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一100吉利车位号,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混账!”

短暂的停顿后,楚雄勃然大怒:

“他们敢!”

“主上。”老鬼轻叹一声,开口劝道:

“有句话说的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主上万金之躯,实无必要去赌鲁王敢或不敢。”

楚雄面色绷紧,一声不吭。

他虽性子冲动、弑杀,却不傻。

此行,一则是显露实力以立威,二来则是携祖庙殿主之势,逼迫新任鲁王做出退让。

但现今。

立威不成,反被人打成重伤,颜面尽失。

就连秦殿主也不知为何被鲁王说服,原定一起回返的计划就此夭折,自己一行反到身陷险地。

“我就不信!”

楚雄钢牙紧咬,满脸横肉跳动:

“两军之战,不斩来使,老子是给他贺礼来的,帝喾那小儿还能舍下脸面把事做绝?”

“在鲁王府,短时间内怕是不会。”老鬼垂首,道:

“但鲁王起于微末,心性绝非泛泛,且王爷一旦进犯,他十有八九会拿我等来祭旗。”

“总之……”

“主上定要小心为上。”

“既如此。”楚雄眯眼,冷冷一哼:

“那秦殿主,更要见上一面。”

“嗯?”

老鬼抬头,一脸疑惑。

“那老东西在父王身上得了那么多好处,这一路上,老子更是毕恭毕敬,多番应承。”楚雄低吼:

“得了那么多好处,却不给出力,岂能善罢甘休?”

“若是他此番不能保我安全离开鲁王境,老子以后就住在他的宅子里,就此不走了!”

老鬼眼眉一挑,目露惊喜。

楚雄的法子,到不是一条出路。

不过也就自家主上这等没脸没皮的性格,才能想得到、做得出这等事,换做二鬼怕都不成。

…………

半个月后。

楚雄的车队离开鲁王府,在十余鬼车辘辘之声中,带着卷动的阴风,朝着远方驶去。

城楼上。

鲁王帝喾、秦殿主目送他们远离。

“多谢王爷。”

秦殿主侧身,朝着帝喾微微躬身:

“那楚雄就是这般死缠烂打的性子,秦某实在是缠不过,王爷能高抬贵手,在下谢过。”

“殿主客气了。”帝喾淡然开口:

“楚雄一日需吞上百阴魂,犹喜纯阴女鬼,这段时日,他也闹得偌

1一100吉利车位号,

大王府鬼心惶惶。”

“让他离开,也能让本王耳边清静些。”

“至于放虎归山……”

他扫眼背后那些面露不忿的鬼物,道:

“现如今的楚雄,顶多不过是一头爪子有些锋利的狸猫罢了,哪还算得上什么猛虎?”

“王爷说的是。”

秦殿主点头,话锋一转,道:

“国主与圣主,都不想看到鲁、昭两位王境动荡不安,王爷能显心胸,想来昭王也不会做的太过。”

“呼……”

帝喾深吸一口气,面色渐渐变的严肃:

“昭王杀我父王,此仇不共戴天,不过两境有太多无辜鬼物,本王也不愿见他们受到牵连。”

“若秦殿主愿意讲和,那是再好不过。”

“至于我与昭王之间的仇怨……”

他眼神闪动,慢声道:

“他日,再做决断不迟!”

“难怪王爷能力挫诸位王子,登上这鲁王之位,单这心系众鬼的心胸,就非他们能比。”秦殿主大赞,道:

“王爷放心,祖庙与国主,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昭王大军进犯,定会适时出手相帮。”

标签]“如此,就好。”帝喾面露笑意,缓缓点头。

为了这句话,他可不止答应放走楚雄,还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这些不足为外人道。

只要能稳住鲁王境,假以时日,他相信自己定能与昭王抗衡。

反攻,也非不可能。

“主上。”

白叔的神念,飘入感知:

“我们真的要放楚雄离开?”

