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三教签押封神榜,是将这次的杀劫当做了他们的一次赌斗。

这是一场争夺天道气运的赌斗。

因为有如此之多的圣人一起出手,所以对于修士们来说,若是应劫而死还有一条退路可以走,那就是入封神台去给天庭打工。

可这封神榜只针对那些神仙佛妖魔与修士们,普通黎民百姓因此事而造成的死伤,根本就是无人在意。

在这些大能者看来,这或许只是一场大型的赌斗游戏。

沦为背景板的人族,甚至就连发出自己的声音都做不到。

现在王霄站了出来,要对三教一起定下的规矩发起挑战,而原因仅仅是因为不愿意让人族的世界成为战场与背景板。

这份勇气与担当,真的是让三圣为之动容。

“大王不愧为人皇,我等敬佩之。”

三圣是真心认可王霄,觉得他是个有担当的人皇。

然后有担当的王霄,就开始哭穷摆困难。

大意就是在说,我愿意为人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自己如何如何都不重要,大不了灰飞烟灭尔。

可因为自己的实力低微,无法拯救人族,反倒是让他们陷入到巨大的危机之中,这可真的是太难办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都懂得闻弦音而知雅意。

王霄已经将大义的旗帜举的这么高,就差直接杵在三圣面前了,他们怎么着也得有所表示才好。

神农氏与伏羲氏都含笑给了王霄一道神识,内里不仅是包含了许多他们的经验与学识,还有相应的一份纯粹用来提升王霄实力的法力。

简单来说,就像是去亲戚家里打秋风,人家递烟倒茶临走的时候还给了二百块钱一样。

不能说没好处,毕竟是吃了喝了也拿了对不对,这些好处都是实实在在的。

有总比没有强,更加比敲门之后人家喊‘家里没人’来的好。

至于黄帝,他则是从王霄手里要走了那柄轩辕黄帝剑。

“这种感觉...”轻抚着剑身的黄帝,饱含深意的看了王霄一眼。

他自己的力量当然不可能会认错,可他也能确定自己绝对没有两把佩剑。

当两把都是真的轩辕剑一起出现在手中的时候,很明显这里面是有大问题。

只是,黄帝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他只是将两把轩辕剑给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把,然后交还给了王霄。

全新的轩辕剑长不足三尺,通体厚重山散发着青铜器的光泽。

王霄不在意外表颜值,他看重的是轩辕剑之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比起之前来说,全新的轩辕剑真心是强大了太多。

这也让王霄曾经的主战兵器,迅速摆脱之前因为实力不足而靠边站的命运,立马就回到了其原本就应该有的地位上去。

第一次见面就送了神识与黄帝内经,第二次见面甚至就看自己的佩剑都送出去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黄帝如此信任于他,王霄自然也是非常感谢。

好话说了一箩筐,心满意足的王霄告辞离开之后,火云洞这里很快就封了起来。

三圣表示自己需要闭关修炼,最近这些时日谁来也不开门。

高高兴兴回到朝歌的王霄,很快就接到了连续不断的坏消息。

东南西北各处方向上,都爆发了规模不等的诸侯叛乱。

此时大商风调雨顺物产丰富,并没有太大的生存压力。

这个时候还要反叛,很明显是别有用心。或者干脆就是被鼓动起来的。

上一次的天道杀劫,天地之间各族死伤太过于惨烈。

有介于此,这次的杀劫再度降临之后,几位圣人一起出面,通过签押封神榜的方式将杀劫限定在了一定的范围之内。

那就是周兴商灭,通过改朝换代来弥消杀劫。

神仙佛死了,可以入封神榜去天庭打工。而人族死了,那就是真的完蛋了。

想要做到这一点,最起码的就是天下要乱起来,要打起来才行。

可王霄不是帝辛,没弄的天怒人怨,反倒是非常佛系的选择低调再低调。

除了跟着闻太师出征冀州之外,甚至很多时候大商这边都不知道这位大王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这种情况是各方势力所不允许的,所以各地叛乱不断,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

