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在暗中保护紫圣 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第615章欠了你的

毕竟是她隐瞒,当时的慕轻微也是有一点心虚在身上的。

所以楚峥不让她上大床睡,她便什么都没说,老老实实地取出了另外一套被褥在房间里的罗汉床上安了家。

原本在行宫里就这样住着也行,可今日他们来到了这猎场,帐篷里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外,就没有了任何别的家具。且那张桌子看起来也不大,不像是能睡下一个人的样子。

晚饭吃得太饱的慕轻微感觉胃里有些发撑,于是在进了帐篷之后就一面观察着楚峥的神色,一面在那桌子前坐了下来。

很快外面便传来了祥云姑姑的声音,询问他们可要休息了。慕轻微还没来得及回答,正立在床边看着一封信的楚峥便道。

“进来吧!”

如此说完他迅速坐了下来,一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蒙眼布,一手将那封信给塞进了枕头下。

很快,祥云姑姑和杏枝便端着热水与洗漱用的东西进来了。因为是在猎场,什么都不方便,即便是在夏日也根本洗不了澡,只能就着热水用帕子擦一擦身子。

慕轻微先去屏风后面洗漱完毕,换上寝衣出来后又乖乖地坐在了桌子旁。

一边掩饰着翻动着桌子上的医书,她一边斜着眼睛偷窥着那边楚峥的动静。

只见楚峥在祥云姑姑伺候下弄完了一切,挥挥手便令祥云姑姑她们出去休息了。

她们出去之后,帐篷里的空气竟也似一下就安静下来了似的。

楚峥大步流星地来到了床前,长腿一跨便上了床,躺在床上的他竟是一眼都没看慕轻微。

瞧见这一幕,慕轻微眼睛里的光渐渐地便消失了,攥着医书书角的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道,霎时便在那书页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折痕。

楚峥闭上眼睛在榻上躺了片刻,大约过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他才慢悠悠地看向慕轻微。

“你坐在那干什么,不睡觉吗?”

话音一起,慕轻微的眼睛里又燃起了些许希冀。

只是楚峥虽然问了她为什么不睡,但是却并没说可以让她和他一起去床榻上睡。她不好意思自己主动蹭上去,便少不了委婉地暗示一下。

“你睡吧,我不困,我在这里坐一夜也没关系。”

嘴上虽是如此道的,但那眼睛里泛出的如涟漪般的委屈,简直就是另外一个意思。

她仿佛在控诉在说,你要是睡得着你就睡吧,就让我在这里顶着寒坐一晚上,把我冻死好了!

楚峥无奈地看着她,到底是狠不下心来让她当真在那坐上一整夜,最后还是吐出气道。

“别看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快滚上来休息!”

口气是有点凶巴巴的,但是慕轻微的眼睛却霎时一亮。

她立马合上书,揪着裙摆来到了床榻跟前,刚要上床楚峥又提醒道。

“将灯灭了。”

将位于床榻不远灯架上的烛火吹灭,慕轻微这才爬上了床,在楚峥的身边躺下。

以前倒还并不觉得,自从被楚峥打入冷宫睡了几天罗汉床,慕轻微才发觉相较于罗汉床正经的床榻竟是如此的好睡。

而且这猎场的夜里居然比行宫还冷,要是真就那样在外面坐上一夜,铁定是要感冒的。

将夏日的薄被搭自己的身上,慕轻微深吸一口枕巾上淡淡的兰花香气,闭上眼睛便要睡觉。

然而才刚合上眼睛,一只健壮有力的猿臂就从被子底下伸了过来将她揽住。

楚峥的声音在黑夜里响起,“哼,你不会以为我让你上来就只是让你睡觉吧!”

慕轻微睁大了双眼,难道不是吗?

再然后,楚峥便身体力行地向慕轻微展示了一下,当一个男人无耻起来到底能无耻到何种程度。

营帐内的气温渐渐升高,就连那足足有四臂宽的薄被都落了一半在地上。还清醒时慕轻微就已经察觉到,今夜的楚峥好像是哪憋着一口气,誓要在她的身上找补起来似的。

平日的他虽然霸道,但是却很贴心,今日的他无论是声音还是身体都给人一种宣泄般的粗暴感。慕轻微是第一次在床榻上被他弄哭!

