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梦见捉甲鱼好不好: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达拉克王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区长大人啊,我说的是快则三个月,意思是说最快也得三个月。”

迦叶大师强忍着气:“那最慢呢?”

达拉克王摆着头说:“这我可就说不准喽。说不定是半年,也说不定是一年。哦,就算是十年八年的也不奇怪。这事嘛,本来就不能按照时间来算,而是得按照是否学会来确定。”

迦叶大师一头朝地下栽倒,王忠宝和丁武赶紧扶住他。

助人为乐的同时,王忠宝还没忘了对着达拉克王龇牙咧嘴。这哥们不错不错,第一次配合就这么完美。

迦叶大师可怜兮兮地望着于奇正,现在也只有他能解决这个问题了。

于奇正低着头继续喝着酥油茶,似乎这碗酥油茶是全天下最好吃的东西一样。

迦叶大师无奈,只能好声相求:“于帅,您就帮我和夫人说一下,派个人来接手吧。”

于奇正缓缓地摇头:“不行啊,这个各司其职,我怎么好去干涉呢?”

迦叶大师愤愤地说道:“那好,我直接和夫人去说。”

王忠宝嘿嘿笑着说:“你去说呀。”

听到他这种阴阳怪气的笑声,迦叶大师就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妙,当即恶狠狠地问道:“王忠宝你什么意思?”

王忠宝悠悠地说道:“我能有什么意思?这又不关我的事。只是据我所知啊,对区长级的任命,夫人肯定要知会市长。如果他不同意的话,夫人肯定不会擅自做主。”

迦叶大师晃了晃光秃秃的脑袋,心想:好像有哪里不对啊?不行不行,我得再捋一捋。

区长级官员任命肯定要询问市长的意见,这绝对没错。

市长不干涉具体行政事务,是市里的惯例,好像也没错。

可这事情怎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啊?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丁武咧着个大嘴巴笑了起来:“行了行了,迦叶区长你就别想了,想想怎么自己把屁股擦干净吧。”

迦叶大师脑子里灵光一闪,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李墨宁出自皇家,过往市区里发出的任何命令都是和大仪朝的诏令相当。即便一些小的问题不需要她亲自处理的,下面那些官吏草拟的公文也是中规中矩。可是这次的命令中竟然直接出现“谁惹事谁自己擦屁股”这样粗俗不堪的话,能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规定不是李墨宁她们下的啊。用这个口气说话而且这些官吏不敢改直接发出来的,全市区只有一个人,就是这个小流氓于奇正!

迦叶大师鼻子都气歪了,红着眼睛看着于奇正。

于奇正一脸无辜地问:“迦叶区长,我又没得罪你,怎么用这种眼光看我啊?”

迦叶大师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愤怒,连佛家的“戒嗔”都不顾了,大声叫了起来:“你们在玩我!”

这句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忍不住爆笑了起来。

达拉克王不由得心中暗叹:难怪五星市发展得那么好。不谈别的,就看人家这君臣关系,啧啧啧……上下一心,搞不好才怪。

这么一想,心里对于奇正更加敬佩了。

于奇正当时说“谁惹的事谁自己擦屁股”这些话的时候,也是在气头上。现在已经过了几天,气也消的差不多了。现在见迦叶大师真急了眼,心想差不多也就得了,于是站起身走到迦叶大师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师,现在市里真的很为难,你就先顶一下。这样,我答应你,稍微稳定点了就用人来换你,行吗?”

