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资源2018第1页在线观看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我正在想那尸祸有什么阴谋的时候,下意识用天目去看了看尸祸的身体,这么一看,我着实吓了一跳,这尸祸体内的心脏竟然还在跳动,寻常的尸,靠着一口尸气而活,气脉虽在,血脉全无。

可这尸祸竟然还有心脏周围一小部分的血脉在流转。

不仅如此,我还看到有一股气环绕在尸祸的心脏周围,那股气好像在封禁着那颗心脏的力量。

而那股封禁的力量,凡人之力无法破除。

即便是我父亲,也不行,甚至我父亲旁边的白衣真仙,也不一定行。

我正看的认真,那尸祸忽然转头看向我说:“小子,你倒是让我有些意外,我的秘密,你是第一个发现的人。”

“我劝你,最好不好把这事儿说出去,否则的话,你会倒大霉的。”

直觉告诉我,那尸祸绝对没有说谎。

而我在没搞清楚真相之前,也不打算告诉别人自己的发现,所以就对着尸祸说了一句:“你放心,你若是不和我为敌,我是不会说出你的秘密的。”

尸祸笑道:“你这是要和我谈合作吗,我是祸根。”

我说:“你知道青苔祸根吗,我和她也成了好朋友。”

听到我说和祸根成了好朋友,不少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向我,而我却是一脸的不在乎。

欧阳震悳则是提醒我说:“宗大朝奉,注意你的言辞,江湖人士和祸根,势不两立。”

我没有理会欧阳震悳。

此时赵青焕那边看不下去了,就对着尸祸催促道:“快些动手。”

尸祸却是直接坐到擂台上说了一句:“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打,无趣!”

这一幕显然爷爷没有预想到,就轻声说了一句:“天象中并没有这个变数,也算是说,他并不在三十六祸的命数之中。”

“又或者说,他是有着大命数的人,我算出的只是大势之下的小命数,而大命数还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

赵青焕刚准备出手,我忽然大声说了一句:“别动手!”

赵青焕疑惑道:“你要阻止我杀祸根?”

我说:“我并不是阻止你,我只是觉得,你杀了他,会给我们人间带来更大的麻烦,他只是想借用仙家的力量解开自己身上的牢笼,那牢笼不破,我们虽然杀不死他,却可以封禁他,毕竟他只是甲级下等祸根!”

“可是那牢笼若是破了,那他应该就不是甲级祸根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说不定,他能够弑仙!”

赵青焕笑道:“你以为我会信你。”

我看了看我父亲说:“爸,你信我不?”

父亲说:“信。”

我道:“若是赵青焕对尸祸出手,一定阻止他,尸祸只能封印,不能杀!”

父亲笑了笑说:“好!”

说着,父亲上前一步,身上的气势立刻提了起来。

张承一也是跟着我父亲上前一步,显然是准备紧跟我父亲的步伐,他也选择相信我。

无限资源2018第1页在线观看 全文阅读

白衣真仙笑了笑说:“这小子的话还是可信的,我也愿意相信。”

看到真相都站在我这一边,众人也是逐渐变得无话可说了。

欧阳震悳则是深吸一口气说:“不管从哪一方面看,杀了尸祸,都对我们有利,三十六祸少一……”

爷爷忽然打断欧阳震悳说:“你修为一直上不去,就是因为你目光看的太短了,心里只装了眼前那点事儿,怎么看到远处的台阶?”

[无限资源2018第1页在线观看标签:p标签]说罢,欧阳震悳,爷爷又大声说:“荣吉天师团三位队长听令,协助大朝奉,阻止真仙杀祸根,并且想办法封印了他。”

尸祸干脆一屁股坐到擂台说:“要封禁就赶紧的,我不还手。”

说话的时候,尸祸还把自己周身的尸气主动收回到了体内。

赵青焕见状,又看了看天空说:“现在打,为时尚早,你们要封印他就封印吧,反正是一个不听话的家伙而已,三十六祸,出现一个没用的,也正常。”

说罢,赵青焕后退一步。

徐坤看着尸祸说:“那我可真要封禁你了?”

