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美国忌讳第三集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烦心事一件接着一件,佩吉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叶卡捷琳娜女皇又派人来请。

“让侍卫长先生进来。”勃劳希契无奈的摇摇头,吩咐管家把人请进来。

“是!”管家点头出去。

“佩吉的事情还没有着落,您不能去冬宫。”夫人嘴里带着哭腔嘟囔着。

“哎呀!你消停一会儿,我知道怎么说。”勃劳希契无奈的把老婆推了出去。

管家引着侍卫长走了进来,叶卡捷琳娜的这位侍卫长其实是普鲁士人。

是叶卡捷琳娜的远房侄子,深得叶卡捷琳娜信任,他还是第一次来勃劳希契家里。

“侍卫长先生您好。”勃劳希契强颜欢笑招待侍卫长坐下。

“勃劳希契伯爵,女皇想见你。你现在跟我去冬宫。”

“冬宫?发生了什么事情么?”勃劳希契这才反应过来,侍卫长说的是去冬宫。

冬宫是皇家应对突发事件紧急避难的地方,为什么不在克里姆林宫待着,而是去冬宫。

“这个我不清楚,女皇陛下只是吩咐我请您去冬宫。现在,我们可以走了么?”

按照叶卡捷琳娜的吩咐,一定要把勃劳希契礼貌的请到冬宫。

“可……!”勃劳希契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可佩吉还是下落不明。

“勃劳希契伯爵,女皇陛下吩咐我请您立刻到冬宫。还是请您不要耽搁了!”

侍卫长开口,把勃劳希契后面的话全都堵在了嘴里。

“好!好吧!”勃劳希契听出了那种不容置疑的口吻。

“管家,有任何佩吉的消息,你都要立刻打电话去冬宫通知我。

如果真是被劫匪绑架了,那他们要多少钱,你就给多少钱。只要他们不伤害佩吉,明白了么?”

絮絮叨叨的老婆是指望不上的,现在勃劳希契能指望的只能是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老管家。

“知道了老爷!”

“我会尽快回来。”拍了拍管家的肩膀。

勃劳希契不敢耽搁,和侍卫长一起出门,乘上马车直奔冬宫。

路上勃劳希契不断回头看向自己的家,心里还在担心佩吉的下落。

勃劳希契做梦也没想到,他担心的佩吉正坐在大明大元帅行辕里面吃着可口的午餐。

猪肉白菜炖粉条,这是一道佩吉从来没有吃过的菜。

粉条这东西俄罗斯是没有的,她弄不明白,为什么面条会是滑滑的模样,而且这东西……似乎跟自己吃的面条也有很大差别。

“没吃过粉条?”李麟用筷子夹起粉条放在米饭上,看着弄不懂怎么吃粉条的佩吉。

佩吉很羡慕的看着李麟,她不明白大明是怎么用两根竹棍,就能够搞定这么难弄的东西。

她觉得筷子这东西很神奇,甚至怀疑这两根小东西有魔力。

在大明人的手里,这东西变得非常神奇。

刀子、叉子还有一部分勺子的功能,佩吉试验了一下,觉得这东西绝对不是自己能驾驭得了的。

“没有!不过,我家有挂面吃。”佩吉非常得意。

挂……!

李麟有些无语!

挂面这东西在大明已经臭了大街了,京城里面连馋嘴的娃娃都不愿意吃。

他们更加喜欢吃煮出来的方便面。

好多孩子的早餐,就是一袋或者两袋方便面,一般还会加个鸡蛋补充营养。

可在俄罗斯,挂面那可是结结实实的好东西。

等闲人家,连见都没见到过。

也就是勃劳希契位高权重又是伯爵,家里才能在大明士兵手里换一些挂面煮着吃。

李麟没说什么,一桌吃饭的赵良栋接过话茬:“挂面在大明其实没人吃。

京城里面的人喜欢吃手擀面,还点名吃山西或者山东的面条,说是劲

1984美国忌讳第三集 小说全文/

道。

山东人河北人,更加喜欢吃馍馍。

如果你到了山西就惨了,一碗面里面要加半碗的醋,那吃起来……!”

