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掉牙死老人准吗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孟幸意是原来的警法科长,并入特高支部后,对江日胜表面还是很尊重的。因此,他与江日胜相安无事。

江日胜在特高支部,最看重的是谢景禹、贺仁春等人。孟幸意虽是经济组长,可并不是江日胜的嫡系。

唐宽的到来,让孟幸意有了新的想法。两人原本就是熟人,唐宽与张大川的关系,孟幸意也非常清楚,他觉得,可以有新的选择了。

孟幸意并没有意识到,他不能左右逢源,如果选择了唐宽,就站到了江日胜的对立面。与江日胜作对,很少有人会有好下场。

唐宽要去修配所调查,孟幸意自然全力支持,他派了两名得力手下。

然而,查了两天,并没有收获。这让孟幸意很沮丧,他可是很看唐宽的。觉得以唐宽的能力,还不是手到擒来么?

孟幸意给唐宽倒了杯水,问:“会不会真的没问题?”

唐宽摇了摇头,冷笑着说:“三个月时间,五千的把指挥刀,以泉城修配所的规模,不难做到。可他们以设备故障、原料不合格、电力供应不足等条件推诿,手段实在太卑劣了。”

孟幸意问:“是消极怠工,还是有人暗中作梗?”

唐宽冷冷地说:“当然是有人暗中作乱。”

既然他接手这个案子,还执意要调查,必然要有结果,还得是自己满意的结果。

孟幸意叹息着说:“这些人也太狡猾了。”

唐宽说道:“你等会再派两个人,再弄辆囚车,我要抓人。”

孟幸意马上说道:“抓人?这可得江日胜的条子才行。”

江日胜的条子上写得很清楚,经济组派两人协助唐宽调查修配所五千把指挥刀制作进度。唐宽现在又要派人,还要囚车,他并没这样的权力。

孟幸意可不想被江日胜当众扇耳光,那比杀了他还难受。

唐宽不满地说:“我去跟他说。”

不就是多派两个人吗?自己要抓共产党,弄辆囚车怎么啦?江日胜是特高支部的支部长,自己是副支部长好不好?

堂堂一个副支部长,连辆囚车都调不动?还得向江日胜请示?这要传出去,以后还怎么见人?

孟幸意说道:“特高支部的情况有些特殊,唐部长能跟他打个招呼最好。”

唐宽突然问:“如果江日胜不同意呢?”

孟幸意咬了咬牙,说道:“那……我也会派人派车。”

只要是为了特高支部的工作,江日胜想必也不会怪他,梦见掉牙死老人准吗毕竟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嘛。

唐宽说道:“那就先派人派车,回头我再跟他说。”

孟幸意犹豫着说:“这……不太好吧。”

唐宽这是故意为难他,或者说是想考验他。

唐宽说道:“只要抓到了反日分子,就没人会说什么了。”

孟幸意给唐宽又派了两个人,但调车时,却遭到了总务组的拒绝。不是没车,而是车“坏”了。

孟幸意不满地说:“杜组长,这车刚开回来,怎么就坏了呢?”

杜甲元一脸诚恳地解释道:“真是坏了,而且现在汽油很难搞,所有的出车,都必须部长的条子。”

特高支部的汽车都归总务组管,其他人要用车,他可能还能放行。孟幸意要用车,必须拦下。况且,孟幸意还没有江日胜的条子,怎么可能给他车呢?

那车也确实没坏,特高支部的汽油也多得很,他们特务部门,其他人搞不到油,他们的油可以倒卖。

孟幸意拿不出江日胜的条子,自然也就拿不到囚车。唐宽也没在意,他可以从刑侦队借车。作为张大川的亲戚,又在警察署混了这么多年,搞辆囚车还是没问题的。

唐宽早就有了怀疑对象,他不仅借了囚车,还从刑侦队借了几个人,加上经济组的四人,从修配所抓了六个人回来。

这些人抓回来后,唐宽马上亲自审讯,不行就用刑。他的要求很简单,必须有人承认是人为捣乱,才导致五千把指挥刀做不出来。并且工人要承诺,尽快生产出合格的指挥刀,以供日军使用。