他这么说,也是经过了考虑的。虽然没有理政,但也知道朝令夕改的重大弊端。还有一点就是当时一气之下做了这个决定,事后想想很是那么不对劲。别的不说,张宠那小子那边,随时都可能搞出个幺蛾子出来。如果达拉克这边再闹出个什么事,真的是头疼。让迦叶大师在这边,至少这边是安全的嘛。

于奇正不知道的是,现在张宠已经闹出了幺蛾子。不但是闹出了幺蛾子,和以前单人闹幺蛾子相比,这次是和火公主、珊瑚一起闹幺蛾子。

既然于帅都这么说了,迦叶大师也就不好再多什么了,只能可怜巴巴地说了句“那于帅你可要快点啊”。

于奇正在达拉克区府列城住了三天,主要是要等现在还在吐火罗的黛拉来和自己会和。

这三天里,达拉克王陪着于奇正四处走了走,结果是让于奇正心里特别堵得慌。

如果说吐火罗是因为打仗搞得穷还是自己作的,这达拉克可就完全是因为老天的原因了。

北有喀喇昆仑山脉、南有喜玛拉雅山脉,西南则是克什米尔山谷,全境居世界屋脊之上。不管是种植还是养殖,在这里都不适合。简单点说,这里根本就不怎么适合人类居住。之前从大仪朝到塞外已经觉得人口太稀少了,达拉克和塞外比,就相当于塞外和大仪朝比。

人们的这个穷啊,简直是没法说。也难怪这么容易就投入五星市呢,在这块地上,根本就没什么好争权夺利的好不好?

于奇正忍不住说了:“这老百姓过这样的日子怎么行啊?”

达拉克王叹了一口气:“不瞒市长说,之前我也想过各种方法,可是都不见奏效啊。”

于奇正冷着脸走回区府。之前市里的事情他不管,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有李墨宁她们那一帮“贤内助”,也不需要自己多操心。

其二,当时大家虽然苦,但最低生活保障倒是不缺乏。

还有一点原因才是最重要的:于奇正本人根本就没想当什么大王,也没把自己当大王看过。

人都是会随着环境改变而改变的。现在已经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了,于奇正很清楚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想不想当大王的问题,不管你想或者不想,事实上你就是得为众多的百姓负责。这次去波斯也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他现在遇到事情,不得不从“大王”的角度来考虑。现在看到这里百姓这种生活,就必须想办法解决。可问题在于,自己从来都没有理政过,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想到这里,不由得恨恨地望了迦叶大师一眼,他心里想的是:都怪你这个老秃驴,要不是你丫的没事找事把这块地给弄进来,老子用得着操这些心吗?现在倒好,你说该怎么办?这还不是钱的问题,市里本来就缺粮食,这个破地方也是少吃的,如果说给钱让他们找吐蕃天竺去买,这不是长期花着市里的钱吗?

迦叶大师看着于奇正的黑脸,也知道他因为看到这里百姓的情况生气的。当即凑上来说:“于帅,我请求从市里调一批官员和工匠来。”

于奇正实在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调你个大妹子的调!”

他这么生气是有原因的。一来现在这些人到处扩张,市里的官员严重不够用;二来就算是有这样的官员,也不能给这里。原因很简单,同样一个有能力的官员或者技术人员,在市里管理好了可能创造出一千两的产值,在这破地方恐怕一百两都创造不出来。

被于奇正这么一骂,迦叶大师不敢吭声了。但不说话归不说话,心里却是满腹抱怨啊。自己就是一个和尚,也不懂理政,让自己把这里治理好,让这地方能赚钱,简直是天方夜谭。

就在这时,有亲卫队员通报黛拉夫人来了。听到黛拉来了,于奇正二话不说就要出发。这就叫:眼不见为净。

见到于奇正要走,迦叶大师急了,赶紧上前抓住马的缰绳:“于帅,这里到底该怎么办啊?”

于奇正眼一瞪:“你找我干嘛,你不是能请到漫天神佛吗?去找菩萨去,我没办法。让开!”