或许是想到了山西老陈醋的威力,赵良栋使劲儿的摇了摇头。

“我还吃过方便面。”佩吉一脸的骄傲。

方便面这东西,在俄罗斯比挂面还要金贵,基本上属于奢侈品。

原因很简单,大明的那些兵也喜欢吃,不怎么愿意拿方便面换东西。

市场上流通的少,价格自然也就高。

李麟无奈的看了看这傻姑娘,方便面最大的股东就是虎妞。

昨天晚上老爹见过了赵良栋,对赵良栋评价很高。

虎妞这门亲事,基本上是定下了。

所以说,大明方便面工厂也就成了赵良栋家里的。

佩吉已经放弃了勺子,改用叉子对付粉条。

这姑娘也算是聪明,两个叉子一叉,就把粉条叉到了自己碗里。

然后一个叉子按住之后转圈儿,很快粉条就听话的缠绕在叉子上。

当粉条纠缠成了一个坨坨的时候,佩吉直接把叉子送进嘴里。

“你这样从家里跑出来,你爹还不急死?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也让他放心。”李麟一边吃一边说道。

“不打!”佩吉插了一块猪肉塞进嘴里,腮帮子鼓得跟松鼠似的,连带着说话都含糊不清。

昨天晚上,一向文静内敛的佩吉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给李麟打了一个电话,谎称老爹要把她送给拉斯普丁,要李麟解救他出去。

对于拉斯普丁这个人,李麟没有半分好感。

得了佩吉的求救电话,李麟派了几个好手,偷偷把佩吉从勃劳希契家里接了出来。

佩吉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或许是对父亲和母亲的一种反抗。

从小到大,姐姐安吉丽娜都是家里的中心。

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衣服,甚至是长相漂亮的侍女,都得紧着姐姐。

佩吉就像是一个小透明人一样,经常是被忽略的存在。

从小就知道没办法和姐姐争,佩吉只能把大量时间寄托在书里面。

跟着老爹学大明语言,俄罗斯的书籍看了很多,大明人的书籍也看了不少。

甚至她看到了大明的数学教科书之后,自学了九九乘法表。

大明的文化,在佩吉眼前打开了一扇宏大的大门。

那是一个灿烂到夺目的文明,他们的历史长得像伏尔加河一样浩瀚。

佩吉为大明文化深深折服!

而且她还对李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东西!

两次在最危险的时候解救了她,在佩吉的眼里,个子算不得高的李麟是那样的高大。

她想留在李麟身边,她想要去大明那个伟大的国度去看一看。

至于嫁给这个男人,佩吉没有想过。

毕竟,勃劳希契贵为伯爵,家里也是有镜子的。

不管是大明人的审美,还是俄罗斯人的审美,她都算不得漂亮,甚至可以说有些丑。

“那你今后怎么办?总不能在行辕住下。”赵良栋正在对付一大块脊骨。

这货还用筷子,把骨缝里面捅出来吃。

“怎么?不行么?我可以为你们工作养活自己。”佩吉也学着赵良栋的模样,抓起一块排骨开始啃。

事实再次证明,学好不容易,学坏就是一出溜的事情。

短短的一顿饭时间,十几年贵族教育出来的大家闺秀,已经开始用手抓着骨头啃了。

“我说佩吉小姐,您……您能干什么?

这里是行辕,是大明军队的指挥部,是军营。

1984美国忌讳第三集

就您这肩不能提手不能抬的……!”

赵良栋上下打量佩吉一眼。

“我大明话说得好,而且我还会写大明字。

我可以给你们做翻译!”佩吉似乎认定了,自己就是翻译人才。

“呃……!还别说,我们真的需要这样一个人。”赵良栋看着李麟。

他很喜欢佩吉,就是哥哥对妹妹那种喜欢。

赵良栋喜欢这个俄罗斯姑娘身上的纯真气,不像那些俄罗斯女人那样,充满了恶趣味的八卦,还有莫名其妙说不上来的优越感。

李麟说这是贵族范,赵良栋觉得就是装逼。

俄罗斯这个国家都这样了,还装个毛线的贵族范。

如果不是大明帮着顶住,莫斯科早就被人占了。

那个浪荡的女沙皇,现在说不定已经到了远东组建自己的流亡朝廷去了。

赵良栋希望佩吉留下来,可这种事情他说了可不算。

再说,他也不好为佩吉说话。

想要佩吉留下来,只能指望李麟开口。

少帅开口了,大帅还是会给几分面子。

再说了,不就是添个翻译的事情,算不得大事。

虽说这个翻译的身份特殊了些,在大帅那里应该也算不得大事。

“你可给我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这件事情我会跟勃劳希契伯爵说。

想要继续留在行辕,必须得他同意才行。”

