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红笔写仇人名字烧掉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叶烟易容的宴轻和细雨易容的叶烟因对方攻城太猛我方有些抵抗不住迫不得已动了手,他们这一出手,很快便让在前方督战的温行之发现了不对劲。

他拿着千里镜对着城墙上看了片刻,立即转身,纵马去了后方见宁叶。

宁叶坐在中军帐内,面前桌子上摆着幽州的地形图,见他回来,抬眼问:“怎么回来了?”

温行之脸色极差,“今日在城门口守城督战的人不是宴轻。”

宁叶腾地站起身,“那是谁?”

温行之道:“若是我看的不错的话,是叶烟易容成了宴轻,而有人易容成了叶烟,虽然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但能糊弄住别人,糊弄不住我。叶烟与宴轻的剑术虽然同出一源,但两人出招有极大的不同,虽然叶烟刻意模仿宴轻,但正因为这份刻意,她才是假的。”

宁叶抿唇,“所以,宴轻今日没露面?”

温行之点头,“宁夫人怕是凶多吉少。”

宁叶手按在桌子上,不见他用多大的力,却将桌子掰断一个边角下来,他攥在手里,霎时,这一块边角便在他手里化成了碎末。

温行之一下子愣住了。

众所周知,宁叶从小因为身子骨的原因,天生体弱,筋骨不强,不能习武,不会武功,所以,他虽然学了一堆保命的东西,比如医毒,比如暗器等等,但唯独不能动武,没有内力,这是碧云山上下都皆知之事。

但若是普通人,这梨花木桌是纯木打造,能轻轻松松掰断一个边角吗?能转瞬间便将边角变成一把粉末吗?做不到吧?

他看着宁叶,“宁少主你……”

宁叶缓缓松手,木屑从指缝滑落飘散到了地上,是真正的细细碎碎的粉末,他闭了闭眼,声音低沉,“是我低估宴轻了。”

他没想到,今日筹备万全,却还是让宴轻察觉了,他特意让人易容成他和叶烟,就是用来迷惑他。母亲带走了两三百天绝门以一敌十的高手,若是没有宴轻,她肯定能带得回凌画,但若有宴轻,她不止带不回凌画,自己肯定也回不来了。

宁叶拿出帕子,擦了擦手,将每一根手指都擦干净,对温行之说:“我与你去阵前。”,说完,他扔了手里的帕子,“今日杀了叶烟。”

温行之眼睛攸地睁大,立即点头,“我带上射天弓好,助少主一臂之力。”

宁叶脚步顿了一下,“我杀叶烟,用不到你相助。若你真要相助的话,等宴轻出现是,射他一箭。”

温行之点头,“好。”

二人出了主帐,纵马来到了阵前,城墙上厮杀的激烈,易容成宴轻的叶烟和易容成叶烟的细雨联手,在暗卫们的配合下,将城墙护的密不透风,

宁叶看了一眼,便从马身上凌空而起,踩着士兵们的脑袋,身轻如燕,转眼便来到了城墙下,不见他喘息休息,便又纵身而起纵跃上了云梯。

叶烟敏锐地发现了,这是一个与宁知一般的高手,瞳仁一缩,当即对细雨说:“你走,快去告诉宴轻,有与宁知一般的高手。”

细雨认出了宁叶,立即说:“是碧云山少主宁叶。”

叶烟面色紧绷,催促他,“快去。”

细雨想问叶烟一个人能顶得住吗?但又将话吞了回去,顶不住又如何,他留在这里,以他的武功,高手过招,他根本插不上手,于是,他听从了叶烟的吩咐,当即飞身下了城墙,向总兵府亲自匆匆去报信。

