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死对头当仆人的作文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秦逍一怔,有些意外,问道:“什么官员?”

“不知。”羊叱吉摇头道:“我身份低微,唐国官员下午刚到,立刻就受大汗接见。”

秦逍皱眉道:“是从东北过来,还是从大唐京都而来?”

羊叱吉道:“他们前脚刚到,大汗就接到贺骨使团抵达的消息,派我前去迎接,所以从何处而来,又为何而来,我还没有弄清楚。不过他们无论从何而来,大汗都已经下令今晚设宴接待。”

秦逍想了一下,才问道:“契利退兵过后,真羽部的头领们如何看待贺骨人?”

“大家都说贺骨人能够死里逃生,咱们是出了力气的,贺骨的那头母狼肯定会派人来道谢。”羊叱吉笑眯眯道:“现在看来,大家说的并没有错,贺骨的使者来得很快。”

秦逍心想如果不是为了打通商道,挛鞮可敦可不会派使团专程来道谢。

锡勒逐步联手抗敌,虽然直接受益着是贺骨部,但对漠东其他诸部同样有利,诸部支援的真正动机,可不是为了让贺骨不死里逃生,无非是不想看到铁瀚的实力进入漠东,到时候大家都将遭受灭顶之灾。

“对了,向勇士稍等,有人要见你。”羊叱吉横臂一礼,不等秦逍多问,已经转身退下。

秦逍有些奇怪,等了好一阵子,忽听得外面传来脚步声,帐门掀开,一个

给死对头当仆人的作文 小说全文、

脑袋先探进来,秦逍只看了一眼,惊喜交加,还没说话,那人已经回头向帐外道:“是他没错。”拉开帐门走进来。

秦逍当然认出,眼前之人,竟赫然是陆小楼。

随即又有一人跟着陆小楼进来,大腹便便,不是杭州马商西门浩又能是谁?

秦逍万没有想到在这里看到两人,早已经起身迎上去,欢喜道:“你们怎地在这里?”

“秦.....亲亲我的孩子。”西门浩见到秦逍,也是又惊又喜,差点脱口叫错,羊叱吉此刻也跟在他身后进来,好在西门浩即使反应过来,张开双臂上前,将秦逍抱着拍了拍:“你没事就好,可让我们好生担心。”

陆小楼却是一屁股坐下,拿起桌上的奶饼张口就咬。

“向勇士,看来他们没找错人。”羊叱吉似笑非笑道:“他们找到汗帐来,非说要找西门阳,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西门阳到底是谁。不过他们认识大汗,大汗接见了他们,安排他们在汗帐住下。”

秦逍有些尴尬,只能笑道:“此事我会向大汗解释。”

羊叱吉眼珠子微转,也不废话,很识趣地先退了下去。

上次一行人被围荒山,秦逍和塔格设计引来狼骑兵,此后秦逍也得知西门浩等人落入狼骑兵之手,对方派了使者前来真羽部问罪,真羽部出赎金将女鹰卫叱罗云等人赎回来,不过西门浩和陆小楼是唐人,未免多生事端,反倒没有去赎。

不过秦逍也知道西门浩是唐国商贾身份,草原人对商贾倒是不会太为难,而且西门浩在杜尔扈部也有人脉,倒也不是太担心他的安危。

“来,坐下说话。”秦逍牵着西门浩手臂坐下,看了陆小楼一眼,笑道:“你们安然无恙就好了。对了,你们怎会知道我在这边?西门先生,你们又是如何从狼骑兵手中脱身?”

西门浩笑道:“要从狼骑兵手中脱身并不难。我们被带回去之后,告知他们我是西门家的东家,刚好孙坤将货物送到他们那边还没离开,他们找了孙坤过来见我,确认我身份之后,倒是热情款待。我送了那个察敦千夫长一块自身携带的玉佩,他十分欢喜,也没有为难叱罗云那些人。”顿了顿,才继续道:“不过他们没有继续在湖边停留,察敦派了一队人将货物送去杜尔扈汗庭,自己却率军离开,本来他是想让我们都去杜尔扈汗庭面见铁瀚,我找了个借口推辞,他也没有为难。孙坤跟着货物一起去汗庭,得到货款之后会直接回国,我和小楼则是一路往东边来,想找寻.....!”向帐外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我二人不知给死对头当仆人的作文爵爷情况如何,所以到真羽打听。”

