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为什么不吉利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整形医院的病人大概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穿着时尚、追求变美的‘客户’;一类是年龄偏大的老人,他们在那里疗养,接受身体和心灵上的治愈;最后一类就是浑身缠满绷带的‘重症患者’,他们没有自由,活动范围仅限于整形医院核心位置的那栋建筑。”

沈洛仔细回想了一下:“医生会给不同的病人注射不同的药物,开出不同的治疗方案。对了,那家整形医院里的医生好像也分为三类。”

“医生也分为三类?”韩非来了兴趣。

“第一类医生只上白班,他们是医院的门面,广告上经常能看见他们的身影;第二类医生只上夜班,他们每到晚上就会开始巡查病房,明明穿着白大褂,但自身气质跟救死扶伤的医生完全不同,永远阴沉着一张脸;第三类医生我只见过一次,他们很少离开医院核心位置的那栋建筑,永远低垂着头,身上好像也有绷带和伤口。”

沈洛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了韩非,要说起来这家伙也确实倒霉,他刚出现在整形医院的时候只是被当成了普通“客户”,随着他不断和医生们接触,整形医院直接将他升级到了“重症病区”里,视他为需要特别关注的重点病人。

紧要关头,可能是绝处逢生的天赋起了作用,沈洛硬是和一位被逼疯的医生一起逃了出来。

大口吃着面包,沈洛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他从病号服下面摸出了一张工作证递给韩非:“那个跟我一起逃出来的医生叫做白常,是个很好的人,他在医院里经常照顾过,是我的主治医生。”

“负责治疗你的医生被撞死了,但是你逃了出来?”韩非接过工作证,证件后面还有一张门禁卡,凭借这东西似乎可以进入整形医院当中。

“你这么说搞得好像我把他克死了一样,我们逃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沈洛疑惑的看向韩非,他总感觉韩非说话的语气很亲切,似乎自己之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往心里去。等会我就给其他玩家打电话,你吃完这顿饭就准备上路吧。”韩非反复询问沈洛,弄清楚了整形医院内部建筑结构后,才准备离开。

“上路?”沈洛打了个冷颤:“老哥,你别吓我啊。”

玥为什么不吉利 无删减完整版*

跟其他玩家汇合后,你就好好听人家的安排,千万不要再回来找我了。”韩非戴着手套,拍了拍沈洛的肩膀:“如果遇到了实在无法对抗的敌人,那你就直接投敌,心理上别有什么负担,这不丢人。”

叮嘱完沈洛之后,韩非便离开了。

“总感觉我好像在那里见过他,隐隐约约觉得他很亲切。”沈洛吃完了韩非送来的东西,饥饿度下降,心情数值也慢慢恢复。

他躺在杂物间里面,目光看到了韩非留下的那杯咖啡:“我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不过话说回来,再蠢的人也不可能在咖啡里下两次药。”

拿起咖啡,沈洛看到了李果儿的爱心文字,他偷偷尝了一小口,舌头瞬间变得酥酥麻麻,身体燥热无力:“他们夫妻俩是在炼蛊吗?”

韩非走出杂物间,拿着手机拨打了吴山的电话,希望对方能通知其他玩家,准备一辆车和一套衣服停在公司大厦后门,带沈洛离开。

双方约定好时间后,韩非便回到了办公室。

打开计划表,韩非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把斗地主赢到七十万后,他拿起水杯准备去吃饭。

“组长!我们一起吧!”给假树浇水那兄弟也忙完了手头工作:“赵总这次好像给我们开了绿灯,亲自去协调公司各个部门,项目通过的十分顺利,估计要不了多久,首测试玩版本就可以上线。”

“她应该只是自己想玩罢了。”

