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暗网的后果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娘娘,不好了。”

寿宁宫里,一个宫人神色慌张地跑进了殿内。

坐在上首的赵太后,正乐呵呵地哄着六皇子。秦妃在一旁陪着说笑,杨嫔小心翼翼地陪笑,气氛一派和睦热闹。

“什么事这么慌张!”秦妃皱着眉头,张口怒斥宫人。

宫人跪下,顾不得请罪,急急说道:“文华殿传了消息来,说皇上被三皇子五皇子殿下气晕过去了!”

什么?!

众人面色齐变。

尤其是赵太后,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声音嘶厉:“到底怎么回事?”

秦妃和杨嫔也齐齐站了起来,异口同声地问道:“快说!”

“具体怎么回事,奴婢也不清楚。”宫人战战兢兢地答道:“文华殿就传了这么一句话来。”

赵太后心急如焚,哪里还能按捺得住,立刻迈步往外走。秦妃毫不犹豫地追上前,扶着赵太后。

倒是杨嫔,略有些犹豫地看了六皇子一眼。她失宠了几个月,一想到永嘉帝那张翻脸无情的脸,心里就发憷。便是去了文华殿,她也做不了什么。倒不如留下守着儿子。

好在赵太后和秦妃根本顾不上她。杨嫔这一犹豫,就留了下来。

赵太后一把年纪了,此时健步如飞,连秦妃都差点追不上。秦妃一边快步向前一边劝慰:“太后娘娘别忧心,皇上是真龙天子,有上苍庇护,不会有事的……”

这时候还有心情说这等屁话!

赵太后连骂人的心情和时间都没有,继续快步走。

转眼间到了文华殿外。

一并赶来的,还有一脸惊惶的孟妃。

乔皇后一直被禁足。如今代掌后宫的人是孟妃,她来也不算出格。

孟妃对永嘉帝到底还有些真情,几乎一路跑了过来,眼睛泛红,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臣妾见过太后。”

赵太后停下脚步,略喘口气,理也没理,抬脚进了殿内。

孟妃也没心情计较,和秦妃一道扶着赵太后,近了文华殿里。

殿内的诡异情形,顿时映入眼前。

刘公公四肢落地趴在地上,永嘉帝直挺挺地倒在刘公公的后背上。周院使面色凝重地跪着,以金针为永嘉帝刺穴。

三皇子五皇子一同跪在旁边,还有一位刑部姚尚书,也跪在一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太后冲上前,一眼看到永嘉帝惨白的脸,眼泪唰地就下来了。连句话都说不出来,很快变成了嚎啕痛哭。

孟妃和秦妃也一同哭了起来。

永嘉帝纵然有些缺点,可总体来说,是个英明天子。对皇子们教养上心,对她们也不算差了。

万一永嘉帝有个好歹,她们的天也就塌了。

三道略显尖锐的哭声在耳畔萦绕。周院使难免要受些干扰,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签]姚尚书咳嗽一声道:“皇上是一时气血攻心,昏迷了过去。周院使正在为皇上施针急救,需要安静。请太后娘娘和两位娘娘克制一二。”

赵太后哭得一嗝一嗝地,一时停不下来,好赖声音小了许多。孟妃和秦妃各自隐忍低泣,总算没那么吵了。

周院使定定心神,继续拿起金针刺穴。

赵太后不敢惊扰周院使,便转向跪在一旁三皇子五皇子:“阿昊,阿昌,你们两个怎么跪在这儿?你们父皇被气昏过去,是不是和你们相关?”

李昊目光黯淡,一时不知该从何答起。

李昌也没了之前昂首挺胸直认不讳的勇气,垂着头一声不吭。

赵太后心里咯噔一沉,声音严厉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孟妃目光一掠,扫到了一旁的血迹,心中闪过一连串的念头。

此时,就听姚尚书沉声答道:“回太后娘娘,三皇子殿下五皇子殿下和太子被刺一案有牵扯。皇上也因此被气得昏迷不醒!”

孟妃秦妃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太子被刺一事,她们心里都有过猜疑。

却没料到,真的和李昊兄弟两个有关!