秦逍道:“可真是难为你们了。”

“我和小楼知道爵爷与真羽塔格在一起,寻思着你们可能会回到真羽部。”西门浩轻声道:“不过我们存了小心,没有直接到汗帐,很快得到消息,真羽军北上,草原有发生了战事。小楼和我到处打听,终是搞清楚,杜尔扈的契利汗竟然率军攻打贺骨部,真羽和草原诸多锡勒部族支援抗敌,很快又有消息传出来,贺骨有一位了不起的勇士,两军决斗之时,单刀斩杀了三十多名图荪人,迫使契利撤军。当时我还想不到是爵爷,但都说那名勇士叫做向恭,小楼说草原上没有这样的勇士,说不准向恭就是爵爷的化名。”

秦逍看了陆小楼一眼,见他淡定自若,笑道:“如果你在场,决斗更会提早结束。”

“随后我们又知道真羽人拥戴乌晴塔格为大汗。”西门浩道:“知道此事后,我们也就不再犹豫,直接找到汗帐,他们还以为我们是密探,将我们抓了起来。我们说要找寻西门阳,他们却说没有听过,后来正是刚才那个叫羊叱吉的来见我们,我们告诉他说认识乌晴塔格,也认识叱罗云。叱罗云已经被他们赎回来,羊叱吉找了叱罗云来见我们,认出我们之后,带我们去见乌晴塔格.....她现在是乌晴汗了。乌晴汗待我们很好,让人安顿好我们,热情款待,只说爵爷有事在身,但很快就能与我们相见。”

秦逍笑道:“我刚从贺骨那边回来。现在锡勒诸部已经知道铁瀚欲图染指漠东的野心,他们也知道如果继续互相残杀自我消耗,迟早要被铁瀚吞并整个漠东,为此诸部开始准备组成联盟,也不想继续刀兵相见。这次我随着贺骨使团一起回来,他们也是要与真羽部谈判。”眼睛一亮,道:“西门先生,正好我有事要找你。”

陆小楼却起身道:“我出去转转,你们谈。”

“没让你走。”

“你找西门先生,说的无非是生意上的事情,我对这些事情没兴趣。”陆小楼道:“外面转转更舒服,而且我在外面还可以帮你们放风,真要有人敢偷听,我帮你们赶走。”也不多说,出帐而去。

秦逍无奈摇头。

“爵爷有什么吩咐?”西门浩见陆小楼出帐,这才问道。

秦逍也不啰嗦,将贺骨使团的主要目的说了。

“爵爷是说,贺骨人准备放弃罗支山,交换的条件是要真羽人给他们让出商道?”西门浩有些诧异,随即赞叹道:“爵爷,看来贺骨的那位可敦果然不是一般人。草原人的脑子执拗,有时候为了仇恨,根本不顾其他,特别是许多部族的头领,仅仅为了出一口气,不管部众的死活。这位挛鞮可敦甘愿放弃本就不在他们手中的罗支山,选择与大唐贸易,这可说是极为睿智英明。”

秦逍点头道:“我到东北不久,知道辽西郡的平城是个贸易之所,东北可还有其他贸易场?”

“有!”西门浩道:“辽东郡北部边境就有一个贸易场。比起平城,阜城的贸易更为兴旺繁盛,货物齐全,东北诸郡的商贾从关内交易大批货物过来,然后在阜城与周围诸部贸易,利润丰厚,不过赋税也是极高。”顿了顿,才道:“辽东军和东北商贾最大利益瓜葛就在此处。”

秦逍很是感兴趣,道:“愿闻其详。”

“爵爷有所不知,阜城素有北境十八坊之说,是指设在阜城的十八家贸易坊,这十八家贸易坊经营的范围极广,几乎是无所不包。”西门浩缓缓道:“十八坊并不是指十八个姓氏,辽东大将军敛财有术,最厉害的就在此。这十八坊每年都要竞争,从安东都护府获取贸易权,说白了,就是花银子从都护府得到货牌,别小看那小小的一块货牌,只有取得货牌,才有资格在阜城与诸部货商进行贸易。阜成有大大小小上百家商铺,却都是归属十八坊之下。除了货牌需要花银子走人脉获取,在阜城没有一座商铺,每年也都会按照商铺多少向都护府交赋税。”

秦逍皱起眉头,西门浩继续道:“十八坊每年缴纳的赋税是天文数字,但还是有利可图。而货牌也从来都只能是东北本地商贾能够获得,关内的商贾无论花多大力气,都无法获得。”

秦逍皱眉道:“东北四郡也是大唐的疆域,他们难道敢明目张胆阻止其他地方的货商贸易?”

