?”

“云想吧!”纪晓舟毫不犹豫地道。

“啊?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花想容一脸惊愕,一时反应不过来。

“云想衣裳花想容啊!”纪晓舟嘿嘿一笑。

“好啊,你……”

花想容没想到,纪晓舟还懂得借名字暗通款曲,稍顷,脸上露出了一丝粉红。

“对,就是为了你起的。”纪晓舟厚着脸皮道,看到花想容脸上的羞涩,他不由暗自心动。

第二天一早,花想容在公鸡打鸣声中醒来,乍回到这里,仿佛是重生前的那一天。

她在深圳这样的大城市过了大半辈子,其实更适应城市的生活了,但是回到这里,有纪晓舟相伴,她觉得生活在哪里其实也没有差别。

在老家,物质条件艰苦一些,但是心是充实的。

在城市,物质条件是好一些,但若没有纪晓舟相伴,内心是空虚的。

纪晓舟已经起床了,花想容听到窗外传来一阵阵热闹的人声,这才想到,肯定是章程一大水瓶男只为了性的表现早来预备升学宴的事情了。

她揉了揉眼睛,也跟着起床了。

洗漱过后,到屋后外一看,两口新的大灶已经光速砌好,架上大锅,锅里的水烧开了,正“咕嘟咕嘟”冒热汽。

“小容,你别急着吃早饭,先吃个

水瓶男只为了性的表现/

鲜蛋粥。”

于桂一看到花想容出现,便去鸡窝里摸了一把,摸出两个才下的鸡蛋,然后拿一块碗,把鸡蛋在碗边一磕,全打进碗里,用筷子打散了,从大灶上把一锅正沸开了的粥舀起一勺,打进碗里。

鲜黄的鸡蛋立即变成了白花花的鸡蛋花,于桂又倒了半小勺糖进去,拿了把汤勺放在碗里,然后把碗递给花想容,说:

“趁热吃。”

这样吃鸡蛋很补,花想容接过碗,用汤勺把鸡蛋粥舀进嘴里,甜甜的,带着新鲜鸡蛋的香味,一点也不腥,很爽口。

于是,她便听于桂的,趁着热乎劲吃完了。

“妈,我来帮忙烧火。”

花想容四下看看,好象没有什么自己能帮上忙的地方。

“不用,你带舍得去玩吧,这边烟熏火燎的,你受不了。”

于桂把她赶走。

花想容细皮嫩肉,皮肤是冷白皮,怎么也晒不黑那种,所以第一印象就是干干净净的人,让人很容易生出“风吹日晒、烟熏火燎”不适合她的感觉。

花想容有些担心吴雪月会有想法,没想到吴雪月也说:

“小容,快把舍得这个调皮蛋带走,他不走,我没办法干活。”

吴雪月身材比较壮实,此时正拿着刀剁肉。

她剁的这些肉是要炸肉丸用的,所以必须加快速度,舍得却在边上拉着她的裤腿,要让她抱。

小孩子就是这样,大人越忙,他就越来事。

吴雪月正心烦呢,一听于桂说,巴不得有人把舍得立马抱走。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所以于桂觉得还是要打开国内的市场为好,就像小容说的,国内有11亿人口,随便有那么一部分群体购买他们的产品就发达了。

不像现在有的老板崇洋媚外,一心看中外面的客户,于桂还是很重视自己本地市场的。

大人在交流,舍得无聊得在屋里转圈圈,花想容便抱着舍得去村子里逛。

桃源村和她一个多月前离开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农田里那个稻草人依旧立在那里。

花想容不禁感慨,这样的地方留住了时光。

村里人看到她都热情地打招呼,还有些人根本不知道她离开了个把月,在深圳另外开创了一片新天地。

有人打招呼,花想容也会一一回应。

听着村里人带着乡音的话,花想容不禁觉得特别亲切。

看来,人只要生活顺遂,心情好,任何事物在她眼里都是美好的。

舍得一到村道上便不肯乖乖让她抱,挣扎着下地后,拉着她的手,一个劲地往一个地方跑。

别看他年纪小,但是力气挺大的,小胖腿跑起来一扭一扭的,挺可爱的。

花想容索性也不强拉着他,跟着他跑,结果舍得三拐两绕地,把她带到了村里的小卖部,然后指着玻璃柜里的零食,说:

“棒棒糖,我要吃棒棒糖!”

