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麦磕的文本大全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特调总部。

灯光昏暗。

门口保安们‘例行’打着瞌睡,每半小时到处逛一逛,表面静悄悄,显得很是松懈,但一个个内心不平静。

这里的一切,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哪儿草坪不能踩,哪儿设施不能碰,学习了很久。

一旦触发。

就是警报。

“又是一个枯燥的夜晚!”

嘀咕着,安保队伍出门,例行巡逻。

然而。

刚出门不远。

呜~

警报声骤响。

“警报!”

一个个回过神,有点懵,但也快速进入状态,冲向警报响起的地方,到那一看,已经有人先一步抵达。

毕竟,巡逻的再快。

也没有地下的人快,到处是出口,最快三个呼吸,就能抵达现场。

“敌人呢?”

“没发现!”

“树中的暗哨全程盯着,未有异常,可能是机械故障。”

“。。。”

得知是故障,一个个松了口气,白紧张了一下,只是,还没等舒缓太久,下一秒,不远大楼砰的一声。

声音十分大。

接着。

如连锁反应一般。

砰!

砰!

砰!

......

巨大的落地声音,接连的响起。

所有人脸色再次的一变,目光看去,只见大楼的那些窗户,全都触动了机关,被一一道道合金板封住。

仅仅数秒。

整个大楼,就成了一个铁笼子一般。

“最高警报!”一人惊叫!

一时间,整个总部,沸腾了。

地下面的埋伏全部蹿了出来。

睡觉的也被叫醒,穿上衣服,拿起武器就冲上地面,周围民居内的监控人员从身旁的箱子里拿出武器。

对准大楼的位置。

周围街道,开始封锁。

各部按照紧急预案飞快到岗,甚至就连周围的治安力量,以及城外的驻军,都被惊动,这是连锁预报。

一切,只为了最快控制局面。

而此时。

办公室。

尤阳一阵傻眼,我什么时候发这警报了?

。。。

一小时后,得知真相。

“什么?又是机械故障?”

“可恶,该死的工程部,什么施工质量,又耍了我们一下。”

“气人!”

“。。。”

骂骂咧咧,很是不满,大晚上的,这不折腾人嘛,刚才心都提到嗓子眼,还以为真的有外星人来了呢。

就这?

白紧张了。

而且。

这么大的动静,小半个城市都能感受得到,得亏真的民居看不到这里,否则,明天估计得满城风雨了。

所有的布置,等于是公开,哪还玩个啥啊!

。。。

办公室。

“抱歉!”

“对不起,这么

连麦磕的文本大全 无删减全文,

晚,还惊扰了您。”

“是!绝对不会再发生。”

“。。。”

各种道歉后,尤阳抹了把汗,今天刚开完会,又是去凑了个数,回来就出了这事,总归会让人怀疑的。

怀疑他没有功劳,消极怠工?

这帽子,太重了,承不起啊!

“到底怎么回事,莫非,真的是我不小心?”

嘴里喃喃着。

不排除这个可能,虽然启动这个级别警报不容易,但也为了方便,设计得很简单,就是一个隐藏机关。

闲暇时,他都会时不时看一下。

有的时候,甚至还会摸上一下,算是熟悉熟悉,一旦遇到情况,可以熟练打开。

但......摸一下,应该不至于吧?

这一刻,他也迷瞪了。

。。。

另一边。

汽车上。

舒甫密切观察,事实上,主要的观察对象,不是特调总部,在那里搞事情,只是想要圈定话题的范围。

果然,有收获。

清晨,一上班。

在绑定的其他一些机构总部内,听闻了不少有用信息。

“外星人?”

“南工署?”

舒甫眯着眼。

据议论中说。

新成立不久,短时间内,就成为最大的科研输出单位,那里有外星人的事情,在内部高层,不是秘密。

只不过,还不清楚是主动指导,还是被抓来的。

对于后者,舒甫有点不太相信。

但。

至少知道,有哪些人是知情者。

最终,圈定了一个突破口。

。。。

劳工总署。

第三副署长曹致的办公室。

“嘿嘿!”

