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做春梦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天刚蒙蒙亮,普拉托城就开始热闹起来。

城门一大早就打开了,拉着食物等生活物资的马车在新铺的路面上走过,这种路面是大小不一样的石子和特殊的史莱姆胶混合而成,马蹄踏在了上面的声音比以往的石板路小了一些,也没那么伤马脚。

普尔特的家就在城门附近,他们早上根本不用闹钟,马蹄声就是最好的闹钟。

今天这家人与往常一样早早就起来了,只是普尔特没有到楼下的房产中介铺面开门,而是和妻子梳洗打扮一番,穿上了上个月服装展览会上买的新衣服,拿着遮阳伞一起出了门。

春天来了,天气已经暖和起来,最近的天气不错,加上管理的房子和门面都租出去了,他们难得的有空闲的一天到郊外去野餐。

在去野餐之前,普尔特夫妇来到了城里的照相馆,准备拍一张今年的合影。

现在城里的人们对照相馆的存在已经习惯,外地来的商人游客这么早还没起床,于是他们用不着排队,很快就拍完了。

离开照相馆的时候,普尔特笑吟吟地对妻子说道:“下次来的时候,就不止我们两个人了。”

普尔特夫人的脸上也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家庭里的新生命刚彰显自己的存在时两人有些慌张,现在平静了下来,心里更多的是对未来的期望。

离照相馆十来分钟脚步的街上有一家点心店,这时店里已经开了门,壮得能一拳打死一头牛的老板正在擦拭着柜台的玻璃。

这家点心店有点特别,首先是老板和老板娘们都是身高体壮的人,身上有着雷电一般的刺青,怎么看怎么像是冒险者。

其次是柜台里的点心很精致,味道极好,看不出制作者比牛还壮,而且价格也不贵,很受普通市民的欢迎。

第三点就是这家店接受外卖订单服务,只要提前预订,不管是下午茶还是晚上宴会,所订的点心都会准时由这条街上原本的小混混们送达。

今天店里放着几个篮子,现在天气暖了郊游的人多了,点心店推出了郊游点心套餐,每个篮子里就是一套点心和茶具茶叶,还可以外加一张薄地毯,十分地方便。

普尔特在昨天就订了一套,今早过来提着就走。

刚出店门,一辆路上拉客的动力三轮车就已经等在那里,开车的小哥一眼就看出普尔特夫妇是要出城郊游的,早在照相馆的时候就跟着了。

大家很快就谈好了价钱,赶在早高峰之前出了城,很快就来到了湖边。

这时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湖上弥漫着薄薄的晨雾,鸟儿聚集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地唱着歌,几只史莱姆正在吞食青草嫩芽上的露珠。

今天不是休息日,来湖边郊游的人不多,湖畔的活人现在就他们两个,湖里的死人有那么三五个。

年轻的夫妇顿时没了郊游的兴致,但三轮车的小哥已经离开了,普尔特只能一手提着分量不轻的野餐篮子,一手搀扶着妻子迈开步子走回城。

一路上两人没有说话,沉闷得很。

在城门前,普尔特掏出手绢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然后过去和卫兵说了一下湖边的事情。

如果是在以往,发现尸体的人难免会被叫去询问一番。

而在今天,卫兵听完后挥挥手让两人离开了,嘴里还嘀咕着:“怎么不先给自己绑块石头,尽给我们添麻烦。”

普尔特在城门边叫了一辆动力三轮车,然后把妻子扶了上去。

这时普尔特夫人对丈夫说道:“去看看我的母亲吧。”

普尔特夫人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劳累过度,身体一直不好,去年秋天的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

普尔特点了点头,让开动力三轮车的大妹子去城市另一边的公墓。

以往公墓墓园很安静,只有鸟儿的声音。

但是今天一大早,守墓人就开着小型挖掘机为今天下葬的人挖墓穴。

墓园边上的死亡神殿教堂前,有几辆黑色的马车正排着队,逝者的家属们在教堂外临时搭起来的棚子和长椅上坐着,等教堂里的送葬仪式排到自己再进去。

和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葬礼基本上只有逝者的几位直系亲属参加,没有其他的亲友。

普尔特往那边看了一眼,心中暗暗叹气。

这些逝者应该都是昨晚上自杀的,家里已经没了那搞排场的余怎么做春梦裕和面子。

拜祭了普尔特夫人的母亲后,夫妇离开时遇到了开挖掘机的守墓人去库房取魔晶。

普尔特和守墓人认识,大家都是一条街上长大的,两人一路上聊了起来。

“最近忙死我了。”守墓人说话的声音平缓且没什么感情,“幸亏前不久墓园买了一台挖掘机,不然我们都得累到给自己挖坑了。”

“教堂的神父也是累坏了,这几天连喝水都没时间,就连见习牧师也要帮忙主持仪式,大家的喉咙都哑了。”

普尔特摇头叹气道:“唉……你说这世道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守墓人也叹道:“因为贪婪啊。”

两人摇了一阵头,普尔特又问守墓人:“她现在怎么样了?”