“嗯。”帝喾点头,传念道:

“把你准备的手段都收回来吧,杀了楚雄于事无补,反到会激怒昭王,于和谈不利。”

“是。”

白叔应是,声音略带不甘。

当日楚雄嚣张跋扈,硬生生让三位鬼王跌为阴魂,境内众鬼同仇敌忾,此番放过定会引起怨言。

不过两害取其轻,帝喾已经有了决定,由不得他拒绝。

“对了。”

帝喾揉了揉眉头,问道:

“莫求情况如何?”

“看样子,似乎受伤不重。”白叔开口:

“现在还在修养,说是彻底恢复后,会第一时间来见王爷,兴许会回上清玄幽洞天一趟。”

“嗯。”

帝喾点头,心中下意识升起些许不安。

…………

“全真道莫求,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楚雄回去的。”

山头上,芸王妃端坐凤驾之上,美眸转动,悠悠开口:

“若是鲁、昭两王就此和谈,上清玄幽洞天就会吸引鲁王境众鬼的注意,届时即使是帝喾也不能阻拦他们进犯阳世。”

“所以……”

“他必须让鲁、昭两方,继续维持厮杀状态,再不济也要让双方彼此敌对,不敢分心。”

“至少,在绝大部分两界通道还没闭合的时候,要如此。”

“嗯。”逻君缓缓点头:

“所以妹子认为,即使王爷撤回暗手,莫求也会自己出手,把楚雄斩杀在鲁王境内。”

“不错。”芸王妃应是:

“他只要不傻,就会这般做。”

“可是……”对于芸王妃的推断,逻君黑叶向来信服,这些年也一一印证了对方的心计。

但这次,并不一样。

逻君慢声开口:

“楚雄的实力不弱,当日他身受重伤,那莫求的情况虽然好一些,但怕是恢复不了那么快。”

“毕竟,在这阴间,阳世修行者几乎不能汲取灵气。”

“哼!”芸王妃眯眼,冷哼:

“你这么想、楚雄也这么想,帝喾那小儿怕也如此想,所以才会毫无防备。”

“我的修为远不如你们,却能看到,那莫求的情况,绝没有你们想象中受的伤严重。”

“是吗?”逻君皱眉。

没道理一群高手看不出来,反倒是修为更低的王妃察觉不对。

或者是……

芸王妃疑心太重?

“兄长。”王妃开口:

“以你的实力,能否拿下没有受伤的莫求?”

“唔……”闻言,逻君收起杂念,面露沉吟,顿了顿方缓缓点头:

“如果他没有其他底牌的话,我有七成胜算,不过若想当场击杀,怕是没多大把握。”

“足够了!”

王妃双眼一亮。

随即银牙紧咬,娇躯轻颤闷声低吼:

“莫求小儿,我一定要让他死!死无葬身之地!为我儿陪葬!”

浓浓的怒意化作黑烟当空萦绕,状似心魔在兴奋咆哮,这种程度,让逻君眉头皱起。

妹子,你这样下去,怕是会被怨念吞噬理智。

唉!

轻叹一声,他对此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

车队腾空,阴风环绕,鬼气托举。

队伍正中,有着一辆鬼车。

鬼车长约数丈,被八头蹄下生风的白骨马拉着,当空划过一道黑线,朝昭王鬼境狂奔。

数十头鬼物立于车马两侧,旌旗挥舞,虎虎生风。

旗帜有两种。

分别代表着昭王和鲁王。

再加上护卫鬼众的强悍气息,一路上没有那个不长眼的鬼物,会失心疯朝车队动手。

“主上。”

气息幽冷,实力难测的老鬼看了看前方高耸入云的阴山,侧过身,低声朝着车架开口:

“过去前面的虎竖山,距离昭王境就没有多远了。”

“嗯。”

楚雄声音郁郁。

此行他原本志得意满,结果不仅自身受创折了颜面,更是在闭关的时候,让帝喾拉拢了秦殿主。

可谓功亏一篑。

回去后,定会迎来昭王的责罚。

心情,自然不会高兴。

“主上不必忧心。”老鬼开口劝慰:

“王爷对你寄以厚望,王子更与主上情同一母同胞,不会降罪太过的,而且主上也立了大功。”

“哼!”楚雄冷哼:

“都怪那芸王妃,说什么那莫求不过初入元婴,实力有限,若不然我又岂会主动挑衅?”