同样的,深知内情的王霄,给闻太师等征讨叛逆的领军之人,下达叛军首脑一个不留的命令,也是可以理解的。

既然选择了去当狗,那就要有被打死的觉悟。

王霄冷眼旁观看着天下间烽火四起。

如果不是有顾忌,他一个人就能把这些烽火全都给平了。

可没办法,虽然王霄的实力已经很强了,但是这里是封神榜的世界,各路大佬各种法宝实在是太多太厉害。

为了追求最后的胜利,哪怕是王霄也不得不暂时蛰伏。

对于之前那么多世界都是顺风顺水的王霄来说,这种事情自然是让他非常不爽,心中的怒火也是在不断的累积。

没过多久,王霄就找到了一个能够宣泄一下自己怒火的时机。

他在摘星楼里修炼的时候,接到了来自陈塘关的急报。

急报是李靖写的,大致的意思是说王霄的徒弟哪吒,与东海龙宫爆发了冲突。哪吒杀了龙宫的巡海夜叉,东海龙王要哪吒偿命,不然的话就要水淹陈塘关,杀绝当地黎民。

在这份急报之中,李靖还暗戳戳的写了自己明言告知东海龙王,哪吒是大王的徒弟之事。可那龙王却是哈哈大笑,口出狂妄之言。说是区区待死之辈也敢拿出来吓唬他。

“我去你马勒戈壁的!”

王霄直接将竹简砸在了地上,当即摔成了一条条的竹条。

本就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现在居然又被一条长虫给羞辱,王霄此时眼睛都充血发红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猴子都敢来摸老子的屁股了!”

李靖胆小谨慎,不可能瞎编乱造这种事情。

所以王霄是真的被东海龙王给鄙视了。

没说的,他当即出了摘星楼,御剑飞行直飙东海陈塘关而去。

等到王霄一路火花带闪电的急速赶到陈塘关的时候,正看到李靖在训斥哪吒给自己惹来了麻烦。

父亲训斥儿子,这个王霄不好多说什么。

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

所以他从天而降直接落在李靖身后“陈塘关总兵,还不见驾?”

总兵这个词明朝时期才有,商朝当然不会这么叫。只不过原著是明朝时期写的,自然也就是这样了。

正训的口沫横飞的李靖,猛然打了个激灵。

急忙转身见到的确是王霄出现在了身后,连忙行礼。

“师傅!”快十岁的哪吒,正是人闲狗厌的时候。之前双手插兜,皱眉踢脚满脸不耐烦的听着李靖的训斥,现在看到传授自己本事的王霄突然出现,当即欢喜的扑了过去。

“嗯。”

王霄亲切的拍了拍哪吒的脑袋“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东海老狗要过大寿,什么三太子的就带着爪牙来岸上抓捕孩童作为贺礼。徒儿听闻此事赶了过去,他们居然连徒儿也想抓走...”

“将那什么三太子剥皮抽筋之后,把孩童救了回来...”

“那东海老狗打上门来,家父说徒儿不在家搪塞。那老狗就说五日之后再来,到时候要么交出徒儿任由其处置,要么就水淹陈塘关,让这满城黎民为他那三太子陪葬。”

“呸!”听完哪吒的讲述,王霄直接唾了一声“活腻味的老狗,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大人物了。曹尼玛的,老子今天就拆了你的狗窝!”

哪吒大喜过望,连连点头。

他撸起袖子,就准备跟着王霄去大干一场。

别看哪吒年轻,可学习能力和天赋实在是太可怕了,王霄都快没东西教他了。

李靖这边却是被吓了一跳,急忙拦在王霄身前行礼“大王不可啊。那东海龙王乃是昊天上帝所亲封,行云布雨的天庭正神。真要是惹恼了他,到时候倾东海之水...”

他后面的话没能说完,因为王霄看着他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本以为你只是胆子小而已。”

王霄叹了口气,看向李靖的目光满是失望“没想到却是个废物。”

无论李靖究竟是不是废物,这种定论的话他都没法接受。

“你是陈塘关的总兵,职责是保护这里的百姓。长虫们残虐孩童你不去营救就已经是失职,现在还想要对那害人的妖怪卑躬屈膝?”

王霄一步步上前,目光逼迫李靖“昊天上帝亲封的天庭正神?今天就是昊天上帝亲自来了,本王也要打的他妈都认不出他来!你记住了,你是大商的陈塘关总兵,不是天庭的小弟!”

身为大商镇守一方的守将,心中不想着守护大商的子民,却是处处为天庭考虑。

也难怪李靖这家伙会肉身成圣,而且直接就是成为天王级别的存在。

王霄看也懒得多看李靖一眼,这样一个小算盘打的精明的家伙,不值得浪费太多时间。

来到封神世界之中,王霄直接获得了人皇的位格。

在实力的上限直接突破天际的同时,相应的责任感也是不断增加。

既为人皇,既受人族供奉敬仰,那就要守护人族。

对于这些喜好吞人的虾兵蟹将长虫们,王霄的心中只有满腔的杀意!