守墓人叹着气说:“现在我父母在照顾她,这两天开始吃东西了,精神还不好。”

普尔特又问:“那你们

怎么做春梦 最新章节阅读,

的婚事……”

守墓人回答道:“今年秋天再说吧。”

“唉,要是她家里也是听你劝就好了。”

然后两人又一同摇头。

守墓人属于市政府有编制的工作人员,收入不错,工作稳定,所以不愁娶媳妇。

这位守墓人的未婚妻是同一条街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人原本今年夏天结婚的,谁都没想到初春时“万里油樟林”项目彻底崩盘,很多人血本无归,最终只能选择了自我了断。

普尔特看他工作挺累的样子,干脆就把满满当当的野餐篮子送给他。

回到家后,普尔特夫人心有余悸地对丈夫说道:“幸亏你一开始就没有往那个坑里面砸钱。”

普尔特也是有的后怕,知道最近因为这事自杀的人很多,但道听途说远没有今天这么直观。

他说道:“冬天用决定要孩子的时候我是考虑过一会的,好在那时候连续有几笔大生意,就没再想起这事来。”

第二天早上,普尔特的房产中介门面和往日一样开门营业,没多久就来了一位黑纱黑裙的少妇。

普尔特认得她,是城里另一位地产中介的妻子,看来现在变成寡妇了。

他们这些地产中介会定期聚会互通消息,前几天大家还在一起吹牛,没想现在有一位已经入土为安了。

这位未亡人的来意很简单,她想把亡夫的生意卖给普尔特,自己要一点钱后回老家。

普尔特想了像,自己的妻子怀孕了,接下来打扫房屋的工作没人负责,或许可以请这位朋友的遗孀来管理。

两边刚谈妥,门前的大路上突然响起一阵阵车轮声。

先从城门方向进来的是一辆汽车,后面跟着几位骑摩托车的骑士,最后是全副武装的骑自行车的步兵。

这样的队伍有好几支,进城后径直前往城主府。

普尔特大吃一惊,急忙把铺面门口关上,生怕出了什么事祸及铺面

喜欢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请大家收藏:

神历1932年的新年刚过不久,知识都市刮起了犀利的北风,吹得人的鼻子耳朵难受。

五道口学院的校长瓦尔迪从一辆吉普车里跳了下来,手中提着一篮子新鲜水果,敲响了紫藤学院校长沃尔夫教授家大门旁的铜铃。

“你可真会享受啊!”瓦尔迪把水果放在桌子上,好奇地研究起沃尔夫家的温室来。

去年秋天,戴安娜出钱找巨龙在爷爷家的院子里建了一座玻璃房温室,冬天的时候这里依旧温暖如春,绿意盎然。

现在是假期,沃尔夫老爷子每天在这里一壶茶一本书就这么过一天。

听到了称赞,老爷子得意地说道:“让你孙女也给你建一个。”

瓦尔迪不接这一茬,他在桌子旁的小沙发上懒洋洋地坐了下来,拿出一个果子削成片,然后叹道:“一转眼,查尔斯离开快两年了,没想到他的遗嘱居然被偷出来了。”

沃尔夫老爷子斜了他一眼,说道:“我对他的什么宝藏没兴趣,别找我。”

他说这话是有道理的,自己年纪大了对这些东西都看淡了,而且查尔斯真要去世了肯定会把好东西留给戴安娜,就算是有也是相对的。

只是瓦尔迪指着他手上拿着的书笑着说道:“既然你没兴趣,那你干嘛还研究他的遗嘱。”

此时沃尔夫的手上拿着的正是查尔斯遗嘱的第四卷,他耸了耸肩,说道:“没什么,就当是玩玩解谜游戏。”

瓦尔迪把果碟推到桌子中间,笑着说道:“如果你有了发现不妨告诉我,我们组队去冒险如何,我就是想看看这小子设置了什么关卡。”

沃尔夫说道:“你又不是笨蛋,自己看不行吗。”

瓦尔迪摇了摇头,叹道:“看不懂,第一卷看几页就睡着了。”

沃尔夫得意地说道:“看在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个诀窍!”