叶烟上前拦住了宁叶,两个人转眼便在城墙上打了起来,双方暗卫们一时被二人周身溢出的内力震的都各自三步。

刚一交手,叶烟便知道,碧云山少主宁叶,武功之高,在她之上。

叶烟心惊,想着什么时候,宁叶不止身怀武功,且他的武功如此之高了?而且内力浑厚,同样已臻化境,若不是他出手益处内力,就连她应该也不会感觉出他是一个高手。

温行之手里拿着射天弓,目光追逐着城墙上的那两个身影,目光不敢放松,等着宁叶杀了叶烟那一刻,也等着宴轻出现的那一刻。

叶烟知道,宁叶武功之高,她今日怕是要折在他手里了,但是对她这样的高手来说,追求武学极致,死并没有什么可怕,她与宁知差不多,遇上真正的高于她的高手,她只想以武求教他至臻的武学

用红笔写仇人名字烧掉 完整版/

用红笔写仇人名字烧掉境界。

尤其是,她若是死,也不能以宴轻的身份死。

所以,她大喊了一声,“停!”

宁叶还真停了,看着叶烟,“叶前辈有何话说?”

叶烟一把扯了脸上的易容面具,薄如蝉翼的面具被她扔到了地上,她素着一张脸,看着宁叶说:“好了。”

宁叶懂了,微笑,“看来叶前辈准备好死在我的剑下了。”

“吾辈追求武学至臻剑道,你若是能杀了我,我也死得其所。”叶烟说着,动起手来,“来吧!”

宁叶点头,“那我就成全叶前辈。”

宴轻的剑行云流水,虽平平无奇,但蕴含千变万化,自有一种大自然包罗万象的至臻境界,而宁叶的剑,光极盛,气极强,排山倒海而来,有着天倒地倾可以使山海倾塌之利。

叶烟不是对手。

顶尖的高手过招,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同样不需要多少时间。

所以,当宴轻听闻了细雨禀告,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城门口时,叶烟正巧已倒在了宁叶的剑下,一剑毙命。

宴轻瞳孔猛地缩起,瞬间对着宁叶出剑,早有准备的温行之就等着宴轻露面,所以,温行之拉满的弓弦松开,利箭带着破空之声,急急地向着宴轻的命门而去。

宴轻察觉,只能挥剑拦挡,便错失了重伤宁叶的机会。

宁叶的剑从叶烟身上抽出,缓缓转身,与宴轻对面而立。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宁夫人怎么也没想到,她自己用毒不成,反而被凌画的毒给毒倒了,偏偏她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毒这么霸道厉害,瞬息都不容她闭息躲开。

这样的毒,别说是他,就是宁知活着,怕是也躲不过。

随着宁夫人倒下,她带来的两三百天绝门的杀手,除去死伤倒地中毒不算,此时能站着拿剑的,不足百人。

宴轻已不将这百人看在眼里,摆手,发话,“这些人都杀了,只留宁夫人一人。”

望书、和风与暗卫们迅速又动起手来,天绝门的杀手们的确也忠心,都这般情况了,却没有一个人后退撤走,显然还都想救宁夫人。

但是他们救不了。

宴轻只站在那里,有人闯过望书和风的包围圈上前,他随手一剑,便解决了。

宁夫人倒下后,这些依旧站着拿着剑的杀手虽然厉害,但已不足为惧,因为他们的心乱了,高手过招,讲究是心静心平,才能发挥最厉害的武功招式,宁夫人被撂倒,又有宴轻坐镇,望书等人的气势就比这些人强,尤其是望书和风今日才沾了细雨的光跟着宴轻学了一套昆仑老人的剑法,此时正好拿这些人练剑了。

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再有暗卫们的加持,无需多少时间,天绝门剩下的杀手便都倒在了地上。

宁夫人倒下后,心里一直用力大喊让这些人撤,最起码要回去给宁叶报个信,但是这毒让她不止动不了,还出不了声,所以,喊也喊不出来,只能看着她带来的人一个个倒下死去。

收拾了这些站着拿剑的人,望书和风又带着人将倒地的人除了宁夫人外,每个人补了一剑,全部不留活口,也不需要留活口,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放出去。

宴轻也不需要人给宁叶报信。

全部解决完后,地上只剩下一个活着喘气的宁夫人了。

宴轻蹲在地上,看着宁夫人,“我想问问,我们端敬候府与宁夫人有多大的仇?”

