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多酒和儿子做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看着“多娜迦迪”的样子,“瞳嫲媞喳”知道自己这一次逼迫性的嚣张得逞了,只要压对方认下就好,“瞳嫲媞喳”不禁在心里得意一把,只要有了下家就好,暗自舒了一口气,“瞳嫲媞喳”眼睛不禁透出得意,环顾了四周,旁边的几位都是“那法贡”军机处的部落长老。

有了一个被宰的小绵羊,总算有借口让这几位知道自己是被人蒙骗了,战争失败的这个事情,到了这一步,变成了一笔糊涂账,但是有了借口,无论如何至少可以减轻一部分的责任,多亏有了这个背锅侠“多娜迦迪”,自己也从容了很多,进退应该没有问题。

念头还在“瞳嫲媞喳”的脑海中,这时一个部落长老说道:“尊喝多酒和儿子做敬的大统领,想不到,这个可恶的人类提供的灯塔坐标不准确,老臣建议应该严惩这个人类,为我们死去的战士付出代价。”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旁边的几个军机部大臣也同样的附和起来。听到这句话,一心让旁边的“多娜迦迪”小心肝不禁一颤抖起来,他们这是想要自己的命呀!

看到形势不对,“多娜迦迪”立马对着“瞳嫲媞喳”叫到:“大统领明鉴呀!这些都是通道雇佣领航员提供的,我只是一个雇主呀!这些机密的灯塔坐标也不掌握在我的手中,其实我也是一个受害者。”说完,一脸自己也是受害者的样子,可怜巴巴的看着“瞳嫲媞喳”。一副你解脱了,也要拉兄弟一把的样子。

听到“多娜迦迪”自辨的喊叫,“瞳嫲媞喳”心中也知道“多娜迦迪”说的都是事实,对于“多娜迦迪”自己还是要保的,自己好不容易与“神调门”达成了一个不错的协议,下一步“那法贡”对人类的扩张,也需要“神调门”的助力。另外一方面,大家都是人精,也知道这是一场戏,不管是部落长老,以及“那法贡”社会舆论都需要一个借口,“多娜迦迪”就是这个借口的一张皮而已。

成年人的世界都不容易,一切都是做给别人看的,虽说这几个部落长老,要求严惩“多娜迦迪”,大家心里明白,其实后面的意图就是,压力的加码,提高要价而已,几个部落长老想让自己提出报价,得到更好的交换条件。

在座的众人,谁都知道不可能杀掉“多娜迦迪”,这是一个利益交换的游戏,目的是要让“瞳嫲媞喳”割让一部分的利益罢了。不管怎样,政治的本质就是利益的交换,作为一个族群大首领,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这是世界生存的法则,只要筹码合适,一切都可以交换,杀了“多娜迦迪”对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听到部落长老的话语,“瞳嫲媞喳”幽幽的在心里想到:“这些长老为了保住战败的前线指挥官法纳,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呀!想来也是,前线指挥官法纳法纳是长老“哈拉吉马”的儿子,这老头可是这些部落中实力最强的一家,这些长老政治上一贯以“哈拉吉马”为头抱成一团,这一点让自己很是不爽,本来自己想要杀掉失败的前线指挥官“法纳”,直截了当的转移战败矛盾,一方面可以削弱长老团的锋芒,一方面树立自己强硬的权威。但是这样太过于生硬,作为主战者,自己也有痛处。衡量权衡之下,这时候卖给“哈拉吉马”一个好处,也是不错的交换。唉!一场战败,让一切变成了一场交易,谁叫双方都有需要保下的人呢。”

瞬间的思前想后,看到长老团不错的出价,“瞳嫲媞喳”决定顺坡下驴。于是接过“多娜迦迪”的话头说道:“是呀!这该死的通道雇佣,提供了这些错误的灯塔坐标,导致战事的失败,这不是“法纳”的指挥错误的问题,都是可恶的通道雇佣事情,提供如此不明不白的灯塔坐标,让无数的战士牺牲,这真是罪大恶极,可惜了,这家伙已经被杀掉,要不然应该把他千刀万剐,才能解除我心头的恶气,为战死的英灵报仇。”