来到食堂,韩非和四名职员坐在一起,食堂的大电视里播放着当地的午间新闻。

他有意和李果儿保持距离,坐在假树哥旁边,闷头吃饭。

大概几分钟后,食堂电视机里突然传出了一个让韩非感觉有些耳熟的声音。

抬头看去,刘老师和警方站在某所学校的后操场,他们在一棵树苗下面挖出了上任校长的尸体。

记者和围观群众不断拍照,刘老师跪倒在泥泞当中,哭的让人感觉无比心疼。

现任校长被警方控制,他最开始还嘴硬,但在铁证面前彻底失控了,一把年纪还被吓得屁滚尿流,在一众学生面前丢掉了脸面。

在校长办公室被韩非暴揍的那位家长也是谋杀参与者之一,他负责学校的扩建工程,有一些手段。

在警方进入学校之前,他就提前收到了消息,现在已经潜逃。

“看来刘老师已经把我交给她的那些资料转交给了警方,真相终于重见天日。”

在老校长尸体被警方挖出的时候,韩非也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找到失踪的上一任校长,完成神龛随机任务——什么是对的事情?”

“什么是对的事情(神龛随机任务):很多人就算成年,依旧不明白什么是对的事情,什么错的事情。”

“成长不是在对与错之间徘徊,更不是盲目从众习惯溃烂,心要有所畏惧,亦要有所坚持。”

“傅生遗憾弥补度增加百分之五,傅生对你的恨意减一,恭喜你获得大量经验奖励,获得一次打开物品栏的机会,获得神龛随机称号——见义勇为。”

“见义勇为(神龛随机称号):该称号只在傅生的神龛记忆世界中有效,每次见义勇为会获得经验值奖励,可以提升心情数值。”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完成第一个神龛随机任务,接下来在你的面前有两个不同的选择。”

“选择一:不断弥补傅生的遗憾,不断降低傅生对你的恨意,但你的生命将进入倒计时,你的身体素质也会不断下降,你会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面,成为命运的敌人。该选项极为危险,你在神龛记忆世界死亡后,大概率会丢失记忆,成为神龛记忆世界的一部分,永远也无法逃离。”

“选择二:不断将傅生推向更加黑暗绝望的深渊,玥为什么不吉利毁掉傅生的世界和记忆,你将成为神龛新的主人。该选项将亲手推动命运向前,还原过去的一切,你会在傅生的躯体上重生,继承他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他的痛苦和绝望。”

韩非已经进入这个神龛记忆世界很长时间了,但一直没有触发任务,直到现在他才终于完成了第一个神龛随机任务。

“这个神龛记忆世界规模比镜神的要大好几倍,现在还给了我两个不同的选择,一个是救赎,一个是毁灭。”

韩非看着系统给出的选项,仿佛是在盯着黑盒的不同两面。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请在三分钟之内做出选择,否则将默认选择和神龛主人记忆最为契合的第二项!”

站在傅生的角度去思考,他肯定会选择毁灭,傅生理智上可能也希望韩非选择毁灭,随后继承他的一切,走上和他相同的道路。

“什么是对的选择?”韩非看着任务提示,老校长选择了对的事情,结果他被造谣诽谤,背负半生骂名,尸体埋在了操场下面。

“坚持对的事情有的时候会很危险,但如果所有人都惧怕危险,那下一代就会活在一个错误的世界里。”

两个选项,代表着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韩非犹豫了很久,轻轻叹了口气:“你内心一定也很想被人拯救吧?”

没有再继续沉思,韩非选择了第一项,他要不断弥补傅生的遗憾,降低傅生的恨意,把他从扭曲的记忆当中拉出。

几乎是在韩非做出选择的那一刻,一滴血落在了桌子上,拥有三十点体力的韩非发现自己鼻子突然开始流血,这仿佛是某个不详的征兆。

“组长?”

