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生一只穷二只富三只*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杨浩然突然间布下禁制结界,易玄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一点,因为暴走的他,一心只想立刻除掉杨浩然。除此之外,他眼中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自然也就不可能躲开禁制结界的笼罩。

当然,就算他在第一时间发现杨浩然布下禁制结界,他同样不会做出闪躲,因为他觉得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当他发现禁制结界时,禁制结界已经完全成型,而他也被这道禁制结界笼罩在了其中。

他没有慌乱,他找不到让自己慌乱的理由,更何况心里的怒火也不会允许他慌乱。

“布下禁制结界,你是怕你的死相太难看让其他人笑话吗!”

易玄心中的怒火没有因为禁制结界的出现而减少,他对着杨浩然怒吼的同时,祭出的符箓再次朝着杨浩然扑杀过去。

他首先祭出的是攻击类型的符箓,当这一批符箓祭出后,他紧接着又祭出了数道控制类的符箓,而这几道控制类的符箓,全是顶尖黑符级别的定身符。

在他看来,杨浩然的实力本就不如他,如果杨浩然跟他硬刚,那么死的肯定是杨浩然,对于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之所以还要祭出数道定身符用来定住杨浩然的身体,那是因为防止杨浩然做出闪躲,他只想快点杀掉杨浩然,这样才能平息内心的怒火,不然他的心里会一直难受。

数道定身符被易玄祭出后,他紧接着又祭出了不少攻击类型的符箓,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杨浩然这个可恶的家伙,哪怕他会因此耗费大量珍贵的顶尖黑符。

第一波攻击类型的符箓只是为了牵制杨浩然,影响到杨浩然的行动。第二波定身符,则是为了定住杨浩然的肉身。

不过,这两波符箓都是在为第三波攻击类的符箓做铺垫,这第三波才是真正的杀招,为的就是一次性要了杨浩然的性命。

杨浩然笑着出手挡下了第一波符箓,不过第二波定身符他却来不及抵挡,身体瞬间就被定身符定在了原地,随后第三波攻击类的符箓将他淹没。

巨响传开,杨浩然所在的位置升腾起了大量的尘烟,易玄亲眼目睹这一切,心里的怒火终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泄。

眼前的一幕他并不觉得意外,因为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这三波攻击不仅猛烈,而且一环扣着一环,以杨浩然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在如此猛烈进攻下活下来,哪怕是闪躲都不可能。

所以,当他看着杨浩然被大量攻击类型的符箓命中后,他根本没有想过杨浩然是否还有能够活下来的可能,他心里认定了杨浩然已经死了。

但随后他便发现自己错了,因为杨浩然的气息并未消失,弥漫的尘烟内,他能够感应到杨浩然体内所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并且这股力量波动还在快速攀升!

易玄脸上的表情一僵,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本来他在心里已经认定杨浩然必死无疑,可偏偏杨浩然还活着,这结果不仅出乎了他的意料,而且让他很难接受。

“呵呵,我布下禁制结界,不是担心自己的死相太难看让别人笑话,而是不想你这位古魔城符教的一把手在死前脸面丢尽。”

杨浩然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从弥漫的尘烟内传出,随着他的声音响起,一股阴风刮起,风卷残云一般带走了弥漫的尘烟。

易玄脸上肌肉抽动了几下,这结果以及杨浩然此时这句话,对他的内心造成了强烈的冲击,让他再次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物极必反,当一个人愤怒的时候会大喊大叫,但是当这愤怒持续了一段时间,并且受到更多的刺激让愤怒达到极致时,他表现出来的情绪反而会变得安静。虽然并非人人都是如此,但易玄确实就是这样的人。

再次受到强烈刺激的易玄,没有再像之前那般大吼大叫,他整个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但是从他脸上那抽动的肌肉,以及带着强烈杀意的冰冷目光,不难看出此时他内心的愤怒。

杨浩然的身形显露了出来,他一身西装出现了破损,身上有伤口也有血迹,但无论是伤口还是血迹都是之前留下的,刚刚易玄环环相扣的三波攻击,并没有给他的身体增添新的伤口。

浓郁的阴气从杨浩然的身上升腾,体内释放出来的力量波动不断攀升,不过眨眼的工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已经彻底

猫生一只穷二只富三只*

超过了易玄。

“面对今日这种死局,怪不得你能淡定从容,原来你隐藏了这么多的实力!”