“钱果然是世上最好的东西,它永远不会背叛你,任何时候,只要掌控在手,就能让人少却大部分烦恼。”

“果然是好部门,油水充足。”

“。。。”

弹了一下手上的现汇票据,笑得合不拢嘴,又赚一笔,作为劳工这样的重要部门,油水果然是很足的。

刚调过来,就有人送票票,比民政总署强多了。

不过,得低调。

景国的对内检查部门,也不是开玩笑的。

“可惜,要说前景,还是南工署好。”

南工署,他也想去,但是不可能的,这样的部门,属于景国的机密存在,所有人员,必须是素质过硬。

否则。

没有点坚定的信念,炽热的爱国之心,和面对各种诱惑的抵抗力,以及遇到威胁,用生命守秘的决心。

一旦遇到状况,分分钟卖掉机密,显然不允许。

因此。

也就想想,羡慕一下,那种部门,无数双眼睛盯着,所有人员的心理状况,也有人跟踪,家有人保护。

财务状况,严格监控。

总之。

一切工作和生活,都不允许逃脱国家的视线。

自己要在里面,分分钟老底被揭,锒铛入狱。

算了!

还是老实的在一些非机密部门捞钱就。

哈哈,一想起昨晚的事,就好笑,尤阳也是倒霉,本来可以执掌南工署,却错失良机,数年未立寸功。

从一个大家期待的部门,沦落成边缘部门。

昨晚还弄出这么一个意外,想想都挺好玩。

。。。

正乐呵。

砰!

办公室被粗暴的推开。

“谁?”

他吓了一跳,赶紧收起刚得到的钱票,抬头一看,腿肚子一软,只见三个穿着白衣黑帽的人走了进来。

这身装束,景国的公务人员就没有不怕的。

一旦出马。

被抓的人,几乎就等于和仕途画上了句号。

砰!

门被关上。

“曹致?”

“是,是我,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曹致忐忑无比,很想立即撕掉手上的票,但应该来不及了,撕成碎片,人家也能拼起来,没有用的。

嗯?对了。

吃啊!

于是,赶紧捏成团,塞嘴里。

“吃什么呢?”

曹致:“药!”

“哦!”

“嗯?”

曹致一愣,这反映,不对啊。

“坐这里。”其中一人指着待客桌椅。

“好的。”

由于紧张,刚走一步,差点摔地上。

“请问有什么事,我一定知无不言。”曹致忙道。

看来不是来抓他的,很可能是例行调查什么,不然就不是坐下谈,而是直接带走到一个地方封闭问询。

话落,就见对面道:

“是这样的。”

“我们侦查到,有人对外泄密了南工署机密,其中一条线索就指向了你,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好说的。”

“冤枉,我.....”

一愣之后,曹致大喊冤枉。

啥情况,自己泄露什么了?

自己之前在民政总署,现在在劳工总署,接触不到南工署的真正机密,自己知道的,都是上层流传的。

属于‘半公开信息’!

“冤枉不冤枉,需要调查之后才能确定,对于南工署,你知道多少,我们好圈定出那条信息是否你泄密。”

“。。。”

很想说,啥都不知道。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

其主管,其成立过程,其一些秘闻,说什么都不知道,不惹怀疑才怪,要是真被牵扯进去,就麻烦了。

于是。

开始倒斗一般,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至于怀疑?

开啥玩笑。

这里是劳工总署,不是什么街边小店。

能进来,定然是身份经过确定的,希望询问完,确定和连麦磕的文本大全自己无关后,赶紧走,这身衣服,看到都心慌。

心慌到,甚至没有意识到,对方话语中的逻辑问题。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

一步错。

步步错。

唉!

这就是命啊。

不过。

很快又调整心情,毫无建树,或许也是一件好事,要真发现了,更麻烦,不是每次都有如此好的运气。

三年之前,是捡了一个大漏。

可下次呢?

遇到一个真正的狠角色咋办?

一个不好,整个文明都得跪!

这一点,尤阳毫不怀疑,最让人担忧的还不是别的星门对面是否存在强大文明,星门本身,就很可怕!

显然。

目前发现的文明,不是星门的制造者。

否则,不会那么惨。

那么,一个问题摆在眼前:谁制造的?

其技术有多强大,根本不需要去质疑。

目的是什么?

生活在哪里?

历史多少年?

......

还有。

外形是人吗?

尤阳可不认为全宇宙都是人类,还没那么自大,母星生物的多样性本就证明,生命存在形式多种多样。

如果是人.....头疼!

自私!

贪婪!

欲望!

......

虽然他也是人类,但不得不承认,这些特性很不好。

而如果不是人.....依旧头疼!

非我族类。

其心必异。

指望根本不是一个物种的智慧生命和平相处,光是想想,就不科学,比如人类,几乎吃遍了母星物种。

人类以外的生物,只要不是太恶心的少部分,几乎都上过菜单!

祖先保佑!

