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女人,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听见此话,那女子端起药碗的动作不由一滞,随扈只见她看向叶昊然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不知是哪位道友来此,这一身伪装的本领,即便是妾身都未看出来。”

对此,叶昊然微微一笑说道:“不愧是一族之母,既然已经知道在下他人伪装,还能做到如此镇定,真是草女人让在下刮目相看!”

闻言,那女子强撑着自身伤势,起身揭开了床纱,盘坐在了床榻上说道:“道友谬赞了。妾身不过是大限将至,将一切都看的比较开而已。听道友说,此药妾身一旦服下,便会在传位大典上暴毙,道友为何如此肯定?”

“敢问道友名讳!”

“羽族族母羽华蓉”

听见此话,叶昊然走到了那副画像面前,抬头看着那副画像说道:“离火之毒,沾一丝重伤,染一身暴毙。之前羽道友虽然体内有离火之毒,但因为量少,而羽道友又有高深修为常年压制,虽然无法剔除,但只要不动用元力,顶多也就是常年以往的受到离火缓慢侵蚀,痛苦不堪,再撑个十年也没有问题。可这一次,汤药中离火的分量,可是要比以往多了数十倍之多,一旦服下,即便羽道友修为高深,也撑不过五天。而五天后,正是你们羽族传位大典,摆明着有人想让羽道友在传位大典完成后,当场暴毙。”

“道友知道离火?”羽华蓉露出一丝惊容,随后又快速敛去。

对此,叶昊然点了点头说道:“在下曾研究过世间上万种异火,这离火便在其中。”

说道这里,叶昊然转身看向羽华蓉说道:“羽道友何不猜测一下,羽族中有谁会对道友不利?”

羽华蓉听见此话,凤眉一皱说道:“此乃我羽族族内之事,道友还是不要过问了!”

对此,叶昊然一愣,随后露出神秘一笑说道:“看来羽道友早就知道了自己是因何人中毒,不想说的原因,难道是羽道友有把柄在此人手中?”

此话一出,羽华蓉露出一丝冷意看向叶昊然说道:“希望道友还是少管闲事,妾身虽然被离火之毒牵制,但也不惧道友。”

叶昊然是何等人,又怎会被此威胁之语胁迫,因此抱拳一笑说道:“羽道友也不必有如此大的戒心,在下出现在这里,也是为解道友之危,若在下猜的不错,那人是否以令千金为要挟,这才让道友就范,即便是知晓了此人的狼子野心,也只能顺从于他?”

“你...到底是何人?”

羽华蓉彻底惊了,这些事由此至终都只有她一人知道,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人提起过,如此说来,此人一切都是猜测,但每一句话都说到了她的心上,让她如何不震惊此人的身份。

对此,叶昊然摇头说道:“在下之名,羽道友未必听过,不过令千金羽雪儿,正是在下好友!”

说完此话,叶昊然大袖一挥,羽雪儿和樊静雨便出现在了大殿中。

此时的羽雪儿满脸都是泪水,第一时间扑进了羽华蓉的怀中,哭颤着说道:“阿娘,雪儿回来了!雪儿带人来救您了!”

羽华蓉还没有搞清眼前的状况,不由愣在了原地,过了许久,她眼怀泪花,露出满脸疼爱之色,抚摸着羽雪儿的头说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雪儿你怎么这么傻,为娘虽然想念你阿爹,但我们找了这么久了都没有找到,你出去找又有何用!”

两人相拥而泣,樊静雨也被其感染,抹起了眼泪,叶昊然微微一笑,便转身看起了那副十分熟悉的画像。

许久之后,羽雪儿起身向羽华蓉讲述了这段时间她所经历的一切,并且将叶昊然也介绍了一番,至于羽长公所做之事,她也是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羽华蓉一听,眉头紧皱着说道:“我只知羽长公势要夺得族长之位,但却没有想到其竟然和圣族私下勾结,难道忘记了我们羽族是因何灭亡的吗?我原本只是让其去珍灵残界,看是否能找到轮回梦魇,从而知晓流云的消息。没有想到却让你们因此涉陷,真是罪过!”

羽华蓉说这话的时候,向着叶昊然略表歉意的拜了一拜。

叶昊然也急忙对其回之一拜,说起来因为已流云的原因,羽华蓉也算是他的长辈,他自然不敢受此一拜了。

而后,只见羽华蓉露出一丝愁容说道:“不过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用,羽长公大势已成,想必暗中也有圣族苟子相助,以我现在的情况,已经回天无力了!”