李麟也没有办法,于情于理这事情都得和勃劳希契说一声。

“不成的,如果你们告诉他我在这里。他会把我弄回去,然后把我交给拉斯普丁。

那个臭烘烘的家伙,一天到晚打我的主意。

如果你们想我死,就把我下落告诉我父亲。”

“……!”李麟和赵良栋同时无语。

也不知道这个拉斯普丁吃了什么迷魂药,就是盯着这个佩吉不放。

俄罗斯那么多漂亮女人不找,偏偏要找这个……

或许俄罗斯人和大明人的审美不一样,李麟和赵良栋只能以这个理由说服自己。

吃过了午饭,李麟带着佩吉去了医院。

这是李枭给李麟派的任务,代表李枭去医院看望伤兵。

一些有功勋的伤兵,还需要颁发勋章。

这一次颁发勋章的,还有俄罗斯的女护士们。

这些女护士在照顾大明伤兵上面,可谓兢兢业业。

而且好多都是,从身心两方面的照顾。

大明要对这些美丽的护士,做出一些奖励。

勋章就是很好的奖励,至少让她们感觉到自己的价值所在。

佩吉的作用,就是在护士们和李麟之间架起语言的桥梁。

没办法,大明的好多翻译原来都是跑俄罗斯贸易的商人。

这些人的翻译水平,实在是不怎么着。

不但有时候会翻译错误,让对方的话变成完全相反的两个意思,而且还会加上自己的想象任意胡编。

好多次,都闹出了极不愉快的外交误会。

整整一个下午,佩吉陪着李麟走遍了医院。

能在莫斯科接受治疗的士兵,基本上都是轻伤员。

很多人已经接近康复,准备再次回到自己的部队里面去。

佩吉的工作出色极了,十几年的贵族小姐生活,打造了她独特的高贵气质。

虽然长相不咋地,但开朗的性格仍旧让她受到了很大欢迎。

女护士很从贵族小姐嘴里,听到了她们授勋的消息,激动得不能自己。

好多女护士热情的拥抱着李麟,还献上了火辣辣的热吻。

李麟还真没见过这么主动,这么热情的盛况。

在大明,窑子里面的窑姐也不敢这么干。

他手足无措的样子,都得佩吉哈哈大笑。

然后告诉那些护士,大明人的礼节的握手。

护士们不管这些,还是该拥抱拥抱,该亲吻亲吻。

好几个胸大的,恨不得把李麟搂到怀里喂奶。

说不定这位看着就是位高权重的贵人看中了自己,那就可以去大明生活了。

大明是现在每个俄罗斯人都向往的地方!

她们羡慕大明的一切,连大明布料做成的内裤,她们穿着都比俄罗斯的要舒服。

甚至有去过大明的人说,大明的空气都是香甜的。

反正提起大明,满眼的羡慕。

佩吉知道这些姑娘的心思,可她也不说破,只是向李麟解释,这是俄罗斯人的热情。

姑娘们的热情不好打消,李麟没逛过窑子,今天就当是逛窑子了。

一个下午很快过去,在护士们失望的眼神中,李麟走出了医院大门。

“老猴子!”

刚刚走出医院大门正准备上车,就看到拎了一大包东西的老猴子和一个瘦小的军官走进了医院大门。

对这个泥鳅一样的老连长,李麟是记忆犹新。

他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不喜欢在自己身边待着,非得要去前线打生打死。

“少帅!您怎么在这里。”老猴子看到李麟也是一愣,他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李麟。

“他们告诉我,你在察里津死了。这帮狗娘养的,居然骗我。”李麟走过来,捶了老猴子一拳。

“好人不偿命,祸害活千年。且死不了呐,哈哈哈哈……!”