星门只有目前这一个最好,千万别出现什么变故。

。。。

正思绪飘飞,咚咚,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

尤阳:“进。”

“局座,该出发了!”助理提醒道。

“知道。”

尤阳揉了揉脑袋,又要迎来一次暴击,那个部门每一次国务厅报告上都有进展,是会议上绝对的焦点。

自己呢?

只是去例行刷个脸而已。

收拾心情。

装模作样抱个公文提包,离开了大楼。

。。。

也就在尤阳离开十分钟后,舒甫抵达特调局的正门外边。

细细感知下。

霍!

真够严密的。

整个特调局的总部,周围一片建筑,说是民居,但里面全是监视人员,密切注意着路过的每一个行人。

地上地下。

远处高楼。

全都是人。

看来,经费挺充足!

自己的出现,至少吸引了三十双目光,精神力感知下,探听到不少信息。

“一组,没见过。”

“二组,没见过。”

“。。。”

“十分可疑。”

“。。。”

“继续观察,行动组准备。”

“。。。”

听到这,舒甫无语,就停下看一看,用得着这么紧张吗,不过也说明这个部门的警惕程度,着实挺高。

随后在路过一栋民居之时,轻轻一模。

绑定!

为了这次探查,专门腾出了十个绑定额度出来。

接着,撤退!

这么多人看着,自己不适合有什么大动作,而且,他还有好几个目标,这里是景国首都,机构非常多。

再转一转,多绑定几个,多一些情报来源。

“可疑目标离开!”

监控的人员没有跟去,也没有上去查身份。

一天那么多人经过,一个个查,累不累啊?

关键是舒甫整个逗留时间,并未超过规定。

没有目光闪烁。

没有四处乱瞄。

一切。

都在表明,这是一个正常的路过的人,最初的时候,其实查得很严,但后来发现太费劲,而且又无果。

便降低了一点标准。

。。。

傍晚。

特调局正门对面的民居内,监视人员闲聊着。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

“真羡慕刘队,已经调去安全总局。”

“明年我也打申请,换岗。”

“。。。”

几年时间,一天天盯着路人,简直烦透,但还是尽职尽责,特别是晚上,每一个路人,都得确认身份。

因为在理论上,要是潜入,正常逻辑都是晚上行动。

“要是抓到,定要让其好看,让我们这么惨。”

“切,到时候别吓得尿裤子。”

“哈哈,就是。”

“。。。”

“有人来。”

“又是他,那个菜贩子。”

“。。。”

“林弘,帮派小弟。”

“。。。”

“这两个小年轻真是的,天天来这压马路,快看,手都伸到.....”而这,算是监视中,难得的调剂画面。

“。。。”

时间久了,对很多人,看一眼就能认出。

想来,如此严密下,定然不存在漏网的。

。。。

此时。

民居的地下二层,舒甫顺着通道,踏步而过,观察了大半天,基本摸清楚了情况,这里连通着特调局。

或者说。

整个特调局的地下,可能就是一个堡垒。

就在下午,至少上千人的伙食从这过去。

正常情况下,没必要这么整。

因此,最大的原因只要一个:埋伏了人。

而且数量众多。

果然。

越过通道,摸着钢铁大门,绑定后,整个地下堡垒的情况,出现在舒甫的感知中,原来还不止一千人。

两千出头。

一半休息,一半严阵以待。

各个通往地面暗门的出口,是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一旦出现什么意外,足以半分钟封锁总部周边。

相当不错的设计。

不仅仅是地下,地上大楼也仿佛一个巨型机关盒子。

一旦触发,真的是牢笼一般,插翅难逃,瓮中之鳖。

[标签:p连麦磕的文本大全标签]可惜。

对舒甫来说没用,在绑定后,那些机关,一览无遗。

。。。

随后。

舒甫开始探查,绑定建筑内,每一块纸片,每一份文件,全都不放过,没有用翻阅的方式,而是感知。

怕被发现端倪。

随着时间推移。

没有!

没有!

......

数小时后,愣是没有发现一点有关的记载,甚至是这些年的外星人调查档案,这里也是一份都不存在。

看来。

这就是个纯粹的陷阱。

应该还有个真正总部。

吐槽完,舒甫离开,乘着夜色,去下一个地方,虽然暂时没什么收获,但先在星门附近也种个传送点。

车子出城。

在这里,柴油车已经出现。

当然不是偷的,开玩笑,这里在售的车子,脆皮一般,哪敢坐,舒适度也差。

自己有厂,当然自己造,只是用了一下这边汽车外形。

漫漫长夜。

坐在车上,舒甫心中一动,觉得该让特调局那些打瞌睡的醒一醒,光是听吐槽,就获得了不少的信息。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