“有点上火而已,不用担心。”韩非擦去血迹,他将餐盘放到回收处,急匆匆的回到了办公室。

“我的身体会越来越差,这个世界也将不断异化,恨我的人开始发狂,而我却会慢慢失去保护爱人和家庭的能力。”韩非明白第一个选项的意义,曾经的傅义毁掉了傅生,现在他要把傅义扔到傅生身上的绝望和责任重新扛起。

“等到世界异化之后,那几位女性或许全部会蜕变为恨意一般的存在,我要尽可能的让她们先冷静下来。”韩非拿出傅义的手机,对着上面的聊天记录,悄悄溜进了赵茜的办公室,他想弄清楚那位女客户的身份。

韩非的侦查和搜索能力是被警方认可的,再加上捉迷藏的天赋和近乎恐怖的犯罪直觉,他没花多长时间就在赵茜的电脑上找到了想要的信息。

那个所谓的女客户叫做杜姝,她其实是游戏公司的投资人之一,她和完美整形医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曾邀请赵茜一起去那里保养,跟赵茜关系很好。

“这女客户问题有点大,看她和赵茜的聊天,总感觉她像是故意在挑起赵茜的怒火,想要利用赵茜干掉我。”

比对了一下聊天记录,这位女客户可不是什么好人,她有极强的掌控欲,但傅义却好像是一个很不听话的玩具,不仅不甩她,还背着她和很多人联系。

“杜姝出身很好,但性格有问题,偏执强硬,长相美的简直有些不真实。”韩非现在也算是对傅义有一定的了解,像傅义这样的王八蛋,对杜姝肯定没有任何抵抗力。但又因为他渣的十分彻底,所以就算答应了杜姝,依旧会出去瞎搞。

“傅义真的是什么人都敢招惹,他能活到傅生长大,也真是运气逆天了。”

将一切复原,韩非走出赵茜的办公室,这时候他又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

“韩非?我们已经到了,把你朋友带下楼吧。”

其他玩家联系上了韩非,他也没多说,挂断电话,进入杂物间。

淡淡的咖啡味在屋内飘散,韩非看到了瘫坐在地的沈洛:“看来李果儿确实对我没有了杀心,她现在只想把我囚禁起来,慢慢折磨,这是一个还算不错的转变。”

“大哥,嫂子是不是对你有什么意见?”

“你说的是哪个嫂子?”

“算了,没事了。”沈洛苦涩的摇了摇头。

“换身衣服,我带你下楼。”韩非帮沈洛换好衣服,搀扶着他朝楼下走去。

现在正好是饭点,回来工作的人比较少,韩非顺利将沈洛送到了公司后门,他们坐上了一辆二手面包车。

车里还有两个年轻人,他们一个穿着超市员工的制服,另一个西装革履,特别有气质。

“我叫大鱼,十五级,省队退役游泳运动员,游戏里的职业是搜救员,纯体力加点。”穿着超市员工制服的男人朝韩非和沈洛笑了笑,他长相阳光帅气,身材特别好:“两位怎么称呼?”

“我叫韩非,喜剧演员。这位叫做沈洛,他好像是搞金融的。”韩非把沈洛按到到座位上,帮他系好安全带。

“别急着上车,在走之前,我们还要问一些东西。”身穿西装的男人微皱眉头:“你俩想要加入我们,就先把属性和职业说清楚,不要有什么隐瞒。”

“我等级比较低,还没转职。”沈洛已经被困在深层世界好几天了,等级落后一大截:“属性的话……”

沈洛都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他一听人家等级十五级,本来他等级就低,如果再告诉人家自己幸运值为零,那人家很可能根本不带他一起玩。

犹豫了好一会,沈洛才说道:“其他属性都还好,但是我幸运数值比较低,只有两点。”

“那确实够低的。”西装男人统计完后,又看向了韩非:“你呢?”

“我暂时还不准备加入你们,我比较喜欢独自探索。”韩非拒绝了对方的好意,他之所以会和玩家有接触,完全是为了给沈洛找个好的“归宿”。

“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张隐藏地图和其他地图不同,非常、非常的危险。”西装男似乎很好看韩非,他希望韩非入伙。

“不用了。”韩非有自己的任务,他说完之后,便下车离开。

望着韩非远去的背影,西装男眉头紧皱,他一把抓住了沈洛的手臂:“你的那位同伴似乎很有信心,他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依仗?”