这句话很艺术,一下推脱了“法纳”和“多娜迦迪”的责任,其中还含有“瞳嫲媞喳”给长老“哈拉吉马”的一个承诺。话语中,把责任推到通道雇佣的头上,对大众有了一个说法,这样大家都没有事情。长老也是一个知音会意的人,从这句话中明白了“瞳嫲媞喳”的价位,这个出价也符合自己的心里预期。一场肮脏的交易就此达成,很合适的保下了“法纳”,一场战争失败的责任就此云消雾散。

本来战争失败之后,舆论对统治层很不利,众人都在疑问,强大的“那法贡”怎么如此不堪一击,本来手到擒来的东西,就如此失败了!强烈的舆论导向,让公众指责喧嚣层上,这让“瞳嫲媞喳”头疼不已,这不利于统治,为了打压这些杂音,必须团结这些部落长老,这些不利的舆论导向,让高层的众人明白,此时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必须要同舟共济。

“瞳嫲媞喳”需要一个理由,保住了自己要保的牌,长老“哈拉吉马”同样有自己的需要保住的东西,交易之后,“瞳嫲媞喳”和长老“哈拉吉马”获得

喝多酒和儿子做 无删减全文,

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大家心知肚明,一切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必须一致对外,消除那些想要动摇贵族利益共同体统治的杂音。

这其中犄角旮旯的原因,作为外人的“多娜迦迪”不甚明了,根本不知道,不知不觉之下,自己被利益阶层交换了一回,一只脚已经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看到的是,众人在“瞳嫲媞喳”说完这一番话后,在座的众人一下都变得和谐起来,不在有拔枪呛火的气氛,众人居然一下附和“瞳嫲媞喳”的话起来。

“多娜迦迪”惊讶的看着大家一致统一说着:“活该,活该杀这可恶的通道雇佣……”,这一切让弱鸡的“多娜迦迪”,也只能的心惊胆战的说着:“该杀、该杀”。

喜欢命运与使徒请大家收藏:

能做到这个位置,大统领“瞳嫲媞喳”当然不是一般的人,这是推锅甩祸之计,早已经在“瞳嫲媞喳”心中有了定计。吓趴的“多娜迦迪”根本不知道“瞳嫲媞喳”的花花肠子。自从与“那法贡”达成合作的协议,自

喝多酒和儿子做 无删减全文,

己就被迫留在了“那法贡”的世界中,孤身一人,帮派中的门主也同意要求自己留在这里,为了确保神调门“真诚”地合作,自己成了“那法贡”的人质,如同古代的质子,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每日战战兢兢的活着,让“多娜迦迪”很是痛苦。

随叫随到地来到宫殿中,还以为有什么其他事情,看到“瞳嫲媞喳”不由分说的大发雷霆中,透露了“那法贡”战败,与自己提供的情报错误有关,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多娜迦迪”,知道其中的厉害,危险的信号让“多娜迦迪”马上变成了一只鹌鹑。

高高在上的“瞳嫲媞喳”不依不饶,又是劈头盖脸的一番大骂,聪明“多娜迦迪”心头一动:“难道是“那法贡”的战争失败,需要一只替罪羊么?不然怎么会这样?这完全有可能,要不然“瞳嫲媞喳”不会这样咬牙切齿的向我泼脏水。”

瞬间明白通透的“多娜迦迪”,多了一个迟到的明悟:“应该是这样的,要不然这个该死的魔头,不会如此轻易地把战败的责任归于我的身上。”

这可是一个杀头的罪过,一闪而过念头的“多娜迦迪”满头大汗,更是慌不急迭的解释:“大统领,我可是全心全意的,毫无保留的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了你,不存在一点隐瞒的东西,我是一片冰心向明月的,所希望大统领明鉴!”