喜欢辽东之虎请大家收藏:

“拉斯普丁,你不要再说了。

勃劳希契的忠诚是经过考验的,我信得过勃劳希契。”

鎏金雕花大床上面,叶卡捷琳娜拥着丝绸锦被慵懒的说着。

刚刚大战了一回合,强悍的拉斯普丁非常卖力,狂暴的冲击榨干了她的体力。

不过女皇就是女皇,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头脑依旧保持着清明。

不管拉斯普丁的枕头风怎么吹,叶卡捷琳娜我自巍然不动。

“我的宝贝!

勃劳希契这老家伙很危险,他知道我们要对大明发动的计划。

我知道您不愿意背负诱杀大明大元帅的罪责,可勃劳希契这老家伙也未必愿意这么干。”

拉斯普丁没有放弃,他认定只有不努力的人,而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现在正式撸起袖子加油猛干的时候!

“呵呵!论起和大明大元帅的关系,除了我也只有勃劳希契能把他请到家里去。

不用勃劳希契,还能用谁?你?

不要总是说勃劳希契的坏话,这些年他在和大明搞关系上面做的不错。

咱们的陆军学校、医学院、还有好多的工厂都是他从大明人那里争取来的!

大明人也帮着咱们造了很多公路,虽然这些公路、铁路方便了大明的军事调动。

可在另外一个层面上,也确实促进了俄罗斯的经济。

如果他们不来建设,我们根本没有钱,也没有技术修建这么大规模的工程。

就拿伏尔加河、顿河、第聂伯河上面那些大桥。那都是钢筋水泥的桥梁!

尤其是伏尔加河上的大桥,不但可以通汽车还可以通火车。

察里津战役,就是靠着这座桥才能把源源不断的物资和兵源送进城。

这些都离不开勃劳希契的功劳!”

“可大明人也是在为了吞并俄罗斯做准备,如果不是这样您为什么还要反对大明呢?

换句话说来,勃劳希契也是为大明人服务的。”

拉斯普丁锲而不舍的挖。

“不管怎么样,现在都不能处置勃劳希契。至少现在不能处置!

不管你和勃劳希契有什么恩怨,都不能影响我的大事。

不然……!”叶卡捷琳娜没有说下去,只是狠狠的白了拉斯普丁一眼。

拉斯普丁一时语塞!

他知道这是叶卡捷琳娜对自己的警告。

没办法了,老情人不愿意清楚勃劳希契,那只能等了。

一晚上的时间,拉斯普丁用尽浑身解数,连密宗大师教给他的欢喜术都用上了。

直弄得叶卡捷琳娜浑身酥软,直到日上三竿也赖着不起床。

密宗上师的功夫自然是了得,早上十点拉斯普丁神采奕奕的起了床。

看到仍旧酣睡的叶卡捷琳娜,拉斯普丁笑了一下,走出去吃早餐。

吃过了早餐,拉斯普丁正要去忙一下洗浴中心收税的事情。

桌子上的电话忽然间响了起来!

“牧首大人!

昨天晚上勃劳希契的书房里面,忽然间打电话给大明大元帅行辕。

然后大明大元帅行辕就派了几个人去了勃劳希契家里,他们好像是接出来一个什么人。”

“什么人?”意外的消息,让拉斯普丁眼睛放光。

他敏锐的察觉到,这是一个扳倒勃劳希契的好机会。

“看不清楚,浑身上下都穿着黑色的袍子,脸上还戴了口罩。”

“会不会是信使!”拉斯普丁一下子就把话题引向了歧途。

“这……!我就不知道了。”那个狗腿子,很明显没有领会拉斯普丁的意思。

“蠢货!人现在在哪里?”手下人很蠢领会不了自己的意思,拉斯普丁也没有办法。

“进了大元帅行辕就没有再出来,那里是明军的地方,我们不敢进只能在外面守着。”

“一晚上都没有出来?”

“是的!

哦,勃劳希契家里正在收拾东西。他们家里人好像要出远门!”

“知道了,盯紧勃劳希契家。”虽然手下人不上路,但这都是小细节。

重要的是和叶卡捷琳娜女皇怎么说!

