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自己拉屎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站了出来,双目露出了杀机,死死地盯着简货郎。

“破落货,今日,本神子不杀你,不罢休也。”此时此刻,燃空神子双目吞吐着可怕的杀机,犹如是要把简货郎撕得粉碎一样,双目所喷涌出来的光芒,似乎随时都能把简货郎钉杀成筛子一般。

虽然,在这刹那之间,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只见燃空神子全身烈焰喷涌而出,但是,在此时此刻,燃空神子却给人一种冷森的感觉。

燃空神子乃是全身火焰跳跃,此乃是他的道火,火焰极为炽热,可以说是能焚烧一切,任何铜铁一触及,都会瞬间被融为铁水。

但是,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却给那种森冷的感觉,那怕是他身上的烈焰,都无法驱去这样的森冷。

因为此时燃空神子身上的杀意充满了冰冷,每一缕从目光之中所散发出来的杀意,都让人觉得犹如是落入冰窖之中一样。

毫无疑问,从燃空神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冰冷,是燃空神子心里面最狂厉的杀意了,可以想象他是多么的想把简货郎碎尸万段,要把简货郎挫骨扬灰。

“有热闹好瞧了。”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赶来看热闹,不论是黄金门的弟子,还是作客黄金门的各大教疆国的修士强者,也都纷纷赶来看热闹。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巴不得燃空神子与简郎货打起来,对于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而言,他们是唯恐天下不乱,甚至在这个时候,黄金门大乱,还能给他们一个混水摸鱼的机会。

特别是对于作客黄金门的修士强者而言,他们在黄金门呆了那些日子了,整天都无所事事,又不能轻举妄动,现在,有人要拼命了,他们能不赶来看热闹吗?

一时之间,现在场乃是人山人海,大量的修士强者赶了过来,都纷纷张望,气氛十分的热切,恨不得燃空神子、简货郎拼个你死我活,越是激烈、越是残忍就越是让人过瘾。

“看谁胜谁负?”简货郎与燃空神子还没有动手,就已经开始猜测了。

“以我看

梦见自己拉屎 免费全文

,只怕是燃空神子吧。”有一位老朽说道:“虽然燃空殿无法与庞然大物相比,但是,乃是大教疆国,燃空殿的始祖可是八部天龙道君的首徒,不仅仅是修练了无敌之术,更是自创了举世无双的火龙真诀,堪称天下一绝,可媲美于道君功法。”

“燃空殿的底蕴的确是很深,虽然是比不了神龙谷,但是,实力也是十分强悍。”有来自于西荒的强者也不由点头,说道:“燃空神子不仅仅是有自己种族的绝学,更听闻,他是修练了绝世无双的火龙真诀。”

“也不一定,简货郎这个小子,在外面也是很吃得开,虽然交得是一些猪朋狗友,但是,也曾是与不少凶人交好,能与凶人交好,肯定是有两把刷子。”有认识简货郎的修士说道。

“不仅是这样。”有对简货郎一定了解的世家弟子说道:“传闻,这小子乃是出身于远古无比的世家,底蕴也是颇深,曾经得到过亘古无上存在的眷顾,也不能小觑也。”

“看着吧,以我看,燃空神子的优势还是更大的。”一些与燃空神子认认识的强者说道:“燃空神子乃是火云雀的真身,火云雀本就是极罕凶禽,又是修练了无敌之术,这让他就更加的凶悍,更加的可怕,更何况,燃空神子的宝物不少。”

“拭目以待。”其他人也都不由盼盼说道。

“破落货,过来受死。”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沉喝一声,声音威厉,慑人心魂。

“黄毛鸡,有本事让马过来。”面对燃空神子的叫阵,简货郎也不甘示弱,也是大吼一声,双目瞬间吞吐着光芒。

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也好像变了一个人,不像平时那样随意,整个人瞬间变得高大,似乎,在顾盼之间,可慑人心魂,有着几分的吞天之势,让人一看,十分不凡,。

简货郎终究是出身于大世家,虽然他平时就像是一个小混混,放荡不羁,但是,一旦他认真起来,他身上的气质也是瞬间爆发出来,毕竟,他也是一个实力十分强悍的弟子,若是以实力而言,他算得上是年轻一辈的天才,并非是那种草包,。

“这小子,还真不错。”看到简货郎这番模样,连算地道人都不由刮目相看,赞了一声,说道:“还真是有男儿气概,不像是一个混子。”