“好在,她答应的东西都一一交付。”

“对了!”

他声音一提,道:

“你觉着,她说那莫求会半路截杀我,是真是假?”

“那人兴许有此心,就怕没这个实力。”老鬼轻轻摇头:

“生受王爷六道轮回波及,即使是中阶鬼王,也要重创,更何况一位区区阳间修士?”

“更何况……”

他面色一沉,道:

“若是不来,也就罢了,若是真的来了,就让他有来无回,我们也不是没有准备。”

“是吗。”车架内,楚雄摸了摸下巴:

“我倒是希望他能来,如此也可给姓莫的一个惊喜,父王说接我的鬼王,应该快到了吧?”

“是该到了。”老鬼闻言皱眉:

“估计是路上被耽搁了,来的晚……”

“小心!”

话音未落,他面色陡变,长袖一抖,一股鬼风卷住身旁车架,化作一溜黑烟朝远处遁去。

而车队里的其他鬼物,反应则没有那么及时。

几十道火焰突兀自不远处的山体腰部喷涌而出,当空化作一头头咆哮火龙,张牙舞爪扑来。

瞬息间。

众鬼身陷火海。

九火神龙罩!

第一关!

即使是第一关,但也能自成一界,烈火焚天,方圆十里之内,除了火焰几乎再无旁物。

而二转极阴真火,威能更是恐怖。

鬼物但有沾染,就难逃一劫。

“莫求!”

楚雄的怒吼,遥遥响起。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莫求轻吐一口浊气,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白叔带有两分担忧、八分探究的目光。

“莫道主。”

白叔拱手:

“您没事了?”

对于莫求,他心中颇为复杂。

犹记得初次见面,对方不过一介金丹,却依靠玄妙法门,硬生生让自己差点没能护主。

不过当时自己是一时大意。

真要动起手来,也许拿不下对方,却可稳占上风。

这才过去几年?

对方就已成为他仰望的存在,言语间不得不带着股客气,更是主上依仗的顶尖高手。

自己,早非对手。

“已无大碍。”

莫求面色不变,淡然开口:

“那楚雄,现今情况如何了?”

此前一战,他的地藏本愿刀与楚雄的六道法印当空对撞,身在核心的一人一鬼当场受创。

莫求还好,已破六关的地藏本愿刀威力出奇的强悍,硬生生压制对手,为他腾出一方空间。

楚雄就倒了霉。

被刀光席卷,鬼体几乎当场被斩成碎片,能够保住性命,都全靠他身上的某件秘宝。

好不容易扛过刀光,就昏死过去。

距今,

已有十日。

“他醒了。”白叔开口,面露笑意:

“不过受伤很重,几乎跌破鬼王境界,怕是再给他个三五百年,也不可能恢复如初。”

“嗯。”

莫求缓缓点头:

“他还没走?”

“应该快了。”白叔道:

“祖庙的秦殿主在这里呆了几日,他怕是想与秦殿主一同回去,所以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动静。”

“哦!”莫求若有所思:

“那以白叔之见,秦殿主会不会与他一同离开?”

“这……”

白叔面泛沉吟,随即低声道:

“王爷胸藏大志,是不会让他们一同离开鲁王府的。”

这话说的不明不白,莫求却听的一清二楚。

祖庙此行,乃是为了说合鲁、昭两王,而秦殿主与楚雄同来,自是先行去了昭王那里。

秦殿主的态度,代表了祖庙,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殇国国君。

他看好昭王,自然希望鲁王妥协。

如果此番他跟着楚雄一起回返昭王境,就说明帝喾并不能说服对方,改变已定的注意。

若是没有……

莫求双眼一缩。

“来消息了!”