又或者说,怎么样让叶卡捷琳娜相信勃劳希契正在背叛俄罗斯。

整理了一下思绪,拉斯普丁重新走进了宽大的卧室。

叶卡捷琳娜已经醒了,她慵懒的躺在靠枕上,身前的丝绸锦被斜罩在胸前。

阳光洒在她白皙的胸脯上,白的反光白的刺眼。

如果是在平日里,说不定拉斯普丁还会走过去逗弄一下,然后两个人再一次为爱鼓掌,之后一起起床吃中饭。

可今天,拉斯普丁换成了一副惶急的表情。

“亲爱的,出大事情了。”拉斯普丁努力把语气说得无比急迫。

“又出什么事情了。”偌大的俄罗斯,平日里事情就多得要命,更何况现在是战时。

叶卡捷琳娜早就习惯了,如果哪天没发生事情,那才是奇怪。

“勃劳希契正在背叛俄罗斯。”拉斯普丁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叶卡捷琳娜震惊的坐直了身子,丝滑的丝绸锦被掉在了床上,露出她丰满的上半身。

勃劳希契可是知道俄罗斯毁约大明的全盘计划,如果他投靠大明,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得到线报,勃劳希契昨天晚上给大元帅行辕打了电话。”

“电话内容!”

“那没人知道,电话局都是大明人在管着。能查出勃劳希契打电话,还是买通了内部人才得到的消息。”

“消息确实吗?”叶卡捷琳娜脸色凝重起来。

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很可能大乱全盘计划。

而且,勃劳希契是知情人。如果他把事情告诉给大明大元帅,明军一定会立刻包围克里姆林宫抓自己。

“去冬宫!”叶卡捷琳娜一下子从床上窜起来,急吼吼的扯着衣服。

冬宫在莫斯科郊外,那里原本是一处堡垒。

后来被俄罗斯皇室开辟成行宫,如果发生突发事件,沙皇会在第一时间去冬宫避难。

因为原本就是堡垒,加上这些年不断修缮,冬宫的建筑更是结实无比。

当初修建的时候,城墙就是按照能够直接抵御一百二十毫米火炮直射射击的。

最近两年的重修,更是将强度提高到了能够承受一百五十五毫米火炮的直射。

甚至为了冬宫工程,专门建造了一座水泥厂。

也正是因为工程要求太高,导致修建了两年时间仍旧没有完工。

可即便是没有完工,在叶卡捷琳娜心里,那里也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陛下!必须立刻除掉勃劳希契,昨天晚上大明人派车去他家里面接出来一个信使。”

拉斯普丁立刻开始火上浇油,这副烂药下去,就不信你勃劳希契不完蛋。

“信使?”叶卡捷琳娜瞪大了眼睛,有了信使证明勃劳希契已经开始和大明人谈判了。

“是的!是一个全身被斗篷包裹住的信使,没人知道那是谁。

大明人把人接走,直到现在人还在大明大元帅的行辕里面。

只要您派人去查,现在就能查得到。”拉斯普丁相信,再添一把柴火就能搞定勃劳希契。

“而且今天一早,勃劳希契的家人开始收拾行李,似乎有要远行的意思。”

一套组合拳打完,拉斯普丁看着有些慌乱的叶卡捷琳娜。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叶卡捷琳娜哪里还能保持镇定。

更加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核实拉斯普丁说话的真假。

“立刻派人去把勃劳希契抓起来。”叶卡捷琳娜暴躁的大喊。

“是!陛下!”拉斯普丁乐得几乎要冒出鼻涕泡。

这一下,看你家的那个小婊子还能逃出老子的手掌心。

可拉斯普丁刚刚走到门口,身后又传来叶卡捷琳娜的声音:“派人去把勃劳希契请到冬宫,记得要有礼貌。”

叶卡捷琳娜就是叶卡捷琳娜,拉斯普丁走到门口的工夫,她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缓解过来。

拉斯普丁说的话,只不过是他的一面之词。而且拉斯普丁1984美国忌讳第三集最近总是和勃劳希契过不去!

