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所有大姑子的忠告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船抵靠京都的时候,京都的码头可比浔阳大得多,也热闹繁华得多。

楼小忆被爹娘牵着下船,码头上人来人往,商船货船也多,他眼尖,远远就冲着码头上的人给所有大姑子的忠告叫喊

给所有大姑子的忠告 完整版_

道:“霍叔叔!”

霍权今日奉命在此接应,听见脆生生的叫喊声,霎时笑开。

楼千古走在她哥嫂后边,也是听见楼小忆喊声以后,微微探出头往那边瞧了一眼。

看见是霍权一个人以后,一直紧着的心里突然感到莫名的放松。

姜寐似乎都听见她长长松了口气的样子。

楼千吟他们走近以后,霍权向他抱拳见礼,道:“我奉皇上之命来接景安侯去居所。”

楼千吟点了点头。

姜父便笑哈哈道:“女婿你们先去,我们另去住处,在来之前已经让阿叙帮我们安排妥当啦。”

毕竟之前听说楼千吟他们一来京就是住进宫里的,他们俩是普通老百姓,哪能跟着去。

不想楼千吟却道:“跟我们一起来的,自是一起去。”

姜父:“这……”

楼千古便道:“姜伯伯你们就听我哥的吧,他也没有大街上把你和姜伯母丢下不管的道理啊,我哥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会安顿好你们的。”

姜父便道:“那好吧。”

这女婿做事向来周到妥当,姜父姜母也就跟着一起了。

路上一家乘坐两辆马车,霍权为不引人注目,着一身常服,他带来的一些随从护卫也都是着常服。

楼千古一掀帘就看见霍权骑马走在旁边,霍权看了看她,笑笑道:“今日赵兄没来,只有我来,郡主没意见吧?”

楼千古一听,顿时就有些炸毛,道:“谁问他了!”

然后一把合上了帘子。

片刻,帘子又小心翼翼地被拉开,露出楼小忆的小脸来,认真地问:“赵叔叔为什么没来?”

楼千古道:“楼忆卿,你关心这个干什么?”

霍权笑着解释道:“近来你赵叔叔在忙武考的事,不得空来。”

楼小忆点点头,道:“那他后面有空吗?”

霍权道:“这个嘛,得看后面的情况了。”

马车穿行过几条街,再往前街上便渐渐安静了下来,两边都是宅院。

最后霍权带他们穿过街口入了巷弄,在一处府宅门前停了下来。

大家下车一看,见门匾上的几个烫金大字,不由得一愣。

景安侯府。

除了楼千吟本人,其他人都十分惊诧。

府门开着,很快里面便有人迎了出来,管家和一应下人都安置得妥妥当当的。

霍权向楼千吟道:“地方已经带到了,我也可回去向皇上复命了。”

楼千吟点点头,道:“多谢。”

霍权道:“景安侯客气。”

霍权要走的时候,楼小忆回头看着他,又问:“你可以告诉赵叔叔我们已经来这里了吗?问他可以来带我玩吗?”

霍权眨眨眼笑道:“他知道你们来了。至于带你玩么,回头我把话带给他,叫他抽空来。”

楼千古连忙拉拉楼小忆,对霍权道:“赵将军忙就不用了,我会带他玩的。”

随之一家人进了门,这府邸前院厅堂都十分敞亮开阔。

往后这里便是来京都的第二个家了。

楼千古十分新奇,对楼千吟道:“没想到,你竟让人提前备了府宅。”她又笑望向姜寐,“好啊嫂嫂,你竟也不告诉我。”

姜寐连忙摆手,道:“实不相瞒,我事先也不知道。”

楼千古又望向楼千吟道:“我说你怎么叫上姜伯伯他们一起呢,原来早就安排好了呀。”

楼千吟叫了管家来,让人带着姜父姜母去后院里安顿。

楼千古亦兴冲冲道:“嫂嫂,我们也去后院瞧瞧去。”

在去后院的路上,楼千古喜滋滋地挽着姜寐的手,楼千吟牵着楼小忆走在后面一步。

走过穿堂,后面花园里的景致也颇为美丽,虽然比不上浔阳楼家那般占地广,可在寸土寸金的京都,这已然是十分阔气的了。

楼千古道:“想以前,我哥刚封侯那会儿,敖二哥要在京都给他开府,他都不愿意。那时候来京都的次数少,每每也就在宫里暂住些日,嘿,今时不同往日,以前就我和我哥两个,现在我们可是一大家人啦。”

喜欢重生之侯门凤女请大家收藏:

