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沈浩也是一直在关注着天蟾宗的事情,但其中的消息渠道却是需要转几个弯,不一定有桂山修院这种靖西宗门的地头蛇来得快捷。

万卷书山和明山宗派遣大队人马进驻天蟾宗的消息沈浩是知道的。但是具体在天蟾宗里发生了些什么他的消息就相对滞后。

比如说刚才林大山所说的关于周寅被拿下的消息,沈浩出门前并没有听说。

“周寅在靖西一直有着“吃人虎”的称谓,仗势欺人持强凌弱的做了许多天怒人怨的事情,甚至暗地里有很多不入流的宗门都是被他带人连夜灭门的,只是因为那些宗门不愿投靠天蟾宗而已,此人可谓恶贯满盈。

呵呵,没想到如今恶有恶报,这次被两家超级宗门拿下,周寅那厮怕是难保命在。而且与周寅沆瀣一气的不少天蟾宗弟子都被一并拿下,人数不少于三十人,其中有几个还是天蟾宗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这次算是损失惨重了。

如今罗玄估计在天蟾宗内愁眉不展吧?哈哈哈,不过这样也好,天蟾宗这样的宗门疥疮就该如此收拾。沈大人这次主持正义秉公执法,实属帮了宗门界一个大忙啊!”

沈浩虽然是桂山修院的记名弟子,但在桂山修院只有聂云和李树阳会按弟子的称谓来称呼他,其余人,不但林大山称他为“大人”,就连宗主黄岩松也是称沈浩为“沈大人”。个中关系可见微妙。

“林长老不用如此,枫红山庄只不过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主持正义的其实还要看万卷书山和明山宗的态度,如今看来天蟾宗的确是犯了众怒,而且本身也有很大的问题,这才招来如今恶果。”

面对林大山的吹捧和幸灾乐祸,沈浩自然明白“听全,信半”的四字真言。也就是对方说的要听完,但能信一半就算不错了。

和天蟾宗同为靖西一流宗门,桂山修院的名声的确要好很多,但为何并不是所有宗门都投靠桂山修院呢?这里面自然也是有讲究的。

天蟾宗仗势欺人没错,桂山修院又能好到哪里去?只不过是在表面工夫上两者下的工夫有区别罢了。

当然,“好”和“坏”不是这么简单粗暴的区分的,但至少桂山修院绝对不像林大山自己吹的那么好。他会如此说,只不过是想要在沈浩面前继续抹黑天蟾宗而已。如今看来天蟾宗倒霉沈浩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可是很大的。而且可一就可二,这次天蟾宗即便能够侥幸脱险,那后面若是沈浩继续给他们挖坑,天蟾宗的下场绝对只会每况愈下,相对的,桂山修院就算不上进,只要保持住现在的实力,要不了多久都能把天蟾宗压在身下爆锤。

但天蟾宗和桂山修院之间沈浩还是会选择桂山修院的,这和他与聂云的情谊有关系,更和他杀了于胜珏有关系。天蟾宗这个隐患必须要压下去。

以前不去惹天蟾宗,那不是因为沈浩忘了,而是因为他单纯的“弱”,现在他虽然个体实力依旧不能和天蟾宗相提并论,但算上他手里的权力和借助其它方面的势,他已经可以直接威胁到天蟾宗了。自然不会放过每一个收拾天蟾宗的机会。

“呵呵,沈大人秉公执法就是宗门界的好运气啊!宗门界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个章法,这才滋生出天蟾宗这样的毒瘤。是时候好好清理一下了。”林大山说完就哈哈一笑。

而沈浩却没有应声,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他从林大山的这一席话里似乎听到了一些别的意思,不单单是示好,还有点像是在试探着想要靠岸的意思?

桂山修院也想像三元宗那样靠到枫红山庄身边来?沈浩心里念头转了一下却又飞快的否定了。认为林大山的意思估计就是单纯的试探,或者加上一些似有似无的吊胃口而已,真要他们如三元宗那样倒向枫红山庄可能性太低了。毕竟三元宗是走投无路,桂山修院却是宗门圈子里的最上层,岂会放弃手里的大量好处和地位?

