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仕强投胎到哪了/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他所用的是一柄青锋宝剑,一出手就射出了一道剑气,那剑气在半空中化为了无数道剑气,然后组成了一面剑网,如同天罗地网,朝着对方笼罩了过去。

而他身后那些属下。也组成了剑阵,上前迎战。

年轻人躲在一旁的柜台下面。一边看一边啧啧称奇。

好厉害!

简直就像是在拍电影一样。

不对,这个比电影有意思多了。

马珏这么强,对方肯定在他手底下走不了两招……

这个念头还没有完,就听见一声爆炸声。

不是那种炸弹爆炸的声音。而是像水果爆炸的响声。

那些威风凛凛的下属们全都当场炸开,变成了一地的碎肉。

马珏在最后面,紧急关头他拿举起了左手,手腕上戴着一条羊皮手链,像是西方世界古希腊时代的东西。

那是一件灵器。

那手链金光一闪,便放出了一面盾牌。

那盾牌在他身前展开,对方的攻击打在了盾牌之上,瞬间就将盾牌给打了个粉碎。

但是那盾牌还是消弭了大部分的力量,剩下的一部分力量将马珏给打得倒飞了出去,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年轻人大惊失色,急忙跑了过去,将他背起来就跑。

马珏急切地说:“我不是让你赶快跑吗?你还回来干什么?”

“你是为了救我才来的。现在你遇到了危险,我怎么能丢下你一个人逃走?要走一起走!”

“卧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了,老子是直的,对男人没兴趣。”马珏一边吐血一边骂道。

年轻人都要无语了,也骂道:“都这个时候了你特么还能开这种玩笑。看来你一时半会死不了。”

他跑得飞快,拿出了自己吃奶的力气,然而无论他跑得有多快,都比不上那个高挑男人。

他赫然看见那高挑男人就站在前方几米之外,吓了一跳,又转头逃跑。

跑了一阵。又看见那高挑男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如是者三,对方没有急着要他们的性命,而是像猫抓老鼠一样戏弄他们。

那年轻人已经跑得气喘吁吁,但他还在咬牙坚持。

马珏又吐出了一口血。道:“够了,阿良,你走吧,不要为了我送死,你家里曾仕强投胎到哪了还有一个生病的母亲呢。”

阿良一愣,道:“你怎么知道我母亲生病了?”

“我不仅知道你母亲生病了十几年。还知道你有一双弟妹在读大学,你工作之后大部分的钱都寄给家里了。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你要是死了,你家就彻底垮了!你走吧。不要白白浪费自己的生命。”

阿良没有放下他,沉默了片刻,道:“我大学的时候做的那个钱多事少的兼职,是不是你安排的?”

马珏愣了一下,道:“你怎么知道的?”

阿良苦笑了一声,道:“我妈还说过,曾有一个我的同学去看过她,还不肯告诉她姓名。是不是也是你?”

马珏没有说话了。

两人陷入了沉默。

忽然眼前一闪,那个高挑男人又挡在了他们的前面。

阿良一抬头,就感觉到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双腿像是灌满了铅一样。

马珏道:“阿良把我放下,你快走吧,他的目标是我。”

阿良咬着牙说:“我是绝对不会把你放下的。要死,咱们一起死好了。”

马珏叹息道:“你这又是何必呢?我们只不过是普通的朋友。都算不上是莫逆之交。”

“不做莫逆之交,就做生死之交吧。”阿良说。

他明明吓得双腿发抖,却仍旧死死地盯着那个高挑男人。

马珏无奈地叹息,道:“真没想到哇!最后,我竟然是跟你死在一起。”

阿良道:“我也没想到啊,我一直以为最后和我死在一起的,会是一个美女。”

高挑男人不想再戏弄他们了,直接出手,一道碾压一切的力量朝着两人席卷而来。

就在两人以为自己这次必死之时,忽然有一道身影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遭受灵怪·血魔(八级巅峰)的攻击,御水术+1。”

“御水术达到三万点,晋升八级。”

叶思媚彻底震惊了。

有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真的是八级?

不是七级?

他的御水术什么时候积攒了这么多的积分?