白叔表情微动,从身上屈指一截白骨,神念朝内一扫,面上立马露出欣喜之色:

“果不其然,秦殿主打算在王府暂居一段时间,回绝了与楚雄一行共同离开的请求。”

“看样子,他们快走了。”

“好!”

莫求舒展筋骨,问道:

“王爷,怕是不会让他们如此轻而易举的离开。”

“不错!”白叔双眼一缩,目露杀机:

“王境最近一点时间颇为动荡,若是楚雄一行遇到某些鬼类悍匪不幸遇难,也是正常。”

“嗯。”

莫求缓缓点头。

他心中已经有些后悔,当时不该施展地藏本愿刀,若是以十方杀界对敌,怕是已经没了后面的麻烦。

虽然十方杀界破开的关卡远不如地藏本愿刀,但此法更加深奥,且专注杀伐,杀伤力更大。

现今,还不晚。

片刻后。

目送白叔离开,莫求收回心神,沉入识海。

地藏本愿刀!

念头一动,一枚神通种子浮现心头。

不同于此前,现今的神通种子正自熠熠闪光。

细细看去,原本由无数符文汇聚而成的神通种子,此即却如一尊盘膝跌坐的微缩佛陀。

佛像慈眉善目,宝相庄严,让人不由自主响起一句佛偈。

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地藏。

地藏菩萨!

传闻中,上古八大菩萨之一,甚至比诸多佛陀还要出名,威能更是曾映照三千世界。

佛像一手持锡杖、一手托宝珠,身下是莲台,看上去并无刀在,却有一股刀意萦绕。

莫求轻轻动念,佛像就睁开双眼,掌中的锡杖消失不见,一柄无形刀芒,汇聚而来。

冥冥中,一种感悟浮上心头。

坚韧、执着、悲悯、慈悲、博爱、无情……

好似有一位高僧授法,全无保留的敞开心神,供莫求探查自己内心深处的诸多想法。

“神通种子,竟真的有几分地藏菩萨的意志加持。”

“不!”

莫求缓缓摇头:

“应该并非是地藏菩萨的意志,更像是来自地藏本愿经的真意,自然而然与这门神通相合。”

“神通增长,1一100吉利车位号也渐渐带有一分意念。”

“唔……”

想到这里,莫求表情微变。

“若是十关过后,神通怕是真能生出灵性,而上古大能斩去的法身,难不成就是有了灵性的神通功法?”

这并非没有可能。

毕竟在太乙宗的某些典籍中,可是记载着不少上古大能,都有着一位乃至数位的法身。

“呵……”

想到此处,莫求轻笑摇头:

“那等境界,距离自己还太远,无需想太多。”

单单是把地藏本愿刀提升至第七关,所需星辰就是海量,十关还不知猴年马月能成。

好在,威力不错。

只可惜。

当他要求再去一趟酆都地狱的时候,白叔面色古怪,来回扫了眼莫求,才闷声开口:

“莫道主那半个月,可是消耗了酆都地狱数百年的积累,内里灵液不知何时才能恢复。”

结果,自然是不肯。

…………

“彭!”

一声巨响,以坚硬阴沉铁木所制的木桌四分五裂,气息削弱的楚雄抓住一鬼愤怒咆哮:

“你说什么?”

“姓秦的不走了?”

“是……是。”鬼卒身体打颤,面色惨白,颤颤巍巍道:

“回主上,秦殿主确实是这么说?”

1一100吉利车位号,

“滚!”楚雄一把甩开鬼卒,大步迈开朝外行去:

“我自己去找他。”

“主上,不可。”一位老鬼伸手虚拦,被巨力冲击,不得不连连后退,口中更是无奈道:

“秦殿主去参加鲁王的私宴,不在王府,现今也闭门谢客,明摆着是不给我们机会。”

“主上!”

“我们需速速离去,迟则不妙啊!”

“不妙?”楚雄双眼圆睁:

“有什么不妙?”

“主上。”老鬼无奈:

“您不会觉得,鲁王会让我们轻而易举的离开鲁王境吧?”

“嗯?”

楚雄双眼一缩。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