易玄沉声开口,虽然此时杨浩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已经彻底超过了他,但他的脸上并未因此露出惊恐的神色,甚至连一丝慌乱都没有。

“呵呵,我确实隐藏了一些实力,但你现在所看到的,并非我全部的实力。”

杨浩然笑着回应,他此话让易玄愣了一下,然而就在他愣神的这一刹那,一道黑芒疾射而来,瞬间就到了他的眼前。

易玄心里一惊,这种情况下他哪里有时间取出符箓,他没有选择闪躲,而是两手对着来袭的黑芒往中间一拍!

轰!!!

一声炸响,黑芒被易玄两手掌心夹在了中间,这黑芒正是杨浩然的魂器残月,就在刚刚说话的时候杨浩然通过意念控制着残月,再次对易玄发起了进攻。

此时残月锋利的刃口相隔易玄只有十公分不到,若不是他反应够及时,那么他的头颅肯定已经被锋利的残月给切开了!

虽然易玄成功用双手夹住了残月,但是残月所爆发出来的强大冲击力,却让他的身体不断后退,直到退出了十多米才停止下来。

“杨浩然,你是不是除了偷袭什么都不会,你若是真有本事,还需要用偷袭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的吗?”

杨浩然告诉易玄,他此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并非自己全部的实力,这一点易玄根本猫生一只穷二只富三只不相信,在他看来,杨浩然这么说不过是想分散他的注意力。方便接下来的偷袭能够成功,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狂妄的话来。

残月在易玄的两手之间剧烈震动,想要从易玄的手中挣脱出来。易玄看了一眼手中剧烈震动的残月,然后把目光重新看向了杨浩然,冷哼一声,继续开口说道。

“我承认你的实力超出了我的想象,但是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不是只有你杨浩然懂得隐藏自己的实力!”

此话落下,易玄体内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突然暴增,困住残月的双手也在这个时候猛的发力。

咔咔!咔咔咔!

啪!!!

残月由于承受不住这突然暴增的力量,先是出现道道裂纹,随后轰然碎裂,化为道道阴气消散。

这一刻,易玄眉心象征符师身份的符文由黑色转变为了金色,而他身上同时也爆发出了一阵耀眼的金光,这是金符师才有的特征。

他并非在这关键的时刻实力得到了突破,所以才成功踏入了金符师的境界,而是因为他原本就是一名金符师!

外界传言他已经突破了瓶颈踏入了金符师境界,但由于很多年没有人见过他出手,所以没有人能够拿出实质的证据,而这种传言也仅仅只是来源于猜测,一些比较了解他的人所做出的猜测。

虽说传言没有实质的证据,但他成功突破踏入金符师的境界,这的确是事实。而这,同样也是他最后的底牌,最大的底牌!

喜欢月下夜神请大家收藏:

吕武没有下令,其他守夜人仍旧在苦苦支撑,没有一人敢擅自朝着向川所在的位置靠拢。

一个失手,吕武被对方符箓爆发出来的威力震飞了出去,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喷出,但他并未因此而萎靡不振,强行在空中稳住身体的他,二话不说便想再次向对方发起进攻,连嘴角的鲜血都不准备擦拭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黄沙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旁,并且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

本来就已经杀红眼的吕武,突然被黄沙拉住了手腕,正想发火挣脱,但黄沙却抢在他之前开口了。

“继续这样下去,你手下的弟兄会死得一个不剩,赶紧下令朝向海靠拢!”