尸祸摆摆手说:“你不行,让那小子来。”

说着,尸祸指向我这边。

我说:“仙人擂还没打完。”

尸祸说:“早就打完了,我认输,你们赢了,你来封印我吧。”

爷爷立刻说:“别上当,我看那东西狡诈的很。”

我说:“我知道,他身体的情况,我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

徐坤收回那一枚七星五铢钱,然后叹了口气说:“本来还想表现一下的,没想到捡了一场胜利。”

说话的时候,徐坤跳下了擂台,赵青焕没有着急召唤出下一个祸根来,他在等天象,等着天象消失,他把剩下的一起放出来,那威力才大呢。

所以他只是盯着擂台上的尸祸,想搞清楚它要搞什么。

我这边同样如此。

我盯着尸祸看了一会儿,就发现尸气被他收入体内后,他身上的尸斑竟然全部消失了。

他变得和正常人无异。

不过他体内流淌着的,还是尸气。

尸祸问我:“怎么还不来封禁我,你们这么多人,不杀我的话,我也跑不了,快点把我封了,我继续睡觉去,再睡个一千年,说不定我就有机会了。”

我说:“我可以不封你。”

尸祸有些意外看着我。

我们这边的人,更是震撼。

尸祸问我:“放我走?”

我摇头说:“自然也不会放你走,我想把你留在我的身边,让你做我的手下,暂时。”

尸祸“哈哈”大笑起来。

欧阳震悳更是直接警告我:“宗大朝奉,你要做什么,你这是养祸为患!”

“你这样置江湖义理与何地?”

我道:“我不害江湖,江湖也少来管我们荣吉的闲事,这就是我的江湖义理!”

爷爷本来也想说几句话,可在犹豫了一会儿后就说:“荣吉以我大孙子的话为准。”

不少江湖人士还在议论,大部分都觉得还是要封禁祸根的。

谁承想,许立这个时候站出来说了一句:“我觉得人家大朝奉说的没错,为江湖出力,给江湖填补窟窿出力最多的就是人家荣吉了,你拿江湖义理给人家讲道理,那不是自寻难堪吗,说人家之前,咱们想下咱们自己都做了啥。”

欧阳震悳皱了皱眉头说:“让你做X小组的大领导,不知道我是不是选错了。”

许立继续说:“而且我也觉得,那祸根可用。”

我是荣吉的大朝奉,许立是X小组的大领导,我们两个人都开腔了,其他人便也不好说什么了。

赵青焕则是说了一句:“这个江湖疯了,有你们这些疯子在,这个江湖迟早会完。”

我没有理会赵青焕,而是看向正在狂笑的尸祸说了一句:“你可愿意暂时留在我身边,为我效力?”

尸祸问我:“你不怕我害你?”

我说:“我要你立下毒誓,同时我会在你身体里种一道符咒,如果你害我,那道符咒会立刻反噬你的身体,将你就地封禁。”

“如果你同意,那我便不会立刻封禁你了。”

尸祸笑道:“一般的符箓,我很容易就清除了,你限制不了我。”

我说:“我的符箓不一般!”

说话的时候,我的符箓外周天开启,然后数道符文开始在我的面前缓缓生成。

这是一张天道誓言符。

这符箓乾卦开头,正文中书:九九天道,无上尊量。

旁边是雷纹符花。

成符之后,这便是世间罕见的顶级紫符。

看到紫符出现,尸祸忽然从地山站起来说:“你竟然凌空画紫符?虽然只是初等的紫符,可对大天师,甚至半仙水准的人,已经具备了杀伤力,有些真仙甚至都要怕上三分。”

“若是你画到中品紫符,那仙人也要绕路。”

我说:“可惜,我紫符画出的不多,只有那么几种,而且都是下品紫符,我能预感到,要想更上一层,我需登临仙门才可。”

尸祸说:“登临仙门,可没那么容易,不过你这张符用来限制我倒是足够了,我跟你,不过我也提前给你说好,你看到的我体内的屏障,一旦解开,你种在我体内的符箓,就是一张符纸。”

我说:“我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再谈。”

尸祸笑了笑说:“有意思,好了,种符吧。”

说着,他直接站到了擂台边上。

我则是说道:“最后一个问题,问完了,我再种符,我希望你说实话。”

尸祸说:“问吧。”

我问:“你的名字。”

尸祸愣了一下说:“我叫后顾。”

我疑惑道:“姓后,后姓之中,可有一个神话级的尸王啊。”

尸祸说:“后卿吗,我熟。”

我心中大惊。

不等我继续发问,后顾就说:“好了,你还种不种符了,你别想问我更多的问题,我是不会回答了。”

我点了点头说:“好了,我来种符!”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我问邵元培:“是哪一步?”