说完之后,带着黛拉率着亲卫队离开。

看着于奇正的背影,达拉克王苦着脸说道:“唉,也不怪市长不管,咱们这地方确实神仙来了都没办法。”

迦叶大师双眼望着于奇正离去的方向,缓缓的说道:“不,你不了解于帅。”

达拉克王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迦叶大师这才说道:“你和于帅接触的时间太短了,完全不了解他。于帅菩萨心肠,绝对不会不管百姓死活。一定要相信这一点。”

达拉克王急着说道:女人梦见捉甲鱼好不好“可是……”

迦叶大师摇头道:“你是想说可是于帅是拒绝了我们对吧?不是这样的,我告诉你吧,于帅说话,必有深意。我和你说一件事你就知道了。”

说完就开始讲了起来。

当初他刚刚跟着于帅到河西,于帅让部队全部在山丹军马场练兵,他自己本人在张掖府。

有一天于帅突然找到了自己,说了这么一番话:“今天让大师前来,是有一件很要紧的事情希望得到大师帮助。什么事呢?就是本将最近发现啊,手下的士卒们戾气太重,这样不好。所以我想请大师去军马场那边,每天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一定要与人为善,不要一天到晚就想着打打杀杀的。”

说完之后,还亲手写了一个大大的“善”字送给自己。

达拉克王诧异地说道:“他不是要去打仗吗?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迦叶大师点点头:“是的,我当时的想法和你差不多,只不过我稍微多想了那么一点点。”

达拉克王赶紧问道:“大师,你多想了什么?”

迦叶大师说:“当时啊我就在想,于帅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聪慧定是过于常人。他做出这种反常的举动,会不会是其中有什么深意呢?然后顺着这个思路去想,最后终于被我想通了。”

达拉克王急不可耐地问

女人梦见捉甲鱼好不好:

:“是怎么回事?”

迦叶大师开始说了起来。

兵者,讲究的是士气如虹;佛家,讲的是宽容仁慈。听佛家讲经,难道不怕降低大家的斗志吗?当我看到那个“善”字才猛地顿悟,于帅这是大智慧啊!现在的于帅是菩萨面,未来一定会有怒目金刚面。今日菩萨面有多仁慈,明日金刚面就有多威猛!

达拉克王忍不住说道:“大师,您说的这个实在是太深奥了。能给我讲细一点吗?”

迦叶大师点点头,继续说了起来。

一切的答案,就在于帅亲手写的这个“善”字中。那些蛮族人犯下的滔天罪行,简直就是禽兽所谓。可是如果咱们也那么做,那岂不是自己也变成了禽兽?

可是咱们又不能真的和羊一样等着恶狼撕咬,那该怎么办呢?

达拉克王问道:“是啊,该怎么办呢?”

迦叶大师答道:“疯狗咬人,人不能趴在地下咬回去。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拿起棍子,狠狠痛打这条疯狗,把它给打疼、打怕、打得不敢再咬人!”

达拉克鼓掌叫道:“说的对!”

迦叶大师继续解释起来:于帅把“善”字写这么大,意思告诫大家要大善。“大善”和“农夫救蛇”的小善完全不同,讲的是为人行事要对普天下的百姓有利。对于那些害人的毒蛇猛兽,该出手时就出手,让它们害不了人。

达拉克王眼中满是敬佩之色,不断点着头。

迦叶大师继续说道:“当我把这些道理讲给士兵们听了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了。从那一刻开始,于帅的军队和别人都不一样,不是为了自己个人的升官发财,而是为了普天下的大众。从而锻造出一支真正的正义之师王者之师,从此无往而不利。”

达拉克王听得心驰神往,恨不得自己就是飞鹰铁甲的一员。

迦叶大师又说了几件当初于帅点到即止的案例,达拉克王完全进入了膜拜的状态。

最后,迦叶大师说道:“所以,于帅刚才和我们说的那些话,其中必有深意。”

达拉克王已经完全不怀疑这一点,用求知的目光看着迦叶大师问道:“是什么深意呢?”

迦叶大师摇摇头:“老衲想不出来。”

说完便陷入了沉思。达拉克王见状,也低下头开始思考。

良久之后,达拉克王猛地叫了起来:“我想到了一点,不过……不知道对不对?”