沈洛思考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他有七个老婆。”

喜欢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大家收藏:

听到轰鸣的电锯声,韩非立刻开始挣扎,他确定缠绕在手臂上的锁链可以在第一时间解开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组长,不要乱动,我不会伤害你的。”李果儿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她语气阴冷,好像嘴里含着一块冰:“真想一直这么下去。”

韩非打开了脑海中的大师级演技开关,身体轻微颤抖,仿佛被扔入了噩梦的小男孩,手背上冒出一条条青筋,额头几乎在瞬间被冷汗浸湿。

锁链绷紧,哗哗作响,电锯慢慢逼近,三个女人捡起地上的各种凶器和刑具,摆放在餐桌四周,优雅的好像在挑选晚宴时要用到的餐具。

看着那三位仿佛已经入戏的女人,吴山的心脏也慢慢提起:“尺度这么大吗?”

他微微扭过头,但又实在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喉结滚动,他咽了一下口水,用余光盯着餐桌。

纤细的手臂伸向韩非,白皙的手指仿佛冰凉的手术刀一般,落在了韩非的衬衣上。她们似乎是在丈量韩非的身体,准备将他按照重量,公平的分为十份。

摄像师已经就位,没有人喊开始,一切都好像是浑然天成,看不出任何剧本的痕迹。

韩非挣扎的愈发剧烈,染血的锁链将手臂勒出红色的痕迹,他表情因为恐惧而扭曲,嘴唇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看着被固定在餐桌上的韩非,吴山大为震惊:“他演的就跟真的一样,连在游戏里拍摄十八禁都这么努力,果然他能成功是有一定道理的。”

电锯越来越近,各种冰冷的刀刃和尖锥轻轻蹭过韩非的衬衣,就好像是在“爱抚”一般。

吴山越看越不对劲,他内心产生了一个疑问:“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不是在演戏?”

咳嗽了一声,吴山轻轻敲了餐桌几下:“那什么……地上的刀具你们最好不要乱动,五年前这里发生过惨案,那些应该都是凶器。”

“太完美了!”摄像师也走了过来,满脸的兴奋:“我从没这么顺利的拍摄过,我在你们身上完全看不出表演的痕迹,你们就好像是在用情感牵着身体在走,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那种扭曲变态的爱意。”

“要不再拍几条吧?”爱情还没走到韩非身边,拍摄就已经结束,她第一次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不满意。

“再拍你们估计也找不到这种感觉了。”摄像很是兴奋让赵茜和李果儿检阅:“这个空间布局十分合理,你们不是想要拍摄一个渣男被残忍杀害的画面吗?两边我给你们留足了空间,其他受害女性可以直接添加进去。渣男躺在中间,十位被他伤害过的女性,一人给他一种死法。这简直不是宣传片,而是艺术了,要不给它起个名字叫最后的晚餐纯爱版?”

“想法不错。”赵茜看了一下拍摄画面:“出效果图的时候能不能把我们的脸玥为什么不吉利给换掉?”

“当然可以。”

“另外你再加一句话——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出于对逝者的尊重,游戏中所有出场人物均采用化名。”赵茜指着拍摄画面下方。

“怎么就直接逝者了?”韩非从餐桌上坐起:“我觉得男主或许还可以挣扎那么一下。”

“细节我们回公司再讨论。”赵茜摆了摆手,她坐在餐桌旁边:“这餐桌正好可以坐下十个人,但要凑十位女性受害者的话,难度还是比较大的。”

她的目光扫过李果儿和爱情,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实习生,宣传模特,上司,女客户,网友,孩子的班主任,以及新婚妻子,这一共才七个。”