喜欢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请大家收藏:

大商数百年下来,累计了大量的贵族。

这些贵族大都不事生产,依靠身份血统过着寄生虫的生活。

而在五关之外的八百诸侯们,距离越远的自然也就越发没有忠心可言。

四大伯侯表面上看起来忠心耿耿,可实际上在各自领地上那都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

大商被众多诸侯围在了中间,为了打破内忧外患只能是不断的向外开拓。

而这又会与外围的诸侯们发生利益冲突,毕竟谁都不愿意被人抢走自己嘴边的肥肉。

帝辛面对这些内忧外患的时候,选择了激烈的手段。

对内压制贵族,逐步取消奴隶制度,直接挖断那些蛀虫贵族的根基。

对外则是手段激烈,不停的征讨甚至将诸侯抓起来直接鲨掉。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那些贵族们与诸侯联合起来,换上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的。

到了王霄这边,他对内通过提升生产力来扩大蛋糕,至少从表面上看过去,贵族们的压迫的确是减少了许多。

对外的话,除非是苏护这样直接扯旗帜叛变的,否则的话无论是大小诸侯,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想当土皇帝的他也不管,只要不是直接造反就行。

不是说王霄扫不平他们,而是在封神大战尘埃落定之前,他不想要多事。

等到这次杀劫结束,再看看他是如何施展手段。

可王霄不找事,不代表别人也会选择相安无事。

各方野心家们依旧是野心勃勃,在有心人的挑动之下,开始不断的寻找事端。

一批大小诸侯开始不断叛乱,而更多的内部侵蚀则是愈发伸入。

许多力量的触手,甚至都伸入到了朝歌城内。

“瘟疫?”王霄从摘星楼闭关出来,就得知了这么个噩耗。

“可曾救治?”

“救治了,但是瘟疫来的极为古怪,所有人都是药石无效。”

此时闻太师已经领兵去平定北海袁福通带动的七十二路诸侯叛乱去了,大商朝堂上掌事的是商容与比干。

他们自然是重视瘟疫的,可用尽了手段也没有丝毫效果。

没办法之下,只能是找闭关的王霄了。

王霄亲自去检查了那些染上了瘟疫的病人,以他的经验迅速断定这可不是什么瘟疫。

“这是中毒了,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毒素,是道法之毒。”

[标签:p标签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商容大为惊讶“何人如此卑鄙,居然在城内下毒?”

王霄的目光看向了西边“卑鄙是他的大名,不要脸是他们的小名,无耻是他的绰号。没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

没等商容继续追问,王霄就说“我去找解药。”

这种道法毒素他也能祛除,只是需要耗费时间和精力。

朝歌城内中毒的人数以千计,王霄真的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去一一解救。

所以他选择去求援,去找这个世界上最擅长对付这种事情的大佬帮忙。

要说封神世界里会下毒的,那真心是有很多。

可要是说到封神世界里会解毒的,那第一印象永远都是那位大佬,神农。

神农尝百草,这是多少年之后都还在流传的故事。

封神世界里,神农氏为火云洞三圣之一,毫无疑问的人族大佬。

原剧情之中的帝辛,处处被人算计,压根就没想到拉拢那些能够拉拢的大佬们来做帮手。

结果到了最后,沦落到了被人围殴的境地。

现在换做王霄在这里,自然是不会如此不智。

比起明哲保身的女娲娘娘来说,火云洞三圣的实力或许不及,可他们支持人族的态度却是要明确的多。

给远在陈塘关的徒弟写了一封信件,嘱咐其不要太过于调皮捣蛋,真要是遇上什么麻烦就先报师傅的名号。

之后王霄才动身,脚踩飞剑去往了火云洞。

三皇在火云洞是隐居,别说是普通人了,就连众多的修士们也不知道火云洞的具体位置。

王霄之前也是不知道其位置所在,不过上次在轩辕坟得到黄帝指点的时候,也被在神识之中告知了火云洞的位置。

在王霄来到这方世界之前,这些圣人与准圣们,可以通过推演天机大致了解未来。

火云洞三圣也大致知道了帝辛会做些什么,大商又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可等到王霄过来,许愿系统立马就截断了推衍天机的道路,之后他的一连串动作,也是与推衍之中的丝毫不符。

等到黄帝感受到

女孩农历八月十五命硬克夫,

王霄那熟悉的能量之后,三圣的态度也是有了微妙的变化。

所以当王霄一路赶到火云洞的时候,三圣并没有避而不见,而是直接命童子引入洞府之中。

火云洞虽然是洞穴,可却并非常规印象之中的那种黑乎乎,脏兮兮的山洞。

这里是洞府,洞天福地的那种神仙洞府。

能够被三圣选为隐居之地,不但环境优美,空间巨大,而且这里的灵气也是极为充沛,对于修炼有着很大的帮助。

至少在此时来自于末法时代的王霄看来,这诺大而又明亮的火云洞,就是传说之中的洞天福地。

洞府虽然宽敞明亮,不过却是并无奢侈华贵之物。

哪怕是三位圣人,也仅仅只是坐在简陋的塌上而已。

王霄迈步上前,郑重行礼“成汤后人子受,见过三位圣人。”