迦叶大师睁开眼睛问道:“什么?说出来咱们讨论一下。”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于奇正已经到了达拉克,眼睛睁得圆溜溜的看着面前愁眉苦脸的迦叶大师。

老光头脸上浮现出王忠宝式的笑容凑了上来:“于帅……”

于奇正昂起头,眼睛四十五度望向天:“啥事?”

迦叶大师声音更加掐媚了:“于帅,您看贫僧是个出家人,是不是……”

于奇正端起酥油茶喝了一小口,拉着长官腔说道:“是不是什么啊?”

迦叶大师搓搓手,用乞怜的目光看着于奇正:“贫僧请于帅收回成命。”

于奇正一副第一次听到这事的样子,故作惊讶地叫了起来:“什么?什么收回成命?我没下什么命令啊。”

迦叶大师从怀中掏出委任状:“您看看你看看,这都盖章了的。您说,一个出家人当区长,这合适吗?”

于奇正“认真”地把委任状看了一遍之后说道:“哦,这个啊,我不知道啊。”

迦叶大师喜得光头上都放光了:“你不知道?那就是说这不是你的意思喽?”

于奇正重重地点头:“当然不是。”

站在他身后的王忠宝憋得要多辛苦有多辛苦。你说咱家驸马爷,现在都这么高地位了,无赖嘴脸还是一点儿都没变。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居然当着老和尚的面都直接赖账,也还真是没谁呢?可怜的老和尚,居然还乐的光脑门流油,笑死本公公了。我是不是应该揭穿他,让他也出一次糗呢?不不不,那我可是自个儿没事把屎往自个儿身上糊。

这个馊主意还真不是他的创举,而是我王公公出的。如果我这么揭发的话,驸马爷肯定会来一句“我是真不知道啊,是王公公具体负责此事的办理的”女人梦见捉甲鱼好不好,那老和尚不和我拼命才怪!再说了,本来这条妙计就是对付这个老秃驴的,现在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还反过去帮他,我脑子又没进水。不不不,我得多配合配合驸马爷。想到这里,当即开口说道:“对对对,我可以作证,这个命令还真不是市长大人下的。”

迦叶大师乐得差点跳起来:“不是你的意思就好了,那这就是一张废纸!”

说着就准备把委任状撕掉。

王忠宝一把拦住他:“哎哎哎,大师,你这是干什么?毁坏市府文件可是违背律法的。你也是最早的元老,怎么能做这种知法犯法的事呢?”

迦叶大师瞪着王忠宝,眼里充满着疑问。

王忠宝用最温柔的语气说道:“大师啊,您可是看看,这上面是盖了市长和市府的双章的。就算你是出家人不理会市府的命令,但五星市律法又明文规定,轻慢市长可是重罪啊。这上面有市长的私章,你若是损毁,这个后果你要想一想啊……”

迦叶大师脸色涨得通红望向于奇正:“于帅,那你怎么还说你不知道?”

于奇正无比无辜地回答:“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迦叶大师的光头上都冒汗了:“这上面都盖了你的私章!”

于奇正振振有词地说:“盖了我的私章我也不知道。”

王忠宝贼笑兮兮地凑过来:“大师啊,您也是市里的老人了。虽然说之前没在市里做过官,但对市里的情形比谁都清楚。市长本人只是抓大方向,具体事务都是由副市长她们负责,所以市长的私章一直由副市长保管,您不会不知道吧?”