听到赵茜的话语,韩非冷汗“唰”的就下来了,自己的这位上司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其实对傅义做过的事情了如指掌。

他知道的,赵茜都知道,甚至他不知道的女客户,赵茜也都知道。

“她是不是早就想要杀死傅义了?”韩非更换好了衣服,他现在拥有爱憎分明这个称号,厌恶他的人会愈发的恨他,为了不让恨意失控,他必须要尽快想办法降低大家的恨意。

“喂。”吴山悄悄靠近韩非,给了韩非一个眼神:“混的不错啊,等会能不能给小弟传授下经验?”

吴山能看的出来,这三位女性和韩非的关系都不一般,实在惹人羡慕。

“你误会我了。”韩非摇了摇头,他也懒得去辩解,说多了都是泪。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天赋和游戏方式,我理解。”吴山显然是理解错了韩非的意思:“兄弟,你是怎么进入这里的?”

“我也没搞清楚,反正这地方很奇怪,似乎是隐藏地图,无法随便退出游戏。”韩非有些苦恼:“你好像对这地方十分了解?”

“这隐藏地图时间流速和外面不同,可能涉及到深空科技最核心的秘密。”吴山压低了声音:“我和我的队友是从一座乐园的迷宫进入这里的,我们已经在这里停留了很久。”

“队友?还有其他人吗?”

“我们一共三队玩家,共十八人,分两批次进入了这里,现在我和其中十人取得了联系。”吴山很是神秘的笑了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蔷薇的名字,他是国内最早的黑盒猎人之一,十九级,顶级玩家,这次就是他来带队的。”

“十九级确实挺厉害的。”韩非自己也是十九级:“你们这么久都无法退出游戏,难道不害怕吗?”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像我这样年龄比较大的职业玩家,随时可能会被公司辞退,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以后我恐怕想要混饭吃都很难。”吴山跟韩非差不多大,但对于职业玩家来说,二十六七已经不算年轻了:“要不是为了改变现状,谁会愿意加入最危险的探索小组?稍不注意就会在游戏里死亡。这个《完美人生》也真是奇怪,明明打着治愈系游戏的旗号,却拥有最严厉的死亡惩罚,玩家一旦在游戏里死去,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抹去,太残酷了。”

“确实很残酷。”吴山这句话算是说到韩非心坎里了。

“哎,你这样的大明星肯定不会理解的,现实里万人追捧,游戏中也能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我是真羡慕你。”

“老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韩非礼貌的笑了一下:“你留个联系方式吧,大家都被困在了这里,以后互相帮助。”

“好的。”吴山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韩非:“游戏内置的通信功能无法在这里使用,只能这样了。你如果遇到了其他玩家,也可以跟我说,我们会想办法安置好他。”

“其他玩家……”韩非瞬间想到了一个人,沈洛现在还被困在公司杂物间里,那个幸运值为零的深层世界宠儿跟在自己身边,属实是大材小用,还是跟着其他玩家一起比较好:“我还有个朋友也被困在了这里,他遇到了一些麻烦,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就先让他去找你们。”

“当然不介意了,其实我也有朋友没有遵守这里的规则,抢劫偷盗,结果被通缉追捕,这很正常。”吴山非常大度,他估计等见了沈洛之后才会明白什么叫做非正常玩家。

“多谢。”这群玩家算是帮韩非解决了一个心头大患。

“我们每隔三天会在市中心的金茂饭店聚一次,确定彼此安全,你到时候也可以过来。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吴山靠近韩非,声音特别的低:“你们拍摄完后,赶紧离开,天黑不要随便出门。”

“为什么?”韩非面露诧异,不是太理解。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吴山朝两边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他们,这才继续说道:“这个隐藏地图里闹鬼,它白天和晚上是两个样子,我有位朋友就是被鬼拖走的。”

“开什么玩笑?治愈系游戏里怎么可能有鬼?”韩非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

“是真的。”吴山表情严肃:“尤其是乐园和整形医院这两片建筑群,你晚上绝对不要靠近。我们暂时没有应对鬼的方法,但我们怀疑离开的线索就隐藏在那些鬼身上。这些东西蔷薇不让我们外传,具体的信息你可以等到明天中午我们聚会的时候,亲自去问一下蔷薇,他知道很多秘密。”

“乐园和整形医院晚上会变得非常危险?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当协警?是蔷薇安排的吗?”

