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壁虎会倒霉吗_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哎……,以后你们家就三个孩子了,我们家才俩。”

吃了一会儿后乔乔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你们还年轻,继续努力呗。反正不管是老乔还是刘大哥,肯定都不会嫌孩子多。”邱怀礼笑着说道。

“现在可不成,这俩小的都已经把我折磨死了。”乔乔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是啊,这俩啊,是越俩越能磨人了。”刘半夏说道。

“还是豆豆乖,现在都会自己吃饭呢,可真好。慢点吃啊,别烫到,以后也要长得结结实实才行。”

“吃肉。”

正在努力干饭的豆豆脆生生的来了一句。

小家伙的话,又把大家伙给逗得不行。

“其实啊,也就是到这时候还能挺好玩的。等再大一些的,哪哪都看不住她,也得头疼。”王静娴说道。

“反正我是想好了,等这个小的生下来,豆豆就让你们帮忙带着。她现在在你们家玩都比在我们家开心呢。”

“哈哈,这是我们家糖豆的功劳。”刘半夏笑着说道。

“还别说啊,豆豆和糖豆也是蛮有缘分的。第一次见到豆豆的时候,就知道跟豆豆一起玩。”

“虎子也是好同志,以后要保持下去啊。骨头要开心的啃,别像我们家那四个,现在还都是玩的心。”

好像是听到了刘半夏的吐槽,糖豆的四个娃就叼着骨头凑到了刘半夏的身边,抬头看着他。

被四只膀大腰圆的狗子们盯着,刘半夏也是很有压力的。

还能咋办啊?

只能用脚丫子在它们身上安慰的蹭了蹭,这一帮才摇头晃脑的叼着骨头到一边接着啃。

“你们家这四个都已经这么聪明了吗?”邱怀礼诧异的问道。

“可不是嘛,都是他平时总捉弄这四个。从小捉弄到大,还跟它最亲,就连糖豆也是。”乔乔无奈的说道。

“可是真的不得了啊,本来你们家的糖豆就很聪明了,还有四个更厉害的。”邱怀礼很感慨。

“虎子也不差,它们的心里边啊,其实要比咱们想象的更懂事。”刘半夏笑着说道。

“我都看到好几次,它就守在豆豆的身边。但凡豆豆要摔倒,它就会凑

打死壁虎会倒霉吗_

过去当靠背。我们家这几个,还只能当大山让宝宝们爬呢。”

刘半夏刚说完,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完了,今天的饭恐怕吃不成了。”

特别设置的铃音,这是急救中心打来的电话。

“我是刘半夏。”接通后刘半夏直接说道。

“刘老师,喝酒了吗?又发生了连环追尾事故,在高速出口的匝道上,需要现场救援。”苏文豪的声音传了过来。

“OK,把定位给我发过来。伤者多吗?”刘半夏问道。

“接到的通知很多,市院和咱们是主力救援,而且已经启动了应急方案,采血车都派出去了。”苏文豪赶忙说道。

“好,我马上就过去。”刘半夏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事情肯定小不了,应急方案都启动了,就证明患者数量多,血库的血肯定不够用。

“你道上慢点开。”

帮刘半夏准备的乔乔嘱咐的说道。

“嗯,我晓得了。你们慢慢吃啊,今天晚上指定是回不来了。”刘半夏说完就拿起包往外走。

其实能够给他打电话,也代表着这次的事故规模小不了,伤者肯定非常多。

而且让他最为担心的,就是血库的血袋不够用。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现在最要紧的是现场救援。

按照苏文豪给发的定位,赶到了事发地点,这里已经实行了交通管制。

他还是亮了工作证,这才放行。

“第一批危重伤者已经送走了,你过来了我就先回去。”

临时救治点的石磊冲着他喊了一句。

“好,这边的现场交给我,市院的点在哪里?”刘半夏问道。

“他们的路远一些,路上又遇到了塞车还没到。所以前期救援就看咱们了,李浩、苏文豪、苗瑞、梁晓琳、魏远都在这里。”

石磊匆忙的说了一句,将对讲机塞到刘半夏手里,然后就跟着上了急救车。

“大家注意、大家注意,我是刘半夏。”

刘半夏拿着对讲机说道。

“救治患者的过程中做好标记,我现在在临时救治点,有需要现场手术的患者再喊我。你们都是合格的医生,都能够处理好现在的业务。”

“收到”

“收到”

“收到”

……

大家伙的声音在对讲机里陆续的响了起来。

“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刘半夏又补了一句,然后就开始照看起送过来的这名伤者。

“左臂废了,捆扎止血做得很不错。这是怎么砸伤的?”