赵太后听了更是怒火汹汹。她素来疼爱皇孙,从来舍不得重话责备。此时却破口怒骂:“你们两个混账东西!太子是你们嫡亲的兄长,你们不是一个娘,却是一个爹。”

“苏妃那个贱~人,做了那等恶事,死了有什么可惜。你们兄弟两个凭什么耿耿于怀。你们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你们能做大魏朝的皇子,得享荣华富贵,都来自于你们的亲爹!”

“他盼着你们兄弟和睦。你们就做出这等事来

百度搜索暗网的后果 全文阅读

剜他的心!我……”

情绪激动之下,赵太后身子也晃了起来。

“娘娘!”秦妃大惊失色,忙扶住赵太后。

赵太后剧烈地喘口气,脸上涌过愤怒的潮红,狠狠瞪了过去:“来人,宣哀家口谕,立刻宣召东平郡王进宫。你们两个,给哀家在这儿跪着。等东平郡王来了,你们就去宗人府的地牢里待着。”

“等你们父皇醒了,由你们父皇再行处置!”

李昊看李昌一眼,然后应下:“是,孙儿遵命。请皇祖母息怒!”

赵太后看着昏迷不醒的儿子,急得都快眼冒金星了,哪里还能息怒,怒哼一声,也不理会他们。

时间一点一滴地滑过。

文华殿里一片令人不安的沉寂。

可怜的刘公公快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却动弹不得,老老实实做肉垫子。永嘉帝的头上刺满了金针,却毫无醒来的迹象。周院使的面色也愈发凝重。

赵太后急得直掉眼泪。

孟妃按捺不住,颤抖着问了一句:“周院使,皇上怎么还没醒?”

这么多金针刺下去,为何毫无反应?

哪怕不通医术,也让人觉得大大不妙了。

周院使没时间回话。

赵太后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眼泪哗哗往外涌。

姚尚书面色沉凝:“请太后娘娘下旨,宣召太医院里所有太医。另外,请太后娘娘召乔阁老和其余几位尚书大人前来。还有,请荥阳王广平侯濮阳侯一并进宫。”

秦妃后背蹿起一阵凉意,不知哪来的念头,嘴比脑子快了一步:“让四皇子也立刻进宫来。”

姚尚书:“……”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永嘉帝绝不是空口放狠话。

他现在怒发冲冠,恨不得将李昌一脚踹死。

姚尚书被迫看了一场“好戏”,心里也暗暗懊恼。

早知如此,刚才他真不该留下做这个“见证”。这等兄弟阋墙之事,放在哪家都是不折不扣的丑事。发生在天家,就更令人侧目了。

现在永嘉帝在气头上,顾不得他还在一旁。若什么也不做,眼睁睁看着天子弑杀亲子,他还配做大魏忠臣吗?

“皇上息怒!”

姚尚书以和年龄不符的灵敏,一个健步上前,将怒火熊熊的永嘉帝拦下了:“皇上请息怒!事情还没查明白,不能这般冲动啊!”

永嘉帝脸孔都有些扭曲狰狞了,鼻孔抽动,喷着愤怒的火苗:“你让开!朕要杀了这个逆子!”

姚尚书只得跪下:“皇上在气头上,说的话算不得数。请皇上息怒!”

永嘉帝盛怒之下,还有一丝理智。姚尚书这一跪,到底还是把他拦下了。

李昌一脸痛苦地捂着胸口,又吐了一口血。足可见,刚才永嘉帝那一脚用了全力,着实踢得不轻。

一直待在殿内的刘公公也快喘不过气来了。

老天!

这是怎么回事!这样的反转,也太令人震惊了!

五皇子承认得这么干脆利落,莫非真的就是五皇子顶着三皇子的名义干的?

“启禀皇上,”负责通传的内侍战战兢兢地入内:“三皇子殿下在外求见。”

永嘉帝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不怒反笑:“好好好,兄弟两个都来了,好的很。朕今日听听,他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鬼!”

片刻后,李昊步履匆匆地进了内殿。一眼看到李昌被踢得倒地不起直吐血的模样,李昊的脸刷地白了,先冲过去扶起李昌。

李昌一脸痛苦,微弱地摆了摆手:“三哥,我没事,暂时还死不了。”

李昊眼睛骤然红了。

他颤抖着松开李昌,然后,在李昌的身边跪了下来,用力磕了三个头:“父皇,对不起,儿臣昨日说谎,骗了父皇。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和五弟无关。父皇要打要杀,都冲着儿臣来,请父皇饶过五弟。”

姚尚书:“……”

姚尚书简直快跪不住了,实在忍不住,还是转头看了一眼。正好瞥见三皇子李昊目含泪水一脸决然的神情。

到底是谁和钱家人勾连?是五皇子?还是三皇子?