唐宽厉声威胁道:“你们说不说,不说的话,就要受刑了。这可是特高支部,专门审大案的,一旦用了刑,不死也得脱层皮。”

一名三十来岁的工人站了出来,正义凛然地说道:“我们是无辜的,我们要回去上班,你这样做,只能更加影响生产。”

唐宽冷声问:“邹欢阳,我知道你是技术骨干,但你也最有可能捣鬼。说,指挥刀做不出来,是不是你故意动的手脚?”

邹欢阳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愤恨之情:“我们怎么可能故意动手脚呢?指挥刀生产不出来,不是技术原因,而是设备和原料。你们不从这上面着手解决,总怪我们这些工人,永远也解决不了问题。”

唐宽冷笑道:“设备有问题,自己想办法解决。原料不合格,也要努力克服。难道说,堂堂泉城修配所,连机车和卡车都能修理,区区几千把指挥刀就把你们难住了?”

邹欢阳振振有词地说:“日军的指挥刀对工艺要求极高,技术难度大,我们总不能生产不合适产品吧?如果指挥刀连木头都砍不断,恐怕我们的头就要被砍了。这种质量的指挥刀,也不是唐长官所希望的吧。”

唐宽说道:“狡辩!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来人,将他送到审讯室,吃点苦头流点血,你就什么都说了。”

唐宽想通过用刑让工人们屈服,可他的办法还没实施,就遇到了困难。没有江日胜的条子,审讯室不对他开放。

也就是说,唐宽想用

梦见掉牙死老人准吗 完整版阅读

刑都不行。

这让唐宽很生气,自己只是想办案罢了,又不是泄私愤,怎么就不能使用审讯室呢?

唐宽强忍着怒火,找到江日胜评理:“江部长,我可是因为公事。怎么就能使用审讯室了呢?如果办案都不能用,那审讯室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江日胜淡淡地说:“审讯室可以用,只要你的案子是提前报备了的。唐副支部长,你手头的案子报备了吗?”

喜欢对垒请大家收藏:

看到谢景禹进来,唐宽没有再多逗留,他知道特高支部是江日胜的地盘,自己还是识趣离开比较好。

谢景禹等唐宽一走,马上低声说道:“部长,唐宽昨天跟杜甲元、孟幸意都见了面呢?”

杜甲元是总务组长,孟幸意是经济组长,两人都是警察署的老人。唐宽与他们见面,当然是想拉拢。

江日胜随口说道:“他刚来,跟原来的朋友见见面,也是可以理解的,你多盯着点就行。”

他虽然只是随口提一句“多盯着点”,其实是让谢景禹把唐宽盯死。

谢景禹走后,杜甲元也来向江日胜报告。总务组虽不是业务单位,但管着整个特高支部的钱和物,江日胜最是重要,每天都要听杜甲元报告的。

杜甲元瘦得跟只猴一样,挠了挠脸腮,轻声说道:“部长,昨天,唐宽找了我。”

相比总务组的工作,他觉得这件事更重要。新来的唐宽,不仅是张大川的人,他们还是亲戚关系。而且,唐宽的工作能力并不差,之前虽没做过特务工作,但多年从事刑侦,办过不少案子呢。

江日胜微微颌首:“他今天上任,找你了解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

杜甲元说道:“不止是了解情况,他还有意无意想跟我做朋友,以后要多来往,让总务组支持他的工作。”

有些话,明显带有拉拢的意思。

这在特高支部是很忌讳的事,必须第一时间向江日胜报告。

杜甲元对江日胜有发自内心的敬畏,虽然他比江日胜大得多,可根本不敢在江日胜面前放肆。只要江日胜一天是他的上司,他就一天要保持着敬畏之心。

否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江日胜沉吟道:“他刚来特高支部,总务组当然要支持他的工作。但是,支持也要有个度,不能不支持,也不能太支持。”

杜甲元说道:“一切听部长吩咐。”