事情还没有经过验证,不能完全听拉斯普丁的。

把人礼貌的请进冬宫,如果真的是误会了,也能够有一个缓冲的余地。

电光火石之间能够这样快的反应过来,叶卡捷琳娜能够掌控俄罗斯绝对不是没有原因。

“陛下!”变化的太快,拉斯普丁有些没反应过来。

“去办,一定要礼貌的把勃劳希契请过来。”叶卡捷琳娜一边说,一边从容的穿着衣服。

“是!陛下。”拉斯普丁没办法,只能出去传达叶卡捷琳娜的命令。

能让女皇陛下重复两遍,拉斯普丁是没有胆子故意传错话的。

此时的勃劳希契家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本以为佩吉只是赌气不出来吃早饭。

勃劳希契的老婆和安吉丽娜也没在意!

可日上三竿已经快到中午,佩吉居然还是不从房间里面出来。

无奈的夫人让奶娘去把佩吉叫出来,大家闺秀也不能整天赖在床上。

结果奶娘的惊叫声从房间里面传出来,佩吉不见了。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好端端的一个大姑娘居然不见了。

夫人吩咐家里的仆役,把整个家都搜了个遍,可还是没能找到佩吉。

无奈的夫人只能给勃劳希契打电话,让他回家来。

勃劳希契正在安排家里人去庄园的事情,现在是战争时期,高官的家属也不能随意离开俄罗斯。

想要家里人回乡下庄园,必须要经过审批才行。虽然这对勃劳希契来说不是大问题,可也得他出面去办才行。

审批手续办好,还得找一队妥帖的护卫。

毕竟,现在民间百姓已经到了活不下去的边缘。

离开莫斯科几十公里的地方,土匪多如牛毛。

没有可靠的护卫,就是把家里人往狼嘴里面送。

有了这两样,勃劳希契才敢让家里人离开莫斯科去向下庄园。

先是去了彼得公爵那里,请求将自己的家人送回到乡下庄园。得到了批复之后,乘着马车赶到库图佐夫那里。

多年老友了,这点儿面子还是要给的。

库图佐夫痛快的调拨了一个连的兵力,用来保护勃劳希契的家人。

不过这个连的给养和军饷,今后就得勃劳希契家里承担。

战争时期,能够做到这一点,足可对得起两人二十多年的友谊。

刚要寒暄一番表示感谢,忽

1984美国忌讳第三集 小说全文/

然间家里的电话直接接到了库图佐夫办公室。

听到消息之后勃劳希契急吼吼的往家里面赶!

库图佐夫也派了一个连的人,帮助勃劳希契寻找。

“什么叫佩吉不见了。”勃劳希契皱着眉头问道。

佩吉平日里文静内向,不怎么爱说话。在这个家里,从来都是可有可无,不会被人重视的角色。

不然,也不会一个上午也没人去找她。

“就是不见了,家里都找遍了。

你说会不会是被人绑架了!

现在绑架案挺多的,那些人都疯了,为了口吃的什么都敢做。”

夫人这时候有些慌乱起来!

虽然不待见这个闺女,但好歹也是自己的闺女。

更何况,她还跟大明大元帅的公子关系莫逆。

勃劳希契不赞成这门亲事,她还是赞成的。

能和大明的大元帅结亲,那勃劳希契家摇身一变就会成为当今俄罗斯的大贵族。

“不要慌乱,如果是绑匪就好办了,无非是要钱要粮食而已。”

勃劳希契比老婆明白多了,现在他倒是希望佩吉是被绑匪给劫走了。

可……!

莫斯科又哪里有这么厉害的绑匪,能在勃劳希契家警卫的眼皮子下面,硬生生把一个大活人给绑走。

“那要不要报警,让警察局帮着找找。”

“先不要报警,如果是劫匪的话,报警只能害了佩吉。”勃劳希契叹了口气坐到了沙发上。

明天就要送家里去乡下庄园,却没想到居然出了这档子事儿。

“那怎么办?就这么坐着等?”夫人着急起来。

“你让我想想怎么办,不要说话。”勃劳希契烦躁的看着老婆。

女人就是这样,遇到事情没半点儿主意,只会在一边叨逼叨的惹人心烦。

“大人!”正在犯愁的时候,管家走了进来。

“什么事?”勃劳希契烦躁的问道。

“女皇陛下的侍卫长来了,要请您去冬宫。”

喜欢辽东之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