“我们正在收集这座城市里的所有怪谈和离奇凶案,试图找出其中的联系,不过我们人手不够,你要是愿意加入我们的话,我相信大家都会十分欢迎你。”吴山本来还想再多说几句,说服韩非加入,可惜李果儿走了过来。

“组长,这边已经没什么事情了,要不我们先回去?”刚才韩非和吴山聊天的时候,李果儿满眼兴奋的在酒店地下转悠,这地方似乎很符合李果儿内心的某种构想。

“也行。”韩非考虑到沈洛一天一夜没吃什么东西,决定回去看看他,顺便赶紧把他转交给其他玩家。

跟赵茜说明之后,韩非领着李果儿走出星空艺术酒店,他脑海中回想着吴山说的话,隔着马路朝完美整形医院那里看了一眼。

手机里搜索不到任何跟完美整形医院有关的负面信息,但就算是大白天朝那家医院看去,依旧会感觉浑身直冒寒意。

“沈洛是从整形医院里跑出来的,在把他送走之前,我要先弄清楚他都经历了什么。”韩非和李果儿打车回到公司,他在路上顺便去给沈洛买了一些东西。

“组长,你辛苦了。”韩非刚走出便利店,李果儿就提着两杯咖啡出现在门口:“请你的,今天我换了一个新的口味。”

“以后不要破费了,老喝咖啡不好。”韩非是真不敢随便喝李果儿送来的饮料,他提着两袋东西上了公司大楼。

玩了一会游戏后,韩非起身进入了走廊最深处的杂物间。

锁上房门,韩非轻轻咳嗽了一声:“还在吗?”

“你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记了。”杂物堆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沈洛从躲藏的地方走出:“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商家想要你赔钱,悬赏了五万,发动大家一起找你。”韩非话音一转:“不过还有一个好消息,我和其他的玩家联系上了,等太阳落山,我就让他们把你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大恩不言谢,以后你要是有理财方面的问题可以来找我咨询,我在现实里是新沪金牌投资经理。”沈洛拍着胸口,一脸的骄傲。

“别说那些不切实际的,我帮了你这么多,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行不行?”韩非将两袋子食物和水放在沈洛面前:“你把自己在整形医院里看到的所有东西都告诉我,不要有任何遗漏。”

咬着面包,沈洛回忆起自己悲惨的遭遇:“那家整形医院确实有些特别,医院深处住着很多VIP病人,他们脸上永远缠着绷带,不管去哪里都有护工贴身看管,那些病人不爱说话,跟行尸走肉一样。他们当中还有一些更加严重的,浑身都被绷带包裹,丧失了行动能力。”

“你看过他们绷带下面的脸吗?”

“我还真看过。”沈洛果然不是一般人:“有次医生给我更换病房的时候,弄错了房间号,直接把我调到重症区,我和一个被严重烧伤的胖子住在了一起。医生是在半夜给他换药的,我假装熟睡,然后偷偷地看了一眼……”

“你看到了什么?”

“病人正常绷带下面是和血肉长在了一起的绷带,红色的,表面依附着很细的血管。”沈洛双手比划了一下:“我甚至怀疑那不是一个胖大叔,而是一个被绷带一层层包裹的小孩。”

“小孩?”韩非一直想不明白傅生学生时期的记忆里为什么会有一座整形医院,不过现在他感觉自己距离傅生内心深处的秘密又近了一步。

喜欢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