黄沙低喝道,这声音如同响雷一样在吕武的脑海中回荡,已经杀红眼的吕武立刻恢复了几分清醒。

按照吕武的性格,没有将敌人斩杀之前,他当然不想退走,因为他觉得自己有那个实力将眼前这个对手斩杀。但是看见自己手下的弟兄伤亡越来越大,而且很难对符教的符师造成伤害,这让他不得不为手下兄弟的性命考虑。

“他真的有办法?”吕武对向川开口问道。

“有!”黄沙立刻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斩钉截铁。

向川有没有办法让他们摆脱眼前的困境,或者是让眼下的劣势得到一定程度的缓和,这一点黄沙心里其实也不敢肯定。

但是他对向川的了解要多过吕武,虽然平日里向川给人的感觉一直都不正经,可他知道向川是个有本事的人,既然向川主动开口,那说明向川肯定有办法,毕竟向川是药师,其他人做不到的事,不代表向川这位药师也做不到。

至于这个办法能否达到他心里所期盼的效果,这一点他确实无法肯定,但是为了让吕武赶紧下令朝着向川靠拢,他只能给出肯定的答复,并且还要干脆利落,以免吕武这个死脑筋耽误时间。

得到黄沙肯定的答复,吕武一咬牙,下令让其他守夜人朝着向川靠拢,而他跟黄沙则是留在后方断后,因为除了向川之外,他们这一方也就只有他跟吕武还有能力抵挡对方符师,并且这抵挡还仅仅只是暂时的,他们根本无法做到长时间抵挡。

随着所有守夜人都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靠拢,向川脸上的笑容随之变得浓郁。

猫生一只穷二只富三只*

在场的符师当然不相信向川有能力阻挡他们的脚步,毕竟他们这一方的实力在那里摆着,仅凭向川一人,怎么可能有能力阻挡。

不过,他们并没有看着守夜人朝着向川靠拢而什么都不做,他们不相信向川有力缆狂澜的能力,但也不能让向川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然这多没面子,所以他们在第一时间出手,阻止黄沙等人朝向川靠拢的同时,顺便多斩杀几人。

对此,向川嘿嘿一笑,将取出的几个翠绿色的小瓶祭出,朝着符师最密集的地方疾射而去。

这绿色小瓶内装着的是什么东西,除了向川之外没人知道,所以面对快速来袭的绿色小瓶,有的符师第一时间选择做出闪躲,毕竟在他们看来,向川在这个时候祭出的东西,对他们而言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大意接触到,自己说不定会吃亏,所以他们理智的选择了闪躲。

既然做出了闪躲,这些人自然也就没有办法继续阻拦黄沙等人。

不过,也有符师对自己的判断盲目的自信,他们认为向川此时这种做法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目的不言而喻,主要是为了给其他人争取撤退的时间,所以在他们看来,绿色小瓶不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

除了这两类人以外,还有一类人,这一类人的实力是最弱的,反应也是最慢的,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翠绿色的小瓶就到了眼前,根本没有时间做出判断,也没有时间做出选择。

第一类符师担心受到伤害,故而在第一时间及时做出了避让。第二类符师觉得向川在虚张声势,所以不仅没有做出避让,反而对来袭的瓷瓶发起了进攻,想要用最蛮横的姿态粉碎这些翠绿小瓶。这样的铁头不多,但还是有那么几人,当他们准备对来袭的翠绿小瓶发起进攻时,第一类符师里立刻就有人出言阻止。

[标签:p猫生一只穷二只富三只标签]然而,阻止并未起到理想中的效果,有的符师停手了,有的符师却没有停手。

绿色小瓶受到攻击,毫无疑问立刻碎裂开来,没有受到攻击的绿色小瓶,在向川的控制下同样瞬间炸裂。

绿色小瓶碎裂的那一瞬,绿色雾气顿时弥漫开来,凡是沾染上这绿色雾气的符师,皆是发出一声惨叫,皮肤与绿色雾气所接触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

这绿色小瓶中装着的,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剧毒,而且都是同一类型的剧毒,别说是普通的符师,哪怕是在场的黑符师,粘上了这种剧毒以后,皮肤一样快速开始腐烂,由此可见毒性有多猛烈。

绿色小瓶的个头不大,按理说装不了多少毒液,但这毒液暴露在空气当中以后,立刻化为毒雾,覆盖一片不小的区域,并且覆盖区域还以极快的速度扩大。

“快躲开,这毒雾的毒性十分猛烈,千万不要触碰到!”

