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四大贵日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第146章太子的阴谋6

“太子的预谋很简单,将所有谋反的罪名都扣在你我兄弟二人头上,如果我们提前跟父皇打好招呼,然后让太子误认以为我们已经按照他预想的方案进行中,那么你以为太子会不会疏于防范?到最后,我们好联合父皇,看清太子的真面目,到那个时候,父皇即使想保太子,他也会看在这一切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处置了太子。”周南王已经把所有的退路,还有所有的对策都想到周全了,他看着敏淮王道。

“二哥却是帅才。”即墨北道。

“这可是你第一次真心诚意的夸赞本王。”周南王笑道。

“不知二哥,是否还……”敏淮王对周南王提起,这双腿,是他永远的痛,没有什么比让一个拥有所有,却唯独不能走路来得更残忍,而这是谁造成的?他们的父皇,父皇年轻时,愿意争强好胜,与人争斗,儿子四人,却唯独对太子宠爱有加,嫡子身份尊贵,永远把这些庶子不当人看,带兵打仗,手握兵权,可以给你,也可以让你一无所有,他旧父皇与危难,却失了双腿,成了这南王,可这南王这么好当?把一个没了双腿的南王扔到了这大周边境,让他自生自灭,却没想到,南王收了大周,让元齐帝觉得,这儿子也算可用之才,便给了封号,封周南王,赐大周为封地,无召见不得回京,这难道不是怕他回来,有怨气,宁肯一辈子不见?

“父皇为人如何,你我都知晓一二,太子如今所作所为,怕是已经传到父皇耳中,父皇虽然不喜欢兄弟争斗,可事情摆在眼前,父皇不喜欢他儿子玩弄职权,却被他儿子算计,算计他的,还是他一直疼爱的嫡长子,这样的打击,对他来说,可能比本王失去双腿……还要更痛苦。”周南王这么些年,对他的腿,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更不会因为这事,再去迁怒旁人,更何况,当时情况紧急,他为了保护父皇,失了双腿,也是不得已,总不能看着自己的父皇躺在那里,作为儿子,却无动于衷吧?于是让他悔恨不如让别人记着。

“二哥咱们这唉恐怕是要违背圣意了,私自回京,很有可能会被以谋反论处。”即墨北看着周南王,他这个二哥哪里都好,唯独一点,他明白,这一次,恐怕就是最终的对决了,至于太子,无疑是刚愎自用,很有可能会让父皇知晓他的意图后,被废太子之位,如果太子得逞,那么他们私自回京,恐怕就会被扣上谋反的帽子,最后被以乱党论处,那么太子做的一箭双雕可谓是滴水不漏。

“罢了,自然决定,就没有退群的道理,更何况,黄泉路上,你也给本王做个伴。”周南王推着轮椅来到即墨北身边,拍了拍他的胳膊道。

“……”即墨北嫌弃的皱了皱眉,看着他道“你倒是无所谓,我可懒得跟你同流,我还有心愿未了,你这黄泉路,还是孤家寡人的好。”即墨北说完,直接掀开帘子,走了出去,还是回去看看媳妇吧!也不知道好点没有,这天儿……搂媳妇睡觉最是暖和。

周南王看着即墨北的背影消失了,嘴角微微牵起,他的四弟,终于还是有了那个让他牵肠挂肚之人,至于自己……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腿,苦笑了,也许孤独终老,自己孤家寡人,走上黄泉路,也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皇帝在这几日,睡的不安稳,南边也没消息,他起身,胡海德急忙走过去道“陛下睡不着?不如……喝点安神茶?”

“什么时辰了?”

“回陛下,已经是四更了。”

“南边可有消息过来?”

“还需要两天,中途换马,也要休息。”

“太子这两日可还安分?”

“回陛下,这太子正日里在太子府歌舞升平,倒也不甚自在。”他胡海德这也算是说的收敛了,在要是让陛下知道太子在外面找舞姬进府的事,估计更生气。

“哼,他倒是个心大的。”皇帝冷哼了一声道“皇后这两日呢?”