“所以才有平城。”西门浩叹道:“爵爷去过平城,自然也看到平城的规模,那里的商铺连阜城的零头都不到。辽东军也担心有人参劾他们掌控东北贸易,所以才开设了平城贸易所。关内来的商人,可以去平城贸易,而且要缴纳重税,即使在那边贸易,辽东军暗中也会控制平城的货源,不允许平城的商人囤积货物,否则就会找由头登门找麻烦。对关内的商人来说,要想在东北贸易获利,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货物直接低价卖给北境十八坊,如此一来,即使无法获取丰厚利润,却多少有得挣。东北本地的许多商贾害怕得罪辽东军,也不敢在平城贸易,大部分都是挂在十八坊名下,交银子给十八坊获取在阜城商铺贸易。所以现在东北与周边诸部的贸易,获利最多的自然是辽东军,尔后是十八坊,到最后才轮到挂名十八坊之下的其他商贾。”

秦逍之前没有太深了解东北这边的贸易,这时候听得西门浩解释,才恍然大悟。

“所以东北商贾与周边诸部贸易的幕后操控者,还是辽东军。”西门浩叹道:“早些年关内还会有不少商贾带货前来,不过辽东军近些年的盘剥越来越厉害,十八坊也只能将赋税的压力转嫁到其他商贾身上,所以关内过来的商贾获取的利益也越来越少,无利可图,大家也就不愿意过来掺和,东北商贾就只能自己入关采买货物,再运到阜城贸易。”

秦逍微微颔首,沉默了好一阵子,终是问道:“西门先生,如果我想在黑山开设贸易场,有没有可能成功?”

西门浩诧异道:“在黑山开设贸易场?爵爷是说真的?”

“我知道这件事情做起来不会太容易,但是如果成功,对龙锐军将大有裨益。”秦逍道:“黑山以南是松阳草场,也是龙锐军练兵之所,自然无法设立贸易场。不过黑山北边大片平原,黑山上有大批林木,虽然无法在山下建城,但是建造一片贸易场并不难。我准备让归附的黑山军临时做工,采伐山上的木石,就在北山下修建贸易场,只要贸易场兴旺起来,黑山的那些百姓还可以借此开设客栈饭馆,甚至可以做些力气活,如此也能自食其力养活自己。”

西门浩笑道:“我明白爵爷的意思。爵爷的雄心壮志让人钦佩,如果爵爷的梦想成真,最受益的当然是黑山上的那些居民。”随即神情变得凝重起来,道:“不过梦想虽好,要想做成.....!”顿了一下,才叹道:“爵爷,恕我直言,那是比登天还难。”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

秦逍在贺骨大会上提出的建议,得到挛鞮可敦的肯定之后,也引起了部族头领们的极大热情。

接下来两天,可敦和头领们经过再三商议,最终作出决定,派出一支三十人的队伍,尽快启程前往真羽部洽谈关于罗支山的事务。

如果是以前,即使真的要谈判,贺骨也不会主动派出使者前往,似乎表现得要低人一等。

不过这次契利大兵压境,真羽部派出兵马支援,不管怎么说,贺骨部还是欠真羽部一个人情。

而且按照秦逍的提议,如果真的可以让真羽人答应让开商道,这将是贺骨走向繁盛的开始,与大唐的贸易着实让诸头领心中激奋,只觉得贺骨似乎找到了一条正确的道理。

如果能将这条路走通,即使付出一些代价,也并非不可接受,为了贺骨的部众,主动去和真羽人谈判自然也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而且在此之前,挛鞮可敦和乌晴塔格已经在黑沙滩进行了盟会,双方又联兵抗敌,虽说双方当初的血仇不可能轻易就能化解,但如今两部的关系其实是几十年来最好的时刻,趁着这个时机进一步谈判,对两部当然都不是坏事。