“我还是一叶障目也。”此时,看到简货郎这般吞天之势,太一神少也都不由感慨,让人不由为之大赞一声。

在平日里,简货郎那又毒又贱的模样,都让人忽略了他究竟有着怎么样的实力了,在大家心里面,简货郎都成了一个嘴贱的王八蛋了。

但是,在此时简货郎展露出了如此霸气的一面之时,也的确是让人意外,和平日放荡不羁的他,完全像是不同一个人似的。

就是叶听容看到简货郎这一番模样之时,也是不由为之惊讶,不由仔细看着简货郎。

“简家子弟,简家栋梁,又焉能是废物草包。”李七夜对于简货郎这个模样,一点都不意外,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而已。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血气狂飙,混沌真气喷涌而出,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之时,只见燃空神子那滔滔烈焰之中,浮现了一道又一道的神环,这是大道神环。

“七道天尊——”当看到燃空神子这一道道的大道神环浮现的时候,有人立即知道了燃空神子的实力。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一股股的烈焰冲击而出,只见燃空神子全身的烈焰飙升,每一股的烈焰都直冲天穹,好像在这个时候要把天穹之上的日月星辰都焚烧成灰。

“好强大的火云之焰。”在这个时候,有修练烈火大道的大教强者立即感受到了其中的强大,也不由惊呼了一声。

“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简货郎祭出了宝物,四个圆球落在地上,瞬间冒起了烟雾,当烟雾消散之后,出现了四尊高大无比的怪物傀儡,每一个怪物傀儡都是像一尊尊巨人一样。

这样的四尊怪物傀儡,每一尊身上都是符文交错,每一道符文又粗又长,甚至是贯穿了整个身体,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样的四尊怪物傀儡乃是用符文炼化而成,使得它在身体里面充满了符文的力量。

这样的四尊怪物傀儡看不出是什么材料所炼成的,似石非石,似木非木,又似如金属,但又没有金属般的光泽。

梦见自己拉屎

“受死——”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沉喝一声,随手一拈,一道火云烈焰在手,捏真诀,现万法,喝道:“火云焚大地——”
 听到“啾”的一声响起,只见一道火云烈焰,瞬间化作了一只巨大无比的火云雀,这一只火云雀一张翅的时候,听到“蓬”的一声响起,滔滔烈焰好像是瀑布一样,倾泻而下。

在“轰”的巨响之时,只见这只火云雀挟着滔天烈焰冲击而下,有着毁天灭地之威,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把大地焚烧得一干二净。

热浪滚滚,滔滔不绝,在这个时候,火云雀俯冲而下之时,似乎要在这瞬间把简货郎撕得粉碎,要把简货郎焚烧得一干二净。

在这瞬间,可怕的高温,要把大地融化一样,连石头都被烧焦了,这是多么可怕的高温,也是吓得其他的修士强者纷纷后退。

“上——”面对燃空神子如此滔滔不绝的烈焰,简货郎也没有丝毫的退缩害怕,大喝一声,操控着四尊怪物傀儡。

一尊怪物傀儡在“砰”的一声响起之时,跳空而起,地面上留下了一双深深的足印,在冲天而起,迎上了火云雀喷涌冲击而来的滔天烈焰。

“呜——”在迎上这滔天烈焰之时,怪物傀儡大叫一声,犹如是洪荒巨兽在咆哮一样,在这瞬间,听到“轰”的巨响,这尊怪物傀儡身上也瞬间喷涌出了紫色的光焰,光焰滔滔不绝,如同巨盾一般横冲而出,轰向了滔天烈焰。

“砰”的一声巨响,当这一尊怪物傀儡的紫色光焰与火云雀的滔天烈焰冲击在一起的时候,整个天空如同被撼动了一样,让人听得震耳欲聋。

在这刹那之间,火云雀的烈焰是滔滔不绝,怪物傀儡的紫色光焰也是凶猛无比,硬冲击而上。

双方瞬间校较着在了一起,烈焰对光焰,一次又一次冲击。

但是,就在这刹那之间,其他的三尊怪物傀儡冲天而起,分作左右、后方夹击。

火云雀也长啼一声,扇动双翅,卷起了滔滔的烈焰,但是,依然是挡不住这三尊怪物傀儡的攻击。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三尊怪物傀儡瞬间压制住了火云雀,两只怪物傀儡拉住了翅膀,另一只拉住了尾巴。