宁夫人眼中恨意滔天。

宴轻看的有意思,对身后吩咐,“望书,将她用绳

用红笔写仇人名字烧掉 完整版/

子捆起来,将解药喂了她,我问几句话,宁夫人毕竟与这些已死了的人不同,她该有这个颜面死前留两句遗言。”

望书应是,拿来早就准备好的手腕粗的绳子,将宁夫人捆了起来,然后,喂了她解药。

解药服下,宁夫人很快就能开口了,中毒一瞬间,解毒也是一瞬间,连她都想夸这毒好了。

宴轻站起身,看着宁夫人被绑在柱子上,他不远不近地站着,“夫人说吧!”

宁夫人一瞬间想要恨声骂出口的话有很多,但她到底是自恃身份,还做不到像泼妇骂街,失败了就是失败了,她即便死,也要死个体面,尤其是在这个她早就恨不得想杀了的人面前。

所以,她压下心中所有难听的话,只说了一句,“你娘该死。”

宴轻挑了挑眉,“她生我时就死了。”

宁夫人一噎。

宴轻笑了笑,“原来是因为我娘吗?据我所知,她出身碧云山,算起来,还是你小姑子。”

宁夫人恨声道:“她早就不是了,她叛出宁家,却不要脸地带走宁家至宝,你以为你为何生下来身子骨好,能学一身功夫,都是靠了宁家至宝。”

“什么至宝?”

“镇魂蛊。”

宴轻嗤笑,“这是个什么好东西吗?还叫至宝?既然叫蛊,那就是一只虫子了,出自苗疆?早听说蛊虫已灭绝了,就连苗疆都没有了。”

“那是蛊王,宁家历代家主以鲜血喂养,有了它,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宁夫人怒喝,“若非你娘带走了镇魂蛊,我儿子岂能生来体弱,不能学武,如今你的一切,都是他的。”

宴轻笑了笑,抓重点很在行,“所以,我娘为何在叛出宁家前能带出你口中的镇魂蛊?”

宁夫人面上一僵。

“你也说了。宁家历代家主以鲜血喂养,镇魂蛊当年当该在宁家主手里,是宁家主给我娘让她带走的?否则,她带不出碧云山才是。”

宁夫人没了话,她怎么可能告诉宴轻,是她夫君将至宝给了妹妹带走的?

宴轻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也不想再与她多说,他娘生他时难产而死,他没见过他娘的面,逝者已矣,也没什么可说的,她娘与宁夫人和碧云山以前的恩怨如何,他也不想知道,全无意义。

他看着宁夫人不甘心愤恨的脸,面色平静,嗓音清淡,“按理说活捉了夫人,论用红笔写仇人名字烧掉两军交战的规矩,应该请夫人上幽州城墙,拿你威胁宁少主,但我不喜欢做这样的事儿,所以,夫人若有什么仇,直接下去找我娘报好了,但愿你下去的还不算晚,她还没有转世投胎。”

他说完,转身,对望书摆了一下手,拉着凌画下了高阁。

宁夫人死死盯着他和凌画携手的背影,再没发出一个字,即便她还能说话。

望书倒是给了她片刻的功夫,若有什么话,她还能对着宴轻的背影说,但见她似乎没什么可说的了,便说了句“夫人对不住了。”,手起剑落,一剑杀了宁夫人。

宁夫人缓缓闭上了眼睛,死前她到底想什么,后不后悔今日来,后不后悔跟着宁叶丢下宁家主下了碧云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宴轻听到身后的动静,又补充了一句,“将宁夫人的尸体送去城门口,交给宁叶,传我一句话,就说本是活捉了宁夫人,但拿人质威胁他这样的事儿我干不出来,望他也堂堂正正,别想着歪门邪道,来捉我夫人威胁人,落了下乘,我是看不上的。”

望书应是。

杀了宁夫人后,望书和风吩咐人清扫高阁内外横七竖八的尸体,堆在一起点了一把火当即火化,独独留了宁夫人的尸体送去给宁叶的。

此时的宁叶还不知道,他不止等不到宁夫人带着凌画去见他,也等不到宁夫人活着回去了。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