挛鞮可敦派出贺骨大礼官斛律发为使者,带队前去谈判。

斛律发本身就是贺骨一位能言善辩的智者,此外又将族中数位有名的智者派在斛律发手下,共同去完成此次使命。

为了表示对真羽部的友好,可敦甚至令人精心准备了一百把贺骨巧匠打造出来的纯正贺骨刀。

离别之日,可敦固然对秦逍十分不舍,秦逍又何尝不愿意与可敦多待几日,只是心知自己接下来的事情还很多,贺骨使团要去和真羽部商讨罗支山和商道之事,自己却也要与塔格交流战马贸易的事情,龙锐军那头肯定还在等着自己尽早赶回,虽然不舍,却也只能尽快动身。

可敦封秦逍为向日户,另赐了数百头牛羊,秦逍自然不能真的带回去,不过可敦显然也是早就有了准备,让人准备了三百把纯正贺骨刀装箱,派了人护卫运送,跟随秦逍将这批战刀送回龙锐军。

秦逍对此倒是大为欢喜。

虽然三百战刀数量不算多,但这些战刀是用铁山最好的铁矿锻造,贺骨虽然也经常向草原诸部贸易贺骨刀,但那些贺骨刀只是挂了贺骨的名头,采用的是铁山颇为低劣的铁矿,而且也是普通的锻造师锻造,与送给秦逍的这三百把纯正贺骨刀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秦逍知道可敦这实际上是向自己开了口子,如果军姿充足,以自己和可敦的关系,未必不能从贺骨获取更多的贺骨刀。

嘎凉河决斗,如果不是贺骨刀提升了贺骨勇士的战斗力,贺骨人未必能够撑到最后。

秦逍随队出发,除了挛鞮可敦亲自相送,贺骨汗和部族的诸多头领都是前来相送。

队伍在前缓行,贺骨汗等人留步之后,可敦却还是与秦逍骑马并行,多送出几里地。

今日的可敦依旧是风采照人,胯下白马神骏异常,比之秦逍座下的狮子骢自然是华美太多。

“可敦留步吧。”秦逍回头向铁宫方向望了一眼,距离颇远,柔声道:“他们见你一直相送,未必不会生出怀疑之心。”

“怀疑什么?”可敦妩媚一笑:“怀疑你是我的情郎?你是我贺骨的英雄,没有你贺骨难逃大劫,我就真是送了你直接去真羽部,他们也无话可说。而且.....我是贺骨可敦,先汗已经不在,即使真的有情郎,他们又能如何?”

秦逍知道草原部族不像大唐有诸多礼教约束,实际上他们的作风开放,正如可敦所言,即使她真的有了情郎,部众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可敦乃是草原上的凤凰,心气高傲,多年来也从无看上任何男子,草原上垂涎可敦美貌的男人自然是多不胜数,但可敦对其他男人不假辞色,而且身份高贵,却也无人敢打可敦的主意,更无人有幸一亲芳泽。

可敦对秦逍生出情愫,若是大唐女子,自然是深埋于心,不敢表现出来,但草原本就开放,可敦和大多数的人草原女子一样,敢爱敢恨,便是想让秦逍成为自己情郎的话也敢直说出来。

“可惜的是奴云只给我画了个饼。”秦逍轻叹道给死对头当仆人的作文

可敦妩媚一笑,知道秦逍意思,左右无人,也不怕人听见,笑道:“我若太早让你逞心如意,你便很快忘了我。我便是要这样,让你时时记着我,这样你才会回来看我。”

秦逍也不知道可敦这是故意耍手段不让自己得逞,还是真的用这一招等着自己再次回来,不过他却也能真切感受到可敦对自己的情谊,抬头看了看天色,有些不舍道:“你自己多保重!”