迦叶大师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于奇正当甩手掌柜,官吏任用等事项都是交给李墨宁她们在负责,这事他是知道的。可是就在这么莫名其妙的当这个破区长,也实在是太不心甘了。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迦叶大师笑了起来:“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损坏文件。不过呢……”

说到这里停住了话头。

等了好一阵,并没有出现谁来好奇的问他“不过什么”的局面,所有人都像是没听到一般。于奇正好整以暇地喝着酥油茶,王忠宝这货不知道在哪里掏出了一把瓜子慢慢地磕了起来。

迦叶大师急了,只能自己接过自己的话头:“不过,既然这事不是于市长的意思,那么就是矫诏!既然是矫诏,那老衲就不用理会了。”

“哎哎哎,”王忠宝怪叫起来:“大师,哦不不不,迦叶区长啊,您现在都是区长了,可不能这样啊。要知道,这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迦叶大师瞪着王忠宝:“我怎么乱说话了?”

王忠宝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说了起来:“首先第一点,咱们市长三令五申,咱们就是一个市,不是国,也不许任何人提建国的话。这您是知道的吧。”

迦叶大师不知道王忠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点头回答:“是啊,这又怎么样?”

“又怎么样?”王忠宝怪叫起来:“我问你?什么叫矫诏?”

迦叶大师一下愣在那里,知道自己掉进这个死太监的坑里了。所谓矫诏,首先就要是“诏”的性质才能“矫”啊。“诏”是什么?是皇帝专用的。既然于奇正没有称帝,那就谈不上“诏”和“制”了。自己这个说法,明显就和于奇正“不允许提建国”的要求有冲突了。

抓到这样的机会,王忠宝可不会轻易放过,在那里摇头晃脑地说了起来:“矫诏,意思是伪造皇帝诏书,或者篡改皇帝的诏书。出自《汉书.卷九三.佞幸传.第六十三》后果有上书告显颛命矫诏开宫门。咱们市长又不是皇帝,何来矫诏之说?”

迦叶大师满腔悲愤,又没法在这事上辩解,只能说道:“王忠宝!你别在这里给老衲抠字眼!”

王忠宝哈哈笑道:“行行行,我就不说你言语冒失之处了。现在不和你谈这个用词不对的问题,我和你说另外一件事。”

迦叶大师气呼呼地说道:“什么事?”

王忠宝说道:“市长夫人。市长公务繁忙,把这些内事交给夫人打理,你是不是很不满啊?”

迦叶大师心想:丫的这个死太监又在给老衲设套,让我说话得罪公主,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这么一想马上说道:“你这说的什么话?这是于帅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我能有什么不满?”

王忠宝嘿嘿一笑说:“那我问你,这是从市府发出的正式官令,掌管印章的是谁?你口口声声说这是假的,不是在破坏他们夫妻感情吗?”

迦叶大师一口老血都快喷了出来,指着王忠宝的鼻子叫着“你你你”,其他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憋了好一阵之后,只得又反过来央求于奇正:“于帅,您看这事怎么办才好呢?”

不等于奇正开口,王忠宝就抢着说了:“能怎么办呢?按照市里的规定做就好了。”

迦叶大师不满地瞪了王忠宝一眼。

王忠宝嘿嘿笑着说:“迦叶区长,看在咱们两的感情面上,我就给你出个好主意吧。”

迦叶大师恨不得张开大嘴把这个祸害嚼都不嚼就一口吞进肚子里,冷哼着说:“得了吧,你能出什么好主意啊?”

王忠宝说道:“别这么看不起人啊。这么说吧,迦叶区长,这事呢想走歪门邪道呢,是肯定不行的。只能从正规的渠道想办法。什么办法呢?就是按照市里的要求,你只要能找到一个可以替代你的人来坐这个位置就行了嘛。怎么样?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

迦叶大师心里暗骂“这算个屁的好主意”,不过现在于奇正本人在这里,如果真有人接手,未免不是一件好事。当即把目光投向了南星军军长丁武。

丁武一碰到迦叶大师的眼神,立马就跳了起来:“哎哎哎,我可说清楚啊。咱们少詹事……哦不,是市里的文件说的很清楚,谁自己惹得事谁自己擦屁股。这事又不是我惹的,我才不给你擦屁股呢!还有啊,我是军队的人,和你们是两条线。老和尚你,哦不,迦叶区长,我可是和你说清楚啊,你要怎么着是你的事,别把主意打到我丁武头上。”