看过之后刘半夏问道。

“一辆大车拉的那种钢材,一根根的。急刹车吧,直接就把车头给怼没了。”消防员说道。

“然后飞出去的钢材又飞到了高速路上,让双向来车都受到了波及。这位患者怎么处置,先放在这里吗?”

刘半夏点了点头,“先放在边上吧,现在急救车不够。他的手臂保不住了,已经做了补液,还能够再坚持一些时间。”

消防员点了点头,将这位患者抬到了一边,然后又返回了现场。

对于这场事故来讲,急救车也是宝贵的资源,要不然刘半夏也不会给大家伙提醒,要做好分类。

哪怕现在市急救中心和二院都派来了急救车,恐怕也不够用。

说句不好听的,目前的情况也只能拼车走了。

他又查看了几个患者,目前救援出来的患者情况还都可以,第一批危重的已经被石磊给带走了。

这时候市院的救援人员也抵达了现场,带队的是邱伟。

“刘主任,又碰上了。你指挥,我们配合。”邱伟说道。

“咱们俩留在这边抢救吧,你们院的存血多吗?”刘打死壁虎会倒霉吗半夏问道。

邱伟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都在往咱们两家医院调拨呢,不过这次的事故有些大啊,也担心不够用。”

“哎……,先处理患者吧。接下来这一波可能就会有很多危重患者,你也自己把握。”刘半夏说道。

这就属于第三波抢救的患者了,有一些应该是被困在车中,现在才解救出来。

而在这样的大型车祸中,困在车中的患者,情况往往都会很严重。

跟刘半夏预料的也不差,这一波陆续送来的患者,都可以归纳到危重的范畴内。也就是说,急需送到医院进行抢救。

市院接走了四个,二院急救中心接走了俩,又捎走了几名伤势不是很严重的。

“这里的现场谁负责?我们带过来一些车子,可以帮忙转运一些伤势不是很严重的患者。”

这时候走过来一名领导模样的人。

“我是二院的刘半夏,这里由我跟市院的邱主任一起负责。”刘半夏赶忙说道。

“可是太感谢了,右侧蓝色和绿色标识卡的可以直接转运走。黄色标识卡,觉得能够帮忙转运的,也赶紧送到医院。”

“苏文豪回来,配合转运车队确定可由社会车辆转运人员。现场救援过程中,有需要现场手术的就喊人。”

这个人点了点头,然后也拿起对讲机安排起来。

其实这也是刘半夏的无奈之举,这次的伤者真的是太多了,边上还有几张黑色卡的呢。

红色的是重伤员,社会车辆根本无法转运。黄色是中度伤员,其中的一些患者社会车辆还能努力一下。

当然了,这也是存在一定风险的。

转运过程中,可能因为护理不到位发生一些情况。

可是现在有办法吗?

现场的患者这么多、这么乱,能转运走一些送到医院,可能都会多救一条命。

苏文豪处事稳妥,让他帮忙参与一下转运工作,就能够提供一个保障。

“刘主任,刚刚接到我们院的电话,血有些缺啊。”邱伟小声说了一句。

“我们也差不多,也不是缺一天两天了。”刘半夏苦笑着点了点头,顺手把手边这位患者的腿骨扶正。

“先放到一边去吧,他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只是股骨骨折和一些皮外伤。固定好之后,放到后边转运吧。”

“邱主任,你们那边估计还能接多少危重患者?下一轮过来的患者咱们要是应对不了的话,就跟上级请示分流吧。”

“今天这些患者的创伤出血都比较大,在现场就用了好多的盐水和血袋。我真有些说不好,也许再来三个就是极限了。”邱伟说道。

“哎……,虽然我们还没给通知,但是我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刘半夏叹了口气。

这是最为难的事情,今天这些患者的抢救,用血量肯定会创一个新高。储备用血虽然也有,恐怕不够用。

“刘老师,我这里有个腹部贯穿伤。肠管破裂,暂时做了缝合,需要马上转运走。”

这时候李浩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

“好,送过来吧,我来调配车辆。”刘半夏说道。

这位患者的失血量肯定也不少,送到医院之后还需要补血。

今天这次事故抢救的最大难题,不是救援人员不够用,而是血不够用。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感谢要温柔跟我说、书友75185340月票鼓励)

获得了患者家属的授权,刘半夏可没敢再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就安排做起了穿刺准备。

而且就像他承诺的那样,这次的穿刺手术是由他亲自来做。

对于现在的他来讲,这样的小活其实也不咋参与了。

“好……好啊。”

看着引流管里快速积聚满的脓液,刘半夏忍不住的喊了起来。

这样的表现多少也是有些失态,也违反了ICU的规定,不过现在他也顾不得了。

因为这样的脓液就代表着患者的肝脏是脓肿啊,不是癌变。

虽然说肝脏脓肿并不是百分百能够治愈的,可是相较于癌变来讲,这可是天差地别。

“还有肺部的感染,不过床边X光拍的不清楚,是不是可以猜一猜了?”