听见此话,羽雪儿急忙开口说道:“阿娘,叶大哥可以治疗您的伤势,我已经将他带来了!”

对此,羽华蓉看了看叶昊然说道:“叶道友之名,妾身也听说过不少,但即便是我身为合体大圆满的修为,都无法将此毒根除,更别说是叶道友了!”

对此,羽雪儿和樊静雨都露出了一脸的悲伤之色,说实在的,对于叶昊然的医术,她们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不过叶昊然却一脸轻松的说道:“叶某既然敢来此地,自然是有所把握,离火之毒而已,叶某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身在东来珠中的白羽和叶风听见此话,都不由露出一脸的疑惑之色。啥时候经历过,我怎么不知道?

当然,羽华蓉母女以及樊静雨也露出了一脸的怀疑之色,看着活蹦乱跳的叶昊然,眼神中似乎有种看傻子的感觉。

你知道什么是离火之毒吗?

我一个合体期大圆满都没法子,就凭你一个金丹期大圆满?

开玩笑呢吧?

对于这样的眼神,叶昊然已经见怪不怪,他总不能说自己在海天界是什么大能之辈吧?也没人信啊!

看来只有付出实际行动,这些人才会相信。

“羽道友,得罪了!”

说完此话,叶昊然一指空点羽华蓉额头,一股焚天炎视一切为虚物,直接窜进了羽华蓉的身体当中。

羽雪儿和樊静雨一惊,就要上前阻止叶昊然。

可羽华蓉露出一脸惊容,伸手阻止了两人。

过了没多久,羽华蓉体内元力突然爆发,将整个床纱吹得缥缈不定,羽雪儿和樊静雨也因此后退了数步。

至此,叶昊然才收回了手指,羽华蓉的面容此时也恢复了一丝红润,而后她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急忙对着殿外喊道:“不必惊慌,本尊在指导弟子修炼,你们看守好殿门,不得让任何人进来!”

喜欢仙河传记请大家收藏: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樊卯打开房门,看了叶昊然一眼,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便走到前方,带着叶昊然一起,向着族母寝殿走去了。

一路上樊卯向往常一样,并没有多言,但其一脸的忧心忡忡,仿佛满怀心事一般。

叶昊然看到此景,开口说道:“家主,您是在担心樊师姐吧!”

听到此话,樊卯看了叶昊然一眼,言语淡漠的说道:“没错!希望她能回到丹泱谷,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了,我们家族这滩浑水希望不会影响到她!”

此话传入了东来界,樊静雨不由双眼湿润,咬了咬嘴唇。

叶昊然急忙宽慰道:“樊师姐吉人自有天相,丹泱谷作为圣佛大陆大势力之一,樊师姐又在精英弟子中排行第三,丹泱谷自然会护她周全。您不要太过担心了!”

听见此话,樊卯多看了叶昊然一眼,随后便点了点头说道:“希望如此吧!”

说完此话,樊卯带着叶昊然,大步的走向了族母寝殿......

“族母,樊卯到了!”

走到族母寝殿前时,数位守卫拦住了他们两人,樊卯便向着殿中一拜,紧接着便有一股极强的探测之力从殿中传出,大概是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时候,便有收了回去。

叶昊然心中微微一惊说道:“合体期大圆满!!!”

“快让樊大师进来吧!”

殿内传来一声十分虚弱但又镇定自若的中年女子之声,殿门外的守卫退到了一旁,樊卯整理了一下衣衫,便背着手带着弯腰埋头的叶昊然大步走了进去。

大殿里,空空一片,只有几张简单的家具以及一张被细纱遮盖的竹床,跟大殿外的精美装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昊然抬头看去,发现床上正躺着一位中年模样,但又雍容华贵的女子,此时她的脸色看上去却又十分的虚弱,如同残烛即将熄灭一般。而在床边正站着一位模样普通,丫鬟打扮的女子,却有着一身元婴期大圆满的修为。