邵元培没有说话,而是用颤抖的右手指了指擂台上。

此时的擂台上,我隐约看到燕洞右手除了不停地滴血外,还有一丝重影出现。

本来我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可揉了揉双眼继续看,那重影依旧还在。

人间祸那边没有再变化为谁的模样,而是变成了最初的猴子模样,他看着燕洞也是一脸的好奇,嘴里再次“吱吱”叫了两声,那声音和之前一样,好像可以冲刷我们的灵魂,让我们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丧劲儿来。

好在我们这些人心智都比较简单,虽然心境受了一些影响,但还不至于出什么事儿。

若是换成普通心性修士,怕是已经有人走火入魔了。

我在想这些的时候,欧阳震悳也是说道:“果然,被我看重,身负三十六侠的人,都不简单啊。”

许立在旁边则是问道:“先不说这个,老领导,你说说看,燕洞是在做什么,为什么他在刺中自己后,人间祸也不攻击他了?”

欧阳震悳沉思了一会儿说:“燕洞是在以自己的魂魄祭刀,剥魄刀,本来就对魂魄有着独特的杀伤力,以魂魄饲养,会有意外效果,可具体效果,这是医家的秘密,我也不知道。”

说话的时候,欧阳震悳看向邵元培。

邵元培深吸一口气,压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说了一句:“奇效就是短时间内,让剥魄刀可以封禁一切邪物的魂魄,而且是无法逃避的那种。”

邵元培话音刚落,燕洞“啊”的痛苦大叫一声,整个人直接跪到在地上,接着他右手被刺中的位置,飞出无数类似蛛丝一般的气线来,那些气线成百上千地飞向人间祸。

那人间祸想要躲避,可飞丝的速度明显更快一些。

而且人间祸打出的各种气息根本打不烂那些飞丝,顷刻间就有四五条的飞丝缠到了人间祸的腿上。

有了那些飞丝的拉扯,人间祸的速度就更慢了。

人间祸见逃不过飞丝,就想着飞到燕洞面前,先斩杀了燕洞。

“嗖!”

人间祸瞬间来到燕洞的身前,接着挥拳对着燕洞的胸口砸去一拳,此时半跪在地上的燕洞没有做出任何躲避的动作。

“嘭!”

燕洞被直接击飞了出去。

可在燕洞跪地的位置却留下了燕洞的一道虚影。

不对,被打飞的是只是燕洞的身体,而留在原地的是燕洞的魂魄。

不仅如此,剥魄刀也是留在原地,紧紧刺在燕洞魂魄的右手之上。

燕洞的魂魄回头看了看自己被打飞的身体,又看了看眼前的人间祸,忽然张开双手一把将人间祸给抱住了。

顷刻间,燕洞的魂魄化为数条飞丝紧紧把人间祸缠绕在其中。

人间祸想要挣脱,可却没有半点的办法。

不一会儿的工夫,那些飞丝便结成了一个巨茧。

里面开始还能看到人间祸在挣扎,可片刻之后,人间祸也没有了动静。

再接着,整个飞丝茧开始不停地缩小,最后被飞丝拉入到了剥魄刀中。

在最后一点魂魄飞丝进入剥魄刀后,那剥魄刀“当”的一声掉落在擂台上。

燕洞的身体一动不动,已经再没有半点的生机。

人间祸也是被封禁在了剥魄刀中,已无冲破封禁的可能。

而燕洞的魂魄则是化为了剥魄刀的一道封禁,从此失去了轮回的资格。

邵元培忍不住落泪说了一句:“燕洞,我的好徒弟!”

邵怡直接冲向了擂台。

我担心邵怡出事儿,也是紧跑了进步,跟在邵怡的身后。

邵怡没有捡剥魄刀,而是直接奔向燕洞的尸体。

我在路过剥魄刀的时候,将其捡起,走到邵怡和燕洞的身边,我缓缓蹲下去,把剥魄刀塞给了邵怡说:“你二师兄的,他的魂魄还在里面,收好它。”

邵怡这才点了点头。

赵青焕此时也是陷入了深思,他看着擂台上燕洞的尸体,眼神中尽是不可思议。

我怕再生变化,就扶着邵怡起身,我自己抱起燕洞的尸体,准备走下擂台。

赵青焕那边忽然说了一句:“那小子为了一个侠字的虚名,竟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没想到现在的凡人竟然还有如此的气魄。”

我回头看着赵青焕说了一句:“虚名?你只看到了虚名,却没看到那个侠字后面隐藏的全是我们这些侠者要保护的人和物。”