喜欢帝霸请大家收藏:

在叶听容带着李七夜他们回来之时,引起了纷纷议论,不少的修士强者都在猜测,叶听容

梦见自己拉屎 免费全文

是不是选择了李七夜,将要与李七夜联婚。

当然,仅仅是李七夜独自一人,只怕也没有多少人放在心里面,就算李七夜独自一人再强大,那也是无法与一个大教疆国相抗衡,更何况,还有真仙教、三千道这样的庞然大物。

但是,如果说,李七夜背后站着有狮吼国、祖神庙这样的庞然大物,那就不一样了,有了狮吼国、祖神庙这样的庞然大物支持,那就意味着李七夜拥有着挑战天下任何大教疆国、古宗圣地的底气,包括了三千道、真仙教这样的传承。

“叶姑娘,终于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欢悦的叫声响起,一个男子快步走来发,眨眼之间走到了叶听容面前。

这个男子出现的时候,乃是神光照人,神焰跳跃,看起来有着神圣气息。

“燃空神子。”在这个时候,一看到这个男子之时,不少人一下子认出了他。

“看来,燃空殿也是来提亲了。”看到燃空神子在这里出现。

有强者看到燃空神子,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声地说道:“燃空阁,没有竟争力,莫说是与真仙教、三千道相争,就算是八百里城、司马世家这样的传承都无法与之相比。”

“燃空神子,背后乃是神龙谷,或许,为衬托神龙谷而来。”也有世家弟子嘀咕了一声。

“神子,又见面了。”看到燃空神子,叶听容点头,打了一声招呼,也不得罪。

毕竟,对于当下的黄金门而言,任何上门的大教疆国,黄金门都不想得罪,也都不想与之为敌,否则,有可能会为自己带来祸端。

看着叶听容,燃空神子为之一喜,他们燃空殿也是前来提亲的,这一次,他们燃空殿也是有想法。

特别是对于燃空神子而言,他喜欢叶听容,更重要的是,若是这一次联姻能成功,对于他而言,乃是飞腾黄达。

燃空殿这一次前来提亲,除了是想促成这一门亲事之外,当然是为了衬托神龙谷了,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是为梦见自己拉屎神龙谷摇旗呐喊。

燃空神子他个人是十分喜欢叶听容,叶听容本就是一个美女,更何况,不论是气质修养,那都是十分出众,燃空神子一见便喜欢。

更何况,若是联姻成功,那么,说不定他凭借着姑爷的身份,能从黄金拳帝手中得到好处,特别是所有人都垂涎欲滴的惊世无双之宝,若是得之,那么,不仅仅是对于他自己而言,乃是益处无穷,说不定,他们燃空殿也会凭此与神龙谷相提并论,得到神龙谷的再三照顾。

所以,在这一次来黄金门,燃空神子在内心里面是抱着满怀的希冀,他虽然知道自己娶叶听容的机会很低,但是,他在内心里面还是有着这样的一份渴望。

以实力而论,那怕他们燃空殿乃是拥有大教疆国的实力,但是,与真仙教、三千道、神龙谷一比,就显得是黯然失色,就算是与司马世家、八百里城这样的大教疆国相比,也是失色不少。

尽管是如此,燃空神子在内心里面依然渴望一个奇迹,再一自己真的是被叶听容看上,她愿意嫁给自己呢?

“我们长老正与狂拳前辈品茗。”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有些渴望望着叶听容的脸庞,好像是要把叶听容的脸容刻在心里面一样。

狂拳,乃是黄金门当下的门主,人称之为黄金狂拳,也是叶听容的爷爷。

“多谢神子告知,神子有空,也可在黄金门内走走,若是有需要,门下弟子一定竭尽全力。”叶听容不失礼貌地说道。

叶听容这样不失貌又显得疏离之时,这让燃空神子有些没有手段,毕竟,作为神子,平日里在燃空殿的时候,都是别人奉承他,特别是他们燃空殿的女弟子,但是,现在对于叶听容,他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手段。

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不由瞅了李七夜他们一眼,就故意说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本来,燃空神子是认识李七夜他们,在阴阳渡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却装着作认识了。

“这几位乃是李公子一行。”叶听容介绍了一下。

“就是你们吗?”燃空神子不由挑了一下眉头,乜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一群无名小辈,也想门提亲不成?”