她的这个外挂,和别人的系统不一样,没有什么游戏面板,哪一项技能加了多少分,她根本就看不到。

技能少的时候还能记得住,技能一多了,就弄不清了。

喜欢最后一个女玄术师请大家收藏:

但他触发了偷看必撞东西的铁律,一转身就碰到了旁边的椅子,发出嘎吱一声刺耳的声响。

灵怪被惊动了,猛地转过头来,脖子扭曲成一种恐怖的形状,发出一声嘶吼朝他追来。

他发了疯一样地跑。

他不敢进电梯,就从楼梯逃命,可是不管他下多少层的楼梯,都看不到出去的门。

鬼打墙!

他遇到鬼打墙了!

跑着跑着。忽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是那只灵怪!

它在楼梯下面,用诡异的目光死死盯着他,长长的口器锋利无比。

他觉得自己被定住了。一步都动不了。

下一刻,那灵怪猛地扑了上来,口器刺向他的脑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少年的脖子发出了一阵光,那灵怪一碰到这光芒便惨叫了一声,匆忙退开。

那灵怪恨恨地盯了他一眼。不甘心地走了,少年劫后余生,吓得浑身发抖,从脖子上掏出了一块玉佩。

这是他们家世代相传的传家宝,没想到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

他也出不去,只能躲在楼梯间里。

一直躲了一整天,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大学同学,姓马,是马家的人,于是他急忙给他打了电话求救。

马家正在清剿附近的灵怪,接到他的电话,便朝医院而来。

此时,他的大学同学马珏正拿着一颗玉石珠子,举到他的面前,笑嘻嘻地说:“看到没有?这就是之前追杀你的那只灵怪,已经被我给收了。”

那年轻人松了口气,露出了感激的神色,道:“马珏。这次真的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就死在这里了。”

马珏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怎么说我们都是大学同学,不用这么见外。我手下的人,还在清理这间医院,我先送你回去吧。”

年轻人客气地说:“你这么多事情,还是去忙吧。我一个人,没关系的。”

马珏却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道:“最近外面不太平。现在天还没亮,你要是出去遇到了危险,那我不是白救了吗?走吧。”

他坚持要送,年轻人心中充满了感动。

怪不得别人都说大学时候的友情,是最纯粹的。

两人勾肩搭背的出了医院,刚到门口,就看见一个高挑的身影站在马路对面。

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大马金刀地站在那里。

路灯光从他身后透了过来,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他却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年轻人觉得有些发冷,忍不住问:“马珏,那是你们马家的人吗?”

马珏警惕起来,他挡在了年轻人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对面的是什么人?这里很危险,请立刻回家。”

那高挑身影一动不动。宛如一尊恐怖的黑色雕像。

[标签:p曾仕强投胎到哪了标签]马珏感觉到了,对方很有可能是冲他来的。

于是他侧过头,对那年轻人说道:“来者不善,你先躲到一边。待会儿你要是看到情况不对,就赶紧跑,不要管我。”

年轻人有些害怕,问道:“连你也打不过他吗?”

马珏的心底满是不安。

直觉告诉他,此人的实力

曾仕强投胎到哪了/

很强,自己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他悄悄地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撕碎了一张符箓。

这是传信符,马家的人都有,如果遇到了危险。就用这个符箓传递信息,寻求支援。

那些在医院里清扫剩余灵怪的下属们都得到了信息,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医院门口而来。

而那个高挑男人依然站着不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很快,马珏的手下都到了,排开了队形。

那些人中的一个队长走上前来,警惕地看着高挑男人,问:“十七少,您有什么吩咐?”

“都小心些,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这个人不简单。”

那些下属答应了一声,立刻就进入了战斗状态。

马珏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礼后兵,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来找我所为何事?我自问一向行事谨慎,没有得罪过什么人。阁下有什么话大可以直说,如果能够和平解决,还是解决了好,没有必要大打出手,伤了和气。这里毕竟是京都,天子脚下。您在这里闹起来,只怕讨不了好。”

他这一席话,说得有礼有节,完全挑不出错处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高挑男人开口了,他的声音沙哑难听,让人毛骨悚然:“都到了吧?”

马珏一惊,原来他是在等他所有下属过来,然后一网打尽?

“动手!”马珏大喝一声,骤然出手。

喜欢最后一个女玄术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