刘半夏采好样做培养后问道。

“那就猜呗,我先写。”许辉说道。

张志远也没有闲着,在边上也跟着写了起来。

打死壁虎会倒霉吗三个人的纸条放到一起,都乐了起来。

肺炎克雷伯杆菌。

这就是三人的答案。

“基本上没跑了,我是不是可以先尝试针对肺炎克雷伯杆菌治疗?按重症处理?”张志远问道。

“我觉得行,虽然才开始培养,我觉得差不多。”刘半夏笑着说道。

“这么严重的感染,还有肺部的感染。我估计肺部也是脓肿,按重症来是没问题的。”许辉也接口说道。

这就算是达成了共识了,是由经验作出的判断。

当然这也是冒险的,如果培养的结果不是肺炎克雷伯杆菌呢?用药可能就会无效,会造成纠纷。

只不过三个人都觉得这个险值得去冒,因为患者目前的一些情况,差不多都是感染引起的。

如果抑制住了感染,患者的状况就会有很大的改善。

跟患者交代的事情,就找落到了张志远的头上,他才是这位患者目前的主诊大夫。

“刘老师,那位患者咋样了?”

等刘半夏回到一楼后许一诺问道。

“刚在ICU做的穿刺,差不多是肺炎克雷伯杆菌。”刘半夏笑着说道。

“现在脓肿处正在做引流呢,很多的脓液啊。肺上应该也有脓包,不过得等好转一些的,再仔细看看。”

“张医生已经给药了,就看明天有没有起色。毕竟一直用呼吸机也不是那么舒服,能早点撤掉就更好了。”

“好家伙,这是真的不得了啊,怪不得患者的脓肿发展得这么快。”许一诺感慨了一句。

肺炎克雷伯杆菌,这可不是急救中心第一次诊断出来。

而这位患者的病症表现可能也是受到了糖尿病的影响,特征不是很明显。

这个病菌感染之后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果冻痰”,可能是糖尿病对病症的发展起到了一个促进的作用吧。

糖尿病的可怕就是在这里。

单单把它拿出来,真的不算啥。只要做好控糖,那就啥问题都没有。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你就万事大吉了,哪怕你糖控制得很好,再有了别的病症的时候,它也会跟着推波助澜。

而这位患者呢?他不仅仅没有控糖,血糖指数还非常高。

“好了,今天的任务算是全部圆满完成,晚上就可以开开心心的回家吃饭喽。”刘半夏伸了个懒腰。

许一诺撇了撇嘴,这就是显摆呗。

他老人家倒是可以安心的回家带娃子们玩了,大家伙呢?就得迎接即将到来的住院总生涯啊。

“别那么意志消沉,要充满干劲才行。”刘半夏笑着说道。

“也不要纠结那个所谓的小时在岗,才三个月的时间而已,一忽就过去了。我们还都是一年的时间呢,以后也都是一年的时间。”

“你就想想吧,这都占了多大的便宜呢。得知足,我们才是辛辛苦苦从头一点一滴的熬上来的呢。”

“知道了,三年的规培,其实我们也不少啊。”许一诺嘀咕了一句。

因为刘半夏往常总说他们是幸福的开始,三年的规培期对于他们来讲确实很痛苦,而且还没有那么高的补助。

现在的学生们多幸福啊,毕业之后就是四证合一。

对于这个事,许一诺也是一丁点的办法都没有。

这又不是她能管的?

而且现在多少也是有些心虚,对于即将成为指导老师的心虚。

要不然就依着她的性格,中午怎么会趁着休息的时间跟刘半夏去请教。

而刘半夏呢?现在心里边就一点负担都没有了。

守到了下班的点,差点就直接来个弹射起步,坚决不给任何人喊住自己加班的机会。

想自己的两个宝宝啊,那是真真的想。

回到了家里边,别看现在的天气也有些热了,今天也照样吃涮锅。

也得说上一句,火锅啊,确实是传奇的吃法。

不管是天南海北身在哪里,火锅吃上都是不停筷的节奏。

“你们两个小的今天有没有调皮啊?”