“皇后娘娘这两日在小佛堂里吃斋念佛,倒是挺诚心。”

“这母子看来还是知道利弊的。”皇帝满意的点点头,随后站了起来。

“陛下再睡一会儿,奴才给您看着时辰,多睡一会儿也无妨。”胡海德提醒道。

“那到不必了,朕过去看看折子。”皇帝起身,身边的奴婢进来伺候陛下洗漱更衣,皇帝来到尚书房,抬手拿起折子,就看见了有一个没有署名却真正的四大贵日莫名出现在他龙案上的奏折。

‘太子勾结摄政王。’皇帝一看,拍着龙案道“大胆……”

可给胡海德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急忙磕头道“奴才该死。”

“这折子哪里来的?”皇帝手里捏着奏折,看着胡海德问道。

“这……”胡海德看着奏折也有点懵,尚书房一般人可进不来,谁呢?谁敢闯进来?

“去……你亲自去,查查太子和摄政王有没有交集,还有……查查皇后暗中是不是跟他那个姐姐有什么书信来往。”皇

真正的四大贵日全文阅读/

帝看着胡海德吩咐道。

“是。”胡海德明白了,这折子内容很有可能是告发太子的。

皇帝虽然秉承祖训,太子一定要是嫡长子,可是立长同时,也要立闲,这太子是他嫡长子,却不是贤明之才,所以后天不足要笨鸟先飞,给了他这么多支持,他……竟然不满足?朕还没死呢!就巴结外臣,要夺皇位了?毛长全了吗?

说实话,忘忧楼的人,办事效率极高,基本上直令吩咐,他们定会不分昼夜,快速抵达,如今正好为他们赶路做个铺垫,再来就是等着八百里加急的军报了。

果然次日一早,皇帝收到两个消息,基本上是前后脚同时抵达。

“陛下,八百里加急,云安郡主及时赶到,野兽大军顷刻覆灭,不过……云安郡主失血过多,回来恐怕需要些十日,敏淮王的意思,是一边养病,一遍赶路。”胡海德汇报道。

“人活着?”当年凰儿差点就死了,好在高人赠药,才帮她活着回来了。

“是。”

“总算,朕跟凰儿,有个交代了。”皇帝长舒了一口气,没事就好,人活着就好。

“还有一事……”胡海德欲言又止道。

“太子的事?”皇帝看着胡海德问道。

“是,这是皇后娘娘近两年来跟襄王妃的信件。”胡海德掏出一堆信件,说实话,还真不好找,若不是皇后身边贴身大丫头,有个被皇帝一早收了,怎么可能拿到,这些东西,原本她是为了自保用的,现下交出来,是个时机,立了功,皇帝也该给她个名分。

“说说。”皇帝抬眸,没想到,皇后竟然如此厚颜无耻,敢算计朕。

“陛下,皇后娘娘与襄王妃多事聊家常,可是背面却被动了手脚,是通的暗语连起来大概是找个机会,太子辅助摄政王拿到襄王位,再让成为襄王的摄政王辅助太子,铲除对太子威胁最大的敏淮王,这样这样一来,双赢局面,是最好不过的事情。”胡海德汇报的详细,生怕落下什么似的。

“大胆……”皇帝拍案而起,看着胡海德道“他倒是勾结外臣算计到朕的头上来了,难怪,难怪这摄政王突然跟老二发难,而正在京中的老四就成了挥军南下的最合适人选,一切都在他们的算计当中,真是好计谋,朕倒是小瞧了这母子。”

“陛下息怒。”胡海德劝说道“这件事情,恐怕还没完,近两日,奴才听闻,城中陆续进来不少灾民,恐怕也不止灾民那么简单。”

“你是说,摄政王被阴兵收了野兽发觉,狗急跳墙,直接来到了这里,很有可能已经进了太子府?”皇帝越听越来气,这太子究竟有没有把他这个父皇放在眼里?竟然敢藏匿叛臣?随后道“秘密监视太子府,一旦太子府有任何陌生人接近,一定要汇报。”

“是。”

太子府

太子搂着姬妾睡的不知是哪个时辰,这时候,一个匕首,顶在了他的喉咙处道“太子好似很开心?”

太子猛的惊醒,随后将身边的两个舞姬直接扭了脖颈,清理之后,他看着摄政王道“摄政王怎么突然来到本宫这里?莫不是……吃了败仗?”

“太子消息灵通啊!”摄政王一边擦着锋利的匕首,一边看着他问道“太子如今可是跟本王同乘一条船,不知可有什么后招没有啊?”

“摄政王说的这话,莫不是真的败了?”太子还没回过神来,这人不会是假的吧?