为了活命的“多娜迦迪”一脸的真诚,语气没有一丝的迟疑,也不会愚蠢的问“瞳嫲媞喳”到底是因为什么。反而一张口就是忠心耿耿,黄牙白口的发誓,先渡过这个难关再说。表现得态度是毕恭毕敬,恨不得掏心掏脏良好的姿态,连自己老娘都没有享受到。

看着“多娜迦迪”忠贞不渝的良好态度,发了一通暴怒的“瞳嫲媞喳”,也如乌龟遇王八,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下嘴,本来自己就是故意的,认准的是“多娜迦喝多酒和儿子做迪”不敢防抗的心态。就是不知,再次的大骂会不会犹过不及,再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一定要保持演员的修养。

看着扑倒在地的“多娜迦迪”,“瞳嫲媞喳”感叹自己太善良。但是,此时自己要把“多娜迦迪”推出去当做靶子,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多娜迦迪”。演帝附身的“瞳嫲媞喳”,两腮横肉一颤,戳愣着牙,口里冒出刀子般冷酷的声音说道:“你倒也不问问,战败是因为什么呀!”说完,用杀人眼光,冷冷的看着“多娜迦迪”。

这句话,让“多娜迦迪”越发痛苦不已,本来就不愿意触你的霉头,你还真的上纲上线了?我就是一株路边的野草,难道还能改变一场战争的走向么?没办法,不能不答,这时候也只能乖乖挨打,这是两个精明人的默契。完全戏精附体的“多娜迦迪”豁了出去,伴着正好从脑门子上滚滚冒出的汗,拿捏好口腔里的腔调,用花岗岩纪念碑般忠贞的语调,小心的问道:“尊敬的大统领,到底是什么呀!”

看到“多娜迦迪”比较上道,“瞳嫲媞喳”大声的责问道:“不就是你提供的引力湍流区的灯塔么!”

这时也被逼到墙角的“多娜迦迪”,惶恐的带着哭腔说道:“天见可怜呀!大统领,从一开始我是什么都完全坦白的呀!再说,我只是通道雇佣的雇主,作为甲方,也不可能掌握引力湍流区的灯塔呀!,肯定是通道雇佣的问题”

绝路上的“多娜迦迪”已然明白,这时候只能大鬼推小鬼,既然“瞳嫲媞喳”把责任推给自己,那么自己也只能推给通道雇佣了!好歹减轻一下自己的责任,俗话说:花花轿子大家抬,现在么责任的轿子大家也一样的抬了。

这个甩锅反问式回答,让“瞳嫲媞喳”有点平静的火,再次大了起来。虽然事实也是如此,“多娜迦迪”高价雇佣的领航者,确实把知道的供了出来,可是这时自己需要一条遮羞布,你这个丫怎么不上道呀!

“瞳嫲媞喳”当然不会客气,伴着熊熊怒火,重重哼了一大声,再次加大了冰凉的语气,对着“多娜迦迪”冷哧哧的说道:“就是因为你提供的引力湍流区的灯塔太粗糙,才导致了我方出现了战败,这些灯塔坐标位置不准确,我们才会在战场上造成如此大的人员伤亡,你说,不是你的责任是什么。”这一次“瞳嫲媞喳”毫不客气的语气,完全把战败的责任推到了“瞳嫲媞喳”身上,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确定

这句话是如此的无耻,被动的“多娜迦迪”无解,只能肚子里暗自痛骂“瞳嫲媞喳”的下流和这么不要脸,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也不能反驳,打落牙齿只能吞肚子,只能用笑脸陪称着,心里把“多娜迦迪”骂了个狗血淋头。

“多娜迦迪”是个明白人,看样子“瞳嫲媞喳”一心想把责任推到自己的身上,把他自己撇开一干二净,没有见过这样无耻的人。但是自己作为一个人质,没有议价的资格,只能任由“瞳嫲媞喳”的痛宰,形势强过人,强龙也只能低头。看出“瞳嫲媞喳”黑暗的心思,“多娜迦迪”知道多说无用,只能闭嘴,诺诺的低着头,算是默认“瞳嫲媞喳”的指控,谁叫自己根本没有议价的能力呢,只要“瞳嫲媞喳”撇开自己的责任,应该看在难兄难弟的份上,拉自己一把!没有办法的“多娜迦迪”只能赌一把,希望“瞳嫲媞喳”看到“神调门”的价值,理性行事,不要出卖自己太深,以一个合理的方式解决,唉!人倒霉起来,到处都是无妄之灾呀!

喜欢命运与使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