情到浓时,她还迷迷糊糊地听到了楚峥在她耳边发出,的带着明显咬牙切齿意味的话语。

他说,“慕轻微,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没有一个女人,从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让他感觉如此挫败。就算是在面对他最敬爱的母后之时,他都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种完全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可是慕轻微做到了,她不仅做到了,她还让他甚至都不好真正地生她的气。

她真是,令人钦佩!

……

有了前一夜的热情,慕轻微本以为楚峥应该是消气了,大抵也不会再揪着之前那件事不放了。

可谁料到第二日晨时等她睁开眼,楚峥冷冰冰的声音就在旁边响了起来。

他的第一句话是,“醒了?”

醒了但还没完全清醒的慕轻微眨了眨眼睛,“啊!”

紧接着他说了第二句话,“醒了那就下去!”

慕轻微就这样无情地被他赶下了榻!

立在屏风后面穿衣服的慕轻微想起自己昨夜对他的‘妥协’,几乎郁闷得要将一口银牙咬碎。

这个世界上,怎么就会有这样无耻的男人!

要不是因为她确实隐瞒了他些秘密不肯说出来,她也不会对他这般的容忍。她以为自己的容忍可以换来他的谅解,没有想到他竟变本加厉。

罢了罢了,不就是冷战吗,当她不会吗!

慕轻微气鼓鼓地走了出去,然后一整个早上都没有再主动睬理过楚峥。

在用过早膳之后,祥云姑姑从箱笼里拿出了一件蓝色的骑装,送至慕轻微的跟前问道。

“今日是正式狩猎的第一日,夫人就穿这件如何?”

今日的确是正式狩猎的第一日,但是却也是陛下来到猎场的第二日,昨日已经过了一次瘾的齐孝帝倒是没有急着要去山上打猎,而是要在猎场里搞个什么比赛。

当然,这其实也是齐国皇家的老传统了,主要比试的是骑术和箭术,无论是皇家子弟还是在朝中任职的五品以下的政府在暗中保护紫圣武官皆可参加。

喜欢田园医妃养夫忙请大家收藏:

第614章教训弟弟

而这四人并非旁人,分别是牧嫣然和她的侍卫虞桥,不请自来的大玉国使臣北堂墨,还有一个更是慕轻微压根就没想到过居然会在这里看到的四皇子楚桓。

等从营帐里出来迎面遇上这几人,就是素来处事淡定的慕轻微都愣在原地站了好久。

片刻之后,她终于艰难地问了出来。

“你们几位,怎么都到这里来了?”

她这可没有烤肉啊,难不成大家是都看上了她这一锅刚煮好的什锦蔬菜汤,应当不至于吧!

她既开了口,牧嫣然就率先奔了过来,亲昵地挽住她的手臂道。

“表嫂,我和他们都不是一路的,我是来你这边蹭饭的。”

因牧嫣然是一人来的行宫,无论是父亲还是哥哥都有事留在了京城,所以今夜的她和慕轻微一样都没有野味可烤。而这位大小姐又不像慕轻微这样是个持家有道的,更吃不惯下人弄出来的那些吃食,于是便来投奔她了。

她慕轻微倒是能够理解,不过剩下的两位她就有些不明白了。

还不等慕轻微发问,北堂墨便微笑着道。

“今日没见到侯爷上场,我便料想你们应当没有收获,刚好我那边的野物太多了吃不完,便顺便来给你送一些。”

只不过他都还没说完,旁边楚桓就十分不耐烦地挤了过来,让跟在自己身后的两名小厮将一只没死多久的野鹿扔在了慕轻微的锅旁边道。

“皇嫂,外人的东西吃多了是会闹肚子的。你若是想吃野味派人来同我说一声便是,我那要多少有多少,何必去捡旁人的狗剩!”

慕轻微不是听不出楚桓语气里的嘲讽,但为了请北堂墨离开她只能姑且忍了,一脸为难地看向北堂墨。

除了面对楚峥,其余时候的北堂墨都是极有眼色的一个人,这会儿纵然脸上的笑容都有些挂不住,但他还是十分懂礼地道。

“既是如此,那在下就不打扰了!”