刘半夏凑到了正跟糖豆一家玩得开心的两个宝宝跟前。

“他们?就没有不调皮的时候

打死壁虎会倒霉吗_

。老大也是这样,一点都不让人省心。”乔乔无奈的说道。

“咋了?咋还让你上这么大的火啊?”刘半夏好奇的问道。

“还能是咋,俩人在外边没呆够。都到了睡觉的点也不想回来,一推婴儿车就哭个不停。”乔乔开始告状。

“那就得打屁屁了。”

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

然后就把两个小的挨个抱起来,在他们的小屁屁上揉了两下。

俩小的这时候好像才想起来这是自己比较想的爸爸,小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别人都听不懂的话。

反正按照刘半夏的理解呢,这就是在告乔乔的状。

“好了,开饭吧。小娴,过来吃饭了。”彭秀芹招呼了一句。

“哎……,总是这么吃啊吃。尤其是有半夏的时候,我都能跟着吃好多。”王静娴叹了口气。

“以前怀豆豆的时候吧,我就经常会害口。这次也不知道咋了,还啥都想吃、啥都馋呢,真愁人。”

“那不是挺好的,这才证明身体是健康的嘛。”刘半夏笑着说道。

“哎呀,半夏,那我吃火锅没事吧?不会对宝宝不好吧?”王静娴突然紧张起来。

刘半夏笑着摇了摇头,“你平时吃的锅底都是养生锅底,所以这些就不用在乎了。只要把食材都烫熟,这就是没问题的。”

“其实很多时候啊,有些事情都是以讹传讹,传啊传的就变了样。像怀孕的时候家里边养宠物,就会得弓形虫。”

“只要做好全套的驱虫,平时也多讲讲卫生,那就啥问题都没有。再有这个火锅,食材里寒凉的少一些、锅底清淡一些,那也是没问题。”

“今天我们还遇到一位患者,血糖超级高,都引发酮症酸中毒了。建议给胰岛素,还担心会上瘾呢。”

“这玩意可没有成瘾性,而且效用也有长期和短期的,我们给药也都是根据患者的情况下医嘱。”

“哈哈,那我就放心了,今天有些馋肉。还别说,你们朋友给弄来的肉真的超级好吃。”王静娴笑眯眯的说道。

“可是不得了啊,就你刚刚一担心,我都跟着吓得不行。”老邱同志感慨了一句。

“邱叔,还就得这样。怀娃的时候多遭罪啊,也就是现在还能轻松一些。”乔乔说道。

“那是,我们家乔乔都好辛苦呢。来,我给你夹肉。”刘半夏美滋滋的说道。

“那我给你夹几个海兔吧,今天的都很新鲜,里边还有籽呢。”乔乔也忙活起来。

“你也多涮一会儿,还有里边的线要吐出来,别胡乱的就都给吞下去。再来点蔬菜,也不能光吃肉。”

“咳咳咳……”

邱怀礼轻咳了一通。

“虽然这都是在家里边,你们俩注意一下行不行?孩子们还在看着呢,教坏了小朋友怎么办。”

“哈哈,老邱同志,赶紧给娴姐夹菜呗。”刘半夏笑嘻嘻的来了一句。

大家伙也都乐了起来。

别看这一桌上的人关系比较“乱套”,那是因为有了刘半夏啊。

但是真正的情谊来讲,那是瓷实得很呢。

要不然就现在王静娴的情况,怎么可能到别人家胡乱的跟着吃饭?老邱同志早就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

“不过该说不说啊,以讹传讹这样的事还真的要不得。很多的事情开始变化,都是从谣言上起来的。”老乔同志笑着说道。

“可不是嘛,现在我就发现了。不管啥新闻,你别看刚开始说的是啥。你往反了去想,一准没差。”刘庆东说道。

“以前我摆弄手机的时候,还敢跟别人讲我看到的事呢。现在都不敢讲了,很怕转天就反转了。”

“现代的网络传播,确实体现了消息的时效性和广博性。但是也因为这个,给人们造成了很多的困扰啊。”邱怀礼说道。

一提起这个,大家后可讨论的话题就太多了。

因为现在的网络上,处处充斥着反转。尤其是很多社会性事件,反转的几率更高。

作为普通老百姓来讲,现在吃个瓜真的是太难了,一不留神就得把瓜吐出去。

尤其是现在一些媒体人为了搏眼球、赚流量,那就更不用说了。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