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武招考试在即,浔阳也有一批武举人要前往京都进行京试。

这段时间,各个地方的人流都会往京都汇聚。

京都里要数每届文武科考最为鼎盛热闹。

楼千古见楼千吟一家三口都要去,她当然也很想去,于是就定好了出发的日子,去信告诉给敖雨辛。

这两个月里她也调整了一番自己的心态,不能因为赵歇在京里,她以后就不能去了,不然还以为她怕他似的。

诚然,以前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交情难能可贵,楼千古心里并不想因为这一件事,就将以前的种种全都否认了去。

就算亲事不成,以后也不能老死不相往来了吧,显得她多白眼狼似的。

所以京都得去,该玩的还是得玩,如若是再见到了他,楼千古打定主意,该打招呼还是打招呼吧。

这还是楼小忆第一次坐船出远门,他惊奇极了,上船以后久久扒在栏杆上,看着滚滚江水和两岸往后倒退的风景。

旁边姜父正端着鱼竿在钓鱼,姜母又拿了件衣裳出来,给楼小忆披上,道:“这里风大,可别着凉了,一会儿看够了就进去找你爹娘。”

楼小忆乖乖点头。

事实上,他跟着外公在这里看一上午都看不厌烦。

楼小忆望着眼前的江,远方的田野和山丘,感叹道:“外面的世界可真大。”

这次去京给所有大姑子的忠告都,是楼千吟邀请姜父姜母同往的。姜父正好也有生意在金陵,他和姜母便欣然答应。

一家人坐船去京,十分其乐融融。

姜父钓上来的鱼,姜母就拿去做鱼丸熬汤,还能在甲板上烤两条来吃。

姜寐跟着她娘一起,也很喜欢下厨,楼千吟一口便能吃出到底是姜寐做的还是姜母做的。

一家人在船上一起用饭时,楼千吟给姜寐布菜,姜父就笑呵呵道:“阿寐多吃一点,好像和过年时候相比,还瘦了一点哩。”

姜寐生怕爹娘误会她在楼家受了亏待,连忙解释道:“但我比那时候还能吃一些的,我感觉身体也好些了。”

姜母道:“气色是不差的。”

楼千古笑嘻嘻道:“嫂嫂只是看起来瘦了,但身体肯定长好了。有我哥在,嫂嫂想胖也胖不起来啊,毕竟得消耗嘛。”

姜寐冷不防一口呛住了。

楼千吟一边给她顺背,一边冷眼看楼千古道:“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

楼千古道:“你自己做的还不让说了。”

姜父笑哈哈道:“年轻人嘛,能理解,都能理解。”

只有姜寐自己知道,婚后楼千吟与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

以前他痴迷药材医理,恨不得住在药阁里不出来。可如今,他不单单是管药材医理上的事,偶尔还同她一起过问过问家务事。

有时候她管不过来,他就帮她安排给管家去做。

用完晚膳以后,他也再不进自己的药阁,而是和她一起回后院。

似乎他发现了一件比捣药更让他着迷的事情,所以两人如胶似漆得紧。

同样他也知晓,随着与自己亲近得多了,她这副身子骨愈加的风流绰约。

大抵正是这样恩爱,姜寐身上长不了肉,人看起来是清瘦了一圈,但身体并不见虚弱,且该长的地方也一点没落下。

只不

给所有大姑子的忠告 完整版_

过白天的时候她着宽松裙裳看不出来,唯有夜里在他怀中时,他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从骨子里浮上来的媚意,让他无法自拔。

他爱极了她婉转轻喃的情动模样。

在楼家的时候,人前她都循规蹈矩,口口声声唤他“侯爷”,唯有在房里,她才黏他,喜欢亲他抱他,喜欢唤他的名字。

姜寐极有分寸感,平时管事理家,但从不要求踏足楼千吟的药阁一步。

后来有一日用完晚膳后散步,楼千吟经过药阁时,忽问她:“要不要上去看看?”

姜寐便仰头望去,想起从前,他在那上面,她总是在下面用篮子给他送膳食。

她不由回头看向他,踟蹰道:“我能上去吗?”

楼千吟牵着她的手往药阁里走,道:“能。”

他带着她去了药阁楼上,她先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气。

楼千吟点了灯,她看见这里除了药材还有好多的医籍。

除此以外,她还发现了许多的旧物。

她看见有干枯的花草环,看见有香囊,还有以往她做的书签,有她写过的字,作过的画。

好多东西,都是有关于她的。

姜寐瞠着眼,有些惊讶,又温柔地笑着,望着他道:“那么久远的东西了,侯爷都还留着吗?”

楼千吟一脸正色道:“只是当时没想好怎么处理,就一直这样放着了。”

姜寐回身抱他,笑吟吟道:“侯爷说是就是吧。”

楼千吟将自己外袍给她披上,随即带她登上阁顶,看整个浔阳城的夜景。

姜寐歪头倚着他,不由道:“上回在城墙上看,有种置身在外之感,眼下看,却又不免身在其中。”

喜欢重生之侯门凤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