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三分钟死亡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当夜,听完榴莲的汇报,宋楚煊直接粉碎了手里的茶杯。

“胡闹!有风险,主子不懂避让,你们几个也不懂吗?本王要你们有何用?”

看着单膝跪地的榴莲,咖啡和三十三,林

意念三分钟死亡 小说全文、

娅熙忙上前辩解。

“一仆不事二主。王爷既已把人给了我,她们听从我的命令不是应该的吗?再者说,这些细节都是一点一点拼凑起来的。像这宅子的地址,我也是今天中午才拿到。

明白了兹事体大,我们真的是毫不耽搁,第一时间就告知了王爷您。”

林娅熙越说越委屈,手指绞着衣摆。

“王爷不夸我乖巧机灵也就罢了,反倒骂我胡闹不知深浅,还凶人家。要是非得罚了人,你气才能消,那就罚我好了!”

最后,她胸脯一挺,小脖一扬,大有种舍生取义的架势。

这女人现在来低头示弱了,逞强那会怎么没见她怕过呢?

林娅熙是聪明。可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再聪明的人也做不到凡事无懈可击,算无遗策。

但,英明一世的宋楚煊遇上小女人撒娇就歇菜。怒意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屡试不爽。

他拉过少女细白的腕子到身边。“本王凶的是三十三她们,哪里就凶你了?”

被凶了的三十三头也不敢抬。心说,小姐厉害了!可是王爷啊,您的节操呢?

男人对林娅熙的气撒不出来,就得有旁人遭殃。

“还不快滚出去?不挨罚,浑身难受是不是?”

“属下们告退!”

有林娅熙挡枪,三人登即麻利开溜。莫怪她们狗,而是她们实在有情有义不起来,没有支棱的本钱啊。

待门一阖上,林娅熙狗腿地绕到宋楚煊座位后头,主动为他捏肩膀。

“王爷累了一天,脖颈都酸了吧?夜鹰粗枝大叶的,觉悟不够。来,我给您按按。”

树上隐着的夜鹰无辜躺枪,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他裹紧身上的小棉被。

二十岁果然是男人的分水岭啊。他才二十有二呢,身子骨竟就不成了。

屋内的二人对夜鹰的顾影自怜一无所知。

“还没到七老八十呢。在熙儿眼中,本王就这般不中用了?”

宋楚煊转过头,偏不去看一心讨好他的林娅熙。

得!拍马屁拍到驴蹄子上,倒挨一脚。

“没有没有!”

男人不看她,林娅熙就屁颠屁颠地绕至另一侧。“王爷您龙精虎猛,虎背熊腰,力拔山兮气盖世啊!”

对她这些不走心的恭维,宋楚煊是免疫的。

“这几个词本王不喜欢。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夸。”

“啊!王爷!您是花吗,馥郁芬芳,让蜜蜂见了就想采?

啊!王爷!您是太阳吗,光芒万丈,向阳花只为你开放?

啊!王爷!您是书吗,发聋振聩,女人越看越想睡?”

一首驴唇不对马嘴的即兴打油诗,少女张口就来。

第一个啊字就已经先声夺人了,最后的越看越想睡?神来一笔,令宋楚煊毫不犹豫,伸手捂了她的嘴。

男人从头发丝儿红到脖子根儿。再叫她说下去,指不定还要说出多少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

林娅熙一双眸子忽闪忽闪的。“唔唔!”

等处理好了尴尬和羞涩,宋楚煊才放开她。

“不许夸了。”

觉得有必要警告下,他又加上一句。“也不许你这么夸其他人!”

少女撇撇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那麻烦王爷也给我点反馈。您是认为我夸的太好了呢,还是太差了呀?我保证,有错必纠。”

签]这女人日常皮的很。想撩他时,却是一撩一个准。

不好说深得我心,宋楚煊只道,“油腔滑调......”

“我那明明是真情实感好吧!王爷这么说,那就是喜欢咯。”

林娅熙吐槽,口嫌体正直的傲娇男人,嘴上说着不要不要,有本事你别脸红啊。

宋楚煊说不过她,也就没有反驳,岔开了话题。“晚是晚了些。不过,熙儿此次学会了向本王求助,就是件好事。”

提到正经事,林娅熙也收起了脸上的嘻嘻哈哈,坐去男人对面。

“也是因为和林婉香之间的矛盾,我才能剥茧一般寻到了这一步。之前我只怀疑她有秘密,但后宅女子而已,能有多少牵扯?

而今看来,这个秘密竟是要用八条人命来掩盖,可见是非同小可了......”

宋楚煊面色肃然。“掩盖除外,亦有震慑之意。从今夜起,本王会加派人手,严密保护绮芜苑。你不可再参与进此事了。答应我,嗯?”

