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人看到的光等级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粟歌回过神,使出浑身力气将南宫曜推开。

她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跟他同房。

南宫曜见粟歌用力反抗,他皱紧了眉头。

长指掐住她下颌,“矫情什么,这不是你想要的?”

粟歌直视着南宫曜深黑的眼眸,“我最想要的是跟你离婚,既然你已经有了粟雪,还将我留在身边做什么?”

昨天看到那份离婚协议,南宫曜并没有真正放心上。

他觉得她是在故意用手段引起他注意。

但这会儿,她仍旧提离婚的事,这让他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南宫曜从床上起来,他将衬衫重新穿到身上,一边系扣子,一边目光幽深地凝视着粟歌。

“多少人想要坐上王后之位,你可知道?”

粟歌当然知道。

可是成为了王后之后,得不到宠爱,独自生活在冷冰冰的宫里,还要配合着他演夫妻恩爱人设,时间长了,她也会累。

粟雪的到来,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从小就爱慕他,二十几年了,当年他沦落到边境,生死不明,她还抑郁过一段时间。

可现在回想过往,她觉得自己挺幼稚的。

“南宫曜,但凡我对这里还有一星半点的留恋,也不会提出离婚

修行人看到的光等级 小说全文、

。”

南宫曜盯着粟歌看了几秒,薄唇突然勾起冷冽的弧度,“既然如此,你亲自去说服你父亲,别让他觉得我坐稳主君之位了,又将你一脚踢开!”

“只要我父亲同意,你就同意是吗?”

南宫曜冷声道,“自然,我从不会勉强一个女人。”

不是不会勉强,而是他从来没有爱过她吧!

所以,她去与留,他都不会放在心上!

“好,我会尽快与我父亲沟通的!”

南宫曜没有再说什么,捡起西装外套,大步离开。

南宫曜离开王后寝宫后,来到了梨苑。

粟雪坐在客厅沙发上,正拿着手帕抹眼泪。

看到南宫曜高大的身子朝她走来,她微微扭过头,一副生气不想理他的样子。

若是以往,南宫曜定会耐着性子哄她。

可现在,南宫曜站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没有半点要哄她的意思。

南宫曜的视线,停留在她细腕的玉手镯上面。

“手镯是粟歌母亲的遗物吧?”

听到南宫曜的话,粟雪狠狠一怔。

她抬起头,看向南宫曜深沉冷硬的轮廓,一时间,觉得有些陌生。

“曜哥哥,你信了粟歌的话?她是嫉妒我受宠,才会……”

“她从未在我面前说过你什么。”南宫曜眯了眯眼眸,“你不说实话,我会去查。”

粟雪长睫颤了颤,她将玉手镯取了下来,“是,是粟歌母亲生前的,你拿回去还给她吧!”

南宫曜接过手镯,看着梨花带雨的粟雪,他眉头紧皱起来。

当年,他被冤枉成不是老主君的种,老主君将他幽禁了起来。

他从一个受宠的储君变成了一个连阶下囚都不如的废物。

宫里的宫女、侍卫都可以欺负到他头上来。

那一年,鹅毛大雪,他又冷又饿,趴在高高的围墙下,绝望的呼救。

但是没有人理他。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饿死的时候,一只纤细的小手,从墙角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伸了进来。

她给他塞了几个巧克力。

他问她叫什么,她也不说话。

只不过,自那以后,修行人看到的光等级她每天都会风雨无阻的过来给他送东西。

后来,他才知道,她叫粟雪。

喜欢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请大家收藏:

南宫曜鲜少看到粟歌这般愤怒又难过的样子,他剑眉紧皱,狭眸凌厉地看向粟雪。

“手镯是她母亲的遗物?”

粟雪被南宫曜看得浑身一颤,她忙不迭地摇头,“不是,手镯是我母亲的,粟歌就是见不得你对我好,所以她才会……”

粟歌冷声打断粟雪未说完的话,“怎么,你从小抢我的东西,抢成习惯了?”

粟歌看不得粟雪那副装模作样的白莲花样子,扬起手,朝她脸上扇去。

但还没碰到粟雪,南宫曜就站了过来。

粟歌早就料到南宫曜会阻止她的动作,她并没有收回手,而是一巴掌,扇到了南宫曜的脸上。

啪的一声响,让屋子里所有人都怔住了。

宫女们大气不敢喘一口。

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粟歌。

粟雪反应过来,她大声斥道,“粟歌,你好大的胆子!”

粟歌看着男人俊脸上浮现出来的淡淡红指印,她心里头难过得无以复加。

他身为主君,脖子以上的地方,都不能出现任何痕迹。

可是他现在却为了粟雪,硬生生挨了她那一巴掌。

可见,他心里有多在意粟雪啊!

粟歌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

她直视着南宫曜幽深不见底的寒眸,“这个婚,你确定不离?”

听到粟歌的话,粟雪心脏突突一跳。

粟歌要跟南宫曜离婚了?

这真是太好了!

粟歌若是从王后变成平民,以后就再也不是她的对手了!

南宫曜没有接粟歌的话,而是嗓音低沉冷冽地说了句,“除了王后,其他人都出去!”

粟雪不想出去,她拉了拉南宫曜衣袖,“曜哥哥……”

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宫曜甩开手,“不要再让我说一遍,出去!”

粟雪从未见过南宫曜如此盛怒过,她僵怔着身子,不敢再多说什么,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南宫曜一把扣住粟歌手腕,拉着她朝楼上走去。

[标签

修行人看到的光等级 小说全文、

:p标签]粟雪看到粟歌几乎被南宫曜拖着上楼。

南宫曜现在处在盛怒中,该不会要对粟歌实施暴力吧?

不过那都是粟歌自找的,她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对主君动手!

粟雪一点也不同意粟歌,甚至,他希望南宫曜就此废了粟歌的王后之位!

粟歌被南宫曜一路拖到她卧室,纤细的身子,被他狠狠扔到床上。

粟歌紧拧着眉头,“怎么,要打回来?”

尽管心里很生气,也很愤怒,但粟歌清楚,打他一巴掌已经是老虎头上拔毛了,他身为主君,一句话就能定她生死,她不可能再冲动下去。

南宫曜站在床边,寒眸冰冷的盯着粟歌看了几秒,然后抬起长指,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再解开衬衫扣子。

看到他躶露出来的精壮胸膛,粟歌长睫颤了颤,“你做什么?”

南宫曜脱掉衬衫,单腿跪到床边,高大的身子将粟歌笼罩,“看来是我太久没有来你这里,你慾求不满才会成天找事!”

听到他的话,粟歌陡地睁大眼。

“南宫曜,你滚开——唔!”

他直接俯首,吻住了她的唇。

粟歌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耳朵里嗡嗡作响,整个人好似要炸修行人看到的光等级开。

喜欢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