闲话间,一行人已经走到了码头近处,沈浩突然感受到一束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于是循着扭头一看,居然是一个熟人:天蟾宗大长老于敖风。

“呵呵呵呵,沈大人,没想到你也会来。”于敖风在笑,可那笑容里却带着寒意,眼里更是如刀般的目光像是想要把沈浩切碎一样。

如果说以前于敖风是因为自己孙儿的死太过蹊跷,所以对当时最近的沈浩有怀疑且不喜的话,那么现在于敖风就是实实在在的讨厌沈浩,巴不得将其一掌拍死的那种。

就是眼前这人,挖坑让天蟾宗掉了进去,串通两家超级宗门下狠手,如今让原本可以借着宗主修为提升之际在靖西打压甚至吞并桂山修院的天蟾宗,一下情况直转急下,连门中长老和核心弟子都成了他人的阶下囚。

如此耻辱于敖风岂能不恨?所以他在看到沈浩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走了过来,心里多了几分别样的想法。

“晚辈沈浩见过于前辈。”沈浩就像是没有感受到于敖风身上的恶意一般,笑盈盈的朝着对方拱手一礼。

“沈大人无须客气,你我虽然修行年月有不少差距,但如今地位却说不好谁高谁低,更何况你现在权柄滔天,还有桂山修院的人为走狗,哪里需要对老夫称什么晚辈,叫声于长老便是看得起老夫了。哈哈哈。”

沈浩闻言还未做声,他身边的林大山却已经脸色铁青。怒喝道:“于敖风,你这老狗胡说八道什么!我桂山修院若是走狗你天蟾宗又是什么?死狗吗?”

“天蟾宗上下自然是人,堂堂正正的做事,即便被人陷害也是挺直了腰板的。不像有些人,甘愿为走狗,忙前忙后的全不要脸面,如今也好意思在人前狂吠?就不怕你主人怪你僭越吗?”

“于敖风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狂吠的不是你吗?想你那好友周寅此时此刻怕是正等着狗头落地吧?你是气也不气?”

“哼,林大山,你这是找死!”

沈浩,默默的退了两步,心道:要动手的话等我走远点行不行?两位。

喜欢玄清卫请大家收藏:

相比起衙门里的人,家里的几个女人表现得就更为不舍了。

楚琳香尚且好些,余巧已经红了眼,昨晚一晚上都抓着沈浩的手臂没有放开过,甚至一夜没睡着。新婚之后她已经完全进入了妻子的角色,心思全在夫君身上,此时夫君要外出远门至少一月不能回来,心里顿时就觉得空落落的难受,很舍不得。

其实楚琳香也舍不得她的男人,可她毕竟不是余巧这样的千金小姐出身,性子要坚毅得多,藏起来,也不愿自家男人看到担心。

反倒是三只狐女哭得哇哇的,最后被沈浩捏了捏耳朵才扁着嘴收住眼泪。活像三只主人要出门时摇着尾巴想要跟着去的宠物。

“好了,就一月余而已,你们看好家,有什么事就照我说的做,轻易不要出城。”沈浩最后给余巧交代了一句,然后看着送到门口的几女,点了点头,转身上马,策马而去。

与沈浩同行的除了一名元丹境后境的桂山修院弟子之外,还有沈浩身边的三名老人:特勤侍卫。暗处那三名指挥使衙门的眼线这次没办法跟,被沈浩在昨天揪出来,然后按在了封日城家附近负责这段时间的看护任务。

用传送法阵到了靖东齐城,与桂山修院的大队人马汇合。

说是“大队人马”可实际上一行人并不多。其中与沈浩一样是元丹境的修士一共五人,算上沈浩的话就是六人,除沈浩以外全是元丹境八九重。

玄海境来了三人。分别是桂山修院的二长老、三长老和四长老。其中四长老雾山真人林大山沈浩相对熟悉一些,曾在对南面蛮族大战时与其打过交道。其余两人只是见过。

对于沈浩的到来,桂山修院的人保持着有限的热情,但相比较之前宗主黄岩松大寿时又要熟稔几分。但眼神里的那种隔阂还是很明显的。当然,沈浩也从未想过要桂山修院的人真把他当“自己人”看,他还没有这么幼稚,更是明白除开他与聂云之间的友谊之外,桂山修院和他顶多算是一个相互“合作”的状态。能如眼下这般友善就不错了。