可敦知道分别在即,也是惆怅,轻嗯一声,怔怔看着秦逍,秦逍春风般一笑,不再多言,一抖马缰绳,催马而去,追上前面的队伍,等他回头之时,见到身披大氅的可敦骑着白马孤身在草原上,望着自己这边,久久没有离去。

真羽和贺骨息兵罢战,使团这一路上自然是畅通无阻。

到了罗支山,远远就看到山上飘扬着真羽部的旗帜,秦逍知道贺骨军撤走之后,真羽部立刻重新控制了罗支山,不过包括斛律发在内的贺骨使团众人望着罗支山,神情都是黯然。

秦逍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

罗支山曾经是他们祖上拥有的领地,却被真羽部夺走,多少年来为了夺回罗支山,两部血腥厮杀,多少锡勒勇士葬身于此。

今次使团前往真羽,却是为了贺骨能拥有更好的前程,要承认真羽对罗支山的所有权。

虽说这一切都是为了贺骨能够打开商道兴盛起来,但作为贺骨使者,亲自将曾经属于自己的领地交给敌人,内心深处自然还是感觉到悲伤。

这支使团出现,自然惊动了罗支山的守兵,很快就有一支百人队过来拦阻,秦逍亲自解释,而这些兵士却对“向恭”的大名肃然起敬,知道秦逍便是斩杀数十名图荪勇士的那位杀神,俱都是下马行礼,知道贺骨使团是要前往真羽汗帐谈判,立刻向吐屯乌洛兰索禀报。

乌洛兰索是镇守罗支山的大将,一直都是卫戍真羽草原北部的柱石。

之前贺骨大军攻打罗支山,一度攻下罗支山大部分,将乌洛兰索等部分残军围困在山上一隅,也幸亏乌晴塔格的援军及时赶到,乌洛兰索刷领残部占据有利地形坚持到底,这才死里逃生。

不过这一战却也是让乌洛兰草原的数千兵马死伤惨重。

乌洛兰索倒也不愧是真羽柱梁,虽然前不久还和贺骨人血战到底,部下死伤惨重,但得知贺骨使团的来意,也没有为难使团,反倒是调了一百名骑兵护送使团队伍直接前往汗帐。

或许只有经历过无数血腥厮杀的人,才知道和平的珍贵。

有了真羽骑兵的护送,在真羽草原境内自然是一路无阻。

快到真羽汗帐之前,骑兵中有人率先去往汗帐禀报,等到使团靠近汗帐营地,从汗帐出来一队人马迎接,率队而来的人秦逍却是认识,正是八面玲珑的羊叱吉。

羊叱吉之前款待过秦逍,心细如发,秦逍对他十分熟悉。

“大汗已经知晓贵使率队抵达。”羊叱吉下马之后,向斛律发横臂行礼:“前日乌晴塔格已经在诸帐首领的拥戴下,祭天行礼,已经继承汗位。”

秦逍一怔,随即显出欢喜之色。

看来真羽大军回转之后,并无耽搁,众头领便立刻拥戴了乌晴塔格称汗,自今而后,真羽部的大汗便是真羽乌晴,如此一来,龙锐军从真羽部获取马源的成功将大大增加。

“恭贺真羽汗继任汗位。”斛律发和使团众人也都下马行礼,客气道:“我们奉了可敦之命,为和平而来!”

羊叱吉也是热情道:“大汗正在接待客人,一时还抽不出时间接见贵使,所以吩咐暂且安置使团歇息。诸位一路辛苦,洗洗风尘,吃饱喝足之后,大汗自然会接见。”

秦逍心想莫非是其他诸部知道塔格继任汗位,所以派人来恭贺,乌晴汗正在接见诸部使者?

不过几天下来,日夜赶路,倒也是风尘仆仆。

当下羊叱吉领着使团到了一处营地,安排众人歇下,秦逍和使团不同,另有安排,被羊叱吉带到金顶汗帐附近的一处帐篷,解释道:“大汗已经入住金顶汗帐,吩咐下来,让你暂时住在金顶汗帐附近,随时等候召见。”

秦逍知道真羽汗过世后,金顶汗帐空缺,新任大汗继位之前,无人敢入住其中,如今乌晴汗既然已经入住,也就证明她确实是所有人拥戴的真正大汗。

“大汗在接见什么人?”秦逍倒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马奶酒,仰首灌了一口,不知为何,此时却是将真羽部当成了自己的家一样。

羊叱吉笑道:“唐国人,大汗正在接见唐国官员!”

喜欢日月风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