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音老人讲南怀瑾/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南京发现了一例本土病例泪目……担心再要封小区就临时出去买了好多日用品,回来

元音老人讲南怀瑾/

码字的时候,我的本子开始莫名其妙更新配置,更新了好久好久,完了又自动更新系统,强行关机以后就蓝屏打不开了,我的稿子都在里面呢,马上出门修本子,不知道啥时候能修好,今天就先鸽了。对不起亲们,鞠躬道歉555555

喜欢论演员的自元音老人讲南怀瑾我修仙请大家收藏:

[标签元音老人讲南怀瑾:p标签]苏音引颈向着远处望去。

虽然离得很远,但在她自己的梦境中,那两个光点尽可随她的心念而变,当她想要“看到”的时候,一切便会清晰得如在近前。

那两个光点也是房间,其中一间亮着好几盏白炽灯的,是一处类似于工作间的地方。

在这个工作间里,有两个人。

穿工装裤、形容瘦削的男子正弯着腰站在工作台前,手里拿着木工用的锯子,慢慢地锯着一段木头。

他的脚旁放着一只尚未完成的手工小木马,有个模样与他肖似的小女孩则踮着脚扒在工作台边,眼巴巴地看着他。

房间另一侧的墙面上,小女孩的黑白相片挂在正中,相框下方摆了很多布娃娃、绒毛玩具和手作木制玩具。

玩具虽然很多,但无一例外地看上去都很廉价,小女孩却显然是喜欢着这些的。她歪着脑袋看了男子一会儿,便跑到了那些玩具旁边,开心地抱起一只绒毛小熊,转过头冲着男子笑起来,还拉着小熊的爪子朝他招手:

“爸爸快看,小熊熊跟你说话了哦。”

小女孩稚嫩的童音回荡在工作间里,男子停下手里的活计,擦了把汗,看着小女孩灿烂的笑脸,也跟着露出笑来。

小女孩从玩人里翻出一个金灿灿的东西,那细密的织网与蓝宝石在白炽灯下光彩流离,小女孩将它举高,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欢喜。

“咯咯咯——”

苏音听见了小女孩清脆的笑声,那小小的身体就像一帧即将消散的三维画像,时隐时现。

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苏音心念微动,转向另一个房间。

那是一间卧室,一名披散着长发的少女正跪坐在地毯上,紧紧地搂着一只金毛犬。

少女有着一双灰蒙蒙的眼睛,瞳孔布满白翕,从她旁边放着的手杖便可知,她是一位视障人士。

在她的眼睛里,原本是反应不出这现世任何的色彩的,可现在,那灰色的眼睛却像月牙儿一样地弯着,仿佛有光从里面流泻出来。

晶莹的水滴从少女的下颌滴落,她将金毛犬搂得很紧,像在搂着自己最好的朋友。

金毛温顺地依偎着自己的主人,口中发出低低的呜咽,似是不舍,又似是留恋。

苏音只扫了一眼,便叹息着转过视线。

挂在少女床前的那只捕梦网,或许已经为她捕住了一个美梦。

可是,梦终究会醒,逝去的,也永远不能复生。

少女怀中的金毛犬,与丁雷以及那个工作间里的小女孩一样,皆是逝者。

他们已经死了。

而捕梦网,圆了生者的梦、实现了生者的执念,于是,死去的重又出现。

苏音以意念唤醒沉睡的小雪藤,让她帮忙记下了这两个捕梦网周遭的人与物。

小雪藤不仅与她心意相通,且还有着极其强大的数据检索功能,可以迅速定位这两条漏网之鱼。

“妈妈妈妈咿呀呀——”

感应到了苏音的召唤,小雪藤很轻地回应了一声,并没有现身。

她知道苏音正与强者对峙,不好分神,所以便乖乖地藏在苏音的意识深处,帮妈妈看好家。

毕竟家里那个大杀器可是苏音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绝对不会翻开的。

以意念轻轻拍了拍小藤的脑袋,苏音便将注意力拉回到了眼前。

不远处的厨房里,灯光明显地黯淡了下去,神秘人的气息十分微弱。

苏音的唇角浮起了一抹淡笑。

这一仗打得痛快!

虽然是真的又痛又快,她这儿神魂还处在剧痛过后的麻木中,浑身上下就没一处不疼的,但她还是觉得贼爽。

神秘人以捕梦网为依凭搞突然袭击,沟通到了苏音的意念,妄图借助梦境一举抹杀苏音的“本我”,结果呢?

还不是被本宫反杀了?

这叫什么?

这叫越级杀懂不?

纵使苏音实则并不太明了所谓“神念之战”的原理,但,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

有虚无子和天玄这样的高手讲课,再加上阅文无数的阅圣经历,苏音约略也知道,神识反杀,便等同于神魂反噬。

她现在不好受,

元音老人讲南怀瑾/

神秘人只会比她更不好受。

正所谓偷鸡不成蚀马米,这坏得冒泡的家伙不仅没抹掉苏音的本意识,还被苏音反向沟通到了他的潜意识,进而锁定了捕梦网污染的另两位受害者。

这本是只有神秘人才知道的秘密。

而现在,它们毫不设防地袒露在了苏音的眼皮子底下。

唯可惜好梦将醒,苏音神魂受损,这梦境应该也维持不了多久,否则,她应该还能再多挖出些神秘人的秘密。

“刷”,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响,神秘人的身影瞬移般出现在了小厨房门口。

他的脸色很难看。

青、白、灰、黄而且黑,整个人都透着股子衰气,七窍中还有五窍在流血,惟一双耳朵还算正常。

而即便如此,他还是一副肾血双亏、命不久矣的模样。

苏音指尖划过了一朵微弱的灵光。

她非常想再给他补一刀。

趁他病、要他命,这是她打了无数游戏得来的宝贵经验。

恨只恨灵力余额已不足,她自个儿也是强驽之末,情况不比神秘人好多少,只是强撑着没倒下而已。

于是,两个处在虚弱状态下连说话都困难的人,就这样以眼神互殴了至少十几秒,最后,各自淡去……

梦醒时分,觉却未醒。

苏音损耗过大,一直直睡到第二天下午两点才真正醒转,起床后稍作洗梳,她便将小雪藤调查到的三个地址发给了金易得。

金易得的电话很快便打了过来,苏音接起后,便听他在电话那头道:“小姐,昨晚您没事吧?”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苏音倒吃了一惊,以为他知道了些什么,便反问道:“怎么突然这么问?”

金易得便道:“不瞒小姐说,昨晚我内丹一直有些不稳,体内灵力也有异,我本以为只有我如此,不想今天一早罗祖也说整晚心神不宁,我观其身上多了一道新的裂痕。”

喜欢论演员的自我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