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不能跪亡人_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外面。

轿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走了。

钟文泽他们两个人跑了?

“冚家铲!”

蟒蛇低声咒骂了一声,一拳砸在了墙壁上,冲身边的马仔低吼道:“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跑掉的?”

“不知道啊!”

马仔灰头土脸的回了一句。

他们忙着对抗里面的人,哪有心思注意到外面的钟文泽与阿健两个人啊。

“尼玛的,我早就说过这两个扑街信不过!”

蟒蛇脸色铁青,这两个人临时跑了,现在连个背锅的人都找不到了,只能拉动枪栓强攻:

“准备,强行突进去!”

这伙人,还是得吃。

不然。

一旦他们真的跑了,后续在生意上肯定会有不少的麻烦事。

“你们两个,从旁边打!”

蟒蛇压低着声音,语速很快的快速做出部署:“你们三个,跟我直接冲正门。”

待所有人全部就位以后。

蟒蛇大手一挥,跟着他的马仔对着大仓里面丢出两颗手雷。

两个负责从窗户强攻的人同时行动。

大仓。

里面的人听到声音立刻猫腰躲避。

“哒哒哒....”

蟒蛇抬起微冲对着里面一梭子子弹打了出去,双腿发力点地,用力的蹿了进去一个翻滚躲向大仓门口的箱子后面。

“哒哒哒....”

子弹在他闪身过去的位置留下火花。

卡住位置的蟒蛇探出枪口,对着大仓里胡乱的扫射起来打出火力压制,门外的两个马仔如出一辙,跟着冲了进来。

不得不说。

蟒蛇这个团队还是有点实力的,至少在配合这块还是拿捏的很死,非常有默契度。

“哈哈哈....”

大仓里再度响起男人的笑声:“蟒蛇啊蟒蛇,你还真的敢冲进来!”

“你以为你为什么能够冲进来?!”

男子狞声大吼道:“兄弟们,给我围上去,做了他们!”

一时间。

大仓里的人仿佛全部跟打了鸡血似的,纷纷从掩体后面冒头,不再有任何的躲藏。

他们的分工同样非常明确。

三个人负责卡住大仓大门口的空旷地带,防止蟒蛇他们再次跑出去。

至于剩下的人,则是同时对着蟒蛇他们藏身的位置冲了过去,手里的微冲扳机按压到底,子弹不停。

强大的火力网瞬间形成。

黑夜中。

子弹呼啸而过,留下一个个红色的弹道。

“给我打!”

蟒蛇额头冒汗的吼了一声,探出枪口对着他们包围过来的位置还击。

两个马仔跟着开枪还击。

一梭子子弹下去,直接射倒三人。

但是这伙人完全不要命的打法,有人倒下就有人跟着补上,持续火力输出。

一轮下来。

他们那边倒下五人,蟒蛇这边也倒下一人。

“给我冲!”

男子指挥的声音再度响起:“做了他们,给海叔报仇!”

“做了他们!”

众人跟着一声吼,彻底放飞自我,端着枪往蟒蛇这边包围了过来,边走边打。

“哒哒哒....”

“哒哒哒....”

微冲枪口喷射着火舌,全部覆盖在蟒蛇他们藏身的位置,子弹射击在箱子上,碎屑乱飞。

“草泥马!”

蟒蛇好几次想探头射击,但是强大的火力网覆盖下,枪口刚刚探出去就被压了回来。

他看着跟自己冲进来的两个马仔,一人倒下,一人受伤动作迟缓,一时间脸色铁青,额头上开始往外冒汗。

现在。

他有些后悔自己太过于莽撞了。

如果不是跟钟文泽他们斗气,想着在气势上碾压过他们,也不至于只带了六个兄弟出来。

“蟒蛇!”

男子带着大部队对着这边压过来,一马当先走在前面:“记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哒哒哒....”

手里微冲的扳机被他扣押到底,直冲而来。

“尼玛的!”

蟒蛇察觉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摸出身上的最后一个手雷,紧紧的攥在手里。

如果是死,那就带着这伙人一起死。

就在这时。

“哒哒哒....”

“砰!”