换做元始天尊当面,王霄都不会如此给面子,毕竟圣人再牛逼那也是位居天道之下。

可这三位的实力虽然不如真正的圣人,可他们的身份却都是前任的人皇。

王霄能够在圣人面前也不落面子的根源,并非是因为他的实力牛笔,而是在于其拥有人皇的位格。

而他眼前的三圣都有这个位格,那王霄就没什么好牛笔的了。

“大王不必如此客气。”

有过一面之缘的黄帝,笑吟吟的为王霄做介绍。

光着脚还披头散发,身上穿着虎皮围裙的不是大圣,而是大名鼎鼎的神农氏。

脑门上顶着两个角的不是小龙人,而是三圣之首的伏羲氏。

互相认识之后,两边都是一通的商业互吹。

一边说久仰三圣之名,是你们一手将人族带到了今天的地位。

另外一边则是在说大王太谦虚了,你做的也不差,粮食产量的大幅度增加让黎民百姓能够吃饱饭,这就是无上的功德。

大家都是人皇,聊起业务来也是头头是道。

等到商业互吹的阶段过去,王霄面色一正开始说正事“近日有贼子在朝歌下毒,无数百姓为其所害...”

将相关的症状和药理,向着神农氏讲述了一遍之后,王霄开始求帮忙“还请圣人相救朝歌百姓。”

黄帝与伏羲也都是看向了神农氏,伏羲还问道“御弟可有法子解毒?”

神农氏点点头,略一思索就起身去了后面。

不大会的功夫,就拿着两颗黑白药丸走了回来。

“回去之后分别拿温水化开,中毒之人白天喝一碗白丸,晚上再喝一碗黑丸即可祛毒。”

王霄看着手中的药丸笑了‘白加黑啊。’

对于神农氏的能力,王霄是非常信任的。

既然他说这个能解,那就肯定能解。顶多就是温水多来一些,毕竟足有上千人中了毒,至少得一人分上两碗才行。

解决了这个事情,王霄终于是将话题转移到了即将到来的杀劫上。

“听闻上古时代杀劫降临,神仙妖魔死伤无数,人族更是险些就此灭绝。”

王霄的目光逐渐凌厉起来“现在杀劫再度降临,人族又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三位圣人难道就要一直袖手旁观吗?”

这才是王霄过来的主要目的,他在想方设法的找帮手帮忙。

“大王知道杀劫,可却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杀劫。”

伏羲的话让王霄来了兴趣,因为很明显这是原著之中所没有的。

“小子愿闻其详。”

“所谓杀劫,只是对应劫之人来说如此。这实际上是一种天道之下力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之后的重新调整排序。”

“当初妖族势大,压迫各族生存艰难,甚至到了一手遮天的程度。而帝俊和太一,甚至还想要解析操控天道。这直接刺激到了天道的规则,所以才有了杀劫降临,重整天地位份。”

王霄点头表示了解,当初辉煌的妖族也是因为那次杀劫,而彻底沉沦下来,再无曾经的辉煌。

“当时人族损失无数,可也因祸得福得到了天道庇护,从此气运加持掌控天地之间。而我等也是因为如此,才有机会得以功德成圣。”

上次大战的时候,人族损失极为惨烈。可事后却是得到了天道气运,无论是老子还是三皇又或者是女娲娘娘,都因此气运而受益匪浅。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杀劫再度开启的时候,各方力量都在想方设法的通过考验,从而掌控天道气运。

“我明白了。”

王霄吐出口浊气“杀劫不可避免,大商的黎民百姓也注定将会成为杀劫之下的背景板。谁敢阻挡,那就是成了想要掌握气运的大佬们的眼中钉,是这个意思对吧?”

三圣缓缓点头,表示认可。

王霄长身而起,向着三圣郑重行礼“三位圣人,晚辈有一事相求。”

三圣都是面露为难之色,他们担心王霄请他们站在大商这一边帮忙。

虽然他们有着圣人的位格,可却是没有圣人的实力与法宝啊。

然而王霄说出来的却是“晚辈不愿为棋子,愿率大商子民血战到底!若是有朝一日晚辈为子民而死,只求三圣出手毁我魂魄,绝不入那封神台!既为人皇,岂可再为他人鹰犬尔!”

看着三圣那震惊而又钦佩的目光,王霄暗自满意点头。

‘这把老子又装到了!’

喜欢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