“好好,我答应你。”

林娅熙不甚在意地点点头,又问,“如果关系到了前朝官员之事,王爷要查下去吗?”

宋楚煊剑眉高挑。“不是才答应过本王不参与的么?”

少女吐了吐舌,嘟囔道,“随口问问也不行了嘛......王爷你想啊,我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才更危险呢。被人害了都找不着人报仇。”

“说什么不吉利的呢!”

宋楚煊气结,曲起手指弹她的脑门。咚一声,手上明显用了点劲的。

“歪!你!”

林娅熙气鼓鼓,揉着额头,斜眼瞪他。

宋楚煊拿开她的手瞧。红红的一小块,看着有些心疼。男人凑过来,带着淡而好闻的木质香,在她发红的地方轻轻吹了吹。

暖暖的,痒痒的。林娅熙忍不住要后退,那里却又被轻啄了一口。

“还疼吗?”

林娅熙想说不疼的,从小练舞各种受伤多了去了,但又未免太便宜了他。

“疼!”

宋楚煊这会后悔也来不及了,抿着唇,半晌道,“那......本王准熙儿弹回来。”

林娅熙大翻白眼。王爷这哄女人的实力最多五岁,不能再多了。

“我暂时不跟王爷计较,只要王爷肯告诉我,你对于林婉香背后秘密的看法。”

宋楚煊无奈,就知道她不会轻易甩开手。

“历朝历代的帝王执政,表面再是太平盛世,实则都会暗流汹涌。因为真龙天子也是人,也会生老病死。而当有皇子成年时,储位之争便在所难免。

一国朝廷中,有得皇帝重用的纯臣派,自然也会有拥立各皇子的皇子党。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倾轧间,能够抢先一步,或是掌握不利于对方的消息,往往是制胜的关键。”

林娅熙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附和上一句。“嗯嗯,我懂王爷意思。信息就是力量嘛!”

宋楚煊温柔一笑,抚了抚她的秀发。

“没错,信息就是力量。因此,负责收集和传递信息的各类暗庄便应运而生了,比如茶馆,酒肆,甚至是青楼等。

而乞丐的流动性强,并且身份微末,不易排查。以此做障眼,再依附在传统形式的暗庄之上,倒不失为好方法。”

“那依王爷之见,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林娅熙声音压得极低,更衬得她眸光潋滟璀璨。

“会不会是......谋反啊?”

喜欢天选偶像:王爷,请多关照请大家收藏:

林国公的忧伤颇为出乎林娅熙意料之外。从何时起,他这般看重林婉香了?

在原主记忆中,四位女儿的受宠程度与她们出生的顺序一致。林婉蓉排第一,林婉音次之,剩下两个并列倒数,还差上一大截。

估摸是死讯太过突如其来,且死因太过惨烈,叫他心中有愧吧。

稳住了林国公,林娅熙迷朦着泪眼问,“父亲,可否准许女儿送三姐姐最后一程?”

管家为难道,“这......老爷,三小姐的死状......怕是要吓到夫人和小姐们了。”

还有那气味,他都没提。

林娅熙退而求其次。“姐妹一场,能让女儿的丫鬟代为行个礼也好啊。”

虽然没有抱太大期望,可她还是想让榴莲和咖啡看看,纵火者有没有留下什么作案的痕迹。

为林婉香报仇谈不上,其幕后主使在筹谋什么也与她无关,但对方会不会就此放过她这个捅了马蜂窝的人呢?

事情已经起了头,林娅熙不追究,不代表别人便会礼尚往来,也不追究她。

“娅熙有敬重庶姐这份心,父亲岂能不允?”

林国公一摆手。“去吧,去吧......”

咖啡随了管家先出来,林国公一转念,也走去院中。他作为一家之长,理应如此。

地上停放的尸体不只一具,且都用白布蒙着,令人看不见其下的惨状。但骨肉烧焦的味道却溢得三丈以内,无处不在。

走至一处单独的地方,管家停下,侧身说道,“老爷,此次走水,死者一共八人。除了三小姐和娴雅居四名丫鬟外,还有进去救火的三名护院。这位就是三小姐了......”