微冲与霰弹枪的声音响起。

枪声之下。

男子这边瞬间倒下两人。

霰弹枪的威力更是巨大,大面积覆盖杀伤之下,更是一枪扫倒了三人。

“还有人!”

男子大惊失色,大吼一声示意众人躲避。

众人立刻四下散开,拿着微冲对着四周胡乱的扫射了起来。

现场的环境大过于嘈杂,他们竟然短时间内没有发现子弹是从哪个地方打过来的。

“哒哒哒....”

枪声不停。

随着再度有人倒下,这个时候大家才反应过来,来人根本不是在四周,而是在头上。

蟒蛇同样也反应了过来,抬头上看。

大仓楼顶。

两条缆绳延伸而下。

钟文泽、阿健两人左手戴着手套,卡着缆绳从天而降,手里的枪械喷射着火舌,溅射的火光将两人身上照亮。

每一次射击,都带倒一人。

天神下凡,大杀四方。

“打死他们!”

男子咆哮着大吼,指挥马仔对两人开枪。

须臾之间。

钟文泽、阿健两人落地。

落地后几乎同时抬脚互相踹向对方,两人脚板在空中对踹,然后借力翻滚出去,闪身到了掩体后面。

“哒哒哒....”

子弹打在两人落地的位置,带起无数水泥碎屑与火光。

两人降落的位置,正好是侧后方位置。

蟒蛇他们在大门口的位置。

这样一来。

反而把这伙人给包夹在了里面。

“是他们!”

“是他们!!”

“就是他们两个横扫了海叔的仓库!”

在看清楚了从天而降的钟文泽与阿健以后,这群人下意识的发出了惊呼。

声音中。

既有愤怒,也有颤抖。

两人刚才这从天而降,至少带走了他们六个人。

眼下。

他们这边只剩下不到七人。

“咔擦!”

阿健躲在掩体后面,往霰弹枪里按压满子弹,撸动枪管发出清脆利落的子弹上膛声。

钟文泽同样更换好微冲的弹匣,拍上弹匣子弹上膛。

“小马!”

钟文泽大吼一声,与阿健对视了一眼,半蹲在地上的他脚底发力,直接从掩体后面翻滚出来。

枪口对着男子他们藏身的位置直接扣动扳机。

“哒哒哒!”

子弹喷射。

立刻。

有人跟着冒头对着钟文泽就要开枪。

阿健端着霰弹枪从旁边站了出来,面无表情的直接抠动扳机。

“砰!”

霰弹枪枪口喷出大量的火花,硝烟与火光中,漫天的子弹喷射而出,直击把持枪的马仔给掀飞。

“咔擦!”

阿健手上动作不停,撸动枪管,粗大的弹壳跳了出来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

“砰!”

霰弹枪在这近距离的大仓里,简直有着碾压性的优势,再配合着钟文泽的微冲,两人直冲而上。

而且。

两人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打法,瞬间打出了气势上的碾压。

“给我冲!”

蟒蛇看着跑路此刻却出现在这里的钟文泽与阿健,先是咬了咬牙,继而跟着开枪射击。

战局在钟文泽与阿健的加入下,一下子就进入尾声。

短短的一分钟时间。

大仓里一下子就忽然安静了下来。

硝烟中。

只剩下受伤倒下的男子一人。

其他马仔尽数倒下。

钟文泽与阿健两人走到男子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他,而后落在了自掩体后面走出来的蟒蛇身上。

“呵呵。”

钟文泽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嘴角微微上挑:“蛇哥,看来你们的速度,还是差了点意思啊。”

他的手臂上被子弹擦伤,阿健正撕开他的衬衫,帮钟文泽包扎着。

“哼!”

蟒蛇扫了眼手臂受伤的钟文泽,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确实。

自己这边的六个人,到现在为止只剩三个。

再看钟文泽与阿健。

他们两个,不过是手臂被擦伤,就收拾了整个战局。

如果不是他们,今天的这个局面,保不准蟒蛇自己就没了。

“你处理吧。”

钟文泽摸出香烟给阿健派了一个,冲他使了个眼神,两人抽着烟从大仓离开了。

没多久。

大仓里传来一阵枪响。

蟒蛇带着马仔从里面出来,马仔上了来时的车子,蟒蛇自己则是拉开了钟文泽他们的轿车。

“你们两个不是跑了吗!”