说完,人立马就溜了。

头号大麻烦算是走了,但是剩下来的这几个也都不是省油的灯。

慕轻微的表情一下就变得有些冷淡,瞥了楚桓一眼。

“你又是怎么回事?不是要在城中准备婚礼吗,怎么也来了此处?”

他与唐家唐贞的婚事虽然来得有些荒唐,但也是陛下正经下旨赐婚的,作为即将成婚的皇子他本是该待在京城准备,不必跟着陛下一起来行宫的。

接收到慕轻微那疑问的目光,楚桓迟疑了一下后才回道。

“我,那些事自有礼部忙活根本用不着我,我皇兄呢!”

说曹操曹操到,早已经听到外头动静的楚峥此时也来到了帐篷门前,冷冷地朝着外面喊了一句。

政府在暗中保护紫圣 全文|

“楚桓,进来!”

看他那模样,大约又是要发挥自己兄长的余热开始教育自己这不懂事的弟弟了。

眼见着楚桓被楚峥叫了进去,慕轻微看了一眼那地上的野鹿,想着不吃白不吃便叫那两名小厮帮忙着将鹿处理了,然后便分成了几个部位用粗壮的柳枝架在火上翻烤。

用来烤野味的调料也是祥云姑姑早就准备好的,封存在罐子里拿出来就能用。

大火熊熊,祥云姑姑与杏枝正一起用刷子往那野味上刷着蘸料。

大约是不想面对与楚桓相处的尴尬,牧嫣然与虞桥在喝了碗菜汤之后就跑了,只剩慕轻微面对着偌大的一只烤鹿发呆。

隐隐约约的,她能够听见楚峥的声音从身后的帐子里传出来,似乎是在责怪楚桓对自己的婚事不认真。又问他为什么要在选妃宴上将金花递给牧嫣然,问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责怪归责怪,楚桓与唐贞的婚事已经成为了定局,楚峥最后还是不忘告诫楚桓,以后成婚后要好好地和唐贞过日子。

片刻后,灰头土脸的楚桓从里面走了出来,再面对慕轻微时也没一开始那样的嚣张了。

他甚至还来到她的跟前,神色恭敬地叫了她一声皇嫂,并对方才出言讽刺她的事而道歉。看来方才他怼北堂墨的话应当也被楚峥听到了,如此不尊重兄嫂确实是该教育一下。

慕轻微当然不会跟他计较,端了一碗汤让他坐下喝,见坐下后的他还在左右张望似乎在寻人,她大概知道他寻什么了,似不经意那般道。

“那个唐贞我也听人说起过,听说是个善良温柔的小娘子,以后等她进了门想必你是会喜欢的。那皇嫂就先在这里恭贺你新婚了!”

楚桓端着汤的手微微一顿,也没回慕轻微的话,只冷了眸光放下碗道。

“皇嫂,我吃饱政府在暗中保护紫圣了,我先走了!”

说完,他竟也和方才的牧嫣然一样,就这样离开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慕轻微不由得感慨这时间过得真快,当初在慈溪村见到的那个半大小子,如今竟也已经快要长大成人,甚至也要娶妻了。

只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对那唐贞并不上心。

她先前曾与楚峥讨论过楚桓在选妃宴上将金花给牧嫣然之事,楚峥却只说这两个孩子都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楚桓对牧嫣然绝无倾慕之心。

但她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却还是更深切地能够感受到,楚桓对牧嫣然一定不只是玩伴那样的简单。

然感情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楚桓虽贵为皇子,可身份到底是有些尴尬,爱女心切的牧将军说什么都不会愿意将女儿嫁给他,更何况牧嫣然本人对楚桓也没有半点喜欢。

所以纵然看得出楚桓的真正心思,慕轻微还是不得不劝楚桓打消对牧嫣然的心思。反正也是娶不到的人,与其无望地期盼,不如还是好好地跟唐贞过日子吧!

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牧嫣然,总不能还负了那个自己选择的唐贞吧!

想到这些,慕轻微就不由得叹了口气。

她此时还能忧心别人,等用过晚膳回到帐篷里准备休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像才是那个该被心疼的人。

先前在马场闹出的那顿矛盾直到现在都还没好,犹记得当天晚上,楚峥便不再允许她上床睡了。

喜欢田园医妃养夫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