江日胜说的话,就像没说一样。这个“度”怎么掌握?怎么算太支持,怎么又是不支持?一旦越线,后果很严重。

江日胜说道:“该支持的,还是要支持。不该支持的,绝对不能支持。”

杜甲元应道:“明白。”

他暗暗叫苦,什么叫“该支持的”?什么叫“不该支持的”?他完全不知道怎么把握。或许,应该把所有的事情,都归到“不该支持”的那一类。

瞬间,杜甲元全明白了,江日胜嘴里说得漂亮,自己可不能按照字面理解执行。江日胜肯定不会支持唐宽的工作,但又不能授人以柄,只能自己做小人了。

这其实是他的荣幸,如果江日胜不信任他,又怎么会跟他说这样的话呢?

江日胜当然不能支持唐宽的工作,明知道唐宽是张大川的人,明知他来特高支部居心

梦见掉牙死老人准吗 完整版阅读

叵测,怎么还能给他创造机会和条件呢?

所有来特高支部的人,如果不是他的亲信,必然要遭到排斥。

江日胜知道,唐宽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来特高支部是带着任务来的,一定会出手。

果然,下午时,唐宽主动向江日胜报告,想去泉城修配所调查,他觉得那里可能有共产党。

江日胜眉头蹙了起来:“修配所?”

随着各条隐蔽战线不断派地下党员进入泉城从事城市工作,泉城各个行业、各个部门,都有可能有我党的地下工作者。

唐宽说道:“三个月前,日本人给修配所下达了五千把指挥刀的任务,原本要求他们三个月完成,可现在,一把指挥刀都没有见到。”

江日胜问:“是共产党在搞破坏?”

唐宽摇了摇头:“暂时还不知道,但工人消极怠工是有的。”

江日胜叮嘱道:“如果没有共产党,没有反日分子,就不是我们的事。唐副支部长,特高支部不像其他部门,我们要把有限的精力,集中投入到侦办反日分子的案件上。你原来做刑侦工作的,与特务工作既有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我们更注重政治性,只办反日的案子。”

唐宽说道:“我觉得应该查一查,他们三个月都没做出一把指挥刀,背后有可能是反日分子在活动。”

只要认真查,肯定能查出问题。三个月五千把指挥刀,按照泉城修配所的生产水平,问题不是很大。可现在,一把成梦见掉牙死老人准吗品也没有,这其中如果没有反日分子捣乱,打死他都不相信。

况且,没有反日分子,可以制造反日分子嘛。他做这种事,轻车熟路。

想要在特高支部站稳脚跟,除了后台够硬外,还得有别人信服的能力。唐宽有张大川当后台,在特高支部足够了。如果他再展示自己的能力,不敢说架空江日胜,至少可以与江日胜分庭抗礼。

张大川让他来特高支部,本就是想让他像枚钉子一样,牢牢盯在特高支部。不仅要将特高支部的事情随时汇报,还要拉拢一帮人。

江日胜沉吟道:“好吧,既然你有兴趣,可以去查。但是,不能过多占用特高支部的资源,我们要把精力,放到反日案件上。”

唐宽连忙说道:“多谢江部长支持,我只需要一二个人就可以了。”

江日胜随口说道:“我让剿共班给你派人。”

唐宽说道:“剿共班主要对付共产党,不敢影响他们的工作。如果江部长同意的话,我想就从经济组调两个人。”

江日胜说道:“可以,我写条子。”

唐宽很无语,但又没办法,他身为特高支部的二号人物,想从经济组调两个人,还得江日胜批条子。没有这个条子,孟幸意不敢给他派人的。

孟幸意看到江日胜的条子后,苦笑着说:“唐副支部长,你也看到了,有些事情真的只能按规矩办。”

唐宽淡淡地说:“没办法,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

他早就听说江日胜作风很霸道,到了特高支部后才知道,传闻不虚。江日胜不仅霸道,简直就是专横。

孟幸意意味深长地说:“期待那一天早点到来。”

喜欢对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