蟒蛇面无表情的坐在后座,皱眉抽着香烟:“什么时候一下子又绕到大仓上面去了?”

“呵呵!”

钟文泽淡淡一笑,对着窗外弹了弹烟灰:“跑?你觉得那是我钟天正跟小马哥的风格么?”

他毫不留面子的讥讽道:“做事多带点脑子思考一下,以前我觉得你蟒蛇很厉害,但是今天看来,其实你也很普通,除了是一个合格的亡命徒外,一无是处。”

“你!”

蟒蛇脸色铁青,但是又没了下文。

他很不服,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怎么?我说的不对么?”

钟文泽抬着眼皮子扫了眼内后视镜的蟒蛇:“我原本以为,你自己亲自加入战场,会有不一样的思路,但是你并没有让我们眼前一亮啊!”

他伸手一指身后此刻正在起火的大仓:“你总共才带了六个人过来,突袭没有成功的情况下,你还想从正面突进去?你怎么指挥的?”

钟文泽毫不客气的质问着他:“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适合从正面突围了。”

“我跟小马开车围着大仓绕了一圈,立刻就发现了大仓外墙有攀岩上大仓顶部的外部楼梯。”

刚才。

钟文泽与阿健两人顺着楼梯爬上了大仓的顶部,拿出后备箱里的揽胜,从上面滑了下来。

这个时候。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在正面,怎么可能会想到大仓的顶部会有人从天而降呢?

也正是这个出其不意,再加上这两人丰富的战斗经验,也让他们两人打出了奇效。

众所皆知。

一个人的经验丰富与否,光看、光说肯定是行不通的,最重要的还是需要实践。

实践出真理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就好

孕妇不能跪亡人_

比以前大家都处于青春懵懂时期的时候,会在手机小电影上找各种老师学习。

纯看,毫无实操。

表面上嗯嗯嗯我懂我知道,但是真要让你第一次去实际操作的时候,摸不着门路。

这就很尬,对不对?

眼下。

亦是如此。

虽然说这群人都是军火走私集团的犯罪分子,大家会用枪这是不错,但是又有几个人真的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斗呢?

反观钟文泽与阿健,哪个人不是经历过生死搏命的枪战现场。

这就是经验。

“我这一招从天而降的打法,还不错吧?”

钟文泽笑呵呵的看着蟒蛇。

“……”

蟒蛇目光闪烁,听着钟文泽的话以后,没有再出声。

虽然他很不服,但是此刻却也没法再去反驳钟文泽的指责了。

从天而降,借助缆绳落下同时开枪,不单单是考虑到身法问题,更考验人的勇气。

一个不好,从天而降就是个活靶子,当场毙命的操作。

如果不是钟文泽他们两个及时出现。

保不准。

蟒蛇自己今天围攻不成,反而被他们给吃掉在这里。

车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风顺着落下的窗户往车内灌着。

“不管怎么说!”

蟒蛇表情复杂,忽然张嘴声音很小的说到:“今天你们救了我,我欠了你们一条命。”

孕妇不能跪亡人

“呵呵。”

钟文泽嘴角微挑,没有回话,也没有搭理他。

半个小时后。

众人回到尊尼汪的别墅。

“哈哈哈...”

尊尼汪看到回来的几人,笑呵呵的从屋内迎接了出来:

“我就知道这件事靠谱,酒菜都还温热着呢,就等你们回来了。”

他伸手点了点自己手腕上的劳力士大金表,笑容满面:“时间不多不少,正好一个小时。”

“嗯。”

钟文泽一脸高傲的点了点头,跨步走进别墅大厅。

尊尼汪看着两人进去的背影,目光落在了没有说话的蟒蛇身上。

“嗯。”

蟒蛇自然知道尊尼汪想说什么:“全部做掉了,我亲自动的手。”

“好。”

尊尼汪在蟒蛇的亲口确认下,再度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跟了进去。

“来。”

尊尼汪拿起酒杯,亲自帮钟文泽把酒倒满:“阿正的这番做派,倒是让我想起了咱们得一个典故。”

“温酒斩华雄。”

“此番此景,简直一模一样。”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这件事,问题应该不大吧?”

