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中的针叶树 ,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每天上班都要从乡镇的柏油路拐到通往村里的水泥路。道路两旁种了一排针叶树杉,长两公里,粗,直指天空。我每天路过这里,仿佛能听到树木的低语“萨沙·武贾西奇”。

树木的对话安静而隐秘。我不必推测他们谈话的内容。他们的日常生活和我们一样。他们像邻居一样自然地围绕着我们。小的时候跟风,鞠躬鞠躬,很调皮。中年风度稳重成熟,基础扎实,举止得体。到了老年,枝繁叶茂,盘根错节,骨瘦如柴。从这个角度来说,一切都是精神上的,树和我一样。

我真的很喜欢这里。即使开车也会减速,满心欢喜地摇下车窗,让茂密的枝叶制造的新鲜氧气包裹住新鲜的木头。视野是透过两排行道树,低矮的灌木丛夹杂着九重葛,茂密的樟树苗圃,以及三三两两散落的村庄。更广阔的田野……由近及远分布,就像一幅美丽的风景画,蔓延到辽阔的土地。树木是这里的主角。它们茁壮成长,屹立不倒。如果他们漫不经心地看着它们,他们能看得比我们的眼睛更远。

我惊叹于树木的密集思维。回过头来看,树的思维和视野比种子更早地在黑暗中萌芽。“百年王木”。树的种子还没发芽,是什么形成的,我一直很困惑。这棵树的种子和花草的种子有什么不同?

要破译一棵树的生命信息,必须让村里的土著人打开尘封的历史。最早是森林或者野生沙丘,与作家毕淑敏的“荒野”相连。当一粒火种落在这片土地上,刀耕火种的人类文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是一片山水相连的川西平原。因为历史原因,从这里消失的树木纷纷搬了回来。这两排冷杉是从苗圃移植过来的。苗圃肥沃的土壤培养了它们强壮的根,这样它们就可以在新铺的乡村拖拉机路附近生根。树没有活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它们从一个人高的幼苗长到了厚厚的“横梁”。

在漫长的日子里,树木也经历了雷电的考验。树枝折断,树叶枯萎,但当大自然突然袭击它们时,它们首当其冲,成为村庄的边境屏障。即使在最寒冷的天气里,他们也脱下华丽的外衣,变成暗黄色,碾碎成尘土和泥土,裸露的身体在寒冷的冬天变成了性格,永不屈服。他们经历过苦难,但思想从未陷入苦难。在最苦的日子里,他们可以闭口不说。春雨一过,太阳暖风吹,它们在风中歌唱,枝叶又在阳光下升起。

他们是一面迎风飘扬的旗帜,引领着人们生活的方向。只要你站着不倒,你就会活着,就会奋斗。每天从身下进进出出的人都是人声鼎沸,车马喧天,弯腰捡起来藏在记忆的光环里。正直、阳光、上进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品质。他们的理想是又高又胖。他们一直在朝着这样的目标努力,就像树下的人为了家人的幸福而努力一样。是的,他们又长又安静的街道给人以家乡的印象。当你走过这条路,你家的灯光和外观就在眼前。天气好的时候,附近村子里的老弱妇孺经常沿着这条路走。那时候和风起,太阳暖……他们开心玩耍“萨沙·武贾西奇”“萨沙·武贾西奇/[/k13。

很多时候,他们很安静,静静地站在那里,像学生临摹的静物风景。就是他们在静静地思考,思考使人安静,安静使人理性,理性使人坚定。我深信他们有更深的思想,更深的思考。他们就像谦虚的绅士。春天,满山遍野的绿色静静地矗立着,把人们带进了村庄深处现代观光农业的画面。

这些树,我们的日常生活就像它们的日常生活一样,它们只是我们在地球上的投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