“赶紧用符灵力护住身体,别让毒雾接触到皮肤!”

“中毒的立刻退下,找个地方将剧毒逼出体内,不要继续停留在毒雾内!”

符教这一方一时间陷入了一片混乱,除了痛苦以及惊恐的惨叫声以外,还有各种焦急的提醒声,而这些提醒声无一例外,皆是让身处毒雾之中的符师赶紧离开,不要继续身处于毒雾之中。

其实这一点用不着提醒,身处于毒雾之中的人也知道该怎么做,但是此毒毒性实在过于猛烈,再加上毒雾扩散的速度很快,覆盖面积越来越广,导致一些符师根本无法做到第一时间冲出毒雾。

几个翠绿色的小瓶,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里面装着的剧毒却是杀伤力极强,一个照面就让符教这一方乱了套。

不仅仅只是符教的人受到了影响,看热闹的各大势力同样也受到了影响,因为快速扩散的毒雾将他们也笼罩了进去,导致各大势力的人不得不朝着后方再退去了一段距离。

断后的黄沙跟吕武两人此时来到了向川的身旁,其他守夜人按照吕武的命令也都撤了回来,眼前的一幕,让他们皆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们都没有想到,向川仅仅只是祭出了几个小瓶,就能带来如此大的影响。

“他娘的,你这剧毒也太厉害了吧!”

吕武看着东躲XZ的符师,一脸吃惊的开口说道,黄沙虽然没有开口,但他脸上那震惊的表情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吕武话音落下,他似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然后扭头看向了身旁的向川,语气带着不满的问道。

“有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不早些拿出来?”

向川一听吕武此话,忍不住白了吕武一眼。

“你以为这剧毒是不值钱的烂菜叶,在哪里都能捡到吗?原材料种类多就不说了,并且每一种都很难寻找十分珍贵。最主要的是调配过程同样也是十分的复杂,最后成功率还不高,我到现在为止也就这么几瓶而已,刚刚一下就全部砸了进去。如果只是普通货色,我早就拿出来使用了。”

向川开口说道,语气当中透露出了一股肉痛,此话落下后,他从独立空间内又取出了一个瓷瓶,然后递给了吕武。

“里面有解药,让所有人都服下一粒,这是无差别攻击的剧毒,没有解药他们也会中毒。”

本来吕武还想再抱怨几句,不过向川后面这句话却给他提了一个醒,让他想起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赶紧接过解药,并且按照向川的安排,让所有人都服下一粒解药。

“此剧毒虽然厉害,不过这些符师里有几个强者,有这几人在,我担心这剧毒恐怕困不了他们太长的时间。”黄沙一脸严肃的对着向川说道,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刚的震惊,取而代之的是担忧。

“你说的没错,我这剧毒虽然厉害,但这些符师里确实有几个像样的高手,在他们面前,我这剧毒的破坏力就大打折扣了,想要长时间困住他们,或者直接一波将他们全部解决掉,这显然不现实,这一点我自己心里有数。”

说到这里,向川把目光看向了杨浩然布下的黑色禁制结界,咧嘴嘿嘿一笑,然后继续开口说道。

“不过,我现在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把这些符师一波全部带走,因为我知道自己并没有那个实力,我所要做的,只是尽可能的多争取一些时间而已。当然,如果能够顺便多杀几个符师,那肯定最好不过了。嘿嘿,等到你的老板从结界中走出来的时候,就是本大爷功成身退的时候咯!”

喜欢月下夜神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