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一个长期憋尿计划,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梁教授也没谦虚,直接接过修缮方案,仔细看了起来。

梁教授虽然是院长,中国古建筑方面的大拿,但终归是学术人物,搞技术出身的。

说句不好听的话,搞技术的性格都有点二,性子直,没有那么多弯弯绕。

张俊平来之前,杨明德已经电话里和梁教授沟通好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好谦虚的。

梁教授认真的翻看修缮方案,没有说话,张俊平也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着。

一时办公室里异常安静。

过了好长时间,梁教授才把修缮方案合上,放到一旁的茶几上,“你这个修缮方案很完整,从古建筑的维修、重建,到园林的修复方方面面都涉及到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

张俊平的修缮方案却是很完善,图文并茂的阐述了整个恭亲王府的修缮方案,方案里还有恭亲王府的平面布置图,细节的房屋结构图都有。

在梁教授看来,这已经是很完美的修缮方案了,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

“梁教授,我希望您能从专业的角度来论证一下我这套修缮方案的可行性,以及结构上的安全性和实用性。

另外就是一些建筑物细节上是否符合规制。

恭亲王府将来是要面对大众开放的,肯定也会有很多外国游人来参观。

我担心细节上出现张冠李戴的错误,那样丢人可就丢到国外去了,所以请您帮忙把把关。”

雕梁画栋是形容古建筑的,从这个成语就能看出,古建筑离不开雕刻。

雕刻的图形非常有讲究。

古建筑,每个朝代都不一样,每个朝代的雕刻图纹都有很大的变化。

这种变化外行人可能看不出来,认为古建筑都差不多。

但是,瞒不过内行人的研究,要是在恭亲王府的柱子上雕刻出一条明代的龙纹,那可就丢大人了。

“能如此注重细节,怪不得小张你年纪轻轻就取得如此成就。”梁教授很欣赏的看着张俊平夸奖了一句。

“您过奖了,我只是希望能够更好的完成周首长的遗愿。”张俊平赶忙谦虚道。

梁教授倒也干脆,直接打电话,叫来四个老教授。

两位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古建筑方面的专家,两位历史系研究明清历史的专家。

“这位是杨明德的关门弟子,张俊平,最近搞的挺红火,你们应该有印象吧?”梁教授给四位老教授介绍道。

“有印象,太有印象了,最近一段时间,报纸、广播、电视到处都是小张的消息。”

“是啊!小张比电影演员名气还大,能不知道嘛!”

“我研究了一下小张的作品,虽然有些夸大。

但是。

年轻一代里面比得上小张的确实不多。”

“老杨收了个好徒弟啊!”

几位老教授笑着冲张俊平点点头,态度很是和善。

这几位是古建筑专家和历史学者,和字画雕刻圈不是同行,最多就是对字画等传统文化有些爱好。

不是同行,自然有真爱。

客气几句之后,大家进入正题。

先是几位老教授翻看张俊平的修缮方案,然后张俊平讲解,“我是这么想的,对一些保存尚完好的房屋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维修,尽可能的保持原有样貌。

对一些破损严重的则进行拆除重建,包括恭亲王府原有的银安殿都安装史籍资料里记载的规格尺寸进行重建。”

“你想的很全面,只是重建的话,材料如何解决?砖瓦还有木料?要

求一个长期憋尿计划,

知道,恭亲王府的砖瓦都是特制的,梁、柱、檐、窗户用的木料可都不是普通木料。”周教授不愧是研究明清历史的专家,一针见血的指出重建银安殿的困难。

“关于砖瓦这一块,我是这么考虑的,我准备在大北窑建一座大型的砖瓦厂。

砖瓦厂我会聘请有经验的老窑工来烧制砖瓦。

至于砖瓦的形制,这就要靠诸位前辈帮忙把关了。”张俊平笑着说出自己的打算。

大北窑也就是后世的国贸中心CBD。

张俊平选择在这里修建砖瓦厂,其目的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个没有问题,修缮恭亲王府对公众开放,这可是周首长遗愿,也是一项伟大的壮举,我们能参与进来,也是我们的荣幸。”古建筑专家李教授和蔼可亲的笑道。