所以汇合之后桂山修院里也就林大山主动在和沈浩聊天,并且表示之后行程他会一直和沈浩一起,同时也让沈浩安心,顺道说说关于枉死城地宫的一些常识。

一行人汇合之后便策马而行。沈浩没有开口去问林大山为何不驾云带人御空,因为他知道,驾云虽然看起来很玄妙和厉害,可实际上却很耗真元,单人自己驾云还好,带人的消耗就成倍的涨,短途或者赶急还行,用来日常赶路估计没谁这么奢侈的浪费真元。

或许只有玄海境圆满的修士才能无需对驾云的消耗在意。但沈浩目前从未见过玄海境圆满的修士。

一路骑行,甚至没有停下来用午饭,只是简单的在途中驿站更换了马匹,继续往北,直到下午的时候抵达一片开阔的江面才停下来。

“前面就是弱水了。”林大山路上已经知道沈浩从未到过弱水,所以笑眯眯的给了介绍。

沈浩的确头次看到弱水,但对于这条横贯靖东,穿过靖旧朝边境的大河已经神往已久了。几乎他看过的每一部游记杂文里都有关于弱水的描述,包括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经历或者传闻。

弱水宽阔,水流上缓下急,而且水域中多有暗河深洼,生存着各种凶猛鱼类。甚至在一些地段还有水系凶兽出没。早年间时常能够听到弱水上凶兽肆虐为祸的事情,倒是近百年这种事少了,大多数的凶兽都被各地的衙门招募修士除掉了,或者赶走了,如今靖旧朝境内的弱水水域已经很安全了,危险都在境外水域。

前面是一个码头,其实并不大,但此时远远看去却

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 免费全文

能看到不少人正在码头上休息,周围还停了不少马匹。

沈浩的目力不错,看的清远处那些码头上休息的人全是呈一片一片的统一袍服,身上都有明显的纹饰或者绣标。这些人不是普通的游商或者跑船的人,他们是修士,而且全是靖旧朝内有名有鸟屎掉头上十大征兆姓的大宗门弟子。

“此地是枉死城设在这边的登船码头,专门给每年前往枉死城参与地宫开启的各宗门所设,大家也习惯了在此地搭船过去。呵呵,当然也有例外。你们枫红山庄的人向来都是自己驾舟前往,万卷书山和明山宗的人也是如此。”

林大山的这些话沈浩也是听说过的,出行前一直常驻黑旗营衙门的那位林剑卫就问过他需不需要和枫红山庄的人一起走,说是能方便些不用等船。后来沈浩觉得既然接受的是桂山修院的死城令那就干脆全程跟着桂山修院的人比较好,于是拒绝了。

沈浩一边听着林大山的介绍一边继续往前走,很快便看到了熟悉的一种袍服样式。

“林长老,天蟾宗的人也在。他们这次去多少人?”沈浩最在意的自然就是天蟾宗,算起来他与天蟾宗之间可是结怨的。从最先于胜珏死在他手里,再到于敖风对他的敌意,以及最近他主导下枫红山庄针对灵石矿脉给天蟾宗下的套,一切都表明此时此刻他与天蟾宗是站在对立的立场上的。

林大山笑着说:“和我们来的人数一样。不过实力却不如我们。”

“哦?”沈浩想再听详细些。

林大山也不卖关子,眼前的这位可不单单是桂山修院的记名弟子,更是枫红山庄的外事大执事,权柄滔天,甚至在宗门圈子里如今也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他这次拱卫沈浩之余也有和沈浩交好的目的。

“还不是这次天蟾宗突袭你们枫红山庄的金剑营一事闹的,你应该比我清楚那是多大的罪名。呵呵,按你们靖旧朝的律法是要抄家灭族的吧?加上之前你们枫红山庄和两家超级宗门一起倒腾出来的协议,所以万卷书山和明山宗这次派了大批高手进驻天蟾宗,可以说把天蟾宗弄得鸡飞狗跳。听说死了不少人,对了,那个在靖西恶名昭彰的天蟾宗五长老周寅已经被两家超级宗门给拿下来,据说会押回明山宗枭首示众......”

喜欢玄清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