而当叶昊然看向大殿一侧墙壁上的一副画像时,不由一愣。

那副画像的面容,正是叶昊然和小团子的爷爷,也是羽族当代族长...已流云。

“劳烦樊大师了,本尊的身体本尊知道,您也不用每天来此了!”床榻上的女子淡淡的说道。

樊卯听见此话,急忙抱拳一拜说道:“族母乃是我羽族支柱,关系到我羽族安危,说来惭愧,樊卯虽然位列八品炼丹师,但却只能为族母压制住伤情,却无法根治,如此樊卯再不勤快一些,实在是有亏族长以及族母的信任!”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樊卯又向着一旁墙壁上的画像恭敬的拜了一拜。

“哎...既然如此,那就有劳樊大师再为本尊调理一番了!”床榻上的女子伸出了手臂,说话的声音似是有些惭愧,同时也十分的无奈。

樊卯依言上前坐在旁边丫鬟给递来的竹椅上,右手轻微的放在了那女子的手腕上,闭目观察了起来。

与此同时,叶昊然退到了一旁

草女人,

,小心的观察起了四周,同时也看了看床边站立的丫鬟。

此丫鬟名为荷儿,她看上去表情并没有什么异样,但作为人精的叶昊然却一眼看出其双眼中深藏的那一丝皎洁。

过了许久,樊卯皱了皱眉头说道:“族母,您眼下的情况比之昨日有严重了许多,如此恶化的速度恐怕坚持到传位大典结束,恐怕就会压制不住,全面爆发了!”

听见此话,那女子淡淡的说道:“本尊的情况本尊清楚,只要能坚持到传位大典结束,本尊的责任也就完成了,羽长公虽然也有野心,但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羽族未来着想,要不了千年,以其资质,说不定能让我们羽族重回往日荣光。”

听见此话,樊卯先是眉头紧皱,但又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既然您这么说了,我也无话可说了,我樊家世代都是为羽族已家效力,若您不再主持羽族,我们樊家自然也会归隐山林,从此不问羽族之事!”

听见此话,那床榻上的女子一惊,似是要起身但又因为身体的原因,倒了下去。

也许是因为那女子想通了什么,便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好!就依你所言吧!传位大典开始前,我会派人将你们樊家护送出羽族秘地。”

听见此话,樊卯露出一丝喜色,随即便在床榻前,向着那女子深深一拜。

而后,只见樊卯拿出了一则玉简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随即便吩咐道:“肆水,这是今天族母要用到的药材,你且按照其中分量,去制成汤药吧!”

“弟子这就去配制!”

叶昊然听见此话,急忙接过了玉简,向着那女子和樊卯一拜。

同时,那作为荷儿的丫鬟上前领着叶昊然一起走出了大殿,向着羽族的药材库走去。

在樊肆水的记忆里,荷儿很少说话,每次都是这么带着他去药材库领完药材,再和自己一块去熬制汤药,并没有异常的地方。

走到药材库前,莲儿先是向叶昊然讨要了那则玉简,后又拿出了一枚令牌向药材库的守卫一晃,守卫便放行其进入了药材库,至于叶昊然,则被拦在了门外。

对此,叶昊然到没有意外,毕竟往常都是这个样子。

过了许久,荷儿走出药材库,也不多言,直径走在了前方,叶昊然看此,便急忙跟了上去。

羽族族母因为身份特殊,再加上长年需要熬制汤药,所以有着自己固定的熬制药房。

来到药房,荷儿将打包的药材递给了叶昊然说道:“你先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你就开始熬制吧!”

[标签:p标草女人签]叶昊然接过药材包,打开一看,发现所有药材皆是玉简里记载,分量也没有差错,不过叶昊然却在药材之中发现了一抹淡淡的黄色粉末,看着并不起眼,说是药材抖落的药沫也十分正常。

不过叶昊然却因此,微微眯了眯眼,随后他故意做出肯定的神色,抬头微笑着说道:“荷儿小姐,一切正常,那在下就着手煎药了!”

听见此话,荷儿眼中深藏的那一丝担忧之色也随之消失。随后便吩咐叶昊然说道:“好!既然没有问题,你就开始吧,妾身还有很多活要干,麻烦你熬制之后,直接送到族母寝殿吧!”

说完此话,荷儿也不管叶昊然同不同意,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叶昊然看到此幕,不由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

半日过户,叶昊然端着一碗汤药通过了守卫的检查,进入了族母寝殿中。

当族母接过汤药就要服下时,叶昊然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想在传位大典上当场毙命,此药你便可以服下了!”

喜欢仙河传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