“本王的野兽大军无一生还,并且是被一群黑烟,瞬间顷刻覆灭。”摄政王知道,这很可能就是之前太子提到的那个,什么阴兵,可是没想到,竟然如此厉害,让他不知所措的损失了他多年挖空心思饲养出来的野兽大军。

喜欢重生后我的人生开了挂请大家收藏:

第145章太子的阴谋5

即墨北一把将沐语晴搂在怀里,沐语晴被胡子扎到了,不禁娇气的问道“王爷,多久没刮胡子了?”

即墨北愣住了,梦里,也说这些吗?

沐语晴笑了,看着他道“你没做梦,我渴了。”

即墨北这才恍然大悟,赶紧去端茶,沐语晴抬手,手没什么力气,即墨北无奈,直接喝了一口,凑了过去,还没等沐语晴反应过来,茶已经咽下去了,她不禁双手捂住嘴巴,看着他脸红到了耳根。

这三日都是这么喂你的,不然…你耍赖。

沐语晴懊恼了,自己这么…恩?

“来人,给夫人准备些清粥。”即墨北对着门口喊道。

沐语晴愣住了,“夫人”?沐语晴抬头,看着即墨北头上的白玉发簪不禁笑了,指着他头顶上的发簪问道“王爷喜欢吗?”

“你送的,我都喜欢。”即墨北点头回答说道。

无花听闻郡主醒了,赶紧去准备,随后端了进来,沐语晴被即墨北喂了小半碗粥,随后喝了药,便被他给盖好了被子,让她休息了。

沐语晴动了动,拍了拍她让出来的半张床榻,即墨北笑了,起身褪去外袍,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旁边,沐语晴动了动,窝进他的怀里,即墨北心口一热,亲了她的额头,随后沐语晴道“陪我睡会儿吧!”

即墨北点头,搂着她,睡的特别沉。

元诵掀开帘子真正的四大贵日,本来有事情汇报,一看依偎在一起的二人,不禁退了出去,主子三日没睡了,还是夫人有办法。

周南王在整队的同时,也在观察摄政王的动向,摄政王在这一次战士当中并没有取得一个什么好的成绩,而且让他的所有兽军,几乎全军覆没,而且,小王爷那边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现在的摄政王犹如丧家之犬,四处奔逃。

“一定要派人把摄政王找到,不能让他进京,想来这边出事的消息,摄政王一定不会让京城内的人知道,不然的话,此次合作作废,恐怕他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想来他一定是等着,京中的太子娶到什么好处呢?”周南王对着楼忘忧道。

“虽然这次我过来了,京中那里也留下了人,时刻观察着太子府的动向,一旦那里有什么异动,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给咱们的。现在唯一的担心就是,太子是否因为此事给敏淮王套上谋反的帽子。”楼忘忧说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毕竟这一次太子主要的目的是把敏淮王吸引到这里,与周南王一网打尽,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目的。

“也不知道那个太子是怎么想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他已然是太子了,父皇去世之后,他便登基为王,何苦弄这么一遭?”周南王咒骂,其实,已然他是太子了,还有什么是不能等的呢?

“这件事情,还在等敏淮王醒了,跟他重新商讨此事。”楼忘忧做事滴水不漏,具体怎么来做?还得让敏淮王自己拿主意。毕竟这件事情涉及到了他自己,而且貌似,这一次皇帝派着云安郡主过来,恐怕是也是有预测在先的。

“刚才我看老四睡得香,没忍心去叫醒他,这两日他也累坏了,本王还是没看出来,那个小姑娘,看上去身材又瘦又小,除了长得好看,也没什么大用,竟不曾想,能召唤来千军万马,将这野兽大军,不会摧毁之力的踏平,倒是给了本王很大兴趣,想要见一见这女孩儿。”周南王不禁看着楼忘忧问道。

“周南王可少打我外甥媳妇的主意。”楼忘忧翻了个白眼道。

“你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你都多大了?怎么不见你娶妻生子呢?”周南王一噎,反问回去道。

“你都还没娶妻生子呢!何来轮到我了?”楼忘忧说完便甩着袖子离开了营帐。

“……”周南王不禁笑了,他们三个儿时便就熟悉了,随便几句玩笑话也无伤大雅,更何况他们也互相不生气。

楼忘忧徘徊在即墨北营帐门口,想着京中太子那里也不是个省心的。而且老皇帝年事已高,又糊涂,这太子有意谋反的事儿,定是要让皇帝知道的。不然的话,太子反咬一口,将这谋反的帽子扣在他的身上,恐怕接下来的路也不是那么好走。

沐语晴率先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他搂着自己的腰,呼吸均匀,在看着他下巴上的胡茬,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却让她觉得心里被填满了。这一次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帮上忙,可如今,倒是让她觉得,这一次自己来的算是值了,至少保住了整个大军,不至于丧失在野兽的嘴角之下。

即墨北感觉旁边的人动了,抬手,握住她的手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心疼你这些日子照顾我。”沐语晴一边用手摸着他的下巴,一边笑着说道。虽然两个人现在的动作很暧昧,而且又共处一榻,两人也算是有婚约的,至少在这个情况下也不至于这么尴尬吧!