他们兄弟两个争抢着认罪,到底是有愧于心,还是谁在为谁顶罪?

姚尚书身为刑部尚书,这些年审过的案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像眼前这等奇闻,还是第一回得见。

连姚尚书都如此震惊,更别说永嘉帝了。

永嘉帝怒到极处,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看着李昊,沉声问道:“你昨天和朕说的,都是假话吗?你见过钱家人?”

“这个儿臣没说谎。儿臣确实没见过钱家人。”李昊对答如流:“是儿臣哄骗了五弟,让五弟私下和钱家人来往。指使钱家人刺杀太子的密令,是我暗中指使人送去江南。五弟根本不知情。他巴巴地跑来请罪,是知道此事是我所为,想为我顶罪……”

“三哥!”李昌剧烈地喘息,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不必替我脱罪。好汉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做的事,我自己担着。”

李昊眼睛通红,恨恨地瞪了李昌一眼:“快闭嘴!”

李昌不但没闭嘴,还挣扎着站起来了。胸口一阵阵剧痛,他没办法挺直腰杆,就这么躬着身体:“父皇,我自小就蠢钝,不及几位兄长得父皇欢心。除了我母妃和三哥,没人用正眼瞧我。”

“三哥一直照顾我。这等弥天大罪,他也要为我挡着。其实,这事就是我干的。”

李昊像是要急疯了,脱口而

百度搜索暗网的后果 全文阅读

出道:“李昌,快些住嘴!这些话怎么能乱说!你知不知道刺杀太子是什么罪!”

“知道,是死罪!”李昌这辈子第一回这样干脆利落:“要诛九族!好在我是皇子,父皇总不会杀尽李家人。我这条命,赔给太子也罢!”

李昊眼睛都快滴出血来了,他拦不住李昌,霍然转头看向永嘉帝,哀求道:“父皇英明神武,目光如炬,一定能看出,五弟说的都是假话。父皇,一切都是我所为,五弟顶多就是一个从犯。要罚就罚我!”

姚尚书最初的震惊过去了,心里暗暗惊叹。

如果李昌说的都是真的,李昊这个兄长对胞弟的爱护,堪称世间绝无仅有。

如果幕后主使真的是李昊,眼前这一切都是李昊为了脱罪演出来的戏码,那李昊也太高明了!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总之,眼前这兄弟两个谁真谁假,一时难以判断。

永嘉帝不出声了,目光先落在李昊的脸上,然后又看李昌。这么看来看去,仿佛在看世上什么稀罕的物件。

“好,真好。”永嘉帝忽然笑了:“真没想到,我李垣这辈子生了这样的好儿子。你们真是好的很哪!”

李昊李昌一同跪着磕头请罪:“父皇息怒,儿臣该死。”

“该死的不是你们,是我。”永嘉帝平静不到片刻,转瞬间又暴怒起来,连朕也忘了自称:“我怎么有你们这么孝顺的好儿子!”

一股异样的红潮迅速轰上了脑海。

永嘉帝龙体晃了一晃,竟然直挺挺地倒下了。

忠心的姚尚书飞扑上前。不过,还是不及一旁的刘公公动作快。刘公公直接扑倒在地上,以自己的身体接住了永嘉帝。

“父皇!”

李昊李昌惊呼出声。李昌动弹不得,李昊一个健步冲了过来。

刘公公一声闷哼,鼻子约莫是被磕破了百度搜索暗网的后果,鼻子下面两道血迹蔓延。

李昊和姚尚书一左一右,想将永嘉帝扶起来。不过,永嘉帝已经昏迷过去,全身沉甸甸的。

姚尚书立刻道:“三皇子殿下松手。皇上现在情形不知,暂且不要挪动。我们先宣太医来!”

李昊深呼吸口气,松了手。

刘公公也不敢动弹,颤颤巍巍地叫了个内侍过来:“快去宣周院使!”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