尊尼汪抬头看了看钟文泽与阿健:“你们这才刚刚过来,我就让你们干活,你们怎么看?”

他的语气不变,笑呵呵的说到:“要不先休息两天然后再说?”

“不用。”

钟文泽没有思考直接摇头,伸手摸出了腰间的大黑星来,用无纺布擦拭着枪身:

“既然有事情要做,那就早点解决吧,一点小问题,速战速决。”

“呵呵。”

尊尼汪很满意钟文泽的表现:“那我让人准备点吃的,你们吃吃喝喝然后去吧。”

“不用了。”

钟文泽头也不回,带着阿健就往外面走去:“酒菜备好,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回来再吃。”

“这两人...”

蟒蛇目光沉沉的看着两人。

“你还等什么?”

尊尼汪歪头看向蟒蛇:“看看人家的行动力,他们都已经要出发了,赶紧叫上你的人跟上吧。”

蟒蛇闻言不再说话,直接跨步离开了。

这个时候再多说什么,就显得自己也太过于小肚量了。

别墅门口。

钟文泽与阿健两人开了一台车,正坐在驾驶座、副驾驶座面无表情的检查擦拭着手里的武器。

蟒蛇带着自己的伙计,一组人得有六个,坐进了一台面包车里面。

他跨步走到钟文泽与阿健的面前,示意他们摇下车窗。

“你有事?”

钟文泽摇下车窗,斜眼看了眼蟒蛇。

“我就带了六个人。

孕妇不能跪亡人_

蟒蛇回头指了下面包车里的众人:“这么几个人,够了吧?不够的话,我再叫人。”

“你是话事人,你们说了算。”

钟文泽语气波澜不惊:“你说六个人够了那就够了,你说不够那就不够,再叫点。”

“哼。”

蟒蛇对他的回答倒也还比较满意,轻哼一声:“知道我是话事人就好。”

“大佬一直觉得你们很强,一会你们就在后面看着吧,让你见识见识我的人是怎么打的。”

蟒蛇对自己训练出来的人还是非常有自信的,他现在已经是蠢蠢欲动了。

一定要让钟文泽见识下自己团队的实力,完全不用他们出手自己也能解决。

得在尊尼汪面前做出自己的表现来。

钟文泽与阿健两人的到来,一定程度上让蟒蛇感觉到了一定的竞争力与压力。

毕竟。

他们两个人的实力在那里摆着。

说心里一点压力没有,那额肯定是不现实的。

“好。”

钟文泽不动如山,表情没有任何的波澜:“那我就等着你给我们上演一出标准的大戏。”

“哼。”

蟒蛇闻言不再说话,转身回到面包车上。

“走吧。”

蟒蛇示意开车的马仔开车,扫了眼后视镜里跟上来的轿车,沉声对车内的马仔道:

“晚上过去,速战速决,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不要让他们有任何出手的机会。”

“我这么说,你们懂了么?”

“是!”

众马仔齐声应到。

他们这几个人,都是蟒蛇自己亲自带出来的,个人表现力或许不强,但是整合在一起,战斗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众人没有说话,更没有豪言壮志,各自低头开始检查起自己手里的枪械来。

这个节骨眼上。

钟文泽与阿健的到来意味着什么,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这一战大佬在看着呢,他们也不可能让蟒蛇丢人。

蟒蛇很满意大家的表现。

二十分钟后。

两车开到了靠近郊区的工厂区域。

大晚上的,这里黑灯瞎火的,周围非常寂静。

两车在一片废弃的工业园外面停下。

工业园大门紧闭。

立刻。

有两个黑影从角落里钻了出来,是负责在这里盯梢的蟒蛇的马仔。

“大佬!”

马仔压低着声音,伸手一指工业园里面最左边的厂房:“就是那个位置,他们全在那里面了。”

顺着他的手指方向。

依稀能看到厂房的窗户位置,隐约有黯淡的灯光显露。

很明显。

里面的人虽然堵住了窗户,但还是有灯光顺着缝隙露了出来。

“嗯!”