“诸位前辈愿意帮忙,晚辈感激不尽,等到恭亲王府修缮完成之后,必然会立碑铭记诸位前辈的仗义之举。”张俊平郑重的承诺道。

求一个长期憋尿计划俊平的话一出,四位老教授,包括梁教授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更加和蔼可亲。

人总逃不开名利二字。

“至于木料这一块,我也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家具厂的一位副厂长专门负责此事。

四川的金丝楠木,越南的大红酸枝,印度的小叶紫檀,我会动用各种关系,不惜成本的去收购。”

张俊平的话,把包括梁教授在内的五位老教授惊的差点绷不住颜色,震惊张俊平的能量大。

也羡慕杨明德找了个好徒弟。

五位老教授虽然一心一意搞研究,可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自然清楚想要买齐金丝楠木、大红酸枝、小叶紫檀这些木料有多难。

花钱多少是一回事,关键是这些木料很难出大料。

一百根木头里面出不了一根可以做梁、柱的料子。

这个比例甚至可以再放大一点,到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程度。

五位老教授此时一点都不敢轻看张俊平。

之前碍于杨明德的面子,以及恭亲王府修缮却是一个能拿的出手的项目,几个人才原因帮忙。

现在,五位老教授已经不自觉的把张俊平放到了和他们同等的地位。

再次拿起修缮方案看的更加认真仔细。

“小张,古建筑,尤其是王府这样规制的古建筑,讲究的就是雕梁画柱,这光有好木料可不行,还得有好的……”另外一位姓郑的教授开口说道。

只是不等他话说完,就被周教授给打断了,“老郑,你这就叫瞎操心了!

你也不想想,人家小张的师父是木雕大师杨明德,自己也是享誉全国的青年木雕师,雕梁画柱对他们来说还叫事?”

喜欢重生之大国工匠请大家收藏:

一听张俊平就要一个自行收集古董文物的资格,刘市长脸上的笑容立马灿烂起来。

博物馆的牌照那是大首长特批的,有博物馆牌照,给一个自行收集古董文物的资格,这是顺理成章的小事。

“这个……为了首长遗愿,为了人民群众丰富业余生活,也为给人民群众提供感受历史文化魅力的场所……这样,明天是市委常委会,我在会上提一下,这件事特事特办。”虽然是很简单的事,但是刘市长并没有立马答应。

刘市长能成为首都市的市长自然深谙为官之道。

“那,就麻烦领导了,您放心,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一定尽全力,把恭庆王府尽善尽美的修复,尽可能完美的向人民群众开放!”张俊平心里也清楚,上会什么的都是托词,只是不想让他感觉这事那么容易。

“应该的,都是为人民服务嘛!”刘市长淡淡的笑着,一副正义凛然的表情。

接着两个人又说了一下恭亲王府具体的修缮细节,张俊平才告辞离开。

回到家具厂,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张俊平坐在工作室里,给自己泡了一壶茶。

心里却是在暗暗思量着刚刚面见刘市长的得失,也思考这段时间的得失。

今天也算是一次卓有成效的见面吧!

市里面了解了一个大心思,大难题。

他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资格。

虽然还需要开会,不过那都是程序问题。

琢磨完今天的事,又琢磨起最近的经历,张俊平心情多少有些烦躁。

本质上他是一个很宅的人,不太喜欢各种应酬,就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享受着孤单。

一壶茶喝完,张俊平的心才慢慢静下来。

喝茶是一个很好的习惯,有人说南方人之所以比北方人精明,就是因为,南方人喜欢喝茶,北方人喜欢喝酒。

南方人,几个人凑到一块品茶论道,谈的是怎么赚钱。

北方人,几个人凑到一块喝酒吃肉,吹的是胡天黑地。

张俊平一个人在工作室里喝着茶,享受着孤单,一直到黄雪过来,才发现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这么清闲啊?一个人喝茶?”黄雪进门,看到张俊平一个人用两根手指捏着小茶杯品茶,有些好笑的问道:“我听小刘说你一个人在工作室里待了一个下午,又搞什么创作了?”