“……”即墨北在刚才差点失去她的情绪中,走出来,其实他更害怕的是,这一辈子都见不着她了。这一次的新头血,好似差一点被她放干了,要是想恢复元气,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如今在这里整队,恐怕五日之后,他们就要回京复命了。在这个时候,她身体尚未恢复,让他怎么放心这路途上的颠簸呢?

沐语晴似乎从他的眼睛当中察觉出了她的不放心,于是道“可能我要耽误你们的行程了,没事的,你们先走,我坐在马车上,随后就到。”

“你认为,我会把你一个人扔下吗?”即墨北握着她的手稍稍紧了些,看着她问到。

[

真正的四大贵日全文阅读/

标签:p标签]“总不能让你们因为我而放慢了行程吧?再说了,既然我能醒,说明我的身体已经在恢复了,只不过我也不适于舟车劳顿,你们先走,我累了,就休息,等休息好了我再赶路,想必晚你们个十日八日的,我也到了。”沐语晴说了这么长一段话,似乎耗费了很多心力,睡后就有些喘着粗气了。

“带你一起走,定不会把你抛下,再说了,既然已经准备回京了,晚个十日八日的,又有什么不妥呢?”即墨北说完,根本就不想听她在继续耗费心力的劝说自己,随后一把将她揽在怀里道“陪我再睡一会儿吧?”

沐语晴点头,闭上了眼睛。

好你个重色轻舅的东西,我都在外面站了这么久了,就等你醒来呢!你倒好,醒了之后先安抚你的小娇妻,随后不由分说的又准备再睡觉了,你可有想过你舅舅,我还在外面冻着,等你醒来呢?你可有想过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安排吗?我看你是准备跟她在这里度过余生了。这个楼忘忧气的,直接甩着袖子离开了。

随后他吩咐元诵道“赶紧传消息回京,就是说云安郡主辅助敏淮王打了胜仗,云安郡主重伤在身,可能会拖慢了行程,然后再把太子跟摄政王暗中联系的消息让皇帝知道,看看老皇帝接下来要怎么做。”

元诵点头,这个时候,主子很明显已经不在乎别人了,最在乎的人就躺在身侧,他又怎么会情谊离开呢?还好,楼主给了命令,其实再等一等主子醒来之后,肯定会传达同样的命令,可是时间在早晚,消息传出去也需要一段时间,这种情况下来看,还是越早把消息传出去,越对他们有利。

即墨北搂着沐语晴,大概睡到了半夜才醒来,两个人基本上是被饿醒的,两人醒来之后,被丫头们服侍着吃的东西,基本上即墨北已经算是满血复活了。

看着沐语晴吃完药,又看着她的脸色比刚才好了许多,这才安心的离开了营帐,去了周南王那里,接下来该处理目前的情况,以及在江中那些人。

即墨北来到周南王的营帐,周南王正在拼摆沙盘,这样的沙盘,即墨北看到之后道“小王子把摄政王的部落给吞了?”

“正是如此,现在摄政王正在四处逃窜,我已经派人盯着他了,不过,他现在似乎很有可能逃窜进京。”周南王看着即墨北道。

“元诵,传消息回京,就是说云安郡主辅助本王打了胜仗,云安郡主重伤在身,可能会拖慢了行程,再把太子跟摄政王暗中联系的消息让父皇知道,看看父皇知道后会怎么应对。”即墨北喊道。

“是。”楼主也算是料事如神,基本上说得跟主子说的没什么两样,还好白日里消息已经传出去了,现在至少,也能传出去八里了,多说无益,他抱拳回答。

“本次战事,看上去很简单,实则却是有预谋的,我想与你共同回京。”周南王道。

“二哥的意思是,可是无召不得回京啊!”即墨北知道,做为一个驻守边关的皇子,既然皇帝派你来到了这个地方,守卫边关,那么你就不能私自回京,私自回京等同谋反,他最担心的问题就来了,这样一来,太子的计谋不就得逞了吗?

喜欢重生后我的人生开了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