蟒蛇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回头看了眼坐在轿车里没有下来的钟文泽与阿健,大手一挥:

“动手。”

立刻。

面包车里的六人小组一涌而下,拉动微冲枪栓,翻过工业园的栏杆,对着目标厂房摸了过去。

“咚咚咚。”

蟒蛇自己是没有过去的,而是来到钟文泽的轿车边上,伸手叩响玻璃车窗。

“呵呵。”

钟文泽摇下车窗,龇牙调侃道:“这么大的行动,你不亲自过去坐坐镇?”

“我的人,知道该怎么做。”

蟒蛇表现出无与伦比的自信来,语气冷淡:“你们两个人都能够横扫海叔的仓库。”

“现在剩下的这么些个小鱼小虾米,他们六个人还解决不了么?”

他不服气。

满满的不服气。

钟文泽能做到的,自己的人一样也可以做到。

“哦。”

钟文泽闻言点了点头,龇牙笑道:“那我倒是有些期待蛇哥你的这一干兄弟们的表现了。”

他一口皓白的牙齿看起来有些显眼,顺手拿起放在挡风玻璃下的香烟来,给蟒蛇派了一支:

“那我们就抽抽香烟看看兄弟们的好戏,然后把这件事给完美解决了,如何?”

“自然。”

蟒蛇也不客气,接过香烟给自己点上,靠着车窗看着里面厂房的位置。

这会。

六人战斗小组已经摸到了目标厂房区域。

下一秒。

战斗打响。

两个卡在门口位置的马仔率先行动,摸出两颗手雷来摆放在厂房大门口的木板门上。

爆炸声中。

木门应声碎裂,炸开成无数碎片。

里面的灯光露出。

“冲!”

后面的两个马仔配合的很有默契,对着里面再度扔了两颗手雷,然后招呼着其他人往里面冲。

手雷炸裂。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里面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两颗手雷下去,立刻炸倒三人。

“哒哒哒....”

微冲小组枪口往下一压,直接对着里面攻击而去。

他们的想法很简单。

既然这是一场突袭战,那就以最快的速度打他们个措手不及,速战速决。

只不过。

他们低估了里面人的状态。

大家都是做军火生意的,手里的火力装备自然也不会很差,在被突袭以后。

里面的人反应很快。

“咚咚咚咚....”

接二连三的金属撞击在地面上跳动的声音响起。

得有五六个手雷直接顺着地面滚了出来,声音此起彼伏的。

“有手雷!”

原本两个已经冲进去的马仔眼皮子一跳,大吼一声直接就往后面退了出去。

接着。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手雷爆炸。

巨大的火焰把整个厂房外面都给照亮了。

虽然这一下没能炸到蟒蛇的六人战斗小组,但是却也成功把冲进去的两人给逼退了出来,打乱战斗队形部署。

“哒哒哒....”

厂房里面。

刺耳的枪声响起。

硕大的厂房里,躲藏在里面的人,各自都占据着有利位置,躲在掩体后面对着门口开始扫射。

枪口喷射着火舌,瞬间达成密集的火力压制网。

蟒蛇的六人小组立刻持枪进行反击。

奈何他们是在外面,里面的人都卡着掩体后面扫射,他们根本很难造成有效杀伤。

一时间。

双方瞬间就僵持了下来。

外面。

“啧啧...”

钟文泽坐在副驾驶座孕妇不能跪亡人,扫了眼厂房那边的情况,嘴角微挑的看向靠着车头站立的蟒蛇:

“看来,他们失败了。”

“妈的!”

蟒蛇身体依靠着车头,脸色有些难看,也没有反驳钟文泽的话。

钟文泽说的不错。

既然这是一场人少打人多偷袭,那么就重在偷袭,必须打个措手不及才行。

眼下。

他们非常偷袭没有成功,反而被对面强大的火力给压制了出来,根本就没有进入厂房。

那么接下来。

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他们了。

里面的人不但有地形优势,而且都卡着有利位置,短时间内肯定打不进去了。

“要不,你亲自去主导一下?”