迦叶大师无奈,只能把目光投向唯一一个可能“接手”的人——达拉克王。

虽说达拉克这边暂时没有像吐火罗那边得到市区大量的物资和人员支持,但南星军过来之后军毯和医疗就已经让达拉克人享受到了好处,这几天丁武通过和田区又往这边带了一些五星市的各种产品,虽然数量很少,但见到这些好东西,以及和南星军战士们的聊天,达拉克人也了解到了五星市是多么的繁华。

特别是达拉克王,虽然说改旗易帜,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担心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因为假如是错的,那吃亏受罪的可是达拉克百姓。所以他和丁武等南星军的将领聊得特别多,对五星市比一般人了解的要多得多。当然,在聊天的过程中,官兵们除了说五星市区有多好之外,不可避免地流露出“早点休假回市区”或者是“能调回市区最幸福了”之类的想法。现在,亲眼看到迦叶大师让官,丁武不屑一顾的样子,他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达拉克王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之所以聪明,就是能先搞清楚形势,再做出合理的决策。

照目前情况来看,加入五星市后,民众的日子会越来越好,不用自己再担心什么了。那么,也是该为自己个人想想了。

现在从各种渠道得知的消息,五星市,特别是市区人的生活要多爽有多爽,哥们现在还不去走走看看,享受享受生活,那不是傻吗?说实话,要不是听说于市长要来,他可能就已经动身去市区了。

现在遇到迦叶大师的目光,达拉克王只有一个想法:嘿嘿,老和尚,忽悠不了你们汉人,就想来忽悠我?没门!

眼见迦叶大师就要开口,达拉克王站起身说道:“市长,迦叶区长,王大人,丁将军,我听说咱五星市有一条规定,就是说主要官吏都必须异地为官。区长更是不能由本地人担任,是这样吗?”

王忠宝一听这话,马上乐不可支地背对着迦叶大师,对着达拉克王竖起了大拇指,意思就是说“聪明!”

达拉克王也对着王忠宝挤了挤眼,意思就是说“怎么样?我聪明吧?”

迦叶大师见到有机会可钻,马上就钻了上来:“这不是问题,这绝对不是问题。”

达拉克王问道:“怎么不是问题?咱们总不能违法市里的规定吧?”

迦叶大师语气急迫地说道:“不不不,不违反,保证不违反。”

接着就说出了他的想法:只要达拉克王同意,那么可以去和田区当区长,然后把和田区的区长换过来这边当区长,不

女人梦见捉甲鱼好不好:

就什么都可以解决了吗?

达拉克王点头答道:“这个我是没有意见的……”

迦叶大师大喜:“说话算话!”

达拉克王认真地点头:“说话当然要算话啊。不过……”

迦叶大师焦急地问:“不过什么?”

达拉克王叹了一口气:“不过呢,我才刚刚加入市区,对相关的律法和流程都不熟悉。让我现在就去当区长呢,肯定会误事。所以啊,我必须先学会这些。最好呢,是能够去市区里学。”

迦叶大师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不过既然有人愿意接手,总比完全没有希望的强。于是打起精神继续问:“那你准备过去学多久呢?”

达拉克王皱着眉想了好一阵:“这个嘛,我就说不太清楚了。一来我并不知道学习的内容有多少,二来嘛我这人又比较笨。真要我说的话,估计快的话也得三个月。”

迦叶大师咬咬牙:“三个月就三个月。那就这么说好了,三个月之后你去其他区换个区长来。”

达拉克王眉毛一挑:“哎哎哎,迦叶区长,您这话可就不对了。”

迦叶大师不解地问道:“我怎么不对了?”

达拉克王说道:“您怎么能说三个月呢?”

迦叶大师叫了起来:“不是你刚才自己说的三个月吗?”

喜欢皇上您该去搬砖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