瓦尔迪马上坐直了身子,像是个认真听课的好学生。

怎么做春梦尔夫老爷子慢悠悠地说道:“先看第四卷。”

瓦尔迪一愣,“就这?”

沃尔夫点了点头,“就是这样。”

“不说这个了。”瓦尔迪摆了摆

怎么做春梦 最新章节阅读,

手,“我这次过来就想问问,查尔斯是不是真的还活着。”

沃尔夫老爷子没好气地回答道:“活着活着,等养好伤了就回来了。”

瓦尔迪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如果你可以联系他,就让他不要这么快回来。”

沃尔夫老爷子眉头一皱,转过头来不解地看着他。

瓦尔迪没回答,只是用手指了指南方。

沃尔夫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这事我管不了,说不定他乐意去魔族当卧底呢。”

瓦尔迪面色不善地说道:“我可不想他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埃尔巴赫也不愿意。”

“埃尔巴赫的意思,是让查尔斯把手里的那条线交给其他人去经营好了。”

沃尔夫老爷子翻开一页书,平静地说道:“年轻人的路就让年轻人自己选吧,我们这些老家伙做好分内之事便可。”

在两种老人家谈话的同时,另一位老人家堵住了一位年轻人。

纪史军最近在史莱姆城处理公务,这天刚忙完,盾桥学院的校长埃尔巴赫教授就到了。

自从盾桥学院在史莱姆盆地查尔斯屯开了分院,埃尔巴赫教授就一直呆在那里,不想处理文件时就到周围的工厂走走看看,或者是在纪史军回来时找他聊聊天。

这天,埃尔巴赫教授一进门就问:“查尔斯的遗嘱你看了吗?”

纪史军的脸皮抽了几下,发自内心地说道:“看了,看完后想给他一拳!”

埃尔巴赫教授点头附和道:“我也想给他一斧头,这家伙年纪轻轻的学什么老人家玩猜谜呢,而且还是这么复杂的文字游戏,不行,得两……三斧头才解气。”

纪史军只是笑了笑,自己和埃尔巴赫教授虽然都想因为这四卷遗嘱揍查尔斯,但是根本原因不一样,老校长揍他是因为解不开宝藏谜团,而自己揍他是因为自己知道这四卷所谓的遗嘱究竟是什么。

同时他也佩服查尔斯的鬼心思,有些东西就这么放出来没人会珍惜,而以土豪宝藏的线索出现,专心研究的人会很多很多。

有些东西只要一开了头,就不是那么好抹杀的了。

埃尔巴赫教授是这里的常客了,自己在那泡茶喝,在喝了一杯茶后问纪史军:“以前查尔斯没和你提过这个宝藏的事情?”

“没有。”纪史军说道,“我也是现在才知道遗嘱和宝藏的存在,或许米拉会知道些什么吧。”

埃尔巴赫教授没辙了,虽然问米拉是个不错的办法,但要怎么问,难道要直接问你弟弟死了留下的宝藏在哪啊,到时候不挨捶死才怪。

纪史军又说道:“或许戴安娜和阿尔托莉雅会知道些线索,但现在没人知道她们在哪里。”

这点埃尔巴赫教授更没辙了,阿尔托莉雅和查尔斯一起失踪了,戴安娜据说和麦迪文去北方荒原更北的天山山脉打怪升级了,他知道内情就问了沃尔夫,但人家说自己也不知道。

“我有个猜测。”埃尔巴赫教授思索着说道,“这个宝藏应该在比施贝格王国有关,而且和琳达的关系更大。”

“你看啊,查尔斯在第一卷里第三章‘相对剩余价值生产的三个阶段’里的‘机器大工业阶段’和第六章‘资本的积累过程’,第二卷里的第二章‘资本周转’和第三章‘社会总资本的再生产和流通’里的‘积累和扩大再生产’,还有第三卷里的很多地方都是以比施贝格王国的羊毛工厂与羊毛产业贸易来做例子,这会不会是某种暗示呢。”

纪史军愣了一下,没想到埃尔巴赫教授会从这个角度来思考问题。

埃尔巴赫教授继续思索着说道:“我觉得这很有可能,趁着没开学,我过两天就去那边转转。”

这下子纪史军的脸皮抽得更厉害了,但也没法对他说,查尔斯要写本地的《资本论》只有那里的羊毛工厂可以拿来举例子啊。

喜欢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