林国公躬身,缓缓蹲下,右手哆嗦着去掀白布。咖啡站在他身后,一错不错地盯着。

白布开,管家别开眼,林国公瞪大眼,咖啡却是眯起眼。死人她见的多了,虽不惧怕,但也装着捂住口鼻。

林国公距离最近。他先是惊悚,震惊之余才泛起铺天盖地的恶心干呕。

那是一具面目全非的焦尸啊!黑糊黑糊的,一块好肉都没有了,连骨头都酥得掉渣。

管家忙去扶他起来,又将白布重新盖好。

对上林国公询问的眼神,他解释道,“发现三小姐时,她身上还有一支尚未融尽的金簪子。经逃出来的小丫头确认说,那是三小姐的常戴之物。”

林国公略佝偻着背,长长叹息一声。

“三小姐的尸身再经不起折腾,停灵一日便安葬吧。那几名仆从,有家的每户五十两银子,后事由他们亲人操办。

没有家的......管家看着给买副棺材吧。在国公府里伺候一回,又是为了三小姐去的,别太草率了,让其他下人寒了心。”

“是。老奴代他们,叩谢老爷大恩。”

五十两银子足够一个普通四口之家嚼用几年了。对林国公厚葬下人之举,管家不可谓不感动。

咖啡朝着林婉香拜了三拜。屋里的秦氏等人也出来了。

这一天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灵堂,棺椁样样都得预备起来。八条人命的重大火灾,官府等会也要出动人力察看。

--

回绮芜苑之前,林娅熙最后去看了一次娴雅居。

曾经的清静院子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徒留焦黑瓦砾满地,滚滚冒着浓烟。与远处的茫茫雪景很是格格不入。

意念三分钟死亡

进了东园,林娅熙脚下一顿,决定改道去落云阁。在她看来,秦氏的嫌疑是洗脱了,那芍药呢?

路上,她问,“咖啡,你可有看出林婉香的尸身上有何不妥?”

咖啡传声入密。“没有。尸体烧毁得太过彻底,恐怕衙门里的仵作来了也无从下手。找不到任何线索,这场火九成九要被认定为意外走水了。”

“算了。既然有人成心纵火,便不会轻易留下罪证的。”

林娅熙不无感叹。“我只是没想到,昨日还提心防范着的人,今早就成了一刨灰土。”

沉默中,三人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

榴莲转移话头。“小姐要去落云阁,是疑心芍药吗?”

望着前方被雪压弯了的秃枝,林娅熙摇头。从绣锦捋到芍药,再顺藤摸瓜到林婉香,她还从未有像此刻这般茫然过。是踢到铁板了吗?

“我也不清楚是不放心她多一些,还是不放心她多一些。”

语言它为何如此博大精深?咖啡听得糊涂了,看向榴莲求解答。可惜,榴莲也正似懂非懂呢。

林娅熙沉声道,“我是说,芍药不一定可信,但林婉香的主子却视人命如草芥。不论芍药知情与否,他能弄死林婉香,并且连带上七个无辜之人,就也能随时解决了芍药。”

“芍药的安危属下们不管。但他若是敢对小姐动手,王爷定饶不了他!这阵子的事情属下会如实禀报给王爷的。小姐这里还是先放一放吧。”

榴莲说这话时,咖啡亦是猛点头。

林娅熙拍拍二人的肩膀。“你们如此担心我,我也不该太任性了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内宅私斗了。超出我能力范畴之事,我可不逞英雄。”

“那小姐还要去落云阁看芍药吗?”

少女伸了个懒腰。“不去了吧。再给什么灰衣人盯上,不出事也得出事了。”

听罢,咖啡和榴莲都松了一口气。

小姐的闪光点果然不少。你看,打得过的就往死里打,打不过的就搬救兵。她一点都不恋战。

--

三人回到绮芜苑时,已近晌午。

林娅熙逗着怀里的小雪饼,偶尔喝上一口手边的雪梨姜茶。

她不亏欠林婉香什么。如果有,那也是该回敬她的数次陷害。要说她会为了林婉香的死而茶饭不思,那是假的。

“仙贝不在,

意念三分钟死亡 小说全文、

雪饼是不是也很想念她,孤单寂寞冷呀?”

小家伙被摆弄来摆弄去,不叫也不闹,就只是傻愣愣地看着她。琉璃一般的异色瞳眸又大又圆。

“铁憨憨!”

林娅熙笑着点点她的小脑瓜。“干脆叫你阿呆或者阿憨算了。”

三十三端来热腾腾的午膳,打趣道,“小姐,人家是血统纯正的西域猫。才来天元一个多月呢,你确定她能听得懂你讲话么?”

“对哦。我怎么给忘了?我们雪饼是正宗歪果仁呢。”

咖啡从外头回来,带进一身的寒气。

“小姐,这是刚从院外丢进来的一张字条,没有署名。属下追出去看了,就是府里一名普通小丫头。字条上也没问题。”

接过来,展开,上面只有两排小字。“今日事,非我所为。”

第二行上写的是京郊某一处地址。

林娅熙勾唇。看来她不去,自有人比她着急。

见她一笑,不像是出了什么大事,咖啡的心里也就有了底。

“小姐,这是谁写的字条?”

林娅熙递还给她。“是芍药,不过无所谓了。我既说了会交给王爷处理,要不要追查都由他说了算。”

喜欢天选偶像:王爷,请多关照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