钟文泽嘴角微挑,手指弹了弹香烟烟头上凝聚的烟灰:

“如果你再不去,我估计着,场面很快就会彻底僵持下来了。”

一旦局面形成,那么要想再打破,可就难上加难了。

“扑街。”

蟒蛇难得的没有第一时间回嘴钟文泽,用力的吸了口香烟,把手里剩下的半截香烟用力的掐灭在轿车引擎盖上。

随着蟒蛇的加入,现场的指挥权一下子就移交给了他。

他一改堵在门口往里面冲的战略,改为从旁侧突击。

这处厂房,有两个大窗户,如果能从窗户口突进进去,到时候三个方向同时对着里面进攻,效果要好的多。

只不过。

想象中的快速打开局面也并没有随之而来。

从窗户进攻,想法是好的,但是里面的人如何又没有想到窗户这个大点位呢。

马仔这才刚刚炸开窗户,里面跟着一颗手雷就扔了出来,当即炸伤一人。

所幸另外一个马仔反应力很快,在窗户炸开的一瞬间端起手里的微冲对着里面扫射了一梭子子弹。

里面应声倒下两个。

似是有某些默契。

在这短暂的交手以后,整个现场忽然又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蟒蛇!”

大仓里响起一阵怒吼:“我叼你老母!”

“叼我老母?”

蟒蛇藏在大仓门口,也不冒头,对着里面喊到:“出来吧,出来的话,我只要你一人的命,其他的人,我不杀他们。”

“哈哈哈...”

里面的男人仰头大笑了起来:“那我还真的好好感谢你蟒蛇的不杀之恩了,如果真的能拿我一个人的命就能换我所有兄弟的命,又有何不可?!”

顿了顿。

男人掷地有声的声音响起:“来,兄弟们,大声告诉他,咱们需不需要他的恩赐?!”

“不需要!”

“杀出去,做掉他们!”

里面众人齐声大吼,精气神十足。

“打嘴炮,有用么?”

蟒蛇贴着墙角,扯着嗓子再度嘶吼到:“放下武器投降吧,抵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再这样下去,你们都得埋在这里!”

“我们已经将这里包围了,你们已经没有任何胜算的。”

“哒哒哒....”

里面抬起微冲来对着外面就是一梭子子弹。

“投你妈!”

男子怒骂一声,冷笑道:“真以为我痴线呢?如果你真的有本事冲进来,你早就冲进来了,还会在这里跟我废话?”

“以我的判断,你们顶多十来个人而已,大家人数差不多,你拿什么吃掉我们啊?”

“啊?!”

男子大声的反问到:“来,大声告诉我,你拿什么吃掉我们?”

蟒蛇闻言不由皱了皱眉。

自己原本想乘机扰乱他们的军心,寻求突破口。

但是这伙人的团结力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在这逆境时刻,依旧是死死的抱团在一起,丝毫不惧。

“哈哈哈!”

男子的笑声回荡在里面的厂房里,充斥着浓浓的讥讽:“蟒蛇,还是那句话,有本事你们就冲进来。”

“大家都是做军火生意的,你觉得我们的火力会比你们差?我们有的是好东西招呼你们,哈哈哈....”

“你们冲不进来,那可以,等这里的动静被周围的人发现以后,报警差佬赶到这里,那好,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全部扑在这里。”

男子此刻的思路也非常清晰。

只要自己这伙人守住这里,蟒蛇他们冲不进来,就这样耗下去,差佬赶到以后,局面将会再度发生突变。

说完。

他再度冲里面丢了一颗手雷出来。

手雷爆炸以后。

周围再度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尼玛的!”

蟒蛇皱眉一拳砸在墙壁上,咬牙低声咒骂道。

自己这边才六个人,现在已经折损了一个,五个人要想打掉里面十来个人的防守圈,很难很难。

但是再继续僵持下去,差佬赶到现场,那场面确实就难以控制了。

怎么办?

如果这次没能把这伙人打掉的话,那么以后的麻烦将会一阵接着一阵。

来的时候自己可是信心满满的保证过的,现在自己事情又没有完成,还阻止钟文泽他们出手,尊尼汪又会怎么看自己?

蟒蛇短暂的犹豫以后,目光看向后面的轿车:

对。

叫“钟天正”他们来。

到时候可以把锅甩给他们。

只不过。

轿车那个位置现在空空如也。

轿车都不见了。

哪里还有钟文泽、阿健的影子。

他们两个跑了?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