“没搞创作,我在享受孤单!”张俊平伸手拉过黄雪,让她做到自己腿上,把下巴放在高山上,深深吸了一口香甜的气息,轻松说道。

“享受孤独?孤独还能享受?”黄雪把张俊平的头抱在怀里,扭了扭身子,让两个人更舒服一点,然后好奇的问道。

“是的,享受孤独,一个人待在一个安静的房间里,放空心思,让大脑自由的飞翔,心神天马行空的去遨游,这就是享受孤独。”闻着鼻尖处传来的阵阵幽香张俊平舒服的闭上眼睛,轻声说道。

张俊平的话让黄雪有些触动,也许这就是张俊平这么年轻,却取得如此高的艺术求一个长期憋尿计划成就的原因所在。

“你好厉害啊!我最怕孤独了,让我一个人待着,我肯定受不了。”

黄雪属于那种活泼开朗外向型的性格,要不也不会成为他们班的班长。

能当班干部的,性格一般都是外向型的。

张俊平也知道黄雪这个性格,所以给她找了不少事干,从一开始弄的装修,到现在的装饰城。

就是考虑到黄雪的性格,让她有事干,不会因为和自己待在一块,感觉憋闷。

“所以说咱俩是天生以对,咱们的性格正好互补!”张俊平笑道。

“其实我也不是静不下来,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能静下来,哪怕你干你的事,我做我的事,一句话不说,我也感觉很好。”黄雪抱着张俊平的头柔声说道。

外面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个人的情话。

黄雪慌忙从张俊平身上站起来。

“进来!”张俊平语气平静的对门外喊了一声。

大姐推门进来,笑着和两人打招呼道:“小雪,平子你姐夫也下班了,咱们走吧!”

今天约好了,一块去大姐家里吃饭。

“那赶紧走吧!好几天没看到妞妞妮妮了。”张俊平站起来,拿上自己的挎包,招呼道。

军绿色的挎包是这个时代的流行色,一个军绿色挎包好比后世的LV,让很多人羡慕。

当然,用不了几年,军绿色挎包就会被淘汰,开始流行黑色人造革的皮包。

黑色人造革皮包那是领导专属,要是上面再印上北京两个字,那就更有面子了。

这个军绿色挎包就是张俊平的百宝囊,里面有很多东西。

比如现在,里面装的就是给两个外甥女准备的礼物。

……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张俊平敲开一间院长办公室的门。

办公室里,三面墙摆的都是书橱,书橱里满满的都是书。

正中间有一张大办公桌,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位精瘦的老人,带着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正在埋头书写着什么。

这位老人是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院长,梁正寿,中国古建筑方面的权威人物。

张俊平冲老人微微一鞠躬,然后自我介绍道:“梁教授,您好!我叫张俊平,我师父是杨明德……”

梁教授抬起头,推了推眼镜,看着张俊平笑道:“哦!你就是老杨的那个小徒弟啊!老杨给我打过电话……”

一边说着,梁教授一边站起来,走出办公桌,招呼张俊平到沙发上坐下。

“老杨都和我说了,你打算修缮恭亲王府?”

求一个长期憋尿计划,

“是的,之前偶尔给国家做了一点事,大首长把恭亲王府作为奖励送给了我。

我打算遵照周首长的遗愿,把恭亲王府完美的修缮出来然后对外开放。”

“不错!这件事我听说了,你做的很不错!”梁教授赞赏的冲张俊平点点头,“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梁教授,这是我根据一些古籍资料,做的恭亲王府修缮方案,您给看看,看看有什么纰漏。”张俊平一边说着,一边从挎包里把自己整理编撰的修缮方案拿出来,双手递给梁教授。

喜欢重生之大国工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