花想容发现这是个机灵的小家伙,懂得自己来找吃的了,她乐呵呵地给舍得买了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自己也顺手买了一根,一大一小两个人边走边吃着棒棒糖,也挺开心的。

这时舍得也不跑了,伸出一只小胖手放在花想容的手里,让她牵着手,然后嘴里香甜地吃着棒棒糖。

偶尔也有甩脱她手的时候,路上,舍得看到小黑狗,便跑上去要抱小黑狗,小黑狗气得“汪汪”叫,舍得也不怕,硬把它搂在怀里。

小黑狗无奈,只好被他搂着,然后在他怀里伸出奶水瓶男只为了性的表现狗的脑袋,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花想容,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花想容不禁乐坏了,这孩子还真是个混世魔王的脾气,挺好的,如果他前世也是这样,不管去了谁家应该不会被欺负。

想到这,花想容的心情就好了很多。

有些人的霸气就是天生的,这种性格的人,往往比较不容易被人欺负。

“舍得,快点长大,长大以后去深圳找婶婶,婶婶带你去游乐园玩,给你买最好吃的棒棒糖,好吗?”

“好的。”舍得用他明亮的大眼睛盯着花想容,乖巧地点头。

说话间,小黑狗趁机挣脱他的怀抱,小黑狗想要赶紧跑开,但后腿打了个趔趄。

花想容笑得肚子疼,然后拉着舍得的手回家了。

到了家里,大家都还在前厅坐着,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花想容还不知发生什么事呢。

纪晓舟一看到她出现,立即眼睛一亮,对她招着手说:

“小容,你才出门,邮递员就上门送你的录取通知书了,你快来看看!”

“是吗?录取通知书来了?这么快!”

花想容从纪晓舟手中接过厚重的信,心里却突然有些紧张,怕自己估分失误,如果考差了,没有考上深圳大学怎么办?

按她的估分,深圳大学对她来讲如囊中之物,要上易如反掌。

但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只要没有拿到录取通知书,一切都还未能下定论。

可别她牛吹大了,结果跑到了大西北去,那让他们的店怎么办?

纪晓舟看到花想容犹豫不决的脸,知道她在想什么,笑道:“小容,亏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看信封是深圳大学的。”

“对呀,那我一定是被深圳大学录取了。”

花想容心一松,高兴地撕开了信封。

是什么大学录取的,就是由什么大学寄录取通知书过来,花想容撕开信封,从里面抽出录取通知书。

这下确切了,确实是深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录取在了金融系。

“小容,恭喜你呀,成了我们家第2个大学生。”

婆婆于桂看到录取通知书,首先道贺。

第一个是纪晓舟,现在花想容也考上了。

吴雪月羡

水瓶男只为了性的表现/

慕地说:“真好,恭喜小容考上大学,你的人生真是成功,爱情事业两不误。

哎,我就不行了,小时候没怎么好好上学,想追也追不上。”

纪晓帆在边上笑眯眯地说:“没事,你好好培养舍得,舍得会上大学的。”然后又说,“弟妹,恭喜你得偿所愿!”

“小容的分数考深圳大学确实是亏大了。”纪晓舟有些遗憾地道。

“咱们都去深圳看过了,这是改革开放最前沿的阵地,那里的创业机会对我们来讲是最好的,读大学的四年也是深圳发展最宝贵的四年,时间错过了就找不回来了,我要是去读京城的重点大学,会错失好多机会。”

花想容脑子很清醒地道。

读深圳大学和京城大学的优劣,她也和纪晓舟分析过了。

深圳大学同样也有许多杰出的校友了,包括后来的腾马,未来都可以成为她的资源和人脉。

而且最妙的是,这些人大部分还都留在了国内,没有出国。

京城大学这个年代8、9成的大学生都会出国,大部分人出国之后,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成为成功人士,能成为头部的只有少数人。

大部分人都是成为寂寂无名的中产阶层,人脉和资源也都在外国。

而花想容需要可以助力的国内人脉,这些在深圳大学都可以实现的。

而且她觉得自己并不是技术型的人才,也不想当专家,所以去一所综合性大学,并没有什么不好。

“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

花想容浅笑道,脸上没有遗憾的表情。

纪晓舟早就了解妻子的想法,只是面对着花想容这么好的高考分数,还有唾手可得的名校入学资格却毅然放弃,不免觉得可惜,难免感慨。

但听到花想容这么说,再看看她笑颜如花,没有任何遗憾和不悦的样子,纪晓舟忽然也想通了。

去京城对于他来讲也是水土不服,要创业的话,那里的水肯定比深圳的深。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