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有激怒李七夜他们的意思,想在叶听容面前一展手段,让叶听容见识一下他的手段。

虽然说,燃空神子也见识过李七夜的手段,但是,他们燃空殿有强人在这黄金门,所以,燃空神子并不怕李七夜他们,认为在这黄金门,李七夜他们也奈何不了他。

“哟,这是什么黄毛鸡,也敢在这里口出狂言。”李七夜没有说话,而在一旁的简货郎就又毒又贱地说道:“哦,我看到了,是一个只火烧屁股的黄毛鸡。”

“你说谁是黄毛鸡了。”简货郎这样一说,燃空神子就顿时脸色一变。

在场不少的修士强者也都哄堂大笑,有强者甚至不由笑道:“火烧屁股的黄毛鸡,这好像很不错。”

燃空神子乃是妖族出身,真身是火云雀,现在简货郎说他是火烧屁股的黄毛鸡,那还真的是有几分的形象。

“谁说的——”被大家哄堂大笑,燃空神子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双目如冷电,一扫而过,但是,在场依然有一些人低声笑了一下。

虽然说,燃空神子身份不俗,实力在年轻一辈也是十分强,但是,对于在场的修士强者而言,没有一个是出身于小门小派,或者是无名小辈,不少是大教疆国的传人,他们又焉怕燃空神子呢。

如果说,是真仙教、三千道这样的庞然大物还害怕一下。

燃空神子在这个时候,老羞成怒,双目一寒,落在了简货郎的身上,冷森森地说道:“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

“嘿,简小子是不是活腻了,那就不知道了。”此时,算地道人嘿嘿一笑,嘴巴也是有些毒,说道:“不过嘛,我倒知道,嘿,你想上门提亲,没戏了。还不如我们家的简小子,简小子,嘿,也是来黄金门提亲的,你这只黄毛鸡,就靠边站吧。”

“净胡说。”被算地道人这样一提,简货郎有些尴尬,瞪了算地道人一眼。

“你——”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双目寒光更盛,牢牢地盯着简货郎,一听到简货郎要来上门提亲,燃空神子的目光就要把简货郎盯死一样。

在众多上门提亲的门派传承之中,燃空神子无法与真仙教、三千道这样的传承抗衡,但是,在他眼中,简货郎就不值得一提了。

“你是什么东西。”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不屑地看了简货郎一眼,说道:“就是一个破落货,也敢上门提亲,也是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货色,识相的,现在就滚出去。”

简货郎本像是一个脸皮厚的无赖,平日里别人怎么嘲笑他,他都不会当一回事,甚至是嬉皮笑脸反击。

但是,在这个时候,却一下子被燃空神子给戳到了,顿时脸色通红,双目一瞪,像牛眼一样,很少见到过简货郎如此愤怒的。

“黄毛鸡,敢大言不惭,看你有几分斤两。”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不由怒视燃空神子。

“嘿,看了被戳到点了。”看到简货郎一怒,算地道人嘿嘿地低声说道。

在平日里,不论说什么,简货郎都是嬉皮笑脸,并没有动过真怒,但是,这一次,因为叶听容,简货郎就一下子被激怒了。

“就你吗?”燃空神子不由冷冷地看了简货郎一眼,冷笑,晒笑一下,说道:“不服气吗?有本事放马过来。”

“好。”简货郎虽然平日嬉皮笑脸,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就真的是认真了,一下子被激怒之后,双目瞬间露出了杀意了。

“这小子,终于来真的了。”在这个时候,算地道人看出来了。

“两位何不消消气呢。”在这个时候,叶听容不由劝说道,她也不希望在这个时候,黄金门发生什么事。

“叶姑娘,不用劝我,且让我出手好好教训一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破落货。”燃空神子底气十足,睥睨简货郎。

“黄毛鸡,你出来,本大爷好好教训你。”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也是真的动怒了,站出来叫阵。

“教训,太轻了,斩了他。”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才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李七夜这样慢悠悠说了一句,在场的人都相视了一眼,太一神少笑了笑,叶听容只好叹息一声。

“公子开口,这小子死定了。”算地道人嘀咕地说道。

“我公子已发话,斩你。”此时,简货郎底气更足,指着燃空神子,大叫道:“今日,怕杀你,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被简货郎如此叫嚣,燃空神子顿时脸色涨红。

喜欢帝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