赵青焕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缓缓张开了自己的右手。

见状,我也是赶紧抱着燕洞跳下了擂台,回到了人群。

我把燕洞的尸体和郭霖毅的尸体放到一起,邵元培便冲过去大哭了起来。

张承志、怖逢也是缓缓走过去,神情间也尽是悲伤。

我父亲看了看燕洞那边,也是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眼角,他没有落泪,而是抬头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赵青焕说:“燕洞,你放心,我说话算话,这赵青焕,我会亲手宰了他给你陪葬。”

赵青焕右手中又蹿出一道黑影来。

黑影这次是一个人形,那黑影浑身穿着破烂,全身尸斑,一身的尸气格外的重,不用那东西袭击,在他身边五六米的位置站一分钟,就会被尸气影响,进而中尸毒而死。

赵青焕嘴里大声说道:“第九擂,尸祸,甲级下等祸根。”

虽然这玩意儿只有甲级下等,可破坏力却是极大的,这玩意儿要是入世,那短时间内就会引起大规模的尸变,届时就真能看到人间地狱的恐怖场景了。

此时许立就想着出手了。

欧阳震悳拉住他说:“你不合适这个,发挥不出你的剑意。”

许立说:“都这么久了,咱们X小组一个人不上,我心里有点说不过去了。”

欧阳震悳说:“那我来吧。”

爷爷忽然说:“这个,你们对付起来不方便,搞不好,你们会输,这个让徐坤来。”

徐坤愣了一下 ,然后“哈哈”笑着说:“师兄,你可真会给我安排任务啊,你就不能看我太闲了。”

爷爷则是对徐坤说道:“你们客家人也该出点力,什么也不做,你可是上不了龙虎山的。”

徐坤笑道:“师兄放心,我们客家人不吃闲饭。”

说罢,徐坤已经迈着大步走向了擂台。

在登上擂台之前,他也是抬头看了看,然后说了一句:“还有两擂,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说罢这句话,徐坤才一个弹跳上了擂台。

尸祸看到徐坤忽然“咯咯咯”地笑着说了一句:“好久没有看到活人了,还是很想念这个味道的,我还以为仙人救我们出昆仑,是要带我入仙界,在仙界闹事呢,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是给我们仍回到了这凡间,竟然还要打这仙人擂,可真是麻烦。”

赵青焕说:“你不想打,我可以现在就换人,你去死!”

听到赵青焕的声音,尸祸摆摆手说:“我没说不打,我是发个牢骚而已。”

刚才的人间祸没有什么灵智,可这尸祸却是灵智极高的。

尸祸看了看徐坤,鼻子又猛吸了几口气,然后说道:“你身上有长眠棺的味道,你是荣吉的人。”

徐坤笑道:“荣吉客家人,掌柜徐坤。”

尸祸疑惑道:“荣吉客家?荣吉分家了吗?”

徐坤说:“分了没多久。”无限资源2018第1页在线观看

尸祸“哦”了一声,然后慢慢攥紧自己的拳头说:“荣吉客家,还是个掌柜,那本事应该不小吧,来吧,试试招。”

说罢,尸祸纵身一跃,竟然一下跳起六七米,然后从空中对着徐坤砸来一拳。

无限资源2018第1页在线观看 全文阅读

坤不紧不慢掏出一枚七星五铢钱,然后将其抛向空中嘴里念道:“五方徘徊,万物归真,切莫之道,四方震慑,急急如律令——威!”

那七星五铢钱在空中直接闪起金光,霎时间一面金光八卦镜悬于空中,金刚照耀之下,几道金色的火焰还从金光八卦镜中喷出,尸祸打出一股黑色的尸气,扛下几道金色的火焰后,也是落到了原地。

它眉头紧锁说了一句:“七星五铢钱?灵宝?”

徐坤笑道:“你倒识货,不过说来有趣,我那长眠棺记载了巫术祸根的出处信息,却唯独没有你的,只提到了你的等级和出现位置,你是什么时候被封禁在昆仑都没线索,这着实让我有些意外。”

尸祸笑道:“你不知道我太正常了,说句实在的,就算是那些真仙也未必知道我的来历。”

说着,尸祸转头看了看赵青焕,然后忽然换了一种语气说道:“你刚才说,我不想打仙人擂可以不打,你要杀了我对吧,我现在忽然想看看,如果咱俩打起来,是我杀你,还是你杀我了。”

擂台的形势变化,让我们不由大惊。

甲级下等的祸根,竟然敢叫板仙人?

赵青焕愣了一下,然后“哼”了一声说:“你再出逆悖之言,我当下就杀了你。”

尸祸微微一笑说:“好啊,你来杀了我,我等着呢!”

我怎么觉得这尸祸在故意引赵青焕出手,他好像有什么阴谋。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